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女 | 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巫术么?

讲述者:DAND,某公司招聘主管

这是我在上一家公司的一段经历,现在我已经从那里离职了。并不是离职后,故意黑她,我只是客观的讲述自己的一段职业经历。
大约三年前(讲述本故事时的三年前,并非当前时间的三年前),我们公司一个偶然机会下,接了一份海外订单,是日本一个公司的订单。当时公司销售部挺重视的,因为这是在日本的第一个客户,也是第一单出口业务,意义挺特殊的。但是这个客户很挑剔,订购量还少,经常退货,或者延期付款。销售部就打算放弃这个客户,可是领导层出于一些特殊考虑(享受**补贴那些政策,不细说了),要求销售部尽量维持住这个日本客户。
销售部没有一个人懂日语,全公司都没有懂日语的人。但是这个日本公司,拒绝使用英语,他们发来的所有表单、邮件之类的,都是日文。开始销售部是用电脑软件进行翻译,但有很多特有的词汇,翻不出来,或者翻译不准,甚至错误,造成了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于是销售部经理,要求HR部招聘一个日语翻译。
这个任务自然落在我这个招聘主管的身上。本来,招聘一个翻译,很容易,可是,我们部门都不懂日语,怎么给这个日语翻译面试?如果只看应聘者的日语等级证书,而不进行实际的口语测试,我觉得很容易出问题。这个日语翻译,不仅是翻书面那些文件,我们跟日本客户联系时,也是需要他(她)出面的。
一时间,我被这个问题难住了,而销售部那边又天天的催,他们觉得招聘就跟买白菜一样简单。最后,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直接招聘一个日本人,不就没问题了?日本人,不可能日语不精通的,根本不需要面试。
我通过关系大学(与我们公司有合作关系,我们公司,是这个大学学生的实习基地之一),直接要求他们推荐一个日本留学生过来,必须是日本籍的。他们很快推荐了一人,是个女生,名叫RUIHUI,不过她还要上课,每天工作时间受限制,有时下午没课,可以上班,有时上午没课,周六日可以整天上班。
我询问业务部,这样的工作时间行不行?他们说没问题,因为这个日语翻译,工作量本来就很小很小。
我于是通知RUIHUI来面试,其实就是走个形式,填入职表格,办入职手续(按实习生对待)。因为关系大学,肯定把最优秀的,推荐过来,他们已经筛选过了。
第一次见RUIHUI,吓了我一跳,因为她长得特别像一个日本的“女性优秀演员”。当时我都有点不知所措了,不过很快稳定了心神,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压下去,开始跟她面谈。她中文很标准,我说方言,她有点听不懂,于是我也改成了用普通话跟她交流。
总之一切很顺利,她顺利入职了,销售部那边也很满意。即使不是跟日本人谈业务,也经常带着她一起出去。因为她的形象太“优”秀了,甚至把销售部那几朵金花都压下去了。
RUIHUI入职一个月后,销售部经理找到我,要求我给她转正。我说实习生,没有转正的说法,她们本质还是学生,不存在转正的问题。如果毕业后,继续在咱们公司工作,可以免去实习期。销售部经理又要求给她上调工资,我说实习生,最多只能是给予奖励,奖金,工资不可以上调,他们的工资只有一个档,没有上调的空间。
他居然跟我发起火来,说我这些人事制度太不合理,等等等等。还扬言,要找我的上司(HR经理)理论。

后来,这个销售经理,又拿来了一份奖金申请单,要为RUIHUI申请奖金。但是那上面的理由并不充分,公司的规定是,对公司发展建设有特殊贡献的员工,可以申请奖金。RUIHUI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,因此申请被驳回了。销售部经理觉得是我从中作梗,暗暗跟我结下了怨,后来他居然在公司的论坛,散布谣言,说RUIHUI是我亲戚,我利用职务之便,把她招聘进来的……

