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兵 | 你觉得保卫地球需要几个人够了呢?

  引言:守卫地球,需要多少士兵?如果这些士兵动摇了,会怎样?

  讲述者:Jamuue,精神科医生

  特别声明:本篇所有事件,均发生在国外。所有人物,均为外国人士。


  大约三年前(讲述此故事的三年前,并非现实时间的三年前),我接到了一项工作,是精神鉴定。这个工作很无奈,根本不符合流程,是院长直接给我下的命令,去鉴定一个人,并且,必须鉴定他为患有精神疾病(具体是哪种,由我按照患者情况,自己判定)。
  我被带到了隔离病房,见到了被鉴定人。他是一个男子,看上去三十岁左右。那个屋里很奇怪,坐了好几个人,都是医生装扮,但我一个都不认识。
  我看了男子的资料,他叫老五,资料上就那么写的,用的是中文。他是一名军人。由于战争期间,擅自脱离战场,而被通缉。在他逃跑期间,杀si了自己的母亲。资料很简单,提供的信息并不多。
  看完他的资料后,我试图跟他沟通,问了他一些简单的问题。但是,他一个都不回答。他一句话,一个字都不肯说。这种是最棘手的情况。
  我又问了一些他母亲的问题,试图刺激他,迫使他说话,但他仍是不肯说话。
  我怀疑他是聋子。我故意说:“我认识你母亲,我们是朋友,她是一个很不错的人,嗯……很不错。你为什么sha她?能聊聊吗?难道你发觉了……你们士兵的qiang,是用来sha自己的母亲的?临si前她说什么了吗?”
  他终于沉不住气了,说:“我给你一个机会,记住,你只有一个机会。我问你,守卫地球,需要多少士兵?”
  我觉得这个问题,没法回答。毫无头绪啊。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?我脑子飞速的转着。避开这个问题?反问他?答案是什么呢……他说了,我只有一次机会,也就是,如果这个问题,我答错了的话,就失去唯一的机会了。我最好按他的规则办事,这样才能跟他继续沟通下去。
  我咳嗽一声,是怕他不耐烦,其实我还在努力思考。
  我说:“守卫地球,需要……”我通过重复问题,继续争取时间,努力思考着。
  我决定赌一把,说:“守卫地球,需要五个士兵,最少要五个。”
  他显然有些惊讶,问:“哦?为什么是五个?”
  我说:“因为你是‘老五’啊。所以,最少有五个人。”
  他笑了。他说:“好吧,你要问什么?问吧。”
  我说:“你为什么杀si你的母亲?”
  他说:“那样我才能逃跑。”
  我说:“你母亲要去举报你?你不得不sha?”
  他说:“不是,我sha她,只是为了得到si刑,我希望自己si。明白吗?”
  我说:“你这是什么逻辑?希望自己si,非要获得si刑吗?你一个士兵,战si沙场,不是更光荣吗?si的方法很多种啊,你可以自sha啊。”我觉得,跟他必须说些刺激的言辞,我想知道,他内心究竟在想什么。他是不是具有正常的逻辑思维,还是努力在装做自己有精神问题?
