神奇的猫咪 | 爱惜小动物,就是爱惜我们人类自己

   题记:如果一只猫,找你借鱼线,你会借给它吗?本篇看似荒诞不经,但是,却是有当事人直播视频可以佐证的,因此真实性是有保障的。本篇唯一不真实的,是发生地点。特别注明,本篇事件发生地点,是在国外。

  讲述者:Fisher,某宠物医院老板
  一
  大家好,我是菲仕……我……我是开宠物医院的,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……跟大家……不用做自我介绍哈?哦哦,好,直接讲就可以?好好。那我开始讲了。(编者注:他是第一次参加我们聚会,以为做演讲呢,比较紧张,还打了草稿,搞得很正式,D小姐提示他不用那么正式,当是平常聊天就好。)
  我这个人,特别喜欢钓鱼,但不喜欢吃鱼。每次钓来的鱼,都是送人,送不出去的,就丢垃圾桶了。以前有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都去钓鱼,一钓能钓一天,我专门买了几艘渔船,开船出去钓鱼。我毕业后,就一直游手好闲。其实我也是跟我爸赌气,他把公司传给我姐了,太气人了!我妈跟我说:“整天闲着不行,必须干点什么。你不是喜欢钓鱼吗?不如开个渔具店吧,也算有点事儿干。”我就开了一个渔具店。
  那个渔具店,是别人不干了,整体出售给我的,里面一切东西都是齐全的。我接手后,干了几天,太麻烦了,那些顾客买个钩子啊,买盘线啊,只是买很少的东西,还划价,我实在跟他们啰嗦不起,跟我妈说,我不想干了,太麻烦了。我妈说,你雇个售货员帮你卖,不就行了?我一想有道理,让我妈帮我找一个。
  不久,我妈就给我找了一个女生来,是个在校大学生,我妈说她是学市场营销的,专业对口。还说她是我妈小学同学的亲戚的外甥女的表妹,让我对人家别太刻薄。
  这个女生来了后,我把店铺就交给了她,然后我自己就去钓鱼了,很少管渔具店的事情了。
 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小tan,虽然没毕业,但是已经不用去学校上课了,马上就毕业那种。
  有次我去渔具店,拿了一个大抄网,她居然让我付钱。我说你看清楚了,是我!不会我几天不来,你不认识了吧?她说认识,但不论谁,买东西都要付钱,否则账目就乱了。我心想这家伙原来是个死脑筋。我说:“我的店,买东西,自己还要付钱?自己花钱买自己东西?”她说现在是她在经营店铺,账目不能乱。我气呼呼的掏出一百元给她,说:“这回行了吧?这回账目不乱了吧?”她说那个抄网价格是一百二。
  我被她气得不行,说:“你不用上班了,你现在就回家吧。”她问我什么意思。我说你被解雇了。她说解雇她必须提前通知,而且要支付补偿金,并且是双倍的。她特能说,说了好多好多什么劳动规章,我根本听不懂,只是觉得好烦。
  我这个人很怕麻烦,又掏出一百,给了她。
  出了渔具店的门,我就给我妈打电话,说这个人我不用了,麻烦你叫她走人吧。我妈说不行,如果不用她,会得罪人的。这个人必须用。问我发生了什么事。我把刚才的事儿,跟我妈说了。她居然说小tan做的对!还说她是专业学市场营销的,让我多跟她学习经营之道。
  我觉得我妈变了。以前有什么事,她都是跟我一边的。以后干脆我不来这个店了,看她怎么收场!
  那个小tan开门出来了,手里拿着八十块钱,说是找给我的。我真的哭笑不得,这家伙别再是我爸和我姐派来整我的吧?我不想跟她多说什么,接过了钱,但是有一张钱特别的破,而且很脏,上面不知沾了什么。我故意找茬,说你给我换一张行不行?这太破了。
  她说那张钱,找给谁,谁都不要,只能给我了,还说让我去银行,可以换成新的。
  从那次后,我再没去过渔具店。大约一个月后,我接到小tan电话,她问我,她要去给猫治病,费用能不能报销。我以为我听错了,问:“什么东西?给毛治病?你要去剪发?”她说不对,有只猫受伤了,要带它去宠物店治疗,费用能报销吗?我说当然不能了,你给你的猫治病,我为什么给你报销?
