挑食的男孩子 | 细思极恐的都市小故事

   讲述者:李老师,中学教师


  我大四的时候,学校(师范类学院)对我们即将毕业的这批学生,有一个项目,就是让我们到外省(师资力量相对薄弱的地区)去做老师,如果自愿去,在那边从事教育工作(必须在公立教育机构)满三年后,可以调回本市的各重点学校任教。
  我当时是热血青年,觉得这个项目挺好,年轻人应该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,于是主动报名了。我是第一个报名的,也是所有报名者中,唯一的一个女性。
  于是我被分配到了S省的某某县城(现在升格为市了)的一所小学,担任老师。那里污染挺严重的,而且治安很不好,所以校长常常嘱咐我,没事别出校园。
  开始一段时间,我真的很少出校园,吃住都是在学校里。可是时间长了,觉得这种生活太单调了,于是决定到外面走走。
  一个周六,学校里很清净,我于是到了校外,随便转一转,然后中午在外面吃个饭。我发现这边人虽然不多,称不上繁华,和大城市比差很远,但好车却很多,路边处处停着名牌的轿车。后来我一想,这也不奇怪吧,毕竟这里有煤矿。
  随便转了几圈,逛了一个商场,看了下时间,到中午了,于是找地方吃饭。那些餐馆挺多的,可是我一个人,去餐馆似乎不大合适。走着走着,看到一家肯D鸡,于是想,就在这里随便吃点吧。
  我点了一个套餐,然后找了一处临窗的座位,坐下吃饭。由于好久没吃肯D鸡了,所以点错了,点成了带辣味的汉堡,所以我不是很爱吃,吃了一半,就把汉堡放在桌上,想带回去,晚餐时再吃。然后我开始吃薯条,喝饮料。不时的看看窗外的风景。其实窗外没什么好看的,偶尔过去几个行人,几辆车。
  我又环顾了一下店内,客人不是很多。店内放的音乐倒是挺好听的,我后悔没有带本书来,在这里看看书应该不错。正当这时候,冲过来一个男孩,抓起我放在桌上,剩下一半的汉堡,就吃起来,几口就吃完了,又来抢我手中的薯条,把我桌上的饮料也喝光了。我惊讶的看着他,他一双很有神的眼睛也看着我。
  这个男孩好瘦啊,真的是皮包骨那种瘦。他看上去七八岁的样子,个子挺高,就是太瘦了。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不过脸上倒不脏。我怀疑他是一个小乞丐,于是问他:“吃饱了吗?我再去给你买一份?”他并没回话,就那样看着我。
  这时跟过来两个女士,一个把小男孩拉走了,一个连连跟我道歉,并说要赔偿我的损失。我说不用了。她强行放下二百元,然后匆匆追那小男孩去了。我拿起那二百元,想追上他们,送还他们,但是等我出了快餐店时,他们已经上了一辆轿车,开走了。
  我回到学校后,一直在想这件事。舍友小张见我发呆,问我:“怎么了?有心事?噢,想家了对不对?那你可以请假回家去,把课先跟别的老师倒一下。你想请几天假?我去替你跟主任说。”我摇摇头:“不是。我今天出去吃饭,遇到一件怪事。”她问:“什么怪事?遇到抢劫的了?报警了吗?下次你别自己出去,叫上我啊。”
  我说:“不是。我在肯D鸡遇到一个小男孩,过来抢我的汉堡吃,那小男孩饿的不成样子,好像很久没吃饭了,你说家长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啊?我想想心里就难受。”
  小张说:“噢,你说的是二宝吧?是不是穿的破破烂烂的?他是我们这边的名人,是富豪某某的儿子。天天在外边捡垃圾,十岁了,也不上学。”
  我问:“他都十岁了?看着不像啊。”
  小张说:“是,他不肯吃家里的饭,在外面捡垃圾吃,有上顿没下顿的,严重营养不良。”
  我说:“你刚说,他是富豪的儿子,怎么会去捡垃圾?”
