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煤块的老师 | 也许这个世界并非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

  题记:煤,作为一种燃料,被人们大量的烧掉了,难道,煤,真的仅仅是一种极其普通而廉价的燃料吗?如果几百万年后,那时地球上的智慧生命体,发掘出了磁带、光盘、优盘(当代人类遗留下的,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后,早已扭曲变形),会不会也当作一种很廉价的燃料呢?
  有一个人,声称通过煤,读出了很重要的信息,他究竟读出了什么?

  讲述者:KON,某公司行政主管


  我从小到大,经历都比较平淡,跟大家讲的那些经历比起来,真的是不值一提。不过既然今天轮到我讲,我还是想把我的一段经历分享给大家。很平常的一段往事,但我却一直难以忘怀。
  “难以忘记,初次见你,一双美丽的眼睛……”(编者注:讲述者KON先生突然清唱起来,让人猝不及防。他唱的不仅歌词有错误,也跑调了,不过唱完后,大家热烈鼓掌。一唱这歌,以为他要讲一段情感故事,但是……)
  我上学时,由于父母双职工,工作忙,中午是到奶奶家吃饭。但上初中后,学校离奶奶家太远,因此我中午时不回家的,带饭。那时,我们学校热饭,是去锅炉房,然后放在那种大蒸锅里,统一的蒸熟(本来带的饭菜都是熟的,主要作用是加热)。每个班级,有一个大的盒子,全班带饭的同学,饭盒集中放在自己班的大盒子里,然后抬到锅炉房去,放进那个大的蒸锅里(长方形的蒸锅,有很多层,每层像抽屉一样,可以打开),蒸熟。
  我不知道现在的学校,是用什么方法热饭,但我们当时,是有锅炉房的,是用很原始那种方法,蒸饭的(连饭盒一起蒸)。而锅炉房还负责烧热水,连到几个水龙头,可以打热水,那时打热水,常常要排队,而且有时那水根本不热。锅炉房是烧烟煤的。总是有很大一堆烟煤堆在那里,所以大家都会绕开走,否则会踩一脚的黑灰。大家都比较讨厌烟煤,那种煤蹭在衣服上的话,很黑,很难看。
  现在应该很少有烧烟煤的了,不容易见了。很多年轻人,可能都不清楚烟煤是什么。烟煤跟蜂窝煤,煤球啊那些,完全不同。它是一种开采出来的,比较原始的煤。它燃烧很剧烈,烟尘很重(因为杂质多),适合炒菜。当然也适合烧锅炉。我们学校那个锅炉,并不是供暖用的,完全是蒸饭,烧热水用的。我们那时,教室里根本没有暖气,是点一个炉子,用炉子取暖。我们冬天上课,都是穿很厚的棉衣的。教室里很冷很冷。有时坐在教室里,感觉比在户外还冷。
  好吧,这又勾起了我学生时代的回忆……说的很零碎……(编者注:讲述者哽咽流眼泪了,D小姐递上纸巾)。
  说重点吧。我们每周五的时候,轮流做大扫除。大扫除就是教室整体卫生大清理,连玻璃都要擦。另外,每个班有卫生区,也就是除了自己班的教室之外的,还有一块区域需要清扫。我们班很倒霉的分到了清理锅炉房。之前说了,那里有一大堆烟煤,满地的煤灰,地上还有积水。拿笤帚一扫,笤帚立马变黑。那锅炉要擦,上面连水带油,带黑煤灰,所以每次擦完的抹布,都直接扔掉了,根本投(洗)不出来。
  大家谁都不愿意去清扫锅炉房。那时我比较内向,老实,所以组长总是派我去,再派其他两个人,其他两人往往不进去,而是躲到别处去玩。只有我去清扫。好在那个烧锅炉的师傅,很随和,每次只是让我象征性的扫一扫,擦一擦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(锅炉房这个卫生区,从来没有人来检查过,所以锅炉师傅要求也不严格。)
  有次我又去打扫锅炉房,那师傅没在,却有一个花白头发的人,蹲在煤堆旁,一手拿着煤块,一手拿着放大镜,正聚精会神的看呢。这个人我不认识,肯定不是学校的老师,他穿的很旧的衣服,根本不像老师。只见他不时的将一些挑选过的煤块,放进自己的挎包里,那挎包是那种棉布的,上面印有“为++服务”那种,很老旧了,已经被煤染成了暗黑色并发亮。我心想:原来这家伙是偷煤的贼!我要去报告老师。或许还能给我发个奖状呢。但是,这时候,老师大都下班回家了,哪里报告去啊?