  我觉得她简直莫名其妙。
  又过了几天,我妈给我打电话,问我在不在店里。我说没在。她让我赶紧到店里去,说一会儿我爸会过去。
  我还是比较怕我爸的,只得赶到了店里。到了一看,店里居然有不少的顾客。
  不久我爸来了,带了几个人一起。小tan不认识他,笑着上去说:“先生您要买什么?”然后开始给他介绍一些渔具。其实她根本不懂那些渔具的功能,特点,在那里说些外观啊材质啊,材质全说错了。
  我爸挑了一些渔具,问她买这么多东西,能不能打折。她说已经是最低价了。
  我走上前去,对小tan说:“我来付账。”我爸看了我一眼,说不用。
  小tan问:“你们认识?”
  我爸付了钱,往外走。我跟在后面送他。
  到了门外,我爸问我:“店里养只瘸猫干什么?黑不溜秋怪吓人的,要想养,拿回家养,放店里,你不怕影响生意吗?”
  我一愣:“猫?没养猫啊?”
  我爸说:“就在柜台边上呢,是流浪猫?自己跑进来的?”
  我说我不知道啊。
  送走我爸后,我回到店里,发现真的有一只黑猫,有一条后腿明显瘸了。这只猫是纯黑的,两只眼睛很亮,看着挺凶的。
  我见店里还有其他顾客,于是先坐在了柜台旁。我拿起一个鱼漂,逗那猫,那只猫很不友好的冲我发出嗤嗤的声音。
  过了一会儿,顾客都走了,我问小tan:“这你养的?”小tan点点头。我说店里不能养猫,要养拿回家里去养。她说这里就是她家。我问:“什么?”她说她一直住在店里。原来,她之前住宿舍,找到这个工作后,就一直在我店里住。
  我说:“不能养猫,这个店里不能养猫知道吗?赶紧给我处理掉。”
  她说这只猫很可怜,是被人nue待的,瘸了一条腿,又被从楼上扔下来,差点摔死。
  我说:“这跟我有关系吗?你可以把它送到那种宠物收养所,我这里是商店,啊,不能养这个丑东西。要是好看点儿的猫,也还有商量,这只太丑了,扔出去,赶紧扔出去!”
  那猫像听懂了我说话,冲我凶狠的叫着,声音很凄厉。
  我伸脚要踹它,小tan却急了,瞪眼道:“你干什么,不许动它!”
  我也来了脾气,站起身抄起一条鱼竿,说:“这是我的店,我说不能养,就是不能养!赶紧把它扔出去,要不我一杆子棒Si它!”
  那只猫突然窜过来,抱着我小腿就撕咬,把我的新裤子都抓跳线了。我举鱼竿就打,被小tan拦住了。
  小谈抱起那只猫,护在怀里。我举着鱼竿说:“扔出去,快点的,马上扔出去!”
  小tan却不慌不忙的说:“你昨晚又去找LIU阿姨了对不对?”
  我一哆嗦,手里鱼竿差点掉地上。我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你跟踪我?Kao!原来你是我妈派来监视我的!”
  她说:“你嘴巴放干净点!这么没素质呢!我没跟踪你,是这只猫告诉我的。”
  我冷笑:“它告诉你的?它会说话?来来,你让它说一句我听听!”
  她说:“它不会说话,但我能感应到它要表达的意思。”
  我说:“你少跟我弄这些gui把戏。”但是其实我很心虚,因为她知道了我的短处。我也不太敢跟我强硬了。
  我打算退让,什么也没再说,往店外走,想去钓鱼,排解一下。
  小tan说:“你要去钓鱼,对不对?”
  我没理她,继续往店外走。她说:“不要去钓鱼了,以后都不要再去钓鱼了,再钓你会有血光之灾。”
  我不屑的笑了笑,心想吓唬谁呢,我都钓了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出过任何差错。钓鱼能有血光之灾?我又不是tn钓鲨鱼!
