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三世 | 这个世界上,总有超出你理解的事情发生

引言:有没有一个女孩,你会在心中,永远为她留一个位置?每当想起她……

  讲述者:马先生,某咨询公司猎头顾问

  一
  我大学时候,学的专业是HR。我是我们学校首届HR学生,也就是说,学校刚刚开设这个专业。领导很重视,经常到我们系听课,还定期跟学生代表谈话,了解情况。
 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。学校跟《欣组市某大学》有交换生协议,我们系幸运的分到一个名额。开始是没有分给我们系名额的,因为我们系一共才两个班,每班只有三十人。不过后来,听说院长发话了,HR系必须分到名额。
  本来轮不到我去,有个女生,是一班班长,各方面很优秀。应该她去,但她的家长不同意,觉得路途太远了。据同学传言,她家里供了什么仙儿,她如果出了关,过了海以后(去欣组要过海),那个仙儿就保不了她了,超出范围了,所以她才不去的。于是这个机会就给了我。
  到了欣组后,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应,反而很快融入了那边的生活。只是学业上出了问题,他们学校所教的内容,和我之前在大学学的内容,根本不挨着。我一切都几乎是从头学起,很吃力。我从优等生,瞬间变成了差生,心中很憋屈,又有力使不出来。
  我们宿舍一共是四个人,每到周末的时候,他们就会开摩托车,去外边游玩,一般是晚上出发,在外面露营。之所以晚上去,是因为晚上路上人少,可以开快车。但是我不会开摩托车,所以每次都是他们三个去。他们会约上三个女生,男生驮着女生一起出去。
  后来他们让我学车,好跟他们一起去玩。我虽然学会了,但是不敢开快,下坡的时候更是不敢提速。他们每次出去时,还是不会带我,只是让我自己骑了车,慢慢练习。并且告诉我哪些地方不能去,因为我没有驾照。
  有一个周末,他们又准备去玩,已经约好了三个女生,马上要出发了,结果出了意外。我们宿舍老大的妹妹,突然来了,非要跟着一起去。她要她哥哥驮她,可是他哥哥很嫌弃她,并且早就约了一个女生了。他们兄妹俩在寝室里吵起来,外面的女生等得不耐烦,打电话催了好几次。老大急眼了,推了他妹妹一把,让她滚回家。他妹妹哭闹着撒泼,威胁要打电话告诉父母哥哥打她。老大怕了,见我在一边,就一指我说:“让他带你,他正好一个人。”
  他们找了一辆很旧的摩托车给我,那是一辆撞过山壁的车,没有人愿意骑。出发后,他们三辆车骑得很快,故意甩开了我们。我努力的追赶着,但是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影子。我顺着那条路一直骑下去,其实根本不认识路,只是随意的骑行。果然不久后,我就完全迷路了。我停下了车,说:“追不上他们了,我们回去吧。你家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。”她说不想回家。又抱怨我的车太破,问我为啥不换车。我说我不是本地人,没有车,这车不是我的。她问我为啥不买一辆。我说我呆一年就回去了。她说可以买二手车,走时再卖掉,不亏。我说我没有钱。她听了很扫兴。
  通过聊天,我知道她名叫小黑,是国中生。跟我们宿舍的老大是亲兄妹。我看到她额头正中有一个很大的黑点,像是痣,但太大了,跟她眼睛差不多大了。她扎了那种丸子头,头上一共两个丸子。我笑着问:“你们这边流行这种头型?”她不屑的说:“才不是,你不懂,这是天线。”我以为她说的什么方言,问:“天线?什么天线?什么意思?”她说:“说了你也不懂。我们家是开庙的,我留这个头型,要是主神有什么信息,就会通过这两个天线传达给我。”我很纳闷,心想庙也可以自己开?
