犯老人 |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说不清

引言:老太太摔倒了,服不服?就问你服不服?其实大多数人,心中都有答案。但是,大多数,不一定是对的。

讲述者:弓长先生,某运输公司营运经理


年轻时候,有一段时期,我特别倒霉,各种事情接踵而来。那时我还是长途司机。先是有次跑长途,我和另一个司机一起,因为那次的路程太长了,为了尽快把货物送过去,我们决定两个人轮流开,歇人不歇马。
开到***国道时,同伴说要去方便,让我靠边停车。我扔给他一个矿泉水瓶,让他在瓶子里解决。他对着瓶子尿了一会儿,把那个瓶子丢在了车外,说不行,要来大的。我只得停了车,并催促他快点。
他去了很久,有十几分钟了,还不见回来。我按车喇叭,想催促他早点回来。可又过了有十分钟,还不见他回来。我不停按着喇叭,并往旁边的灌木丛里看着,想看看他回来没有。隐约看见他似乎在前面向我招手,我于是发动车子,往前开,想去接他,心想他怎么跑那么远去了?这时只听车前方有撞击的声音传来,声音不大,但是能感觉到有东西撞我的车了。我忙往前看,看不清,于是下车去查看。
原来,有一个老太婆,推着一辆两轮小车,车上是一些矿泉水瓶子、纸夹子、泡沫塑料等废品,她车子撞在了我的车轮上,人已经倒在地上了,好像晕过去了,手里还攥着刚才我同伴丢出的那个瓶子。我忙去摇晃她,她半天也不醒。我只得拨打了急救电话。后续处理很麻烦,她的家属生怕我逃走,把我的车子都砸了,然后就是无休止的纠纷。我被他们一家纠缠了两年,前后花了很多钱,最后才把事情平息了。
那次事情后,公司暂时不让我开长途车了,让我先负责派车,但是工资降了很多,只是原先的三分之一不到。为了多赚点钱,晚上的时候,我就跑黑出租。当时用的是公司的高档小轿车,晚上时候,去拉私活。那时我认识几个在一个特殊服务酒店工作的小姐姐,所以总去她们酒店外等活儿。一般是半夜时候,有的客人要离开,小姐姐会送出来,给他们找车。她们会故意把车费说的很高,以便我能多赚些钱。
有次,我又在那个酒店外等活。大约凌晨一点时候,有两个小姐姐,扶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出来,那老头不知为何,满头大汗。然后小姐姐让我把他送到某某地,谈好了价钱是200。本来我不想拉年纪大的人,怕有意外,但一听价格高,也就同意了。结果半路上,出事了,这个老头,晕过去了,怎么也叫不醒。我只得又叫急救。后续又是无休止的纠纷,最关键的是,我利用公司的车子,跑私活的事情,败露了,差点被公司开除,直接被降为车辆清洁员,罚了三个月工资。
还有,当时,我跟女友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双方父母都见过面了,只等着挑日子办婚礼了。可是,女友的太奶,却跳了出来,说不同意这门亲事。最后,我跟女友不得不分手。
这几件事,对我打击很大。那段时间,我特别讨厌老人,见了老人,心中就要暗暗咒骂几句。
有次我从我家,往马路上走,经过楼群外面时,看见一个老太婆,躺在了甬道上,闭着眼睛,好像是晕倒了。我当时吓了一跳,心想怎么回事?这老太太怎么了?但是,那段时间,新闻啊,网络啊都在报道“老太太摔倒了,你服不服!”就是老太太摔倒,有人去扶了,结果被讹诈。那种新闻出了好几件,加上我之前吃过老年人的大亏,所以眼前这个老太太,在我眼里,十分恐怖,我忙绕开她好远,匆匆走了,生怕被牵连。
这件事我并没太放在心上,很快就忘记了。
之后不久,公司以效益下滑为由,把我辞退了。我成了一个失业青年。我爸托关系,给我低价租了一辆货车,让我自己跑长途。虽然累,但总算有事情可做。但是,刚开了不到一个月,我那辆货车丢了,连同车上几十万的货物!这一下,对我的打击,甚至对我家庭的打击,都是很大的。我父亲连气带急,病倒了。我干着急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那时甚至想过去抢**!
我的姥姥来我家,劝我妈,找人看看。她的意思,是找那种大师给看看。本来我们家,没人信那些东西。但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不顺,我妈于是答应带我去看看。
我姥姥给我找了一个大师,然后约了时间,是一个月后半夜十二点。我姥姥说,排不上队,这是花钱买了别人的一个排队的号儿,才排上一个月后。我最关心的,是需要花多少钱。我姥姥说不要钱,那个大师免费给人看,不过临走时,你们可以捐些香火钱,扔在供桌下面就行。我问要捐多少,我姥姥说有捐一万的,也有十几万的,也有几十万的。我一听就急了,说这么贵?不去了!这不是明抢吗?
但是,我妈妈打定了主意要去。那时家里经济情况很差很差,每天我妈都去捡菜市场的烂菜叶,回来做饭。我妈每天晚上,天黑后,都去翻垃圾箱,捡废品,然后卖掉,补贴家用。白天她不去,因为怕被邻居或熟人看见。
我妈非要去,我那时知道她很苦,不敢太拗着她,于是同意了。
我妈东拼西凑,从娘家想法又借了一万,然后我们提前一天出发了。那个大师在北*,我们没有坐火车,坐的一辆货车,是我爸原先单位的运货车,把我们偷着带过去。但是那货车,不能进北*的市区,只能在离那个大师最近的郊区,停车,让我们下车。
下车后,那个时间,那个地点,没有公交车,也没有地铁,只能打车。虽然心疼打车的钱,但也没法子了。
到了大师的住处后,哇,太壮观了,外面都是排队的人,当时是晚上十点多,外面排了有一百多人,有的干脆睡在地上。我对车辆比较感兴趣,暗暗观察停在一旁的车子,那里都是一些高档车。
由于我们有号,所以直接走进去了。有些人拦住我们,要花十万买我们手里的号,我妈显然心动了,但仍然没卖。