  但那天钓鱼,真的出事了。钓鱼前,我的习惯是先空甩几杆,主要是看看那片海域下面有没有海草啊,浮标啊,杂物啊之类,以免影响垂钓效果。我用的爆炸钩,空甩第二杆时,居然带起来一条杂鱼,我在空中抖着鱼竿,想把那条杂鱼甩掉。结果不知什么情况,杂鱼甩掉后,鱼钩却朝我脸飞了过来。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挡,那些鱼钩,全抓进了我的手掌里。虽然不是很疼,但是很难处理。我找出刀子,把鱼线割断了,打算去医院。
  但是过了没多久,手开始疼了,而且稍微一动,就很疼。那种痛苦,是一种无奈的痛苦,如果有人被鱼钩钩住过,会明白的。(那款鱼钩是有多重倒刺的,不去医院,是很难处理的。)
  我不想让我妈知道我受伤,只得给小tan打电话,让她打车过来接我,然后和我一起去医院。
  ……
  我的手伤的并不重,只是皮肉伤,不过也养了将近一个月的伤。这段时间,我大都在渔具店呆着。
  等好的差不多了,我又犯了鱼瘾,又想去钓鱼。小tan却说:“你不要再去钓鱼了。再去钓鱼,伤的就不是手了。”
  我有点半信半疑,说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她说我钓的鱼太多了,鱼神把我告了,审判已经下来了,就是让我用眼睛抵罪。
  我问什么是用眼睛抵罪。她说就是用我的双眼,去抵偿那些鱼的命。本来上次,那鱼钩,会钩瞎我的眼睛的,但鱼神一时动了善念,只钩了我的手,警告我一次。还说,我勾起的那条鱼,就是鱼神。(我出事时,她并不在现场,我也没跟她说过当时的具体情况,但她却好像亲眼看见了当时发生的一切)
  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她说的这些,于是反驳:“那么多人钓鱼,也没见有人出事啊。唉,我只是偶然被钩到手了而已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  她却说:“你钓鱼,并不是为了生活,纯是为消遣,这种无故杀生的报应,有的报在自己身上,有的是祖先替你抵消了,有的报在父母亲人身上,有的报在后辈儿孙身上。你千万不要再去钓鱼了。”
  其实我的母亲是信佛的,她给我灌输过一些佛教的思想,但是我很抵触。今天小tan说的这些,我还是有点抵触。
  我问:“你信佛对不对?”
  她说不信。
  我说:“你不信,怎么信这些报应什么的?”
  她说,她刚才说的那些话,是猫告诉她的。她说她从小,就能听懂猫说话。从小就经常跟猫交谈,把自己父母吓坏了,以为她脑子有问题。她不想吓到别人,所以长大后,没跟任何人说起过自己能听懂猫语。但她直觉,觉得我这个人,不像其他人那么世俗,那么虚伪,所以也就有话跟我直说了。
  我一指旁边的黑猫,说:“就是这只瘸猫告诉你的?”
  她说:“你嘴干净点!留点德好不好?”
  我说:“我说它瘸,它能听懂吗?”
  她说当然。只要它想听,就能听懂。她又说这只黑猫很厉害,不要小看它。
  我说那么厉害,怎么还被整成瘸子了?
  那黑猫猛地跳起来,在我眼前呼啦一抓,顿时鲜血淋漓。
  小tan忙去拿药箱,为我消毒止血,包扎。
  我当时居然在想,这猫的爪子,真像爆炸钩啊。我都很奇怪,自己怎么会想这个。
  ……
  后来我妈问我,脸怎么伤的,我说猫抓的。她很诡异的笑着,告诉我别太心急了,慢慢来……我真不明白她什么意思。
  自从被猫抓后,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觉得,用鱼钩去钩鱼,鱼会很痛苦。特别是那种爆炸钩,那种好残忍啊……
  我跟小tan说,以后店里,不要卖爆炸钩,把库存的,都给我,我拿走。
  我慢慢的对钓鱼失去了兴趣,那间渔具店,就成了鸡肋,我想把它转卖出去。我跟我妈商量这件事,她说不行,我必须有事做,否则我爸会找茬修理我的。我知道我妈的软肋在哪里,于是说,钓鱼是杀生,卖渔具,就相当于卖凶器,所以我不想干了。我妈很久没说话,她居然哭了。然后她说,托人给我找份工作做。
  不久后,我妈问我,市供水局去不去?那里很轻松,并且供水,是造福利的工作。我说可以。她说,托人情之外,再花15万,就可以进去工作了。我一听,马上不同意了,说:“15万?有这钱干点什么不好?何苦白给他们?”我妈说这是官价,并且关系不硬的话,多少钱也进不去。我说那我不去了,我自己找事情做。(注: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国外的某个城市。供水局,也是国外的机构名称。并且本段内容是虚构的,现实中并不存在这样的事情。)
  我的计划是,先把渔具店转卖出去,这笔钱呢,再买一个其他的店,比如小商店啊那种。
  我跟小tan说了这件事,并且说以后不能雇佣她了。然后我们开始对账。那是把她招聘进来经营渔具店后,我们第一次对账。我的天,我没想到那么麻烦。什么营业额,支出,未付款,进货,耗损,调研费、办公用品、折旧……好多好多要核算的。在我的概念里,经营商店,就是有人来买东西,付钱这么简单。她却拿出一箱子的单据,要跟我核对。
  我说不用核对了,我相信你。你就说还差你多少工资,我付给你,然后咱们两清。
  她入职后,一次工资也没领过呢。我觉得可能要付她个一两万。结果她说,总共是十五万。我一听,叫道:“你开什么玩笑?这才几个月?15万?你肯定算错了,是一万五吧?一万五还差不多。我给你两万,怎么样?”