  她说饿了。我们重新上车,不久就找到一家便利店。我们进去买了东西,坐在店里吃。她吃过后,又要买饮料,买了饮料后,我口袋里的钱,已经花的差不多了。
  她拿出一张已经很皱巴的宣传单,那应该是某个卖场的宣传单。她假装看着,却拿眼睛不时的瞟我。她指着一则品牌运动鞋的广告,问:“这双鞋好看吗?”我点头说好看。她说那鞋现在正打折,而且买鞋还送运动手表,很划算。我说那你买啊。她说父母不给她买。然后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我。那种眼神,是令男性无法拒绝的眼神,我真想出钱替她买下,不过看了一眼那鞋的价格,打消了一切的冲动。于是我避开了她的眼光,假装喝起饮料。
  她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我心想她肯定是要找我借钱,一边想该怎么拒绝她,一边故作镇定的问:“帮什么忙?”她说:“明天我去给人看三世,你帮我收钱,行不行?”我疑惑道:“看三世?”她说:“对啊。这个有规矩,是不能收钱的,不过你帮我收,就没事。”
  我更加糊涂,问:“怎么看?看什么?摆摊算命?”她说:“我有神通。可以看别人的三世,不过只能看三世,多了不行。我是看三说一,看到三世,但只能说出一世。这也是规矩。”我觉得她应该是什么宗教的教徒,于是点头:“哦,你是说,你相信轮回转世那种说法?”她说:“当然相信。”我笑着说:“那些没有科学依据的。那些都是神话传说。”她说:“你不信?好吧,我看看你的三世,让你信服。你想知道自己哪一世的事情?必须以这一世为基准的三世,往前和往后都行。”我问:“往后是什么意思?下一世也能看?”她说:“对啊,不止下一世,下二世都能看的。你想问哪个,告诉我。”我笑了:“你这不合逻辑了。这一世还没完,怎么就知道后面的事情了?”她说:“当然知道了。跟你说,下一世早就发生了,一切都是注定的。”我说:“你这是宿命论。未来的事儿,有很多种可能,谁也说不准的。”
  她说:“好,那我就看看你的三世,就知道你为何这么蠢了。我先看看你前世是什么……”说着她取出一张面巾纸,蘸了水,擦自己额头那个大黑斑。我问:“你那个黑点,是涂上去的?”她说:“当然是涂上去的。”我说:“你是化妆?可是涂的太大了,太夸张了。”她说:“你以为我想这么大啊?要是小了,遮不住天眼。”我问:“什么天眼?”她不屑道:“天眼你都不懂?跟你也解释不清,你啥都不懂。前世肯定是畜生道的。我从小天眼就是开的,直接可以看见别人的前世,你看到的是一个个人,我看到的,则是一种重影,就是前世的形象和这一世的形象的重影。有些人的前世太恐怖了,我经常被吓到。后来我妈妈想了这个办法,把我天眼盖住了,就看不到了。”
  我觉得她在给我编故事而已。前世今生的说法,我也大概了解一些,不过她说的这种,可以直接用眼睛看见别人前世,太玄乎了,不可能。我只是笑了笑,没说话。
  这时她额头上的斑点已经擦掉了,然后她瞪眼看着我,又皱起眉头,看了半天。我说:“怎么了?我前世是什么?”她又换了一张新面巾纸,蘸了矿泉水,用镜子照着,用力擦着额头,然后又睁大眼睛瞪着我。她嘀咕着:“看不到呀……”她转身去看前台那个收银员,看了一眼,就惊呼一声,然后非要跟我换座位,用我的身体,挡住那个收银员。我问:“怎么了?”她小声说:“那个大叔,前世是个油炸鬼!哇,吓死我了。”我说:“油条?人的前世还可以是食物?这个还是第一次听说呢。”她说:“什么油条,不是,是被油炸过的鬼。他前世是饿鬼道的。”
  我更加不信她说的,觉得她应该是有臆想症,她的行为,确实让我觉得不大正常。我说:“那你看看我前世是什么?”她说:“看不到。”我开玩笑说:“为什么看不到?难道我前世是细菌?要不要给你找个显微镜看?”她显然生气了,哼了一声,起身拿了自己的包儿走了。
  她这一走,我倒觉得轻松了很多,把她吃剩下的食物全吃掉了。其实我很饿,刚才有她在,不好意思放开吃……
  转天上午的时候,我一个人正在寝室睡觉,其他室友都没回来。响起了敲门声,我以为是室友回来了,去开了门,却是小黑站在门外。我当时只穿了内裤,忙掩上门去穿裤子,很是尴尬。
  穿好衣服后,我重新打开门,让她进来,问:“你是来找你哥?他还没回来呢。”她说:“你答应帮我收钱的,走吧。”我疑惑:“收钱?收什么钱?”她说: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  我们出了校门,她叫了一辆出租车,不久之后,到了一座建筑前,她跟我说,那就是她家开的庙。临进门之前,她对我说:“给人看前世,本来是不能收钱的,所以让你替我收。但是你一定不要说话,进去后一句话不要说,知道吗?”我问:“那一个人收多少钱啊?”她说:“看他们给多少了。记住从现在起,不要说话。”
  之后她领我从小门进去,先到一个房间,让我换了一套衣服,其实就是外面套了一件类似古代的袍子,还有一顶帽子,穿戴后我很热。之后她自己换了衣服,然后把一个盒子给了我,那上面有开口,类似于功德箱。她又找出一个可以立在地上的牌子,上面写着“前世今生”之类的文字,放在了门口处。她跟我说:“一会儿来了客人后,一个个往里放,里面的出去了,再放下一个进来,知道吗?”我点点头。
  那天是周六,香客很多。不久就陆续有人来找小黑看前世,而且居然排起了队。我心想这个小丫头真能骗啊。那些人把钱投进我拿的箱子里,有人投的很多,有人投的少些。我很惊讶,这开庙赚钱原来这么轻松的?