  我想起了烧锅炉的师傅,心想可以先告诉他,让他处理。因为本来这个人,就是在偷锅炉房的煤啊。
  我在锅炉房的后面,找到了锅炉师傅,他在那里清理锅炉房后窗上的污渍。我忙上去,小声说:“某师傅,有个人在那里偷煤呢,你快去看看吧!”锅炉师傅笑了笑,说:“哦,我知道。你说的是煤老师吧?不用管他。”我疑惑:“煤老师?他是老师?”(那时我爱看武侠,知道有个梅超风,以为他是姓“梅”,后来才知道,他姓“煤”。但并不是他本来的姓。)
  锅炉师傅说:“年轻的时候,他是咱学校的老师,可是出了一些问题,被辞退了。让他在门卫室看学校大门,但他总是无故脱岗。后来让他到锅炉房司炉工,结果好几次差点把水烧干(指将锅炉烧干,很危险)。最后只能让他回家了,但工资还是会发给他,当然发的不多,只是发基本生活费。”
  我说:“哦,我刚才要去锅炉房打扫卫生,看见他在那里捡煤块,还以为是偷煤的呢。他捡了不少呢,都放进自己书包里了,估计有一两斤了,那些煤很贵吧?他在那里专挑好的捡呢,还拿着放大镜呢。”
  锅炉师傅说:“哈哈哈,那些煤不值钱,你想想,要是值钱,会丢到炉子里烧吗?让他捡吧,不用管他。不过你可千万别跟他说话,记住啊,不论他说什么,你都别理他。”
  我好奇:“为什么?”
  锅炉师傅说:“他说的那些话,你千万别信就行了。尽量别跟他说话。记住啊!卫生做完了吗?做完赶紧回家吧。”
  我说:“还没做呢。”
  锅炉师傅问:“今天又你一个人做?随便扫扫就行了,之前我已经打扫过了。你扫几下,就走吧。”
  我说好的。
  我回到锅炉房,那个煤老师还在那里捡煤呢。我拿起立在墙边的笤帚,把地上的积水,往门外扫(锅炉房地面经常会有积水,好像为了安全防火,定期要往煤堆上面浇水)。那些积水都是黑的,我很怕溅在煤老师身上,于是说:“煤老师,你能不能先让一下?”
  他好像没听见。我只得过去捅了捅他后背,说:“煤老师,你先让一让行不行?我扫地。”
  他回过头,很慈祥的样子,说:“好,好,你做卫生啊?我帮你一起扫吧。”我说不用。他还是拿了一把笤帚,帮我扫起来。两个人很快把屋里的积水扫出去了。
  他说:“还有什么活儿?我帮你干。”我说还要擦锅炉。他又帮我一起把锅炉擦了。他干活很卖力,不像我,只是装装样子。干完活后,他蹭了一身的灰尘啊,油水啊那些污物。
  他问我还要干什么,我说没了。他又蹲下去,挑选那些煤了。
  我有点不好意思,他帮了我做卫生,这是第一次有人帮我做卫生,我也很想帮他做点什么。于是,我也蹲下身,找了一块很大的煤,拿给他,说:“这块大个,给你这块。”他将那块大煤放在膝盖上,然后用放大镜仔细的照着。
  我问:“你看什么呢?”
