爿片 | 人的未来真的是注定的么?

引言:有没有可能,每个人的时间,都是独立的?一个人,可以活在别人的时间里吗? 讲述者:走肖先生,养生咨询师

大约十年前吧,那段时间,我特别消沉。原因很俗,很大众化,因为失恋。我与当时的女友,已经同居三年了,我虽然没打算跟她结婚,但对她还是很用心的,也在她身上花了很多的钱。是她主动提出的分手,提了好几次。我问具体原因,她说我时间太短(指XO的时间,编者注)。我以为她是开玩笑,其实她是认真的,至少她自己说,是认真的。后来有一天,她突然消失了,不辞而别,从那天以后,我再也没能联系上她。
自从女友走后,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无法从失落中恢复,整天无精打采,什么事都不想做,只是想找方法联系到她,但无论我用什么办法,都联系不到她。
那时,我无心工作,从公司辞职了。有一次我翻看女友的旧帐号,发现她把所在国家改成了澳洲。难道她去了澳洲?于是我决定去澳洲找她。但是澳洲那么大,去哪里找呢?其实我也知道,这么做是徒劳的,根本不会有结果,但还是去了澳洲。
我有个高中的老同学,当时在澳洲的**市工作,于是提前联系了他,先到他那里落脚,后续的事到时再安排。他答应会到机场接我。
我下飞机后,发现他并没有来接我。我费了一番周折,找到一个公用电话,给他打电话,结果电话半天没人接,我只得自己先找旅馆住宿。
一连过了几天,我都没联系上那个同学。开始我觉得,他可能是临时有什么急事要处理,所以才联系不上,后来,我隐约意识到,他或许是刻意的不想见我。
总住在旅馆的费用太高了,但我又实在不想回国。于是我给了服务生一些小费,询问他哪里可以租到比较便宜的房子。我打算在这边住一段时间,再回国。我也放弃了跟那个老同学取得联系的念头。
那服务生很快给我推荐了一处房子,说那个房子要出租,并且很便宜。我问租金多少,他告诉了我。真的是便宜的离谱,我在旅馆住宿一天的费用,可以租那个房子一个月。我怀疑自己搞错了,担心是一天的租金,反复和服务生确认是不是一个月的租金,他说没错,就是那么便宜,只是地点有些偏远。我心想,又没什么事,只是随便住宿,住哪里不一样?于是同意了。
本来以为,这么便宜的房子,一定很小,或者是那种合租的拆间。但到了后才发现,居然是一座带小院的二层房子。我以为是其中一间租给我了,结果那整座小楼都租给了我。那地点,也并不是很偏远,为啥这么便宜呢?直到住了一段时间后,我才明白为何这么便宜。那房东并没出现,而是原先房子里住了一个老佣人,接待的我。那老佣人交代了我一些事情,他说得含含糊糊的,我很多地方都没听懂,询问他,他像没听见。总之,他像完成任务一样,带我在整个房子的各个地方转了一圈,然后就走了。
那个带我来的服务生,也很着急的要走。我问他,这房租交给谁啊?是不是要交给那个老人?服务生含含糊糊的,说房租先不急着交,让我先住着,等稳定下来了,打算常住了,再交房租也不迟。说完他也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。

我一时想不通是怎么回事,心想难道自己被骗了?难道这是一间问题房?欠了水费或者电费,才急忙租给我,让我交那高昂的拖欠的费用?我查了一下水和电,都是正常的。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先在这里住下吧,看看后续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住了几天,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那房屋里,储存有好多的吃的,一共有两个大冰箱,里面各种食材,都是放满的,足够我吃半个月了。还有一个地窖,里面存有好多酒,另外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。这房子十公里远处,就有一处生活中心,那里超市啊,医院啊,市场啊都有。
这里房屋建的,一户与一户之间离得比较远,我左面的那户邻居,好像长久没有人住,从没见有人出入。右边那户,是一对很老的夫妻,每天早晨出门一次,傍晚出门一次,很规律,几乎每天都是相同时间出门。