很准时,在十二点的时候,里面出来人,叫我们的号,然后把我们的号收走了,让我们进去。他辗转把我们带到一个楼顶,那里有一处房子,然后让我们进去。

我第一眼看见大师,觉得这肯定是个骗子。因为他年纪看上去比我还小,也就二十几岁样子。我印象中的大师,应该是白胡子老头,或者白发老太婆那种形象。我想,这或许是大师的弟子吧,但是后来发现想错了,他就是大师本人。
他看了看我,问我要问什么事。
我妈说:“最近我儿子好多事情都……”
他打断了我妈,让我自己说。
我没抱多大希望,随口说:“我运气特别差,好长时间了,一直遇到倒霉的事儿。有没有转运的法子?”
他说:“你知道你为什么运气差?因为你的魂魄少了一个。”
我差点笑出来,心想这家伙要开始忽悠了。但出于礼貌,还是问:“魂魄?少一个?那是什么意思?”
大师说:“你本是修行人,本来就把一颗魂魄留在洞中了,也就是你本来就少一颗魂魄,注定今生不顺。如今又被罚了一颗,所以更加不顺了。”
我不想再说什么了。因为我觉得他在胡扯,而且扯的太离谱了。我看看我妈妈,要是她也不信呢,我们就推脱几句,然后离开了。
我妈却似乎很信他说的,问:“那怎么办?怎么把那颗丢的魂魄找回来?去叫魂吗?”
大师说:“没有用。那颗魂魄,是被惩罚,被扣在地府,受罚呢。需要下到地府去,把他找回来。”
我妈问:“怎么下去?”
大师说:“下去的方法你就别问了。总之我会亲自下去,帮他把那颗魂魄找回来的。但是……”
我一听“但是”,冷笑着打断他:“但是要花买路钱对不对?你这么厉害,应该能算出来我们家经济情况吧?我们穷的很,一分钱也拿不出来,恐怕你今天白忙活了,哼哼……”
我妈斥责我: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没礼貌?乱说什么呢?听大师的没错。”
大师说:“不需要钱,我给人看事儿,从不主动收钱,就是随缘。我愿意帮的,不花钱也帮,是我自己修功德。我不愿意帮的,给多少钱,也不会帮的。”
我妈听了,连连点头,然后就是一通夸他,说什么悬壶济世那一套,我听着都觉得太假了。
大师又说:“你儿子,之所以有个魂魄被扣在地府受罚,是因为他有一次,见死不救,犯了见死不救罪。这个我说的没错吧?”说完他看着我。
我妈忙说:“不不,我儿子可老实了,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儿的。您一定是搞错了。”
大师问我:“你自己说,是不是有一次,见死不救?”
我想了想,说:“你是说那个摔倒的老太太我没扶?那我怎么扶?她讹上我怎么办?我在那些老家伙身上吃的亏太多了,再也不敢碰她们了。难道这也有罪?哪条法律规定的?”
我妈忙问我具体怎么回事,我把在楼下看到一个老太太摔倒,晕在地上,但我没管她,这件事,跟我妈说了。