  小张说:“这件事,在我们这里,就是一个‘传说’。我们这个县城不大,有什么事谁也瞒不住。二宝的爸爸,是我们这里的大富豪,有好几个煤矿,很有钱,钱都没数了。可是一直没孩子,到处去烧香拜佛,后来据说捐了一个寺庙一百万,真就得了这个儿子。他四十几岁,才有的这个儿子,因此十分溺爱。这个儿子简直就是神童,从小聪明伶俐,天生就会背古文。就是从不叫爸爸妈妈。到了四五岁时,开始不吃饭。这可把他父母急坏了,变着方给他做各种美食,带他到各个大饭店吃饭,连省城都去了,之后带他到各个大城市的高档饭店去,都不吃。父母怀疑他得了厌食症,又各处找医院看病,检查来检查去,都说没问题,但二宝就是不吃东西。后来,偶然的,父母发现,二宝爱钻到垃圾堆里,捡东西吃。去问医生怎么回事,医生说,可能这孩子患有异食癖,专爱吃垃圾。父母忙问该如何治疗,医生说孩子年纪太小了,没有什么好办法治疗。”
  我说:“他的异食癖一定是治好了吧?今天他抢了我的东西,吃的可快了。对了,他为什么不上学啊?”
  小张说:“那就不知道了。不过身体有病,虚弱成那样子,估计没力气上学吧。”
  我问:“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吗?”
  小张问:“你问这干什么?告诉你啊,别多管闲事,他爸爸是黑白通吃,听说在**有后台,并且很硬。这种人躲都来不及,你还是少招惹吧。他吃了你一个汉堡,你就自认倒霉吧,下次见了他,躲远点就行。”
  我说:“哎呀不是,那小孩吃了我半个汉堡,结果那家长,硬给了我二百元,这钱我不能要,必须还回去。”
  小张说:“噢,这样啊。他家好找,县政府后面那个二层楼,就是。”
  周日的时候,我去拜访了二宝家。二宝和他母亲在家。另外家中请了一个保姆,是专门照顾二宝的。
  二宝的母亲很通情达理,而且很好客,知道我是老师后,更是对我另眼相看。她拿出很多糕点和零食让我吃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。我和二宝的母亲聊天时,二宝就坐在一旁,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  我们聊了几句闲话后,我把那二百元拿出来,说自己不能收。二宝的母亲坚持要给我。推脱了半天。
  二宝母亲见我执意不收,让保姆装了一大袋子的零食,说让我走的时候带着。
  我问:“二宝为什么不上学?”
  他母亲说:“唉,这孩子不想上。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  我说:“不上学怎么行?”
  他母亲说:“我们给他请过家庭教师的,都被他赶走了。要不,我看这孩子跟您有缘,您做他的家庭教师吧。”
  我笑了笑说:“这不行的,我们不允许这么做。要不,我跟二宝谈谈,看看他什么想法。”
  他母亲说:“好,好,没问题,你们谈。”说着她起身要出去。我忙拦住她,说:“您别走啊,您在场,要是有什么事,也好跟您商量啊。”
  二宝却说:“我要单独跟你谈。”
  他母亲说:“这孩子就这脾气,你们有缘,你们谈。我先去看看午饭准备的怎么样了。”
  我忙说自己一会就走,不在这里吃饭,可是他母亲没理会,已经出去了。
  客厅里只剩下我跟二宝。我问他:“你怎么不上学?不上学怎么行?”
  他说:“学那些东西没用。”
  我一皱眉:“怎么会没用?你没有文化,将来怎么在社会立足?”
  他说:“这户人家这么有钱,我还需要自己去立足吗?”
  我说:“你这种思想就不对。你必须要上学,知道吗?上学不仅是学技能,也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。”
  他轻蔑的笑了,那完全是蔑视我的笑容,他说:“那我问你,人为什么活着?你为什么活着?”
  我说:“我?我活着,是为了当好老师,教育学生啊。”
  他说:“如果你传授的那些所谓的人生观啊,世界观啊,还有各种所谓的科学知识啊,都是错的呢?你岂不是误人子弟?你活着岂不是作孽?”