我想跟邻居打听一下我租的房子有没有问题,于是一天的早晨,那对老夫妇刚出家门,我就走了过去,跟他们打招呼,说自己新搬来的,他们也热情的跟我打招呼。可是交谈几句,我发现,我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。我虽然会英语,但他们说的,口音很怪,听不明白。他们对我说的,倒是能听懂。最后我只得放弃了,随便说了几句客气话,然后跟他们告辞了。
之后的日子变得十分的平淡,或者说无聊。我每天的生活,就是在那栋房子里,很少出门。即使出门,也是因为不得不去买生活补给。后来生活补给买的也少了,因为那对邻居老夫妇,开出一片菜地,在他们家的后面。那里种了很多的蔬菜,他们吃不完,经常给我送一些。我也经常去那片地里帮忙打理。
不知不觉三个月时间过去了。这三个月中,我每天都无所事事,也什么都不想做。对女友的思念,已经变淡了很多,但我似乎迷上了这种悠闲度日的生活,并不想回家,也不想做任何事。在这段时间,我几乎不和任何朋友、亲戚联系,完全是孤立的一个人。
而且奇怪的是,也没有人来找我收房租。只是社区的人,来找我收过一些管理费用。我询问过那对老夫妇,这间房子的原主人是谁。他们说原来是一对夫妻住,后来似乎是离婚了,就搬走了。房主人找了一个老翁,来替他看房子,因为当地有规定,长期空置的房子,是收很高的费用的。后来,就是我接替了那个老翁,租住这个房子。
日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,又过了几个月,到年底了。我没有告诉父母我辞职并来澳洲的事,因此他们以为我还在国内上班。我来到澳洲后,一直没跟父母联系过。如果我给他们打电话,从来电显示肯定能看出我是在国外的。但是到年底了,过年必须回家的,因为我只得给父母打了电话,骗他们说,我在澳洲旅游。并说工作很忙,可能春节不能回家了。他们从小就鼓励我独立,自己去闯荡,在我大学毕业后,几乎对我不管不顾。所以听我如此说,也没多问,只是嘱咐了几句。当然我的家庭有些特殊,我不想多说这些。
由于我没有任何收入,完全是坐吃山空,又是在国外,很多事情不熟悉,经常花了很贵的价钱,却买到很差的商品。时间长了,我渐渐觉得,这样下去,早晚会把手头的积蓄花光的。可我又实在不想回国,也无法在当地打工。
正当我不知该怎么办,终日为生活费问题发愁,犹豫是不是回国的时候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有一天,我正在家里呆着,那时我已经养成了起床很晚,不吃早点的习惯。那天已经是早晨十点左右了,我仍没有起床,赖在床上看杂志。我的电话(座机)从早上九点多就开始响,过一会儿响几声,但我懒得去接,我觉得也不可能有什么人找我,肯定是那种毫无意义的电话。
十点多的时候,响起了敲门声。我下意识的以为是那对老夫妇邻居,他们或许又给我送什么东西来了。于是我穿衣服,下床,去开门。
门外站了一个穿工作服的年轻人,很有礼貌的用英语跟我问好。我以为是推销员,皱着眉头问他有什么事。他说提前给我打过电话,昨天打了,今天早晨也打过,但一直没人接,他才直接登门拜访的。我问他到底什么事?他说有件事要和我谈,问能不能进屋谈。我问他是不是推销的?他忙说不是。
我把他让进了屋里,在客厅坐下,然后他拿出一份文件,英文的,让我看。我大概看了看,没太看懂(那上面的专业名词太多了)。他解释说,这是一份类似于合同书的文件。然后他让我出示我的证件。那时候,我的签证早就过期了,属于非法滞留状态,因此没法给他提供证件。我只得说,不想签这份文件。他说,要想继续在这间房子里住,必须签这份文件。我大概明白了,这应该是类似于《房屋租赁合同》之类的文件。
我马上想到,是不是找我收房租来了?这么长时间没交房租了,这得多少钱啊?于是我觉得,这文件更不能签了,问他:“房租是多少钱一个月?”他回答说一千。我一听吓了一跳,我真的是被骗了,当初那旅馆服务生介绍我来的时候,说房租很便宜,一年才几百,如今居然一个月就要一千。我有些语无伦次的跟他解释说:“当初是旅馆服务生介绍的……房租他说很便宜……怎么这么贵?我要找他去问问清楚。”
那个人笑了笑,忙说:“是房东支付给你一千,给你的报酬。”我一听,疑惑不解:“什么意思?给我的报酬?什么报酬哦?”那人说:“这房子,雇佣你来看管,每月报酬是一千,我今天是给你送这段时间的酬金来的,但前提是,你必须先签了这份正式的合同。”说着,他拿出一沓钱,看起来有一万多,放在了茶几上。