  他说:“这里面,存储了很多知识,我看看这块保存的怎么样,损毁要是太严重了,就不要了。”
  我问:“这些煤上面有字?”我记得生物课还是什么课,老师讲过,煤是树木经过几百万年形成的,本身它是树木,上面怎么可能有字?难道有人写上去的?我见了煤块就嫌脏,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上面有没有文字。
  他随手捡起一块煤,递给我,笑着说:“你仔细看看,这个学问可大了。”
  我拿起那煤,几乎碰到鼻子尖了,仔细的看着……这是我第一次对煤这种物品产生兴趣,以前只是厌恶它,觉得它很脏。
  这时锅炉师傅进来了,叫道:“你干什么呢!做完卫生还不回教室去,还在这儿干什么?”
  我抬头看着锅炉师傅,只见他很气愤的瞪着我呢。我忙站起身,锅炉师傅又说:“把手里的煤扔了。”我机械的点点头,把手里的煤放回煤堆,离开了锅炉房,回到教室。
  其他做扫除的同学,早就走了,教室门都锁上了。我的书包还在里面呢。我去后门,一推,后门没闩。我进去拿了自己书包,然后独自离开学校。
  我们学校的车棚,在校外。我的自行车放在那里。到了车棚一看,没几辆车了,我找到自己的自行车,然后骑上,回家。刚蹬了几步,就觉得不对,下车一看,后带没气儿了。唉,倒霉啊,最怕的就是这个!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,连补胎都没法补,只能推着回家了。
  那时上学,由于早晨走的早,来不及在家里吃早饭,家长会给我两元钱,让我买早点。我一般都是不吃早点,这两元钱,周六日去买旧书。今天的两元钱,恰巧中午时被同学借走了,谁会料到现在车带没气了啊……
  推着车子回家,最少要用半小时,今天本来大扫除,放学就晚,真是倒霉啊……
  我正垂头丧气的推着车子走着,煤老师从后面赶上来了,他那个挎包已经鼓起来了,显然里面装满了煤块。他也推了一辆车,那车本来是老式的自行车,但好像被改装过,表面荧光闪烁,不知什么东西贴在上面。他问我:“怎么不骑?”我说车带扎了。我很想找他借钱补带,又张不开嘴。那时候,补带,只要一块钱就够。但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找他借钱。
  他说:“你骑我车回去,我把你的车推回家去修,明天咱们再换车。”
  他那辆车太怪异了,我实在不想骑,觉得太另类了,于是说:“没事儿,我离家很近,推回去也不费事。”
  他说:“要不这样,我家就在旁边那栋楼里,你把车推过去,我帮你补带。”
  我问:“你会补带?”他点点头。
  我跟他回到了他家。他家在一片楼群里,但是是一间平房,自己围了一个院子。院子里有很多架子,一看就是自己制作的,没有上漆,有点类似鞋架。那些架子上,摆放着一块块的煤块。有些煤块被剥开了,很薄的一片一片的,看起来挺怪异的。
  我拿起一块煤,仔细看着,那上面是有一道道的纹路,但实在看不出有字。
  他让我把自行车放在院子里,平着放。然后他像其他修车人一样,扒出内带,直接用嘴吹起来,蘸了唾沫检查哪里漏气。找到漏气点后,他用了一种不知什么胶水,黑色的,抹在了漏气的地方,然后把车胎装回去,用气筒打气。
  我问:“这就行了?”平常补胎,不是这样的,要打补丁的。他却只是抹了胶水,没打补丁,我担心一会儿又撒气。
  他说没问题了。不过先别骑,那胶水稳定后,再骑。他说过个十分钟左右,就行。
  然后,他打开了屋门,把那些书包里新捡来的煤块,抱着进屋里。我忙去帮着一起抬。
  他的屋里很敞亮,原来屋顶是半透明的,不像玻璃的,不知什么材料。他把那些煤块,一块块拿出来,泡在一个水桶里,用一把刷子,小心的清理掉了表面的煤灰。
  这屋子本来就不大,到处摆放着煤块,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。他这屋里的煤,比学校锅炉房的还多。