  她开始给我列各种等式,边列边讲解:什么每天工作,超过8小时的部分,是加班,多少倍工资算。每周工作超过五天的天数,是加班,按多少倍计算加班费……周六日,法定假日工资怎么算……保险没有给她缴纳,要全额补发给她……辞退她的补偿金,是相当于四个月工资的总额……
 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看着她写的那些,每个等式里,几乎都有8000,于是问:“这个8000是什么?”她说是她每月的工资额。
  我说:“你每月8000?谁给你订的?”她说我妈给她订的。
  我马上打电话问我妈,我妈说是8000没错,因为她是大学生,她问过我姐那边(公司),刚入职的大学生,工资都是8000。我说:“那是什么规模的企业啊?我这边就是个小店铺,怎么可能每个月8000?每个月挣的钱,还不够给她发工资呢。”我妈说你别急,她的工资,由我妈承担。
  我说:“根本就不是谁承担的事儿!现在她要十五万呢!这怎么处理?”
  我妈一听,问我: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我现在就过去,我跟她谈,你先告诉我,你对她做过什么,我心里得有个底。她没怀孕吧?你告诉我实话!”
  我说:“你说什么呢?你别掺和了,我处理吧。没事了,我就问问她工资是不是8000。挂吧。”
  ……
  我跟小tan说,干脆我把这间店,直接转给她,抵偿工资,怎么样。她说她不要。我说那等我把这家店转出去,然后呢用那笔费用,抵偿工资。她说那样可以。但是还有一笔医药费也要支付给她。那笔钱没列在刚才的总额之内。我很纳闷,问是什么医药费。她说是给那只黑猫看病的钱。
  我觉得,给猫治病,用不了几百块,心想不用和她计较这点儿了。
  她拿出了一大摞的收费单据,然后告诉我总计费用一万多。我说你疯了吧?给猫治病,花了一万多?买一只猫才多少钱?几百块就能买一只,一万多,能买一车的猫了!
  她说前后一共动了三次手术,加上后期康复治疗,一共一万多没错。
  我说这笔钱我绝对不会出的,跟我没关系。
  她说:“这只猫曾帮过你,你现在给它付医药费,也是一种补偿。”
  我说什么时候帮过我?一只猫怎么帮我?
