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缸假说 | 人类是不是被圈养的试验品呢?

引言:你接受过催眠吗?千万不要接受催眠,为什么?读完这个故事,就明白了……
讲述者:Y先生,某地产集团北方区行政总监

他是我的黄金搭档,甚至有一段时间,我曾考虑过,跟他共同生活(指组成家庭),虽然我并没有TXL倾向。他的退出,对我的打击很大。
想当年,我们还是刚毕业的学生,没有任何经验,一起应聘进入一家地产中介公司,做见习业务员。我们不是同一所学校毕业, 我们的学校都不是名校,加上连年的扩招,大学生已经泛滥成灾了。所以我们这类非名校背景的应届生找工作,选择的余地很小,只剩下一些服务岗,销售岗。
即使是做业务员,公司对我们这样的大学生也是挑三拣四,因为太多了。我们实习期三个月,这三个月必须有业绩,否则就是不合格,会被辞退。在地产公司,有业绩,就意味着要卖出房子。三个月,卖出房子,看似很宽裕的时间,其实对新人来说,还是很有难度的。
那三个月,我们工作的很努力,每天都加班,每周几乎不休息。我们幻想着,“年薪十万不是梦”。我们都以为,付出了这么多,即使不成功,但卖出一套房子,总不难达成的。
两个月过去了,我们两人一单也没达成,而且最关键的,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。我们都很着急,可是又没有办法。有几个客户,很有可能谈成,只是似乎他们对我们这样的新人不信任。我们两个决定,组成搭档,就是二人一起去跟客户谈,这样一来显得更加专业,二来可以彼此能力互补。于是我们把手中的客户资源,进行了筛选,选出了几个最有可能的,然后一起去谈。
第三个月快要结束时,终于达成了一单。但是我们两个人,需要两单……最后,他把这单业绩让给了我,而他则被淘汰了……我在这个公司做了半年多后,升到了销售主管,手下也带业务员了,我想把他招聘回来,可是公司有规定,试用期不合格的员工,不得重新录用。
后来,我换到另一家名气大些的地产公司,由于手中积累了一些房源,所以过去后直接做了销售主管。我连忙把他找回来了。那时他无奈之下在一家大超市做小时工,境况很差。
于是我们重新组成搭档。这是我们辉煌的开始。我们继续组成二人组,一起去谈客户,并且效果出奇的好。我像一个演说家,对着客户滔滔不绝,但我不知什么时候该停止,他则是节拍器,适当的时候,会提示我不要再多说。
我们平常在生活中,也是心有灵犀,很多话不用说,彼此就明白。我们住在一起,每天形影不离。那时业绩增长飞快,简直令我们自己都吃惊。最初的“年薪十万不是梦”早就实现了。我的职位进一步上升,做到了销售经理。他甘心在我手下做业务员。
后来我们觉得,在那家公司工作,束手束脚,难以施展,而且职位不可能再提升了,于是一起辞职,成立了自己的小公司。虽然经历了很多挫折,但我们一起挺过来了。最重要的是,我们都积累了丰厚的资金。正当我想收购另一家小公司,扩展规模时,他却突然提出了辞职。这令我很震惊。
我问他原因,他不说。他什么都不肯说,就那样不明不白地辞职了。开始我怀疑,他是想自己单干。但我想错了,他辞职后,一直呆在家中,什么也不做。我想,或许是长期高压的工作,令他厌烦了,他需要时间休息调整。于是也没急于去询问他的具体想法。
那时由于我交往了女友,所以已经跟她分开住了。
他辞职半年后,我想这段时间,他应该休息得差不多了。这半年期间,我经常去找他,但刻意地不提工作的事。只是闲聊,一起吃饭喝酒。我也曾怀疑他是不是有了女友,由于女人的原因,跟我疏远的,但经过长期观察后,我可以断定他没有女友。那时我还私下跟他家人联系过,想了解一下是不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,但得到的答案是他家中一切正常。
一个周六的晚上,我提了一箱他最爱喝的糊涂仙酒,买了各种的下酒菜,去找他。我决定跟他具体谈谈,到底为何离职,问问他究竟怎么想的。无论他提出任何要求,我都会答应,只要他肯回到公司。哪怕由他来担任总经理,我做他的下属。
进门后,他像以前一样,对我不冷不热,我问一句,他答一句。我把酒和菜摆好,他也不急于吃,只是专心的在擦鱼缸。我早就发现他养了一缸金鱼,鱼缸摆在窗台上。但奇怪的是,旁边摆了一个空缸,是一模一样的空缸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我指着那个空缸问:“以前这里面养的什么?”