  我一听有些恼火,这么个小孩子,却跟我这样说话。我说:“如果我错了,我会立即改,绝不会误人子弟的。再说,我传授的,都是教育部规定的范畴,怎么可能是错的?”
  他说:“为什么***就不能是错的?是,你如果错了,会立即改,但如果你意识不到自己错了呢?而且没有人点醒你,你就这样一直错下去吗?”
  我说:“无论怎么说,到了一定年龄的儿童,就该上学,这点总不会错吧?”
  他说:“儿童什么时候上学,什么时候毕业,只是***规定的而已,那是为了更利于他们的**!儿童应该玩儿,娱乐,学习是成年后的事情。为什么社会上,那么多成年人心理扭曲?就是因为在儿童时期,被扭曲了。那些***,为了更好的奴役**,才让**从小开始,就接受那些利于他们**的知识的,这种教育,目的性很强,你不可能不清除吧?你是他们的工具而已!”
  他这几句话把我震了!我点点头,说:“哦?你好像懂得很多道理啊。但是有些话,心里知道就好了,不能说出来,知道吗?”
  他说:“我不会跟糊涂人说的,也不会跟那些***说的。”
  我说:“以后不要再议论什么***,知道吗?”
  他没回答。
  我决定换个方向进攻,于是说:“你也就是生在这样的富裕家庭,所以可以这么任性的活着,但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幸运的。看看那些穷苦孩子吧,你该好好珍惜自己拥有的这些,而不是任性的挥霍。”
  他说:“你不用教育我,你没资格。你还是个没开窍的糊涂蛋呢。不过你有食禄,前世还是积了修行的。这辈子可别把前世积累的都糟蹋了啊。”
  我说:“什么前世?你这是跟谁学的歪理论?看神话电视剧学的?哦,一定是看动画片学的。”
  他根本没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自言自语:“唉,我前世修行那么高,还是不成。这辈子偏偏投胎到这一户人家,唉,怕这辈子也要白活一世。”
  我说:“你生在这样富贵的家庭,还抱怨?”
  他说:“这户人家,发的是不义之财,他家所有的财,全都是灾,全都是业,我不能碰一点点。如果碰了,我就前功尽弃了,连前世的修行都毁了。所以我的元神过来后,就没再吃他家一口饭,没再花他家一分钱。你以为我愿意去捡垃圾?一斤垃圾,才卖几毛钱。你以为我愿意去吃垃圾堆的东西?我是实在没法子啊。”
  我早就注意到,他家的客厅,供了三尊很大的金像,看来这家是有宗教信仰的,肯定这个孩子,被父母影响了,所以从小也信这一套。
  我看了看那三尊金像,说:“你也信这个吧?所以才说出那么多歪理来。”
  他说:“我才不信,那三个是邪物占据的,是这户人家主动招惹来的,我懒得管,随它们怎么弄吧。”
  我说:“你这样下去,很危险知道吗?你应该去上学,知道吗?我会跟你妈妈谈的,你必须上学!这是有规定的。”
  他说:“好,我可以跟你去上学,但是我有个条件,把你的食禄,分我一半,免得我天天去吃垃圾。”
  我说:“什么食禄?你是要我把餐费补贴分给你一半吗?”
  他说:“不是,你吃饭,有一半给我。你是有食禄的,我吃了不会作孽。”
  我说:“你父母没有食禄吗?你吃他们的不是一样吗?干么吃我的?”