  她说:“你那么喜欢钓鱼,是因为身上附了一个妖,但造的业,却要你自己背,因为那个妖,跟你签了契约的,你同意他附体的。是这只黑猫,帮你摆平了那个妖。所以你才恢复了正常,不再嗜好钓鱼了。”
  我笑了笑,说:“你又来这一套!还想用这些小把戏唬我是不是?这些话又是那只猫告诉你的?你当我是小孩子?反正今天不管你说什么,这笔钱,我也不会支付的。”
  小tan看了看一旁的那只黑猫,然后说:“好吧,不付就不付吧。”
  我觉得我胜利了,看来人还是要强硬一点,只要你强硬了,对方就会退缩。我觉得她就是个诈骗犯,如果再长期跟她共事,我一定会被她榨干的。不过我转念又一想,原来开宠物医院,那么赚钱!治疗一只猫,居然可以一万多,我何不开一家。那时我萌生了开宠物医院的念头。
  我把这家渔具店挂在了网上,不久就转了出去。然后我支付了小tan的工资。开这家渔具店,等于白忙活,根本没赚到钱,我暗暗下决心,再开店的话,绝对不能让我妈插手。
  一切都处理的差不多了,小tan说:“我请你吃个饭吧。”我说:“还是我请你吧。”
  她把行李箱装在了我车上,然后我开车带她去了一个餐厅吃饭。她把那只黑猫放在一个半透明提包里,然后背在身上。
  我们吃饭时,她对我说,要回学校去处理一些事情,行李太重了,不想带了,问能不能先放在我车上。我果断的说不行。她问能不能先放我家里几天,很快她找到了住处,就会来拿走的。我说不行。我吃这个女生的亏太多了,她把行李放我家,再少了什么,丢了什么的,然后让我赔,那可就说不清了。还是少跟她有瓜葛的好。
  旁边一桌的客人,是父母带了小孩在吃饭。那小孩一直吵着要吃鱼,父母不给他吃,那小孩哭闹起来。父母拗不过他,只得点了一盘那种小酥鱼,特意问服务生这鱼有没有刺。服务生说刺是酥的,完全可以吃。可是没多久后,那小孩又哭闹起来,原来是被鱼刺卡到了嗓子里。那父母叫来了饭店的大堂经理,跟她吵了起来,非要饭店带他们的小孩去医院,拔鱼刺。
  他们吵闹的声音很大,我没心思吃饭了,只是坐在那里,等小tan吃完。小tan却似乎并不着急,边吃,边时不时的抬眼看那边吵架。她问:“你知道那个小孩,为什么总被鱼刺卡喉咙吗?”我随口说:“小孩子吃东西不小心,很容易被鱼刺卡到,我小时候,也经常被鱼刺卡喉咙里,可难受了,有时难受好几天,所以现在,我根本不吃鱼。”
  小tan却说:“这是因果循环。那个小孩,前世爱钓鱼,所以这辈子,只要吃鱼,就很容易被鱼刺卡到。这是对他前世钓鱼的报应。人被鱼刺卡到喉咙,和鱼被鱼钩勾到喉咙,是相似的痛苦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已。”
  我说:“你又说这些有的没的。你该跟我妈去探讨这些,她肯定爱听。你认识那家人?对他家的事情似乎很清楚啊。人家孩子,可能只是被偶尔卡到这一次,你怎么知道他总被鱼刺卡?”
  小tan看了一眼包里的猫,说是那只猫告诉她的。
  我心想这猫这么厉害,真可笑,成了先知了。我觉得,有可能小tan受过什么刺激,大脑不太正常,所以才会觉得猫在跟她说话。那完全是她的幻听而已。
  小tan吃完后,我们离开了饭店,她让我送她去学校。我开着车,她坐在副驾驶,不时跟我闲聊着。我觉得这个女生,典型的拜金女,因此不大爱搭理她。心想把她送走,万事大吉。那只猫被她从包里放出来了,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盘鱼线,那种鱼线是进口的,又细又韧,我很怕它会割伤手,因此没打算用它,随手丢在车里了。那只猫叼着鱼线,到了我方向盘附近,放下鱼线,冲我叫着。我对小tan说:“你把它弄一边去行不行?别影响我开车。”
  小tan却说:“它是想找你借这盘鱼线。”
  我一笑:“你可真能整。快把它弄走。”
  小tan说:“我没开玩笑。”
  我说:“好好,这盘线它要借是吧?你跟它说,我送给它了,行吧?快让它一边去。”
  小tan问:“你说真的?”
  我说:“当然说真的。这盘线我用不到了,送它了,让它拿着一边玩去。”
  那猫叼着线,走开了。
  不久到了学校门口时,我的车子不让开进去。那附近又没有地方可停车。小tan说她去叫室友帮她来搬行李,让我在车里等她几分钟就行。然后她下车了,那黑猫也被她抱走了。
  等了十几分钟,她还不来,学校的保安让我赶紧离开,不能停在门前这么长时间。我给小tan打电话,她却说有事,让我走吧,不用等她了。我说你行李还在车上呢。她说先放我车上吧,不急。然后挂断了电话。我又被这丫头耍了!