他不屑道:“如果连这种问题你都不懂,以后没必要来找我了,真的没必要了,只是浪费你我的时间而已。”
我有些生气,但没有发作,因为我是来请他回去的。
我说:“来,喝酒,我们边喝边聊。”他倒了一杯,是一两的杯子,一口干了,又倒一杯,又干了。我忙说:“你别这样喝,我还有事和你谈呢。”他说:“有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我问:“你为什么辞职?具体什么原因?你说清楚,无论什么原因,都可以说,是看我不爽?是分给你的钱少?还是你看上我女朋友了?你说出来,任何事情,都可以谈。”
他苦笑着,又喝了一杯酒。那种笑,我可以感觉到,他内心很痛苦。
我说: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遇到了什么事?跟我说,只要我能帮你,肯定帮。你不会是因为我交了女友,疏远我的吧?你跟我女友闹误会了?那我明天就跟她分手,这总行了吧?”
他说跟我说的那些都没有关系。我追问具体原因究竟是什么。他说他不敢说,因为遭受了太多的打击,说了也没人信。我忙说我一定相信你,你说吧,不论你说什么,我都相信你。他仍是苦笑。我从他的苦笑中,感觉出的是一种绝望。
沉默了一阵子后,他站起身,来到鱼缸面前。他指着那个空鱼缸,问:“这个缸,是干什么用的,你说说看。”
我皱了皱眉,说:“原先养了什么吧,死了,所以空了。”
他摇摇头,说:“不对,这本来就是一个空缸。”我说:“摆一个空缸在那里干什么?那是风水缸?还是成对摆放吉利?”
他举起那个有鱼的缸,把里面的水和鱼倒进了空缸里,然后用海绵擦着新空出来的那个鱼缸的内壁。
我恍然大悟:“哦,知道了,你是为了换缸用的,这样清理鱼缸内壁的绿藻方便。”
他说:“养鱼的人,都懂这个道理,鱼缸用的时间长了,不仅容易生绿藻,还容易滋生各种其他细菌,所以最好有两个缸,一个缸空闲着,消毒杀菌都做好了,定期的进行更换。这像不像轮耕或者草原轮牧?”
我对养鱼不感兴趣,不过还是笑着说:“你是行家啊,以前也没见你养鱼啊,怎么喜欢这个了?听说这个招财,你明天去公司看看,给公司也摆个鱼缸养鱼,行不行?”
本来以为他会很乐意谈这个话题,不想他却突然转开话题,说:“我想了很久了……查了很多资料,比如一片草原,如果不轮牧,一味的任凭那些羊啊牛啊随便吃,那早晚那片草原会被吃成荒漠,那就没法继续放牧了。种植业也是一个道理,比如一片土地,如果不轮耕,常年种植同一种农作物,很容易出问题,比如出现病害虫害啊,土壤养分单一化造成减产啊等等。”
我说:“你什么时候对农业感兴趣了?说的好专业啊。你不会是想投资搞养殖吧?有计划了吗?说说看。但是那个行业风险很大吧?看天吃饭。而且周期也比较长吧?你觉得搞那个比房地产更赚钱?想转行?”
他说:“我并不是想搞农业,我只是说这个道理,你明白吗?”
