侍老会 | 核威慑下的道德底线在哪里?

编者按:本文一切观点,一切内容,与编者无关,这是其他人的讲述,编者只是进行了编辑加工,由于原讲述部分内容过于敏GAN,偏JI,所以编者进行了删减。本文不可作为任何依据,本编者并不赞同、不支持本文观点与内容,特此声明。


讲述者:WU先生,外国某军工公司任职
我的父亲,是*国驻R国大使馆工作人员,他是一名HE**观察员,由于工作岗位的特殊机密性,所以常年不允许回国。我母亲希望我到R国留学,以便可以让我跟父亲有见面的机会。但是,这个是违反内部规定的,是不允许的(不细说了)。所以,我的母亲,选择了跟我父亲离婚,然后又跟一个R国男子假结婚,后来,我把姓氏和名字,都改了。然后我母亲再设法让我到了R国上学。(编者注:本段内容纯属虚构,是凭空胡编的,与现实根本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为了后续内容的展开。)
刚到R国时,我是读高校。住宿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。父母不可能让我住旅馆、酒店那些地方,而我父亲(指亲生父亲)是住在使馆的,我更不可能跟父亲一起住(当时我的母亲出于某种原因,还留在国内)。最理想的,就是找一个当地的家庭,长期住宿。
我母亲通过关系,给我找了一户家庭。那个家庭的人员很简单,只是年轻的夫妻二人。他们似乎很欢迎我去住,最少表现出很欢迎的样子。
在学校中,我加入了一个体育社团,在去校外比赛时,结交了一个女朋友。然后我就觉得零花钱不够了。可是我家家教很严,我不可能找父母多要零花钱的,更不敢把我恋爱的事情,告诉家长。我想到了打工,但是平时要上课,只能周末的时候,有时间打工。由于年纪小,又是外国人,所以在当地找零工并不顺利。
偶然一次机会,周六的时候,我住宿处的男主人回来了。在饭桌上,我跟男主人说起我想找一份临时工作的事情。他很热情,说可以给我介绍。原来,他在一所养老院上班,那里正缺少周末的护工,可以介绍我去,他还可以得到介绍费(公司支付给他)。只是那所养老院,在郊区,离市区较远,而且没有直达的车,他问我路程能不能克服。我说我可以骑自行车去,他说骑自行车不现实,那边很多山路,骑不动。他建议我骑摩托车去。但是我没有摩托车。他说他有一辆,可以借给我。我非常的感激。
吃过饭后,男主人出去了。女主人收拾着桌子,我去帮忙。若是在平时,她肯定会制止我,不要我帮忙,但今天,她并没有制止。我把那些餐具,帮她拿到了厨房。她对我说:“你不要去那个养老院工作,知道吗?”我很纳闷的问为什么。她说:“总之不要去,另外千万别跟他说,是我不让你去的。”
但是我那时太希望打工了,太希望挣些钱了,所以没有听从女主人的建议,还是决定去那个养老院工作。
我每次去养老院打工,是周五的晚上就过去,然后住在养老院,周六早上开始工作,周日下午结束工作后,回来。
这个养老院的环境特别好,它位于山区之中,在户外建了一个浴场。他们没有安排我到养老院内部工作,只是安排我负责浴场周围的清洁和物品整理工作。本来我以为,这个高档的养老院,收费会很高,但通过跟一个会讲汉语的XP国(国名)同事聊天得知,这里基本是免费的,而且大多收容的,是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老人。这同事名叫娅子,我问她,那么费用谁来承担呢?她说,有个社团,叫《侍老会》,为这个养老院提供运转资金。但是他们有条件,就是养老院中的正式职员,必须是《侍老会》成员。我问这个社团是什么性质的组织。她悄悄告诉我,是那种江湖帮派组织,并让我一定不要跟别人议论这个组织,因为这里员工,几乎都是这个组织成员,但前一阵子,出了一些事故,有一批人员伤亡,不得已才补充了一些像我这样的非组织内员工。我问,难道他们是黑she会组织?她点点头。
这我就纳闷了,黑she会组织,为何办一个慈善性质的养老院呢?这在逻辑上讲不通啊?但是我也只是好奇而已,这些跟我关系也不大,我只是个清洁工,做好自己的工作,领到报酬,就好了。