然后他说,那是要支付给我的一年的酬金(酬金是按年支付),前提是我要出示有效证件,然后签署那份合同。我只得实话实说,自己的签证已经过期了,并骗他说,可以去办理延期。他让我把过期的签证给他看。我心想,桌上放了那么多钱,他应该不是骗我的。于是去找出了自己的证件,给了他。他仔细看了半天,然后说,可以为我办理证件,我听了自然很感激。之后他让我签了那份文件,我问是不是要给我一份。他说我签过字后,要拿回去,给房主签字确认后,然后会给我一份。
之后他走了,那些钱留在了桌上。我数了一下,真的是一万二千!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,我的第一笔正式收入!而且我现在正缺钱呢,却得了这么一笔意外的钱财,真是幸运啊。

从那以后,我一直住在了澳洲,然后跟家里打电话,告诉他们,我在澳洲找了一份工作,要长期在国外工作。
浑浑噩噩间,又过了半年多,那个人又来了,又给我送了一笔钱,说是下一年的报酬,提前支付给我。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好的事?让我赶上了?
我整天,更加的无所事事,虽然很孤独,但我似乎很喜欢那时那种状态。主要是有了收入来源,所以我很惰性的,选择了那种生活状态持续下去。
直到后来,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,才使我的生活有了一些波澜。
那时,由于手头有了余钱,所以晚上的时候,我会去附近的一个餐馆吃饭,吃过饭后,那餐馆上面,有娱乐厅,我会去娱乐厅里打发时间。在那里,我结实了一个推销蜂蜜的女孩,她卖的蜂蜜,是自产的,装在用过的罐头瓶子里,所以当地人几乎没有人买。那娱乐厅的服务生,经常赶她走,也影响了她的生意。我看她很可怜,于是买了她一瓶蜂蜜,很便宜,只要3元。我都怀疑那是不是真的蜂蜜。她说我是第一次买,所以给我打折了。她还给我留了一个电话,说如果再想买,可以给她打电话。
那个蜂蜜很好吃,跟我以前在国内吃过的蜂蜜完全不同。我想找她再买几瓶,趁机跟她见面,聊聊天。在国外那段时间,我很少接触女人,正处于严重的Jk状态,所以特别想跟她联系。
我打了她的电话,我说想再买几瓶蜂蜜。她说没有了。我很失望,问以后什么时候有。她犹豫了一下,说以后也没有了。我听她这么说,也不好再纠缠了,于是挂断了电话。
挂断电话后,我很有些失落,似乎是表白被拒绝了,很有挫败感。之后几天,我连那个餐馆都不去了,怕勾起这段伤心事。
不想不久后,那个女孩主动联系我,问我要不要买蜂蜜?我忙说要买。她说了一个见面地点,让我晚上的时候过去。由于是一个女孩子的话,所以当时我并没有任何的怀疑。
我们约的时间,是晚上十点。那个女孩到我的住处找我。她开了一辆很旧的小货车。我问她蜂蜜在哪里,她却说没有了。然后从后备箱里,拿出一个推车,问我能不能帮忙。我问帮什么忙,她说有些东西,可以可以先存在我这里,过几天拿走,她实在没地方放了。我说我这里地方大得很,可以放。然后她让我把一些箱子搬进屋里,那些好像都是食品,我没多问。之后,她又问我,可不可以再帮她一个忙,我说当然可以,没问题。
她开车带我到了一个路口,然后停车,一指几十米外,那里有一个小饭馆。她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把一些货,送到那个餐馆去?这是他们定的货,但我一个人实在搬不动。”
我马上答应了,不过一皱眉,问:“你怎么不把车开过去?到那门口卸货不就行了?”她含含糊糊的说:“不行,那边不让停车。”我没再多问,觉得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。她从后备箱又拿出了那个推车,然后告诉我是哪几箱货。我把那几箱货物,往推车上搬。她要帮我抬箱子,我说自己来就行。一抬才知道,那些箱子真的很重。一共放到推车上四箱,她说这些送过去就行了。