我说:“哦,道理啊,明白,明白,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可是你跟我说这些干啥?哦……你是暗示我,咱们的地产公司,也该‘轮耕’?你想当总经理?让我‘轮休’?那没问题啊,没问题。”
他笑了笑,好像有些不屑,这令我很不舒服。
他说:“你想过没有,其实,我们的世界,也早就换过了,而且可怕的是,不知换过多少次了……就像给鱼换缸,就像给牛羊换草场,就像给鸡鸭换笼子……”
我一皱眉,第一反应就是他可能是信了什么怪异学说。比如说什么阴谋论之类的那些。现在网上很多这种阴谋论,但都是猜测而已,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测,或者捕风捉影,或者有些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或者有些人为了显示自己另类……
这太好反驳了,我说:“你是说,我们的世界——地球,也被换过了?”
他想了想,说:“可以那么理解吧。”
我说:“我们都是念过大学的,这理论不用大学里学的知识,用中学的知识就能否定。科学界一直在寻找类地星球,但一直没找到。也就是可探测的范围内,没有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了,只有地球一个。而你却说,我们的世界被换过了,怎么换?你找到另一个地球了?还是最新的科学探测有了突破?我没太关注那方面新闻。即使找到了和地球一样的星球,怎么换?用太空飞船运?全世界那么多人,怎么运?太不现实了。你这理论从哪儿看到的?是哪个网站?哦,我知道了,一定是环保网站对不对?保护地球环境那种网站发的贴子吧?”
他说:“我不是从网站上看到的理论,是我自己发现的。”
我说:“你自己发现的?那你告诉我,另一个地球在哪里?”我猜测他可能会说多重宇宙那套理论,用那种没有办法证实的理论来为自己辩解。什么做了个梦,去了另一个地球,那里也有他的父母啊,类似这种说辞。但是他没有说这些,而是提供了具体的证据,他的证据,说是证据,又是那么的主观。
他先是找杯子,这次不是喝酒,而是倒了水喝。说了半天话,我也口干舌燥的,于是也喝了一杯水。
他说:“最初我发现这个世界被换过了之后,自己很担心,我想,如果那个换掉这个世界的人,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件事,会不会杀掉我,消灭我,免得我说出他的秘密。”
我一惊:“你是说,有能力换掉整个世界的,是一个人?”
他说:“不不,你误会了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把世界换掉的,只是那么代指。开始我不敢跟人说这件事,怕暴露自己,但后来,我发现,我又被换回到原来的世界,又被换走,来回好几次。于是我知道了,或许这种换,是一种自然规律,就像太阳围着月亮转,是客观存在的规律,所以我想,既然是规律,说出来应该没事。谁发现了,谁说吗。说不定这个人还可以名垂千古呢。如果将来,真的证实了我们的世界,是和别的世界不停的换来换去的,那么一定要记住,最先发现的人,是我,这条定律要以我的名字命名……”(讲述者的原话就是如此,虽然存在客观错误,但不做改动——雷叔注)
我说:“如果这是一种自然现象,那你要有证据啊,你最少要发现了跟我们互换的那个世界啊。就像当年的‘日心说’,那是通过观测可以证实的,而且只要有一定的条件,谁都可以去证实。你这个‘世界更换定律’怎么证实?”
他说:“我当然可以证实,但目前,还是我自己的一些小的手段去证实。”
我问:“具体是什么?”他走到笔记本电脑前,打开了电脑,翻出了一个文件夹,里面都是照片。
他把那些照片都打开了,每张照片,都是用日期命名。他让我一张一张地浏览。我看到的,是他拍的自拍照,都是在这间屋子里拍的,而且地点都一样,背景显然是同一面墙。
我实在看不出这些照片有什么问题,于是问:“这些照片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?”