  唯一的家具,是一件很大的衣橱,本来我以为衣橱里,肯定也都是煤。但当他打开后,里面完全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他招呼我进衣橱里面,我不明白什么意思,但还是跟他进去了。
  衣橱很大,站三四个人都没问题。那衣橱底部,是活动的,拉开后,居然是楼梯,通往下面的楼梯。他让我下去,我有点害怕,不过一想,我一个大男生,有什么好怕的,于是走下去了,他也跟着下来了。


  下面是很大的一个屋子,比上面大很多。当然少不了摆放了很多煤块。这间屋子并没有开灯,外面的光却可以照进来,看来有天窗,只是我没发现在哪里。
  这间屋里,有床,有桌子,椅子等家具。我说:“你住这里?住地下室?”他点点头,示意我在一把椅子上坐下,然后倒了一杯水给我。我喝了口水,总觉得这个屋子有些怪,跟平常我见的那些屋子不同。后来才发现哪里怪,原来它的墙面,并不是垂直于地面的,而是墙中间,有一个折角(墙面与地面形成的夹角,大于90°)。用几何的知识说呢,这个屋子,横截面,不是一个长方形,而是一个多边形,具体几边形,我暂时没看出来。不要说截面那些了,那样说容易乱。这么说吧,平常的房间,内部空间,大都是长方体形状(六面体),而这间房间不是,它的内部空间,是一个多面体(此多面体的面数,大于6)。
  (说的有点乱,其实很多年后,我才想明白,这是一种类似蜂巢的结构,建的地下室。而且不止这一间,下面还有其他房间,也是这种类似蜂巢的结构。但是这种结构,跟蜂巢又完全不同,比蜂巢复杂,可以看作是升级版的蜂巢。具体复杂在什么地方,我不是学建筑的,实在表达不出来。)
  我问:“你为什么住地下室啊?多憋屈啊?”
  他笑了笑,说:“高等生命都住地下,明白吗?越是等级高的生命体,住在越深层的地下。而地心部分住的那些生命体,是最高等级的。”
  我在地理课学过,地球内部结构,是地壳什么组成的,下面是岩石层,再往下,是岩浆了,就是火山喷发的那些岩浆,很高温度,怎么可能住人?那里都是液态岩浆,根本没法建地下室的,人在那里生活,肯定被烫死。所以我觉得他说的不对,地下不可能有人居住。
  即使有人住地下,也是很浅层的地下,比如地下室啊,地窖啊,听说外国有人住在下水道,或者住在地铁站里面。但那些是很浅的地下,深层的地下,是岩石,岩浆,没法住人的。
  我问:“地心有人住?那里不是都是岩浆吗?怎么住啊?”
  他说:“根本不是,那里住了很多人的。那里没有岩浆,是空的。”
  我说:“可是我地理课学过,地球构造外面是岩石层,里面是岩浆层,温度很高的,没法住人……”
  他说:“那些知识都是错的。不要学那些。那些都是人类的所谓的科学家,凭空捏造出来的,根本不对!人类的那些科学,完全是建立在假设和猜想上面的,很幼稚,很可笑,呵呵。”
  我后背是背着自己的大书包的,我已经形成了习惯,也就是背着书包觉得很自然。他把我的书包拿下来,我不明白什么意思,他把那些教科书什么的倒出来,堆成一堆,拿起一旁的一盒火柴。我吓坏了,说:“你干什么?那些我上课要用的!”
  他说:“不要学这些,这些都是错误的知识,都该被烧掉!”说着拿了火柴,就要点那些教科书。我当时灵机一动,说:“你别点,这屋里这么多煤,要是不小心把煤点着了,损失可就大了。”
  他听了后,忙吹灭了火柴,说:“你不要学这些书本的知识,全是错的。你要是想学真正的知识,我可以教给你。”
  我说:“今天太晚了,改天吧,我该回家了。”说着忙把书装回书包,背在背后,顺着楼梯往上走。
  他也不阻拦,跟在我后面,说:“你吃苹果吗?”我说不吃。
  到了上面屋里,我觉得踏实了很多,说:“那我走了。”
  他说等等,然后拿起一个苹果,掰开了,递给我一半,说:“看到了吗?”