  转天的时候,我妈给我打电话,问我愿不愿意去我姐姐的公司上班。我很生气的说不愿意,并说很快自己就会开一家新店了。然后我在网上查询着各种信息,看看哪里有转让的宠物医院。
  有过了两天,下午,我正在家里联系一家宠物医院,跟他谈转让的事情。这时响起了敲门声。我以为是小tan,来拿她的行李的。于是也没问,直接开了门。
  门外站着的,却是两个jing察,他们出示了证件,说需要我的配合,问我能不能让他们进屋。我把他们让进屋里。他们问我,认不认识小tan。我说认识,怎么了?他们问我,昨天有没有见过小tan,我说没有,又问我前天有没有见过她,我说没有。然后问我最近一次见她,是什么时候。我说是三天前。
  他们又问我跟小tan什么关系,我说只是普通的朋友,认识而已。
  一个jing察问:“你是不是开了一个渔具店,在某某路上。而tan小姐,是那里的售货员,我说的没错吧?”
  我说:“以前是开渔具店,但那家店,我转出去了。”
  他问我什么时候转出去的。我说就是前几天。他问我为什么突然要转手?我说没什么原因,就是不想干了。
  他问我认不认识MCDD。我说不认识。
  他问我,前天去过哪里。我说在家呆着,后来出去吃饭,具体记不清了。
  他问我,前天,有没有去过MCDD家中。我说我都不认识他,怎么会去他家里。
  Jing察说,MCDD是那个人的网名。他是一个网络主播。然后打开手机,把他的直播时的画面,给我看了,问我认不认识这个人。我仔细看了看,说不认识。
  Jing察说:“你说你前天没有去过MCDD家里,能不能找出证明人,证明你在其他地点?”
  我摇头说没谁能证明,因为这几天我都是自己呆在家里。
  Jing察说:“那很遗憾,我们怀疑你涉嫌参与了一起谋杀案,所以请你跟我们回去,协助调查。”
  我一惊:“小tan她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难道她被人谋杀了?”
  Jing察说:“不不,你的朋友没事。不过目前也被我们控制了。”
  我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们能不能说清楚一点?”
  他们站起身,说:“请跟我们回去,会对你详细说明的。”
  ……
 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:
  MCDD是一名网络主播,年纪六十五岁,男性。他为了博取眼球,专门做一些虐待动物的直播,甚至会对动物进行xing-qin。很多动物被他虐待致死。有人举报了他,那直播平台关闭了他的直播。但是他仍然有大量的粉丝,于是私下自己开了直播,内容仍然是虐待动物为主。
  前天的时候,MCDD被发现死于家中。是外卖员发现的他的尸体。他常年在住家附近的一个餐馆订外卖,那外卖员,跟他已经很熟了,每天按时会给他送午餐。每天临近中午的时候,MCDD会提前打开家门的锁,这样外卖员到了后,可以直接开门进来,把外卖放在客厅。这是他们早就约定好的,因为MCDD有时中午,也会网络直播,不能中断。
  但这次,外卖员进门后把外卖放下,叫了很久,也没人应。他家客厅不大,外卖员往前走不多远,就发现MCDD以诡异的姿势,坐在电脑桌前。过去仔细一看,他居然已经死了,是被鱼线吊死的。他看似坐在那里,但臀部并没有完全接触椅子,而是半悬在空中。那条鱼线很细很细,是从电脑桌上方书架上面悬下来的,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见。(他的电脑桌,是组合式的,带有书架那种)
  外卖员马上报了警。经过调查,在现场,除了发现一盘用过的鱼线外,再没发现任何其他可疑物品。现场除了外卖员留下的痕迹,再没有其他任何人的痕迹。通过查外部监控,发现在MCDD死亡前,有一个陌生人,抱了一只黑猫,乘电梯进入过他所住的楼层。经查这个陌生人并不是这栋楼里的居民,于是警方将她列为了嫌疑人。
  这个抱黑猫的人,就是小tan。警方拘捕了小tan,询问了一些问题后,由于证据不足,只得把她释放。
  我被牵扯进来,完全是因为那盘吊死MCDD的鱼线。那盘线,是我的渔具店里的商品,而且上面留有我的指纹。我的嫌疑反而更大。