由于我不是正式员工,所以,我要是去食堂吃饭,是需要自费的。他们有两个餐厅,一大一小,他们养老院的老人们,是在那个大餐厅吃饭。而工作人员,是外面这个小餐厅。后来我发现,里面那个大餐厅,是免费的,有些像我一样的非正式工作人员,会混到里面餐厅吃饭,那些餐厅服务生,也不管,因此我也想混进去吃饭,毕竟可以省钱啊。
有一次,我终于大着胆子,溜进里面那个免费餐厅吃饭了。我是等就餐高峰期过后,餐厅中人很少时,才混进去的,我想,即使被发现,赶出来,至少看见的人少,不会太难堪。
那些菜,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,蔬菜类大都没了,不过我发现,有一种肉丸子,剩下很多,于是我过去,示意服务员,要那个肉丸子,服务生却跟我使眼色,好像是让我别要那丸子。我心想这家伙真是欺生排外啊,见我不是正式员工,就这么对待我。没法子,我只得要了一些别的素菜。
我找了个靠墙壁的位置,在那里吃着。刚吃了几口,同事娅子走了过来,问我:“你为什么在这里吃?”我忙示意她低声,并看看左右,生怕被人发现。她强行拉着我往外走,我由于心里有愧,也不敢太反抗,只得随她出了餐厅。
她把我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,严厉的说:“下次不要去里面吃饭,知道吗?”我说:“好多员工都去里面吃。”我心想,你怎么不管别人,单管我?她说:“你要是再去里面吃,我就举报你,会被罚款、开除的!”我很不服,反问她:“你就没去里面吃过?”她说:“当然没去过!你刚才有没有吃那个肉丸子?”我故意说:“吃了,当然吃了,吃了好几个呢!”她“啊”了一声,有些慌张的跟我说:“那个肉丸子,千万不能吃的!”我问为什么。她又不说,只是让我不要吃。
从这件事后,我对娅子的印象变得很差,见了她从不主动说话。我觉得这个人很虚伪,她要求我不许到那个免费的食堂吃饭,可是我看见她从那个食堂打饭,然后带走,这种情况,好多次。但是毕竟她是正式的职员,而我只是实习生,所以我也不敢招惹她。
我把我找到工作的事情,告诉了我女朋友,没想到她得知我在哪里上班后,居然提出跟我分手,我问为什么,她也不说。我要求当面说清怎么回事,她连连拒绝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后来我又打电话找过她几次,但是她很坚决,就是要求分手。我毫无办法,只能接受。
跟女朋友分手后,我变得很消沉,不知怎么化解,整天做什么事,都打不起精神。本来以为,过几天我就可以淡忘这件事,可是发现越来越纠结。后来我想,女朋友因为我在那家养老院工作,才提出跟我分手的,问题都出在了那家养老院上。于是我合计着:如果我不在那家养老院工作了,或许女朋友就会回心转意。或许女朋友特别讨厌老人,亦或,她受过老人的什么伤害?因为在R国,那种BT老人侵犯女孩的事情,时有发生(在我所在的老人院,也发生过老人非礼护工的事件),或许我女友也是受害者之一,所以她特别反感我在老人院工作。如果我辞去这份工作,应该就能挽回这段感情的。
于是我下了决定,辞去在老人院的工作。我首先跟我住所的男主人说了这件事,没想到他有些慌张的问我,为什么要辞职。我借口说离得太远了,上班不方便。他很紧张,说可以开车送我上班。我只得又找借口,说最近学习任务比较重,要把更多时间用在学习上,所以没时间打工了。男主人又劝我不要辞职,说可以减少到周日工作一天。我坚持要辞职,他脸色变得很难看,恶狠狠的瞪着我。那是我住他家这么久,第一次见他那么凶的表情。我当时真有些害怕了。
辞去工作后,我周六就不用去上班了,于是周六的时候,我去女友的学校,想找她好好谈谈。她是住校的,到了她的宿舍楼,我跟管理员说找她,管理员打了她宿舍电话询问,结果她不在。我也不知她是真不在,还是不想见我。我很失望,在宿舍楼口等了很久,那管理员劝我先回去,如果我女友回来了,她会转告的。

我失魂落魄的从女友学校出来,漫无目的的走着。边走,我边想着心事,所以根本没有看路。走出有半个小时后,远远看见一个很奇怪的地方,之所以说那里奇怪,是因为我看到一辆卡车,开到那个地方后,一下子消失了。我揉了揉眼睛,心想一定是看错了。不久后,又有几辆车子开来,间距挺大的,到了那个地方,又消失了。我好奇心上来了,往那个方向走去,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。