  我问:“看什么?”
  他问:“苹果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  我说:“果肉。”
  他说:“错!这是很自私的答案。苹果最重要的,是果核。或者准确的说,是种子。你看,苹果的种子,在什么部位?在苹果的最内部对不对?最重要的东西,肯定在最内部,保护起来。地球就跟苹果一样,外面有表皮,有岩石层,但那些都是为了保护地心的高等生命体。”
  我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,我平常也总是看一些与学习无关的杂书,能稍微理解他说的这些。但是升入初三后,家长啊,老师啊都反对我们看闲书,说要集中精力准备中考,只能看教科书啊,辅导材料啊这些,所以读那些杂书的时间少了很多。今天听他一说,一下勾起我的兴趣了。
  我问:“你是从哪儿看到的这些内容啊?是不是科学杂志上看的?”
  他说:“不是,我是从煤里面,学到的这些知识,那些煤里,记录了很多真正的知识,但没人会读取,反把她们都烧了,实在是可惜啊!”
  听他这么说,我觉得他挺厉害的,真想问问他怎么从煤上面看那些知识。可是他刚才要烧我课本的举动,着实吓到了我,所以我还是决定“走为上策”。
  我到了院子里,骑上自行车,跟他说了再见,然后匆匆走了。
  回到家后,我妈问我为啥回来这么晚,我说车子坏了。我妈让我爸去修,我说已经修好了。
  吃饭时,我问我妈,地心是不是住着人?我妈忙去打开我的书包,翻找着,问我:“你是不是又买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志了?”我说没买。那时我家是点炉子做饭的,也会买一些烟煤,炒菜时候用。煤放在院子里怕丢,所以堆在屋里。我去拿了一块烟煤,问我爸:“爸,你说,这些煤上面,会不会有字啊,记录着一些知识?很特别的知识。很重要的知识……”
  我爸一把将手中筷子拍在桌子上,震得桌上杯碗乱颤,吼道:“你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!整天上学,就学的这些歪门邪道?哪个老师教给你的?你告诉我,明天我去找他,问问他到底怎么教学生的!”我妈见我爸发火,忙过来解劝,指责我说:“吃饭呢,你拿块煤干什么?脏不脏啊?快扔了,去洗手,洗手去!”说着拉着我,到了外面公用水龙头处洗手,悄悄说:“你是不是发昏了?刚才说的什么浑话啊?怪不得你爸生气!以后别说那种话了,知道吗?最近是不是又看那些闲书了……”
  ……
  晚上的时候,我在自己的小屋里复习功课,写作业。我有一间独立的小屋,是我爸自己捡的砖头,私自盖的。为了让我有个好的学习环境。我上高中后,我爸妈在学习上,没法辅导我了,所以都是让我自己学习。
  看了一会儿课本,实在无聊,犯困,我偷偷从床底翻出了一本《飞碟**》杂志,那是一本旧杂志,在旧书摊买的,新书要几块钱一本,买不起,所以买旧的,旧的这种,好像是五角钱一本,现在记不清了,反正挺便宜的,但都是几年前的过期杂志。
  我翻看着飞碟杂志,越看越过瘾。有时在学校,课间休息时,我会跟同学讨论飞碟的问题,好多同学,根本听不懂,用仰慕的眼神看着我。其实我那点飞碟知识,都是从旧杂志上看来的。不过最近,我在学校“栽了”。因为有个同学提到了世界mo日,提到了陨石撞地球,世界hui灭。说得一愣一愣的,我听傻了。他说我们学习也没用了,因为我们赶不上高考了,还没到高考,世界mo日就到了,都毁灭了,我们这些年白学了。
  他课间的时候,总在班里讨论世界mo日,我特别感兴趣,去问他究竟怎么回事,他鄙视我,不告诉我,说那是天机。他知道我有飞碟杂志,要我给他十本飞碟杂志,才肯告诉我。我哪里舍得啊。当时,那些杂志,是我很重要的固定资产。所以,世界末日的事情,我一直不清楚怎么回事。他说先有的世界末日,后来才有的飞碟,飞碟是世界末日时,逃出银河系的交通工具,如果没有世界末日,那些飞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我当时真的信了……那个同学还说,世界末日,在一本几千年前的预言书上,记录的,很准的。我当时马上抓住了他的漏洞,说:“几千年啊?你说具体点。”他说最少五千年前的古书上记载的。我马上说:“造纸术是汉朝蔡伦发明的,到现在不到两千年,五千年前,怎么会有书?”他狡辩说是刻在石头上的书。我说:“那怎么叫书?那叫墓碑!你家的书都刻墓碑上?”他急眼了,动手打我,班长过来把我们拉开了,说谁再敢打架,报告班主任!