本来我以为,她会跟我一起过去,可是我推出一段路后,发现她并没跟过来。我回头问:“你不一起去?”她摇了摇头,说车上还有货,怕丢了,她要看着车。我忙问要不要签收单,货款怎么收,收多少。她说都不需要,直接去了,找他们老板,把货给他们就行,连这辆推车一起给他们就行,别的都不用管。我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之后,我独自去把那几箱货送了过去,那饭馆的人,果然什么都没多问,直接把货收了。我回去想找那个女孩,她却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当天回到家后,我想给她打电话,但时间太晚了,觉得不大好,于是没打。到了转天早晨的时候,我才给她打电话,但是一直无人接听。
之后,我的大麻烦来了。那天下午,警CHA登门拜访,让我跟他们走一趟。他们带了搜查令,并签了一条警犬,把我的房子搜了一遍。那几箱货,被他们搜了出来,问我是什么。我说不上来,支支吾吾的。他们打开了,里面居然是很多的那种大蟾蜍,那个场面,真的把我吓到了。那些蟾蜍,大多已经死了,但是似乎加了防腐剂,所以并没有腐烂。
我被带到了警察局,暂时关押了。他们问我那些蟾蜍,哪里来的,我不想出卖那个女孩,所以没有回答。
但是关了不到一天(24小时),他们就把我放了。他们只是警告我,不许做这种蟾蜍的交易,这种蟾蜍是禁止食用的。然后让我交了一点罚款,签了一些文件。
我回到家后,给那个女孩打了电话,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。可是还是无人接听。我觉得,我可能被这个女的骗了。我很希望能找到她,问清楚情况,哪怕她骗了我,我也会原谅她的,只要她跟我说实话。可是,根本就联系不上她。后来,我也曾多次到那个最初遇见她的娱乐厅去,希望再次遇见她,但她从那以后,再没出现过。
我又一次的消沉了,这次又是因为一个女人。我变得不愿与人交往,喜欢独处。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几乎天天不出门,除非要买一些生活必需品,我才会出门一次。
那时,我觉得人生毫无希望,毫无意义。我只想那么一天天耗尽自己的余生。那时我没想过自sha,因为没有那个勇气。只是想那么无意义的活下去。

有一天,中午的时候,我仍在睡觉。我的生物钟已经混乱了,晚上睡不着,白天睡不醒。迷迷糊糊的,我感觉有人来了。我第一反应,自己忘了关房门了?有陌生人闯进家里了?可是不可能啊,我已经好几天没出家门了,怎么可能忘了关房门?
当我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,才放松了警惕。那是我的一个远房的表哥,是农村人,他从小智力不是很好,反映迟钝,同伴给他羊粪,他都会吃。听说他长大后,也没有上学,一直在农村种地。可是我又不禁好奇起来,他怎么来澳洲了?来旅游的?
他问我:“你有电话吗?能借我电话用一下吗?”我一指外面,说客厅有。他去了客厅,拿起电话,不知给谁打着电话,说的是一种很奇怪的方言,我根本听不懂。没几分钟,他就回来了,笑着对我说:“你天天就在家呆着?也不上班?你倒不错啊。”我说:“噢,不想上班,没什么意思。”
他拿出一份不知什么文件,是好几张纸一起的,然后让我签字。我问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他说是“某某某某合同”,说了一个什么名字,我没太听清。我接过来,翻看着,那上面,有文字,有图片,但那种图片,是会动的。我心想这个高级了,纸质的文件上,有会动的图片。那些图片吸引了我,很多图片上,都有一个女人,好像是给她拍的写真集一样。在那女人周围,偶尔会出现一些其他人。
他催促我赶紧签。我问签这个干什么的?他说签完后会详细跟我解释。由于他是我亲戚,我也就没多想,直接签字了。签完后,他把文件收了起来。这时候,我觉得,他的样子似乎变了,变成了另一个人。或许是我的错觉吧。这段时间,我生活没有什么规律,经常脑子混混沌沌的,或许是刚睡醒,还迷糊着,眼睛看花了吧。最近一段时间,我看东西,常常模糊,明明静止的东西,我看着总是在动。
之后他对我说:“你赶紧回国吧。不要再呆在这里了,你现在处于停滞状态,你这边停滞了,我那边被动的受影响,也什么都干不成,做什么事都是失败。所以你不要再这样消极的生活下去了。”我觉得他是好心好意的来劝导我的,或许是我父母告诉他说,我一个人长期在国外,他才来劝我回去的?