  不过后来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。当时,MCDD正在做网络直播,所以,其实他的死亡全过程,是被直播了出去的。当时由于直播内容不是很吸引人,观看的人数不多。他直播的内容,是生吞猫肠,带fen直接吞吃。观众们觉得太无聊了,看了一会儿,纷纷离线了。他觉得这样不行,正在想用什么方法,能更吸引观众。这时,传来了猫叫,他回头一看,来了一只黑猫,嘴里叼了一团鱼线。于是宣布,直播的内容,改为用鱼线勒死黑猫。他起身想去抓住那只猫,但那猫钻进沙发下面了。他附身去抓,抓了半天,没抓到。(这时他已经离开了直播镜头,直播镜头里是空景)
  观众们见主播离开了,纷纷又下线了不少人。这时,直播镜头中,出现了一只黑猫,嘴里叼着鱼线,很灵巧的在电脑桌上方的书架镂空中穿过,形成一个圆圈,将鱼线的两端(一端是线头,一端带有盘轴),卡在了书架结合部的缝隙里,绕了两圈,并将线盘巧妙的藏在了书架的后方。然后,它又跳到书架上方,发出叫声,吸引MCDD过来。
  MCDD发现了它,(由于书架很高,够不到猫)过来跳起身吓唬它,想把它从书架上赶下来,好抓住它,自己的头却正好钻进了鱼线圆里,被勒住了脖子。那猫趁机冲他凶狠的叫着,他好像傻住了,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,愣了几秒,才意识到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,伸手去抓扯脖颈处,但那鱼线太细了,已经勒进肉里了。其实他只要踮起脚,或踩在椅子上,是很容易摆脱这条鱼线的,但他当时好像太惊慌了,那猫又跳到他头上乱抓乱咬,他更恐惧了,只是胡乱挣扎,不久就没了气息,身体奇妙的半悬在那里,远远看很像坐在电脑桌前。
  ……
  警方后来找到了几乎所有当时看这场直播的网民,把他们手机、电脑等全没收了,带回警局做了处理后,才归还他们。并且告诉这些网民,其实这是提前设计的一个恶作剧,是有剧本的,当时直播内容,完全是虚假的,让他们不要相信。
  警方最终对MCDD公布的死亡鉴定结论是,排除他杀,属意外因素导致的自sha……
  ……
  小tan用虚假用户名,也观看了这场直播,并且做了备份。我看到的那份视频资料,就是小tan拷贝给我的。
  ……
  后来,我的宠物医院开张了,其实根本不像我想的那么赚钱。因为要雇佣宠物医生,最少雇两名。还要有一名店员,专门照顾住院的那些宠物(住店,24小时上班)。这样,员工就要雇佣三个,人工费用很高。其实还应该有个前台接待的员工,但我实在不想养那么多人了,有时自己去做接待,有时让其他店员轮流去做,不过要额外支付他们前台岗的工资。
  有天我在宠物医院里,那天客人挺多的。别人都很忙,我只得去做前台接待。又走进来一人,怀里抱着黑猫,我一看,是小tan,问她什么事,她说给那黑猫检查身体,看后腿骨恢复的如何了,另外要拿药。我招呼了一个医生,让她先处理这只猫。黑猫被那医生抱进去了。
  小tan则和我聊起来。她说,那只黑猫,最初,就是被MCDD侵犯,nuedai,腿才瘸的。本来MCDD要杀死它的,把它捆绑后从窗户扔了出去,差点摔死。它去告了状,把MCDD告下来了,判的是绞刑,黑猫才用鱼线吊死了他。不过还多亏我借给它鱼线,如果我不肯借,黑猫也没法杀死他。
  我当然不信她说的。她于是找了个角落,给我看了黑猫杀死MCDD全程的视频。
  我从来都觉得猫啊,狗啊这些动物很傻,觉得他们只认吃,给个鸡腿,就被收买。看了这个视频后,我当时真的很震惊!猫,真的有这么高的智商?我开始有点信小tan说的了。
  但是,她说猫去告了状,我真的无法相信,于是问她:“你刚说,猫去告状?去哪里告状?法院吗?一只猫怎么告状?你替她告的?”
  小tan说:“猫,有猫告状的地方。就像人,有人告状的地方,一样。”
  我觉得那段视频太神奇了,故意说:“那视频是假的吧?你合成的吧?”
【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