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语的阴谋 | 父亲极力反对女儿学英语?为什么?

题记:当前,学习英语,已经成为一种主流趋势,也被大多数人认可,英语学习也有越来越幼龄化趋势。然而,一位身份神秘的父亲,极力反对年幼的女儿学习英语,这究竟是为什么?背后隐藏了怎样的离奇真相?


原事件讲述者:English·Slave,担任某英语培训机构HR经理。【本文并非讲述者口述原稿,已经由编者进行了整理和加工。因为讲述者担心某些内容产生负面影响,在讲述中刻意省略了部分内容,为了保持故事完整性,编者在与讲述者面谈后,进行了合理的补充】

【正文开始】首先声明,我(原事件讲述者)对英语没有任何偏见,我对说英语的人也没有任何哪怕一点点偏见。我只是客观的去叙述这件事。她不代表我的观点和立场,只是我的一段经历。今天分享给大家。在座各位肯定有精通英语的,请千万不要对号入座。我也绝没有冒犯各位的意思,如果下面讲述的内容,有让大家觉得不爽的地方,我先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。
言归正传,我是某某某(一个英语培训机构)的HR。可我几乎不会英语,英语很差,只会一些简单单词和极其常用的简单单句。这是不是有点反讽?
我们公司比较重视员工福利,公司领导经研究后,在总部设立了一个幼儿园,也不算幼儿园,只是本公司员工的子女,可以入园,当然必须是学龄前的孩子。前年(讲述故事时的前年,非现实时间的前年)的时候成立的,当时是由我一手操办的。我们是一家搞英语培训的公司,设立的幼儿园,当然要进行英语学前教育,而且当时请的都是很有经验的老师,并且请了外教。领导层是想用这个幼儿园做试点,如果成功,会计划开设《婴幼儿英语教育课程》。
那时候,我没有小孩。所以这项福利,对我意义不大。这个幼儿园,允许某某市(公司所在城市名)总部及所有分公司员工的子女入园。但是,后来大家意见挺大的,就是因为,我们公司,很多年轻人,根本还没结婚呢,哪儿来的孩子?而另一些年纪大些的员工,孩子早过了上幼儿园的年纪,所以真正享受到这项福利的员工,不是很多。后来公司研究决定,公司员工亲属的子女也可以入园(每名员工限额一人),但必须让孩子亲生父母签免责声明。为什么签免责声明呢?因为大家都知道,英语的婴幼儿教育上,是存在争议的。有些专家认为,小孩越早接触英语越好,这样才能更好的掌握这门语言,他们认为儿童有一个语言学习的黄金期,在这个时期内学习英语,效果最好。而另一些专家认为,让孩子过早接触英语,会对孩子的大脑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,这种损伤将影响孩子一生,尤其对孩子智力及性功能发育影响很大。两方各执一词,并且都提供了所谓的证据。当然这不是今天我要说的重点。
回到我们公司幼儿园的话题,我也很想享受这份福利,想起了我的一个远房表姐,她其实不是真正的亲戚,过年时,我走亲戚,在亲戚家,凑巧遇到她的,长辈愣让我认她做表姐(其实她比我年纪小),当时还磕了头,收了她红包,长辈也是为了我好。因为她的丈夫,也就是我的所谓的表姐夫,比较有钱。
她的孩子四五岁,正好可以入园。于是给她打电话,提起了这件事。没想到,却惹下了大祸!
我约了表姐在某某咖啡厅见面,她把小女儿也带来了。我自然要给见面礼,把提前买的正版娃娃和一个红包递给那小女儿,她却缩着手说不要,眼睛盯着那娃娃不放。我问你为什么不要,不喜欢?她说:“不能要陌生男人的礼噢(礼物),他们没一个好东西,那礼噢里都下了迷魂药!”表姐忙训斥她:“瞎说什么呢?这是你舅舅,快拿着,谢谢舅舅。”小女孩说了句三扣歪瑞目赤,接过娃娃,仔细看着,小心的搂在怀里,那红包她倒不在意,随手放在了桌上。表姐把红包拿起,要退还我,说:“这个就算了吧。”我忙说:“不不,一定要收下,一点心意,给孩子买铅笔吧。”她笑着说:“本来求你办事,又收你钱,这……”我说:“这是两回事。”
之后,我把带来的一些公司的宣传资料给她看,大概讲解了一下。她说:“我正想给她报个英语学习班呢,但是又怕不靠谱,花点冤枉钱倒是小事,教不好,把孩子耽误了,那可是大事。”我忙说我们公司的幼儿园肯定没问题,你放心吧,我们都是请的很专业的老师教。她问费用,我说免费。她说那怎么行,非要给我钱,我说真的不用,是公司给员工的福利。她一听是福利,有些担忧,说:“我能不能亲自去试听一节课?”我说当然可以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的英语很厉害,她最初就是给表姐夫当翻译,然后发展为恋人的。当然当时表姐夫有老婆孩子,她属于不是很恰当的手段第三方介入。