  后来他跟我几乎不说话了,关系很差。不过我对世界末日的问题,仍然很感兴趣,但是其他同学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所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。
  我那些飞碟杂志上,根本没有世界mo日的任何内容,唉,或许真的是先有的世界末日,后有的飞碟啊……(这是初中时代的认知)
  我突然想到了煤老师,他说,煤块上,记录有很重要的信息(当时我一直觉得,是有文字直接记录在煤的表面,其实煤老师说的根本不是那个意思,我理解错了)。而世界末日问题,也是很重要的问题。会不会,在那些煤块上,记录有世界末日的信息呢?我偷偷的到了院子里,拿了几块煤进来,在台灯底下,仔细的照着,想看看上面究竟有没有文字。但是很失望,煤块上确实有一些纹路,可那根本不是字啊。会不会是甲骨文,或者什么秦始皇统一前的文字?煤老师一定认识这些文字,所以才能读懂煤块上的信息。我恨不得马上去找煤老师问,但实在太晚了,只能等明天了。
  晚上的时候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我到了一艘飞碟上,那里的外星人教给我怎么阅读煤上面的信息,好像要用什么意念感应,但睡醒了后,我把那个方法忘记了。
  转天早晨七点多,我就起床了,推着车子往外走。我妈问:“你干啥去?今天周六,不是放假吗?”我说去同学家复习。我妈问我去谁家,是不是去玩,我说学习委员家里。我妈塞给我两块钱,让我买早点,我很意外,因为平时,周六在家里吃早点,是不会有两元钱收入的。
  有了这两块钱,我又可以去买旧杂志了。这次买的时候,一定要挑有世界mo日内容的杂志买。
  我快到煤老师家的时候,在路口看到一个报亭子。每次不管路过任何一个报亭,我都会停下来观看,那玻璃窗上悬挂着很多本杂志,什么稀奇古怪内容都有。那时特别想买那些杂志,但是,那些都是新杂志,很贵,根本买不起。只能看看封面了。
  我突然看到一本杂志,封面上赫然印有“世界mo日预言”字样,杂志的名字当时都没仔细看,完全被这几个字吸引力。那是一本挺厚的杂志,有好多张彩页,我摸摸口袋里的两元钱,心想肯定买不起。一问价格,那本杂志要六元,唉……那时暗暗下了决心,三天后,再来买!(一天存两元,明天周日没有收入,周一周二就能存够了。)
  进入楼群了,有个包子铺,热气腾腾的包子,堆了一大锅,老板娘站在那里叫卖:“包子包子,刚出锅的包子……”我其实挺饿的,但想想那本杂志,还是忍住了。
  到了煤老师家屋门外,我有些担心太早了,他没起床。不过发现他正坐在门口,看着天空出神。我把自行车锁在一边,过去跟他打招呼。他见我来了,点头笑了笑,把我让进屋里。
  他让我坐下,问我有什么事。我说:“您听说过世界mo日预言吗?”他轻描淡写的随口说:“当然。”
  我问:“到时,世界毁灭了,那人们怎么办?是不是只能坐飞碟逃出太阳系?”