  他说:“我不是为了si。我是为了逃跑。对我执行si刑后,我就能逃跑了。至于自sha,那是很可笑的,我这样一个士兵,自sha,传出去,唉,太难听了。我并不怕si。我只是想逃跑,不再做一个士兵。我逃跑后,他们会让另一个预备战士,替代我的位置的。或许那个预备战士,很想取代我的位置,等了很久了。我逃跑,他替代,这不是两全其美?”
  我试图理解他说的这些话。但是有矛盾的地方啊。我说:“对你执行si刑后,你就能逃跑?你都si了,怎么逃跑?你是说,有人会包庇你,si刑是假的?你换了一个身份,逃走?”
  他说:“不是,对我执行si刑后,我si了,但我逃跑了。因为我违反了军纪,明白吗?会被开除军籍。”
  我觉得,他可能是指si后,精神解脱了,升华了,上天堂了。我决定把他这条路堵si,看看他究竟隐藏了什么真实的想法。从他的表情,我能判断出,他在努力隐藏一些什么,很怕无意中泄露。
  我说:“你杀si自己的母亲,这是什么性质的事件,知道吗?这不是简单的sha人,你sha的是自己的母亲。仅凭这一点,你si后,不会有好结果的,肯定要下地狱的,知道吗?”
  他说:“我的母亲,早就si了。战争中,他们设法杀si了我们这些战士的家人,我的母亲,是被敌人杀si的,我不可能去保护她,因为我要去战场战斗。我们这些士兵,付出了多少,你知道吗?你在这里说这种话,真的很可笑,知道吗?”
  我拿起那份关于他的资料,说:“如果像你说的,你的母亲,早就被杀了,为什么资料上说,在你逃亡期间,杀si了自己的母亲?这么说,这份资料,是假的?或者说与事实不符?”我觉得,他是故意说一些颠三倒四的话,想让我对他下结论,鉴定他为有精神疾病。这样他就能免于si刑的惩罚。他口口声声说,希望si刑,不怕si,其实,他心中,是最怕si的。否则,他为何会从战场逃离,成了一个逃兵?
  他笑了笑,说:“那份资料当然是假的,我还杀了另外的五个人呢,资料上根本没写,只写了我杀si自己的母亲。而恰恰这是最不重要的。那份资料,由于是官方出具的,具有权威性,所以,真正的实情,是不敢写的。你们这些懦弱、虚伪、说谎成性的人类,我早看透了,你们连自己都骗!你们都是自欺欺人的活着,就知道吃喝玩乐,我受够了!为什么要保护你们?为什么?为什么?”
  他的情绪失控了,大声咆哮着。周围的几个人,忙站起来,把他抱住了。
  我知道再聊下去,也不会有什么新的收获了。于是说:“今天先到这里。你先冷静一下,我还会再来找你的。”
  他说:“嗯,你们先走吧。”
  我有点纳闷,他说“你们先走吧”,是什么意思?我明明只有一个人啊。又是在故弄玄虚?还是希望我和其他几个人一起走?但其他几个人,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  我想把他的那份资料带走,但是被屋里的那几个人禁止了。
  我回到办公室,思绪一直在这件事中。院长打过电话来,让我去他办公室。