往前走了几百米,没有路了,这地方本来就没有路,只是地面上,有被车子压出来像是路的痕迹,显然这地方经常有车辆通过。我反正闲得无聊,心情也不好,因此继续走下去。又走了一段路,完全走不了了,因为前面被高高的铁丝网墙拦起来了,那网墙上,还挂有很多个标志,上面用好几国的语言标注,前面是高辐射区域,禁止进入。
那围栏里,养了一种奇怪的动物,有点像鹿,但跟鹿又有明显的不同,它们头上只有一只鹿角,而且很粗壮。我见过这种动物,就在我以前工作的那个养老院里。那个养老院的后面,有一个小型农场,也圈养了很多只这样的独角鹿,那时我觉得很好玩,还想带着相机去拍照留念呢,但是,我一靠近那个养鹿的农场,就会有穿防护服的人,过来警告我,不许靠近,禁止拍照。当时我觉得,可能是这些独角鹿的性格暴躁,有攻击性,所以才不允许靠近,怕造成伤害。
我看了看四周,并没有人,只是偶尔有车辆开过,但离我也比较远。我看着那些鹿,它们的鹿角分叉很多,有的都快断了,大约是碰撞造成的。鹿茸是很贵的,因此我很想掰几块下来。在养老院上班时,我就有过这个想法,还特意做了一个钩杆呢,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。今天是个好机会。围栏虽然很高,但是网眼较大,很好攀爬,简直就像梯子一样。我爬了上去,然后很轻松的翻了进去。
那些独角鹿并不怕人,只是在我从围网上跳下落地时,它们受了一点惊吓,跑开一段,警觉的看着我,但没多久,它们就往我的方向凑了过来。我揪了一把草,引诱它们,有一只到了我近前,我假装抚摸它,然后掰下了它的一块鹿角。那鹿角已经有些腐烂了,显然不能食用了。我只得把那块掰下的鹿角丢掉了。旁边的鹿却过来,把那鹿角吃了。我一直以为鹿是吃素的,今天是第一次见它们吃肉。
正当我看的出神的时候,突然觉得手指一阵剧痛,原来有只鹿在咬我的手指。我忙抽回了手,发现已经被咬破了。大概因为我手上沾了断裂鹿角的血腥,所以那鹿才会咬我的。那些鹿都向我聚拢来,似乎是要围攻我。我忍着手指的疼痛,爬上了围栏,想翻出去。这时远处传来了吆喝声,跑来一队人,都穿了制服,戴了头盔。那些鹿被惊散了,那些人到了我近前,让我下来。我只得爬了下来,他们不由分说,架起我就走,到了一辆车前,把我塞上了车,然后往一处建筑开去。
我跟他们解释着,我是一个学生,误入这里,希望他们放我走。但他们根本不听,没有一个人理会我,任凭我在那里说着。后来有个人,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头盔,给我套在了头上。我再说话,就变成了含混不清的声音,于是也就不说了。
车开了几分钟后,路消失了,原来是有一个地下的入口,车子停在入口外,等了一会儿,那门缓缓打开了,车子开进了地下。地下的空间特别大,很像一个广场,不过里面分成了一个个的区域,每个区域,想要通过,都必须经过关卡的审核。
后来车子停下了,他们把我带下车,进入一个半封闭的区域,用各种仪器对我进行着检测,还强行把我的衣服脱下,带我进入淋浴间淋浴。之后给我换了一身全新的衣服,有点像制服。他们把我带进一个屋子,那里像是囚房,里面只有一张床。然后来了一个护士模样的人,给我抽了血。我早就放弃了一切的反抗,任由他们摆布。
抽血后,护士拿出一种不知什么药液,让我喝下了。然后她走了,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,至少我觉得有一个小时了,来了一个似乎是军官的人,穿了一身军装,询问了我一些问题。然后,他说,我必须通知我的家长,让家长来接走我,还要办理一些什么什么手续。我很怕这件事被父亲(指亲生父亲)知道,于是不敢说出父亲在这边工作的这件事,只说自己是留学生,独自来的。那军官说,那么需要通知学校方面,让学校派人来把我接走。我没有其他办法,只得同意了。