  一个多小时后,我早就大汗淋漓了,不过看着箱子里那么多钱,觉得很值。这时来了一个中年妇女,也不排队,直接要进去,我拦住,说:“里面有人呢,请等等。”那妇女一把推开我,闯进去,然后她在里面大声吵嚷,我心想:一定是小黑骗了人家,人家来找她打架了,估计要退钱给她了。
  正胡思乱想,小黑跑出来,拉着我说:“快跑,我妈来了!”我们一起往外跑,我穿了长袍跑不动,她让我把袍子脱了,丢在了一边。
  我们跑出了庙门,小黑说:“去后面,后面人少。”她指的是庙的后面,那里是一片山林,没有路,我们钻了进去。
 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小黑回头看看,并没人追来,松了口气,说:“收了多少钱?”我说:“我也没数,好像挺多的,还有人投1000的呢!”小黑看看我肩头,惊恐道:“你刚才在庙里,是不是说话了?”我忙说:“没有啊,我就是收钱,没说话。”她责怪道:“让你不要说话,你怎么偏说话?这下麻烦了!”我问:“我真的没说话啊,怎么了?”她说:“你刚才扮的是财神,一说话就露馅了,哎!”我说:“我真的没说话,一直都没说话。”
  她把盒子拿过去,说:“本来呢,是要分你一些钱的,但现在,你说话了,我得替你处理,所以没法分给你钱了。”我心想这家伙真黑啊,黑吃黑。不过也拿她没办法。她说:“没事了,你回去吧。”我有些生气,也没回话,转身往回走。
  刚走出没几步,就听见她“哎呀”一声,我回去看怎么回事。原来是她拿着那个盒子,从里面往外掏钱,结果有几张钱被风刮起来,她本能的去抓钱,怀里的盒子却掉了,顺着一边的侧壁滚下去了。她伸腿就要下去,我忙拦住:“这不成,这么陡,不行的。去前面看看有没有平缓的地方下去。”她说:“那你去前面找,我在这里守着,要不等会都不知道哪里掉下去的,找不到了。”
  我于是往前面找下去的路,又是没走出几步,就听到后面一阵叽里咕噜的乱响。我再回来时,只见她已经滚落下去了,由于太深了,看不清什么情况。我喊道:“喂,你怎么样?”她却没有回音。我很担心,顺着陡坡滑下去了,衣服扯破了一大片。到了下面,只见她坐在不远处,怀里紧紧抱着那个盒子。我过去仔细一看,吓坏了,只见她半边脸血肉模糊,那肉都翻了起来。再看她的左腿,从膝盖处以一种不可能的角度向外折弯着,我知道她肯定骨折了。我说:“叫救护车吧?”她却很淡定:“不用,我没事,这是神对我的惩罚。”我说:“那也得去医院啊。给你妈妈打电话吧,或者给你哥哥打。”她说:“我不想让她们知道。会被他们笑死的。你送我去医院好不好?”我当然答应了她,不过很担心手术费和住院费那些怎么支付。我又担心她伤口会流血,但奇怪的是,她伤口根本不出血。
  我背起她,找了平缓的地方爬上去,然后到了大路上,叫了计程车去医院。她很轻,那种轻,无法形容,好像我背着她,反而行走起来更方便。而且那计程车很巧的就出现在我们面前,上车时司机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,还帮我抬着她,下车时,也是帮我去医院里叫了担架……
  由于她是国中生,学校为她买了一个什么医疗保险还是意外保险,所以她到医院后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的费用。她的腿部并没骨折,只是骨裂,因此也没有手术。脸部比较麻烦,她最担心的是留下疤痕,对着空中像是在对神明祷告一般,不停用方言说着什么。
  要住院一段时间,所以必须跟她的学校请假。她让我冒充她哥哥,拿了医院的病假条,到学校去帮她请假。学校派了老师来看望她,免不了联系了家长,她的真哥哥也来了,我这个假的只能躲了出去,不过也如释重负。
  之后我就跟小黑断了联系。我跟寝室老大的关系也变得很差,我怀疑他是听说了什么。