这里要说一点她的家庭情况,如果不说,后面很多事情也没法说清楚。既然她自己英语那么厉害,为什么还要给孩子找英语学习班呢?自己教不好吗?她自己没有精力教,她的主要精力,用在了家庭上。她的丈夫,以及丈夫前妻,丈夫与前妻的儿子,都在国外。她当初用欺骗手段(给表姐夫用有漏洞的套子),使自己怀孕,又用怀孕做要挟,强行跟表姐夫结婚的。婚后生下这个女儿。她一直觉得,丈夫不把她和女儿当回事,因为一直让她们母女留在国内,从来不提给她俩移民的事,她一提,丈夫就敷衍。而丈夫和他前妻及儿子一家人,都是移民欧洲的(前妻本就是那个国家公民)。(注:那个国家的移民政策极其严苛,特别是对亚洲某些国家的公民,想移民那个国家几乎不可能。表面政策看似有可能性,但实际操作中,会故意设法筛除。)
而且很奇怪的是,她的丈夫,多次对她下过命令,绝对不允许这个小女儿学习英语,也正因为如此,小女孩连普通的幼儿园都没有去,因为现在大多数幼儿园,或多或少的,都会教授一些英语知识。她觉得,丈夫是怕小女儿学会英语后,将来到欧洲去找他认亲,从而成为他的负担。于是她暗暗下了决心,一定让小女儿把英语精通。她则很频繁的给远在欧洲的丈夫打电话,表面是关心,实则是时刻了解丈夫行踪。
表姐亲自带着女儿,上了一节我们公司的幼儿园英语课,之后很满意,问需要办什么手续。我说不用什么手续,只要提供一些健康证明材料就可以入学了。也没有特定的入学时间,随时可以。安排个人进幼儿园这点特权,我还是有的。
……
本来我以为,是做了一件巧事,讨好了表姐,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,就会用到这个人脉关系。我上班的时候,偶尔会去看看这个小外甥女。她跟我也慢慢熟了,常把发的一些糖果之类的分给我吃。同事们开玩笑说,那是我的私生女,跟我长得很像,我说你们别乱说,传出去会出事的。
在小外甥女入园大约一个月后,有天晚上,十一点多了,我突然接到表姐的电话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连忙接通了。电话那头,表姐哭腔问我,现在有没有时间,可不可以跟她见面。我忙问怎么了,她说她无家可归了。我一听一头雾水,问了她的地址,然后开车过去接她。
我是在路边发现她的,她坐在马路牙子上,她的脸上,有一个清晰的掌印,那肯定是被人打的。但我没问怎么回事,我清楚,如果她想说,会主动对我说的。
我让她等等,跑向了路边的一个小超市,她问我干什么去,我没回答。到了超市,我买了一瓶冰镇水,还有一块毛巾,回到车上包好递给她,她说:“我不渴,谢谢你。”我说:“不是让你喝的。”她明白了,用冰矿泉水冷敷面部,大哭起来。我说:“我先送你回娘家吧。”她说她不回去,本来她这桩婚姻,全家都反对。表姐夫的年纪,是她的两倍,跟她父亲年纪相当。而且她父母得知她要远嫁给一个外国人时,更加反对了。(表姐夫长期在国外,偶尔回国探亲)
我问她送她去哪里,她只是哭,唠叨着自己如何命苦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都是无情无义的那些话。本来我想把她送到一个酒店,让她住酒店,可是又怕传出去不好听。于是我说:“要不……去KTV吧,你喜欢唱歌吗?”她似乎有些意外,假装很勉强的说:“随便你吧。”
到了KTV后,她点了酒水,然后就喝了起来。我借口要开车,没有喝。喝的差不多了,她开始唱了,我在旁边听着,鼓掌。她让我点歌,然后她唱,她说她什么歌都会,我觉得她是喝多了,说大话。我尽量点了一些欢快的歌,免得勾起她的烦心事。后来我发现,她真的什么歌都会。她对我说,她年轻时做过音乐网络主播,都是别人点歌,她唱,要是别人点的,她不会,会影响收入,所以她几乎什么歌都练会了。大学时候,她跟同学成立过乐队,当然是那种业余的,也会去参加表演,所以她有一定的音乐功底。
她翻出手机上的图库,给我看她做音乐主播时的照片。她说那时收入很高,她没想到收入会那么高。然后她又开始聊她的乐队的事情。我耐心的听着。聊了很长时间,几乎她把她的大学经历都给我讲了一遍。后来她说去卫生间,去了很久也没回来,我有些担心,打开卫生间的门一看,她坐在马桶上睡着了……