  到了院长办公室后,他问我,老五的鉴定结果怎么样。我说,还需要时间,目前没法给出结果,因为我没法下结论。院子说:“不用那么麻烦,你直接出结果就行。这是上面的意思。”我不知道,他说的“上面”,是指谁。我猜测,由于老五是士兵,所以应该是军方下了命令,要袒护他。如果鉴定为他有某种精神疾病,就可以设法为他免罪。
  但是我不想违背自己的道德,于是说:“您还是找别人下这个结论吧。”院长显然很不高兴,说:“不行,找别人不行。老五指定要你为他鉴定。你的鉴定结果,是什么?”我说:“我说过了,我现在没有任何结果,我需要进一步跟他接触。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判断。我需要他的全部资料。还有病房监控录像。”
  院长说:“那不行。那些不能给你。”
  我说:“刚才聊天中,他说,他杀了五个人,有这事吗?还是他在胡说?”
  院长说:“你觉得呢?你觉得他是胡说的吗?”
  我说:“我觉得,他说的是事实,他的思维很清晰。”
  院长说:“是,他在逃跑过程中,射杀了五个人,其中包括一个儿童。这些人,分布在世界各地,没有任何的关联。他是随机sha人,谁也不知他的sha人动机。”
  我说:“世界各地?这是什么意思?他跑出去那么远?他要逃到哪里?”
  院长说:“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。谁也不知他要去哪里。总之,杀完这五个人后,他就回家了,然后杀了自己的母亲。之后被逮捕。他杀了其他五个人的事实,是很久后才被发现的。”
  我说:“这种人,真是死有余辜,这种人,该直接死刑,不管他是不是有精神问题……是不是军方要袒护他?您是迫于军方的压力?”我知道,我这么说,有些过分了。作为一个医生,我不该这么说,但我当时太生气了。
  院长说:“这种问题不要问,这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。你按照我说的去做,就可以了。明白吗?马上出一个他有精神问题的鉴定。去吧。”
  我说我做不到。然后起身离开了院长办公室。
  ……
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院长没有再跟我提老五的事情,这件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。
  后来,我又接手了一项有关士兵的精神鉴定工作。院长还是直接发话,让我判定他为患有精神疾病。
  这个军人,是被派到海外战场去维和。结果,他杀了当地的很多无辜平民后,逃回国。
  通过交谈,我了解到,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杀si的,是平民,而且,是他维和任务要保护的平民。
  我问他,为何要杀平民?动机是什么?
  他笑着说:“我们在战场上,用生命去战斗,随时可能牺牲。但是,后来,我们却发现,原来,要保护的,居然是一些那么****的人,真的很气愤!为什么要拼命的,去保护这种人?有什么意义?我们觉得,我们的任务,完全没有意义,出于泄愤,杀了那些****村民。”
  对于这样的士兵,我没法给出院长想要的鉴定结果。
  因为这件事,我彻底得罪了院长,他给我放了一个月的长假。
  ……
  表哥听说我放假了,带了他儿子到我家来玩。然后问我,能不能帮他带一周的小孩,因为这小孩,最近说的一些话,很奇怪,并且做了一些出格的事。我答应了。
  他的儿子叫嘟嘟,今年五岁了。因为在幼儿园,把好几个小朋友打伤了,所以不再去幼儿园了。我跟他的关系还是不错的。我一直想搞清楚,他的暴力倾向,来自哪里。他把一个小朋友的两只眼睛,都刺瞎了,这个行为,不是这么小的孩子,应该有的。而且,他对刀qiang那些武器类的东西,特别有兴趣。可是他的父母,没有人有这方面的偏好。他的这些偏好,到底来自哪里?是受了什么影响呢?
  他特别爱看动画片,尤其是那种战争类的动画片。所以我特别不赞成,拍那种战争题材的动画片。或许嘟嘟,就是受了动画片的影响,才有这么强的暴力倾向的。
  有一天,他又在看一部未来机械战争类的动画片。我也坐过去,一起看。我想知道,那部动画片到底在演些什么内容。
  他突然问我:“爸爸,守卫地球,需要多少士兵?”
  我一皱眉,说:“我是你叔叔。你爸爸去出差了,很快会回来的。想他了吗?”
  他说:“爸爸,你怕si吗?”
  我说: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  他说:“我要去参军了,保卫地球。他们会杀si我的亲人的。你怕si吗?”他哭了。
  我起身去把电脑关了,说:“以后,你不要再看这种类型的动画片了。这些台词,你是从动画片里学的吗?”
  他问:“那些战士,为什么都逃跑了?”
  我说:“哪些?刚才动画片里演的吗?”
  他说:“你知道答案吧?”
  我说:“有些事,等你年纪大了,就明白了。你现在还太小。你以后,想去参军?”
  他说:“我已经参军了。”
  我笑了笑,说:“哦,是吗?你想吃冰淇淋吗?我去给你拿,我们吃冰淇淋好不好?”
  ……
  我觉得嘟嘟的精神,似乎有问题。但是,这个怎么去跟表哥说呢?表哥把他让我带,难道……但是嘟嘟的年纪太小。我宁愿相信,他是受了动画片影响,太投入其中了。所以从那以后,我从来也不允许嘟嘟看那种战争题材的动画片。
  小孩子,有时,就是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,因为他们心智还不成熟。我这么安慰着自己。
  这个世界,总是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,这又该怎么解释呢?
  (《逃兵》全篇结束)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