他说:“你每张仔细看,看看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。我先去趟厕所,你仔细看。”说着他去卫生间了。
我觉得像是那种找不同的游戏,于是把照片一张张的比对,找不同。但是实在没有什么不同。每张照片里,他都穿着同一件T恤,那照片只是半身的。我暗暗思索:他不会是说,这照片拍到了魂魄啊、灵体啊那类东西吧?这家伙如果信了那一套,那就麻烦了,难怪他突然变化那么大……
不久他回来了,问:“找到不同了吗?”
我说:“没有,具体有什么不同?不会是你头发长短不同吧?有的有黑眼圈?有一张鼻毛泚出来了?”
他说:“哎呀不是那些。”他抢过鼠标,打开标注工具,用红笔在一张照片上方划了一个圈,说:“看到了吗?这里有一条线,对吧?”他又翻看另一张,说:“看,这张就没有。对吧?”然后依次给我看那些照片,确实有的有那条线,有的没有。他说:“这就是证据,也就是,我换过去的世界,墙上是没有这条线的。这说明最少存在两个世界,有一个世界,墙上有这条线,有一个世界,墙上没有。”
他这照片,就是在这间屋子拍的,所以我下意识地去看那面墙。这个屋里,只有一面墙是空的,很好找他是在哪里拍照的。我仔细看墙的上方,那里确实有一条线,像是用笔画上去的,但那线又那么的自然。他注意到我在看墙,大约觉得我信了他说的,因此脸上流露出一种喜悦。
我抬手一指:“照片上是这条线吗?”
他点头。我说:“这条线,是你画的?为了做标记?”
他说:“不是我画的,我怀疑是装修时留下的痕迹,没有擦除。我也是偶然发现有那条线的。”
我拿出手机,凭空拍了一张,那线很明显可以被拍下来。我尝试换角度,启动抓脸功能等等,但那条线太明显了,怎么都能被拍到。也不可能是拍摄范围的问题,因为他拍的照片,已经连屋顶都拍进去一部分了,而那条线是在墙上,不可能出去拍摄范围。
我问:“你拍到没有这条线的照片时,回头看了吗?是不是看到这条线确实不在?”
他说:“没有。”
我问:“为什么不看?当时没发现?”
他说:“我这些照片,你没发现是在同一地点拍的吗?那时我看了网上有个活动,叫‘物是人非’摄影展,好像是这名字。就是在相同的场景下,不同时间拍照,然后景物不变,人慢慢变老或变化,要这种效果,我觉得很有意思,才自己也拍这些照片的。当然我不是为了参赛,只是觉得好玩。但是后来在整理这些照片时,发现了这个问题。”
我问:“那你最近,发现这条线消失过吗?最近一次消失,是什么时候?”他说:“自从我发现照片的问题后,每天都很关注这条线在不在,但从那以后,这条线从来没有再消失过。最后一次消失,就是这个时间。”说着,他翻出一张照片,指着那下面的日期给我看。他说:“或许,最近这段时间,这个世界都是没有更换过的。”
我想了想,说:“你这不能叫证据。很可能是镜头的问题。有时背景上的图案,拍不到很正常的。有时是特殊光影效果造成的,不要想太多。这样,咱们公司的丽丽特别擅长摄影,你明天去公司,问问她,你们肯定有的聊。”
他问:“丽丽是谁?”我说:“新来的员工。负责活动策划。她可是学过专业摄影的。前几天申请买照相器材,一个镜头要三万多,靠,我TM没给她批,她倒不愿意了,把我数落一顿。现在的员工,真是不好管啊,你管他,他还想着管你呢,哎……你赶紧回来上班吧,我现在身边一个得力的人都没有啊……前几天司机老李被我开了,他竟然用公司的车,跑私活,没气死我……这些人啊,哎……”
我尽量把话题往工作上引,希望他不要再纠结那些莫须有的东西。说实在的,世界怎么可能换过?有点常识的人,就能想明白,这么大一个世界,说换就换?怎么可能。
但是我不想直接刺激他,因为他自尊心很强。
我们重又坐在饭桌旁,一起喝酒吃饭。半天谁都没说话。我也想给他一些思考的时间。
他突然说:“你能不能给丽丽打个电话,问问那些照片的事?如果真的是摄影方面的问题……”
我一看时间,已经将近晚上九点了,这个时间,给一个女员工打电话,怕她误会啊……我说:“明天你去公司,当面问她吧,现在太晚了。”
他没说话,喝着酒。我知道他有些不高兴,于是说:“行吧,行吧,我给她发信息,她要是回呢,再说。这么晚了,她肯定以为我是故意的。”
我用聊天软件给她发了信息,就是那条万能的“在吗?”她马上回复了,问什么事。
我说有个朋友,有问题请教你,打电话方便吗?她给我打了过来。我大概说了情况,然后把电话给了我朋友,说:“你跟她直接说吧,省的我来回传话。”朋友接过电话,跟丽丽聊起来,无非是刚才照片的事。我趁机去了洗手间。
等我从洗手间回来时,他已经挂断了电话,我问:“怎么样?她怎么说?”