  寒假的时候,我为了省钱,选择了留在学校。可是据说新年期间,学院的宿舍楼会封楼,到时要自己找住处。过了没多久,果然贴出了通知,宿舍楼要清楼了。我只得急匆匆的找房子。那时宿舍里其他人早就回家了,我也没办法寻求他们的帮助。
  后来匆忙中,找了一个很便宜的房子,却原来是合租,而且是跟一个女孩合租。她也是大*过来的交流生。她是典型的北方女子,骨架很大,个子很高,有170cm多,她跟小黑简直就是两个极端。她的性格外向,奔放,很快我们就成了恋人关系。
  那时我的花销猛增,处处都要花钱,又经常带女友出去玩,更是加快了花钱的速度。很快我手里没钱了,她显然也意识到我没钱了,慢慢的减少了跟我一起出去的次数,而是自己独自外出。我们的关系变得疏远。那时我觉得,都是因为我没有钱,才这样的,于是想设法赚钱。
  我想去打工,但是那些商家店铺,因为我不是本地人,加上年底了,用人比较谨慎,所以都不肯用我。
  无奈之下,我只得跟家里要钱,借口这边租房子,交房租。有了钱后,女友跟我的关系变近了很多,可是那些钱没支撑多久,就花光了。女友又变得对我不冷不热了。
  有一次我看见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很亲密,于是跟她大吵了一架,她居然动手打了我。不过她事后跟我道歉了,并且对我十分的温柔。她解释说,那个男人是她的亲戚而已。
  很快要除夕了,我很担心除夕怎么过。最少要买些像样的吃食,我还想给她买一件高档些的礼物,然后一起共度除夕。
  这天,我跟她正在外面吃饭,远远的小黑走了过来,笑着跟我打招呼。我礼貌性的回应。不想女友的反应很大,说我居然有别的女人,然后起身走了,我拉都拉不住。她也不听我任何的解释。我想等晚上回到住处,再跟她解释,也就由她去了。
  小黑坐下来,我厌恶的看着她。她说:“那是你女友?”我点点头。她说:“你快跟她分手吧,她前世是个男人。”我说:“前世是男人有什么关系?”小黑说:“她这辈子是来报仇的,是要杀人的,你跟她在一起,肯定受牵连。”我当然不信,也就没细聊这个话题。
  我心里只是想着,赚到钱,就有法子让女友开心了。我想到小黑家里是开庙的,于是问:“年底了,你们庙里一定很忙吧,要不要找人干活?”小黑说:“我们那里都是义工,他们都不要报酬的。”我一听没了兴趣。小黑说:“不过你要是扮财神,是可以分到钱的。年底求财神的很多,那个很累,要站一天。”我说:“是举着箱子收钱吗?像上次那样?”小黑说:“差不多吧。”我忙说太好了,太好了。于是跟她说好了,明天开始去她的庙里扮财神。
  回到出租屋后,我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女友,可是她根本没回来,一夜都没回来。我给她打电话,她也不接。
  转天我去小黑的庙里当财神,小黑站在我旁边,扮成一个童女模样。那确实很累,不过到中午时,我身前的箱子里的钱,都塞满了,而且大都是纸币。后来有人来把那个屋子里的客人先清出去,锁上了大门,然后小黑说:“走,去吃饭,下午还要继续。”然后冲我使了个眼色。我明白,把那个箱子抱了起来,然后我们一起从后堂退出去了。
  小黑领着我左转右转,进了一个房间。那里显然是她住的地方。我问:“这些钱都是咱们的了?”小黑说:“都给你吧,你要怎么花?上次我那双鞋,没买成。现在又减价呢……”我根本没在意她在说什么,只想着用这些钱回去哄女友开心。
  女友像跟我心有灵犀一般,正好这时打过电话来,语气很暧昧的说,让我回去,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。我一时兴奋不已,马上就要回去。小黑说:“你不能回去,下午还要扮财神呢,说好了的。”我骗她说:“一会儿我就回来。”小黑说:“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呢?你如果回去,肯定会后悔的。”我当时哪里还有心听她说,一心只想赶紧回去见女友,于是拿了箱子就走。小黑拉住我,说:“你别走,你不能走……”我用力一挣,小黑摔在地上,嚎哭起来,那声音简直像狼嚎一般,真的很大声……