我犹豫了很久,该不该把她带回家,还是找个酒店,让她在酒店过夜?真的很纠结,觉得怎么做都不妥当,她喝醉了,已经睡过去了,很多事情,将来说不清啊。于是我来了一个拖延法,就是保持现状。我把她放在长沙发上,让她躺下睡觉。然后把音乐的音量关小。可是我自己怎么办?也在这里睡?还是把她扔在这里,独自离开?
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,她为什么半夜找我。因为她没告诉我半夜离家的原因。我猜测是夫妻吵架,她挨打了,然后赌气跑出来的。但是她为什么会找我?她一个亲戚都没有?一个朋友都没有?找我这么一个冒认的表弟,能解决什么问题?而且这种属于家丑啊,她为何不介意让我知道?我心中太多的疑问了。但是绝不会主动问她的,如果主动问她,自己反而会变得被动。
我在那里胡思乱想,也想了一些不该想的东西……她的裤子还是拉下来的(在卫生间时,她坐在马桶睡着了),我努力想给她穿回去,可是那裤子太紧了,根本穿不回去,只得暂时用我的麦克风盖住那里……(编者注:这段文字是编者补充的,不是原讲述者的叙述内容,麦克风是隐喻)
    时间慢慢过去,我看了一下,已经快半夜三点了。我也该睡一会儿,要不明天正常工作都会受影响。正当我要睡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,我忙关了音乐,看是谁这么晚打电话。我一看,懵了,来电显示,是表姐。就是现在睡在我旁边沙发上这个表姐。她在睡觉,怎么给我打的电话?而且她就在我身边。
我琢磨,应该是她手机丢了,这是KTV前台捡到了,于是在手机上找了最近拨出号码,给我打过来的。我接通了,习惯性的说:“你好,请问哪位?”
对方是一个男声:“让她接电话。”
我下意识的问:“谁?你哪位?”
对方命令的语气说:“让某某某接电话!”(某某某是我表姐的名字)
我说:“你是谁?她手机被你捡到了?她睡觉呢,手机在前台?我过去取。”
对方问:“睡觉呢?你们在宾馆?呵呵,哈哈……”
我自毁失言,关键是大半夜的,我脑子也不大灵。我问:“你到底是谁?”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我气冲冲的拨回去,打算跟他发火,但是奇怪的是,身旁响起电话铃声,连响铃带震动。表姐被震醒了,连忙从胸衣里掏出手机,看了看,接通了,喂了一声,才觉得不对劲,转头看我,问:“你……给我打电话干啥?”
我脑子飞速转着,但是就是想不通怎么回事。于是掩饰说:“打错了。你这个手机号,是不是有两张卡?是不是办过副卡那种?”她摇头:“没有啊,我这号就一张卡,没办副卡。你是说我手机里放了两张卡?没有,只有这一张卡。我最怕麻烦,所有事情,都是用这一个号码。你们这种大忙人,一个人都是两张卡吧?最少两张,对吧?工作一张,生活一张。”我点点头,但心中很多的疑惑。
她发觉了自己身体以及裤子的异样,慌乱的整理着,我忙说要去卫生间,趁机离开了,过了好久才回来……
她说:“好渴啊,有水吗?”我拿了饮料给她,她说要喝矿泉水。我出去,到前台,想问问刚才有没有人给我打电话。但是前台处没有人。那里货架上摆了好多矿泉水,我随手拿了一瓶。
回到包间后,我把水递给她,她打开大口喝着。我感觉特别困,说:“这么晚了,我明天还要上班(其实是今天,当时已经过了半夜12点)。这样,今晚你住酒店吧,行不行?”她说:“那你呢?”我说我回家睡啊。她说那不行,我还有事跟你说呢。我说有事明天说吧,明天再约时间。
然后我找钥匙,准备离开,可是找了半天,找不到。问她看到没有,她不说话,倚在那里装睡。我实在困得不行,说:“到底看到没有?快给我吧。”她说:“我不住酒店。要是住了酒店,会被他抓住把柄的。”我说:“那我送你回家,行吧?”她说:“我不回去。”我说:“那送你去朋友家先住一晚吧,行不行?”她说:“先去你家住一晚。”我说:“这怎么行?这不是更给你老公留下话把儿了?”她说:“有什么不行的?我们是亲戚,我住你家怎么了?”我实在没精神跟她争论了,只得同意带她回家。
……


【未完待续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