他说:“嗯……她说必须看到照片才能判断,而且要看用的什么镜头拍摄的,是否开启了特殊功能,拍摄时的环境亮度等等都要考虑。那条线和背景的色差也要考虑……”
我说:“也就是她也没法判断了?”
朋友说:“嗯,她一会儿过来,看那些照片。”
我吃了一惊:“什么?丽丽一会儿过来?”
他说:“是啊。她对我说的那些,挺感兴趣的。”
我点点头:“哦。看来你们挺聊得来啊。”
他说:“这个算她加班吧,加班费我出,但是你别告诉她,支付给她就行了。”
我看了看朋友,说:“哦……没问题。”我想说别的,但忍住没说。怕无意间刺激到他。
事情好像朝着超出我预期的方向发展着,我思索着目前的局面,但是喝了酒后的脑子,不大灵光。我想,今晚一定少说话,少做决定,免得出错。
半小时后,丽丽来了,显然精心打扮过,穿的是那种制服短裙。我上去客套了几句,然后介绍她跟我朋友认识。
丽丽拿了自己的相机来,那相机一看就是专业级别的。她倒很直接,问那些照片在哪里。朋友给她翻看着,她并没轻易下结论,而是让朋友站在照片的位置,用自己的相机给他拍照。然后又让朋友把拍那些自拍用的相机拿出来。朋友是用手机拍的,但那手机他已经换掉了,于是翻箱倒柜的找那部旧手机。总之他俩忙得不亦乐乎。
我说:“你们先聊,我下楼买盒烟。”其实我是烟遁……下楼后,我直接开车离开了。
隔了一天,周一的时候,丽丽下午才来上班,我问她那天怎么样,她反问我:“什么怎么样?”我说:“你们谈的怎么样?”丽丽好像很不高兴,没回答,我也没逼问。
之后我要去国外参加一个拓展培训,所以离开了公司一个月。
培训回来后,休息了一天,之后到了公司,很多事情要处理。丽丽闯进了我办公室,用力摔上了门。我吓了一跳,示意助理先出去,然后问:“怎么啦?”
丽丽把她的手机扔给我,说:“你自己看!”
我看到那是聊天工具的对话框,里面接收到的,都是一些很暧昧的话,而且发送时间,是晚上。
我问:“谁给你发的?”
她说:“还有谁,就是那个某某(我朋友名字,就是前面说世界被换过那个)。他天天半夜给我发信息,我都明确拒绝他好多次了,可是他还是发,发发!我告诉你,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早把他删除了!什么人啊!”
我挠挠头,说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
她说:“切——”我说:“我这朋友很不错的,而且很有钱。”
她说:“切,我查过了,他以前就是咱们公司的,是个业务员对不对?这种人,也好意思来骚扰我!”
我说:“好吧,既然这样,我跟他说,让她别再给你发信息了。这行了吧?”