我妈说:“就算你怕她讹你,不扶她,也该打电话报警啊,让jing察来处理啊。你怎么能就那么走了?”我听后,实在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。
大师说:“见死不救,虽然不触犯阳间律法,但是触犯了阴律。你是有修行的人,这点你应该明白吧?我会设法把你的魂魄调回来的,但是你必须三年内,不杀生,不吃肉,不近女色,用自己的福禄,跟罪业抵换,能做到吗?”
我妈说:“这个不吃肉没问题,这个不近女色,是不是不能找小姐啊?结婚行不行?他老大不小了,该结婚了。对了,麻烦大师给看看他的婚姻吧。”
大师说:“不行,三年内不可以结婚,近女色都不可以。这个没商量。”
我说:“好,我能做到。还有其他的吗?”
大师说:“没了。你们回去吧。”
我觉得不大对,问:“等等,等等,我好像是在遇到那个摔倒的老太婆之前,就已经很倒霉了,而且都是因为老人倒霉的。如果是因为见那老太婆没有救,犯了什么阴律,那为什么这件事之前,我就那么倒霉了?这点说不通吧?”
大师笑了笑:“你自己就应该能想通这件事的。那是对你的考验。前面几次,让你在老人身上吃亏,然后再让你遇到一个需要救助的老人,看你怎么处理。这是一道关卡,可惜你没过去。”
我妈还想问什么,大师已经走回里屋去了。我妈追进去,给钱,大师不收。我妈只能把那一万元,放在外面客厅的供桌下面,临走回头看了那钱好几次,问我:“放那儿不会被别人拿走吧?”我说:“人家不收钱,你就别给了。”我妈说不给不行。
我们从大师那里出来后,正是半夜,我们只能去火车站,坐火车回家。大半夜的,只能打车,但又实在舍不得那打车的钱。我妈说:“咱们找个人问问,这里要是离火车站不远,咱就走过去,就当遛弯儿了。”
我妈四处找着人,看到一个男子,也从楼群里往外走。我妈上去问他,火车站怎么走。他听我妈口音,问是不是**人,我妈说是。他问是不是也是来找**大师看事儿的?我妈说是。
他也是从**过来的,而且是开车过来的。他儿子在北*工作,他开的他儿子的车,他说可以顺路送我们回去。
我妈自然感激不尽。他直接把我们送到了家门口。我妈掏出一把零钱,要给汽油钱,他坚决不收。我妈不让他走,让他进屋喝茶歇歇,那人说太晚了,拒绝了。我妈用衣袖擦着他的车窗,非要给人家把车擦一遍,还让我回去拿擦车工具。我站在那里没动,我妈就骂我。司机趁机开车走了……
之后的三年,我仍然各种不顺,但是我一直没有杀生过,没有吃过肉,也没有近女色。我想,那个大师或许是骗子,但他说的话,有一些道理。
当初,我没有扶那个老太太,确实是有问题的。在往后那么长时间里,我很想再遇到一个摔倒在地的老太太,然后赶紧去扶起她,弥补自己从前的错误,但是,我从来没有再遇到过。
(全篇结束)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