  一个大汉闻声从楼上下来,原来是我们寝室的老大,也就是她的哥哥。她的哥哥,就住她楼上。老大不由分说,一把抓住我,恶狠狠道:“连我妹妹你也敢动?”好在小黑过来替我解释了。小黑要求我必须下午继续去扮财神,我无奈的答应了。
  当天扮财神一直到很晚。晚上还有一个庆典活动。结束后已经临近半夜12点了,于是我就住在了她家庙里。那晚我喝酒了,迷迷糊糊的,小黑跟我说了很多,好像说了为什么她看不见我的前世,以及不是随便谁都能扮财神,还有我的什么劫数之类的。当然我是不信这些的,只是觉得那晚她像仙女一样漂亮。有一阵子,我看到的她,是一个飞天与她现在的影像的重叠。我想我是喝多了,眼睛花了。不过确实很美……
  第二天我中午才醒。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。而且是当地警署的电话,让我去协助调查。我一时蒙了,不知怎么回事,而且我也不知警署在哪里。小黑在一旁说不用慌,我陪你去。
  ……
  很久后,我才知道了全部的情况,一部分是当地警署透露给我的,一部分是小黑告诉我的。事情大概是这样的:我那女友,根本不是什么学生,她已经三十几岁了。她找合租,也是为了嫁祸给合租者(她其实很有钱,以她的经济实力,根本不需要合租)。她结实了当地的一个富商,给他做小四。那个富商外面有很多女人。她从那富商身上搞到了一些钱,但不知足,于是要挟富商,要跟原配夫人公开他的婚外恋。富商答应给她一大笔钱,让他离开这边,去别处。她拿了钱,还不知足,死活纠缠,非要富商跟她结婚。那富商不同意,她气急败坏,把富商约到住处,说见最后一面。最终她下迷药,迷倒富商,杀了他,藏在床下。然后叫我回去,就是要嫁祸给我。我那女友,则已经逃走了。
  这个案子后来处理的很麻烦,因为我那女友不知去了哪里,她的身份全是假的。她逃走时,用了另外的身份,而且不是从正规渠道逃走的。当地警署唯一能抓住的线索,就是我。好在我那天没有回住处,住在小黑的庙里了,小黑的家人给我做了不在场证明。
  这件事我不敢让父母知道。学校方面也出面积极协调,怕影响不好。小黑的妈妈给我找了很专业的律师。后来总算是处理完了。
  小黑对我说:“你那女友,和这个富商,前世是冤家夫妻。这个富商前世是她妻子(女友前世是男子),卷了家里一大笔钱,杀了丈夫,然后和人私奔了。所以这一世,你这女友,不远万里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报复他……”
  我虽然不信小黑说的,但很感激她的家人为我做的这些……
  除夕本来我是该被羁押的,但小黑的家人设法把我保出来,到她家过的除夕……还有很多其他的事让我无法忘记,我不知该如何感谢……
  之后,我课余有时间,就会到她的庙里做义工……我想拜一拜她庙里的神,也算是表示对她和她家人的感谢,但她说不可以。她说我不可以拜那神,还告诫我以后如果进了其他庙,也不可以随便拜,我问为什么,她说不能说。
  那双鞋,后来我给她买了……她很激动,她说,神明对她说了,为了惩罚她,让她永远得不到那双鞋……她很信神明,她真的以为自己永远得不到了……
  可惜,很快我的学期结束了,我该回去了……那天是小黑送的我……我真的不想走,但没法子……
  传说,有些女人,男人会在心里永远给她留一个位置,对于我,小黑就是那样的女人……
  (全文结束)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