她又拿出请款单,又是请款买摄像器材,由于金额超过两万了,所以必须总经理批准。
我看了看,说:“咱们一个地产公司,用得到这么专业的摄影器材吗?”
她说当然用得到。我说:“你先放这里吧,我考虑一下。”
打发走丽丽后,我给朋友打电话,约晚上一起吃饭。
我和朋友都不喜欢饭店那种氛围,所以都是买了东西,在自己家里吃。我又是买好了很多吃的,带了酒,去找他。他的变化不大,只是胡子好像很久没有剃了,头发也很长。
我们边吃边聊。我直接说:“你看上丽丽了?”
他一愣,而后说:“丽丽?就是上次来的那个女生?”
我心说你装什么装啊。我拿出丽丽的请款单,说:“你回公司去,这是她的请款单,你给她批吧。你做副总,薪酬呢,这样,年终财务报表为准,纯利润分你50%,怎么样?”
他说:“你来这里,就是为谈这个?但是我根本不想工作,那些没有意义,知道吗?”
我有些生气:“没有意义?你知道丽丽为什么看不上你吗?就因为嫌你职位低。”
他说:“她看不上我?这话什么意思?”
我说:“咱们别绕圈子了,你给她天天发短信,她都给我看了。她看不上你,因为你职位低,明白了吧?回公司吧,听我的。”
朋友说:“我什么时候给她发短信了?我连她手机号都没有,怎么发?”我大声说:“是微信(一款聊天软件)发的,她给我看了。”
他更疑惑:“我没有她微信号啊,怎么发?”
他不承认,我心想这家伙变得跟我也来虚的了,他到底想什么呢?我一心想帮他,他却这样……
我当时喝了酒,也是脑子一热,说:“好,你没发是吧?那你敢不敢跟丽丽当面对质?我现在就把她叫来!”朋友说:“那有什么不敢?”
我于是拨通丽丽电话,让她过来。丽丽问这么晚叫她干什么,我说有事,她开始推说来不了,我说这是命令,必须过来。电话说到一半时,就有别的电话往里打,挂掉丽丽电话后,我接听了那个电话,是我女友。
女友阴阳怪气地问:“跟谁打电话呢?这么晚还占线?”
我说:“你有什么事?”
她问:“回答我啊,跟谁打电话呢?”
我说:“跟员工打的,有点工作安排她做。”
女友说:“不会是跟丽丽打的吧?听说你俩发展得不错啊。”
我说:“你别胡说,我现在谈业务呢,先挂吧。”
女友问:“跟谁谈业务呢?跟女人吧?”
我说:“什么女人,先挂吧。”
女友说:“你现在跟我就这态度?你说,你在哪儿呢?是不是跟丽丽鬼混呢?”
我很生气:“你别乱说好不好?我跟某某(朋友名字)谈事情呢。”女友不信,非要过来看,让我把地址发给她。我让她别胡闹,她一直纠缠。我强行挂断了她电话。
她打不通我电话,又给我朋友打,问我是不是跟他在一起。朋友当然说是。她不信。我凑过去说:“我在这儿呢,这回你信了吧?别胡闹了,我们还要谈事情呢。”
女友说:“少唬我,当我三岁小孩子?你们开的群聊语音对不对?”我实在不想跟她纠缠了,让朋友挂断了她电话。
大约一小时后,我接到丽丽电话,说门卫不让她车子进小区。说新规定,不是本小区的车子,不让进。我跟朋友说了,朋友说没事,他下去跟门卫说一声就行。于是朋友下楼去了,我独自在屋里等待。
十几分钟后,门铃响,我开了门,是丽丽。我问:“某某呢?他去接你了。”丽丽说:“没见到啊,我把车放小区外面了,走进来的。”丽丽这次没有刻意装扮,只是穿了宽松的休闲服饰,不过头发显然刚洗过,还是湿的,发梢把身上衣服都打湿了。
她问我这么晚找她什么事,显然不高兴。我刚解释了几句,门铃又响了,我下意识以为是朋友回来了,直接开了门,却是我女友,她直接闯了进来,当然看到了头发湿漉漉的丽丽……
那晚对于我,简直就是噩梦……我想让丽丽先走,然后跟女友解释,可是女友抓住丽丽就打,说什么谁也别想走,捉奸捉双……丽丽也不是省油的灯,她居然说跟我很久了,今天干脆摊牌吧……我拉住这个,那个又闹起来,拉住那个,这个又叫起来……
事后我觉得不对劲,那晚朋友下楼后,就再也没回来……他用的又是什么遁?