  他说:“不是每个人都有食禄的。你现在还不懂,但你总有一天会懂的。”
  我实在不知他这套理论是哪里来的,不过既然他愿意上学,我还是很高兴的,于是我们叫来了他的母亲,谈起了他入学的事。
  最后,他去自己房间,拿了两本书来,对我说:“跟你去上学可以,但我不学你们那套东西,我只看这两本书。”
  我看了看书名,是《论语》。我问:“你能看懂?”他说:“当然能。这一世,我从这条路,看看能不能修成。”
  之后,我跟他的家长协商,办理了他的入学手续,由于他年龄比较大,个子也高,所以直接被安排在四年级。而我教的是毕业班,所以我们并不是师生,他的学习情况,我也不是很了解。我跟他的班主任打听他的情况,班主任说他表现很好。我心里也清楚,二宝的家庭实力很强,在当地很有影响力,班主任当然不敢说他不好。
  每天中午,我都到学校的食堂吃饭,他则会跟着我,一起吃。由于长期呆在学校,又是从事教职工作,所以我的运动量很小,于是体重开始增加,我想控制,都控制不住,这令我十分苦恼。每次吃饭,我都只吃一点点,其余的都给二宝吃。即使这样,我的体重还是在增加。
  二宝每天只是中午跟我一起吃。我问他早饭和晚饭吃什么。他说他自有办法。后来他说了实话,他每天只吃一顿饭。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减肥方法,所以也想每天只吃一顿饭。但每天早上,以及晚上,我又会很饿,不吃东西很难受。后来我又想到了运动减肥,每天睡觉前,去操场跑步。但那个操场坑坑洼洼的,晚上光线又不好,刚跑了几次,我就把自己的脚扭伤了,一瘸一拐的,连走路都费劲,一个月才好,于是运动减肥的计划,也泡汤了。
  我每次看到骨瘦如柴的二宝,反而有些羡慕。有次问他,你每天只吃一顿饭,晚上不饿吗?早晨不饿吗?他说现在他还年纪小,等到了一定年纪后(身体成型了),他可以连一顿饭都不吃。我说那不是饿死了?他说不会饿死的,那是一种法术。我听说过断食疗法,因此问他,能不能教给我,我想减肥。
  我很严肃的问我,是不是当真要学。我说是啊。他想了想,说:“那样也好,吃的少,食禄消耗的慢,你的寿命就会长。”我听他又提起食禄,于是有些讥讽道:“你总说食禄,食禄的,那照你自己说的,为啥你自己修行那么高,自己还没有食禄?”
  他说:“我不需要那东西。那东西对我没有用。我把食禄换成了其他的。”
  我说:“对你没用?没有吃的,你会饿死的,怎么会没用?”
  他说:“如果我被饿死了,反而是善终。”
  我笑道:“饿死还是善终?那那些被饿死的难民,也都是善终喽?你这是什么理论啊?”
  他说:“不能一概而论。就像同样是做一件事,比如给乞丐施舍钱财。如果是给了真的乞丐,那就是帮助别人,是善举,如果给了假冒的乞丐,那只是你被骗了,助长了他的欺骗,明白吗?”
  每当听到他说这些时,我觉得他根本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,更像那种宗教团体的讲师。我知道我是辩论不过他的,于是说:“好,好,你说的有道理。但是这些理论有什么用,你能让我减肥吗?”
  他说可以。然后让我去找一张纸来。我从笔记本上撕了一张纸,给他,他用手指,在纸上写了些什么,问我带没带笔。我是随身带本子和笔的,把笔拿出来,他让我在纸上签字。我看了看,那只是一张空白的纸。我问他这是什么。他说是一份契约。我问是什么契约,怎么没有字。
  他说:“跟你解释不清,我还有事,你要是不签就算了,我走了。”
  我说:“签了这个就能减肥?”
  他说:“当然可以,不信算了。”
  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他看了看,说:“写繁体字,不要写简体字。”我于是把我的名字,用繁体字,又签了一次。
  从那以后,过了半个月,我发现,我的体重真的减轻了五斤。而且我的饮食偏好,也变了,之前我特别爱吃糖,但现在是特别厌恶吃糖,以前我比较怕辣,一点点辣吃起来都不对胃口,现在则是很能吃辣,刻意的买高辣食物吃。
  过了一个月之后,二宝突然不来上学了。我问了他的班主任才得知,他父亲的煤矿又出事了,这次死了好多人。但是他的父母是JD国籍,已经到国外去了,应该是带了二宝一起去的。
  半年后,我调到了一所中学去教书,也就彻底断了与二宝的联系。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