不过我怎么可能听他的劝呢,即使我父母亲自来了,我也不会听的。我从小就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,很少听别人的劝告。于是我只是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他又说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我说:“当然知道,你不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我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了,因为太多年没见面了。
他说:“我就是你。”我笑了: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
他说:“我没跟你开玩笑。我说的话,或许你理解不了。我是逆时空的你。我跟你,在时空上,是逆向的。现在你处于停滞状态,逆时空的我,也被迫处于停滞状态,所以你必须尽快结束这种状态,明白了吗?这样,对你我都好。”
我皱着眉头,思考着他说的话。我是有一定科学知识的人,毕竟也是研究生毕业。而且我对一些前沿的科技、物理、航天新闻,是很感兴趣的。他说他就是我?有一种假设,说世界上有物质,也有反物质,难道他的意思是,他是反物质的我?可是不对啊,正反物质相遇的话,会湮灭的。即使世界上存在一个反我,也不可能跟我相遇吧?这个家伙,到底找我来是为了什么?借钱?是不是想找我借钱?其他都是借口,借钱才是他的根本目的?
我问道:“你找我来,究竟是为了什么事?是不是想找我借钱啊?”我惊奇的发现,他的模样又变了,变得苍老了,像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。我心想我眼睛该配眼镜了,近视又加重了。
他说:“记住,以后的人生中,不要再这样处于停滞状态了,这样不仅对你自己不好,同时影响我,而且会影响我的妻子,儿子,也就是你的妻子,儿子。明白了吗?”
我说:“什么妻子,儿子?我哪有什么妻子,连女朋友都没有。”我心想,就是因为被女朋友甩了,我才这么消沉的,并且那时我对女人产生了畏惧,暗暗下定决心,要信奉独身主义。
他说:“我是逆时空的你,所以我是从你的老年,活到婴儿,跟你正好相反,明白吗?”
我说:“什么意思?你是越活越年轻?你开什么玩笑?当我是傻子吗?”
他说:“我不是越活越年轻。我也是慢慢衰老。只不过,我的时空顺序,跟你正相反,你还不明白?”
我拿出了杀手锏,说:“你说你是‘反我’,是这意思吧?好,你拿出证据,你拿出证据,我就信你。”
他说:“你的第二个儿子,叫‘某某某’。到时候,验证了,你就知道我没骗你了。”
我笑了,哈哈笑着:“我第二个儿子?你骗谁呢?怎么可能?”(那时还在实行限制一胎政策,即使我有孩子,也只能有一个,怎么会有第二个儿子?而且他说的这个名字,根本就不是我的姓,怎么可能对?)
他说:“到时你就知道了。我该走了,记住,赶紧回国。”然后他出去了,似乎是走了,但我并没听见开房门的声音。难道他是从“反门”出去的?
……
不久之后,澳洲当地的警CHA又找到了我,说我属于非法滞留,必须马上离开澳洲……
回国后,我找了一份工作。
再后来,过了好多年了,我都没有谈恋爱。在父母亲戚的逼迫下,我认识了一个女孩,第一次见到她,我就惊了,她就是那个当初那个“反我”让我签的文件上,那个女孩,绝对是她,我不会认错的。
我们结婚后,果然生了两个儿子(后来放开生育政策了),我记起了当初那个“反我”说的,二儿子会叫“某某某”,不禁会心一笑,心里暗暗合计:“怎么可能?我的孩子,还不是我取名字,我偏不让他叫‘某某某’!”
但是,我和妻子都是独子。岳母提出,第二个孩子,要随母亲姓氏,将来继承岳父岳母家的香火。我觉得也算合理吧,也就答应了。而他们给孩子取的名字,偏偏就叫“某某某”!
【全文结束】
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