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他们通知学校后,学校并没有派人来处理,而是直接通知了我的母亲,而母亲情急之下,通知了我父亲(指亲生父亲)。而更巧的是,我闯入的这个地方,正是我父亲工作的地方!他们在得知了我父亲的身份后,对我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他们把我带进了一个地下很深层的房间,让我在那里等待我父亲前来,当然,我父亲来了后,劈头盖脸的对我一顿训斥……
但是没有任何人对我解释,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直到多年后,我参加了工作,有了知情权(指从事的工作,有权限知道这件事的内幕——编者注),父亲才把当年这件事的前前后后,对我进行了说明。他很矛盾,很想对外界披露一些事情,但他那一代人,是签订了很多份严苛的保密协定的,所以他不能多说。而我则不同,随着时代发展,很多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当年的事情,还要从源头说起:
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,就是HE污染区域,经过几十年后,就安全了,就可以让人类居住了,其实根本没那么简单。污染区域是否安全,通过测量空气啊,土壤啊,水源啊,植被啊那些,根本不准确。即使那些数值达到了安全值,这个区域仍然可能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。唯一的方法,就是,用人来做实验,他们称为“HE自卫队”。有些人,是自愿报名,参加HE自卫队的。但是,也有很大一批人,是不知情情况下,成为了实验品。
参加HE自卫队的人,是必须放弃生育权的,原因人人都懂。当然,我的父亲,是在我出生后,才加入的。
我最初加入的那家养老院,其实那些老人,都是被迫成为实验品的人。当然他们自己并不知情,但是操控养老院的组织——侍老会,是知情的。这个社团,与政府是签订了秘密协议的,是政府允许存在的HEI社会组织。当然这个社团里所有的成员,都是HE自卫队成员。他们打着慈善的旗号,收容了很多孤寡老人,其实是用他们做实验品。而那个养老院所在的区域,也是HE污染区域,只是那片区域是几十年前遭受的HE污染。那片区域,是人为形成的,是由于政府把大量的HE污染物运送到那里埋藏,致使那里成为了污染区域。(说句题外话,到R国旅游的人员应该格外注意,最好不要自己任意旅行,任意乱跑,最好是找当地的导游做向导……)
养老院中,给老人们吃的食物,全部来自污染区域。那也是实验的一部分。科研人员在污染区域种了各种农作物,水果,蔬菜,饲养了一些家禽、家畜,然后供给养老院,看看人在吃了这些食物后,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后果。我那个同事娅子,显然是知情的,所以她发现我去内部食堂用餐时,马上制止了我……
很多人会说,人性真的是邪恶啊,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那些老人!我们不是应该尊老爱幼吗?怎么可以利用老人,做这种很不人道的实验!
我开始的时候,也是很气愤的,但是后来,我想,这一切的根源,是什么呢?是HE!想明白了这一点后,我想,人类最该做的,是放弃HE武器以及一切与HE有关的设施。但是没有一个有HE国家愿意自动放弃,那么只能让他们被动的放弃!
所以,我加入了一家军事公司,当然具体名称我不能说。这家公司吸引我的,就是他们的一个项目:《HE无效化武器研制》。这种武器,可以使HE武器及HE设施失去作用,当然目前还处于研发阶段,为了筹集资金,公开了一部分的研发进程。目前,已经有几个无HE国家,出资加入了这个项目的研发。我希望这个项目,可以早日成功。
其他的,我不便多说了。
(全篇结束)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