我用了一段时间,处理女友跟我的误会……
然后我跟朋友联系,他说老家有事,要回去处理。后来我又跟他联系过几次,问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,要不要帮忙,他说不用,但他自己短时间不会回去了,我明显能感觉出,他在敷衍我。而且他总是劝我,不要只顾着赚钱,不要把精力都用在赚钱上,那些没有意义。
我觉得我们在理念上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分析,他改变太大了。赚钱,出人头地,是当今社会的主流价值观,这有什么问题?如果这有问题,难道那么多人,都出问题了?可笑。他多次跟我说那些话,让我很厌烦。任何事情的基础,都是钱,没有钱,怎么行?所以我们慢慢地,联系越来越少……
他之前住的那间房子,是他租的(已经退租了)。我把它买了下来。我是个怀旧的人,有时我会去那里独自呆一阵子,回忆着从前与朋友的件件往事……我常常盯着墙上那条线看。
我觉得那条线很可恶,就是它,导致了我朋友的巨大改变。终于有一次,我将它擦掉了,擦得一点儿也不剩……
后来,我收到过他的一封电子邮件,那上面列举了很多他找到的证据,也就是能证明这个世界被换掉了的证据。但那些证据我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,比如他说,他的父母不是原先的父母了,而且父母也知道,他不是原先的他了。所以父母对他变得很冷漠。这叫什么证据?他长期在外工作,大学也是在外地上的,很少跟父母见面,然后发现父母有变化,这有什么奇怪的呢?孩子年龄越大,父母对他的关心会越少,这好像是规律吧?这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反应吧?动物界,都是对幼崽很用心照顾,但成年后,基本就不管了。
他还提出,自己的记忆,跟父母的记忆有冲突。以前听父母常讲的事情,现在去问父母,他们却不知道。
这也不能叫证据吧?父母年龄大了后,记忆出现偏差,很正常吧?
他提到的有一点证据,我没看懂。他说,这个世界,跟他原先在的那个世界相比,小了。是等比例缩小。他说是为了省资源,所以这个世界规模小。他说,有段时间,他看任何事物,楼房啊,汽车啊,马路啊……都会觉得好小好小。那是从大的世界被换到小的世界后,一种本能直觉,还没有调整过来的表现。就像旋转了很多圈,即使停下来,也会觉得世界仍然在旋转,差不多的道理。
他说,他最有力的证据,是他自己的身体,已经不是原来的身体了,是换到新的世界后,新的身体。他身上原来有些地方没有痣,但这个身体有。他照镜子看自己的样子,跟以前记忆中变化也很大。他把以前的照片拿出来,跟镜子里的自己比对,发现很多明显不同的特征,他说那不是年龄增长产生的,而是本身就是两个人。
这让我很想不通,世界换了,人也换了,那你怎么知道自己被换了?你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,换了一个自己,即使世界被换了,你为何能意识到?这本身逻辑已经出问题了。 总之我对他这些奇奇怪怪的言论,越来越抵触。特别是他邮件结尾说的那句话,更让我反感。他是这么说的: “我发现,我周围,有一些曾经存在过的人,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再也联系不到了……换缸(鱼缸)的目的,是清除旧缸内壁的粘稠的绿藻,为鱼儿提供更好的生存环境。但是,或许,人类并不是鱼,而是挤在一起的,黏黏的,一团团的绿藻。”
【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