  他像是苦笑:“逃出太阳系?人类离不开囚地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  我说:“什么球地?你是说地球?人类都登月了,可以离开地球啊。”
  他说:“我说的是囚地。人类被限制在一个宇宙单位的时空里,不能出去。”
  我说:“谁限制的?是不是外星人?他们要攻占地球吗?据说他们要抢地球资源。”
  他笑着说:“谁限制的?我说了你也不懂。是人类自己限制的。”
  我说:“自己限制的?是那些霸权国家,禁止别的国家研究太空技术吗?”
  他说:“不是那意思。人类自身的特点,就注定了离不开囚地时空。那是基因决定的,人类如果超出了囚地时空范围,就会失去生殖能力,包括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生殖能力。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?一个没有了生殖能力的群体,旧的个体慢慢衰老死亡,却没有新的个体诞生,最后只能是灭亡。”
  我说:“那可以克隆啊!”(在当时那个年代,克隆技术被吹上了天。当时我也仅仅知道这个名词,具体什么意思一窍不通。)
  他严肃的说:“克隆?哼!那简直是自掘坟墓。那条路根本是一条死路。科学家们对生命的认识太浅薄了,才会研究那种东西……”
  这时有人敲门,他去开了门,门外是刚才那个包子铺的老板娘,笑盈盈的提了一大袋子包子,说:“某老师(老师的真实姓氏),这个给你吃吧,刚出锅的,明天我们店进煤,到时你去挑吧。”
  煤老师推辞不要,老板娘硬塞给他,说:“我那边(包子铺)离不得人,得赶紧回去了,您快拿着……”之后匆匆走了。
  煤老师问我吃早饭了吗?我说没有。于是他支起一张折叠桌,拿出碗筷,让我吃包子。
  我很不好意思的吃起来,他坐在一旁,我问:“你不吃?”他说这些是肉的,他不喜欢吃。中午老板娘会送素馅的,到时他吃那些就行。
  我心想不喜欢吃,你还买这么多,问:“你在她家提前订的包子?”
  他说不是订的,老板娘非要送他。
  我问:“为什么送你包子啊?”
  他说:“我帮过她一个小忙。”
  那些包子很好吃,我吃了很多个。
  吃饱后,我觉得精力充足了,又问他世界mo日的话题。
  我说:“那像你说的,不能坐飞碟逃走,那怎么办?难道只能等死?”
  他说:“可以到地下去。不过那是有条件的,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。”
  我问:“是不是只有有钱人,才能买船票,然后才有资格躲进地下?”
  他说不是,跟钱没有关系。他说想要获得进入地下居住的资格,需要经过很多次的考试。每通过一层考试,可以深入地下一层,越到后面,考试会越难。然后在地下最深处,有一个转换门,从那里,可以去崭新的世界。
  我一听考试,说:“我们就经常考试,是不是跟中考一样?比中考还难吗?”
  他一笑:“比那难得多。能通过考试的,一万人里也没几个。”
  ……
  那天在他家里,我待到天快黑了才回家,吃了三顿美味的包子。他给我讲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他似乎什么都知道。不过经过这么多年后,我记住的很少了,印象最深的,就是世界mo日这个。
  那天我很晚到家,被我妈批了一顿。她说下午买菜时,看见学习委员的妈妈了,问我是不是去她家了,结果穿帮了。我妈问我一天去哪儿了?我说去买书了。她问是不是又买那些破杂志?问我买的书呢?我自然拿不出来,结果又穿帮了……
  周日时,我妈不许我出门,让我在家学习。而且她说,从下周一开始,不给我两块钱买早点了,她会提前给我买好早点。于是,我宏伟的买那本六元钱杂志的计划,也宣告破产了,因为我唯一的资金链,断裂了……
  (全篇结束)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