销售部经理权势很大,连总经理都让他三分。他经常挑我工作上的错误,直接汇报总经理。HR经理出于综合考虑,决定把我调到子公司,担任行政主管(其实是一个虚职,子公司全部员工只有十几人,大都是总公司的人员兼职,子公司并不真正运营)。
我每天会去子公司上班,做一些不存在的考勤记录,薪酬核算,培训记录等等。那个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,办公室也不大。HR经理说很快会把我调回总公司,让我先在子公司避避风头。
本来我是很清闲的,每天无论干什么,也没人管。不过,后来,我却忙碌起来,因为总公司财务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失误,他们有一个季度,忘记分摊那家日本公司的出口业务额了,这样公司会损失很大(财务人员应该能明白,具体不便细说)。主要是会计主管换人了,这个新主管不懂规矩,仗着是总经理的亲信,所以有些嚣张,根本不把财务经理放眼里。下属们自然跟财务经理一路的,跟她矛盾越来越深,于是故意隐瞒她一些内幕,导致她工作出现巨大失误,算是给她的教训。
总经理当然不能接受这种损失,财务部只能设法弥补。他们采取的办法,是子公司真正的做一单日本公司的出口业务,然后子公司能享受**优惠**政策,以此弥补总公司的损失。这个不细说了,太乏味了。【编者注:本段纯属虚构,是幻想中的创作,是胡编乱造的,只是为了推进情节发展,现实中不可能发生,特此声明】
财务经理,亲自到了子公司上班,当然,那个日本翻译RUIHUI也被调了过来,因为要跟日本公司谈业务吗。我被升职为“副总经理”(子公司的副总,虚职而已),RUIHUI是业务部经理(子公司的业务经理)。财务经理下了命令,用最快的速度,跟日本公司达成业务,不管对方提什么要求,都答应。
本来这家日本公司,跟我们有长期的业务往来,达成业务并不难。但由于换了公司名称,并且我们表现的太心急了,反而引起了他们的戒心,迟迟不愿达成协议,即使我们提供很多的优惠。后来他们说,要亲自派人过来考察。我们只能被动的答应。
他们的考察团来了后,由我和RUIHUI负责接待。其实我完全是傀儡,因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只能是陪吃陪喝。由于RUIHUI是日本国籍,博得了对方充分的信任。所以这单业务,总算达成了。可是他们又提出,邀请我们去他们日本的公司参观考察,说是礼尚往来,等参观后,在日本签协议。
公司很无奈,只得答应,并计划派我和RUIHUI去日本,当然最重要的目的,是达成这单业务。
那段时间,接待日本团,为了讨好他们,总带他们去泡温泉,住宿也是选的温泉汤屋那种特色旅馆。我很少泡温泉,泡了几次后,皮肤变得有些起癣,不是很严重,但是会痒。又不能让RUIHUI一个人陪客人去,那样简直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。我只能坚持泡温泉。加上陪他们吃饭,很多生鲜食材,我吃了多少有些过敏,更加重了皮肤的瘙痒。
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桃子。送日本团去机场的途中,在郊区的路段,有摆摊卖山货的。其实也不是什么山货,就是郊区的农民自己种的水果蔬菜,专门摆在路中央,挡住过往车辆,迫使他们停车买。我们的车辆,看到路中间有摆摊的,只能放慢车速绕行,这时就有农民凑过来,敲车窗,问买不买。那些日本商人,居然要买他们的水果,说是临别送给我们的一点小礼物。而且,他们挑的,恰巧是桃子,买了整整一筐,后备箱放不下,只能放车里。
我是最怕桃子的,怕它们的毛。我不知从何时起,突然特别怕那些桃毛。只要粘在身上,就会起红疹。跟一筐桃子坐在一辆车里,我觉得我要疯了,但出于礼貌,必须忍耐……
送走日本团,回到家里后,我的胳膊上,脖子上,已经起了很多的红疹。身上也有,虽然不多。我连忙冲澡,冲了很久,还是觉得身上沾满了桃毛,痒痒得难受。我上网查着去除桃毛的偏方,能查到的方法,都试过了,没有用,全都没用,浑身还是痒得难受。
我去了医院,看了医生,她给我开了一些很廉价的止痒药,抗过敏药。我自己去药店,自费买了几种贵的药物,然后拿回家,按要求计量的两倍服的药。把那些外用的药膏,也几乎摸遍了全身。但是,根本不管用,我就是觉得全身不舒服。
我的皮肤病,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,但各种方法都试过了,就是治不好。皮肤病已经蔓延到了我的眼皮,使得眼皮很不舒服,进而影响了我的视力。我不得不跟公司请病假。但公司领导没有批准我请假,因为马上就要派我去日本,完成那单业务。我跟HR经理说明了病情,他见我浑身实在是病的挺严重,说先让我休息一天,赶紧去医院治病。我建议能不能换个别人,代替我去日本谈业务,HR经理很为难,摇头说不行。我说这有什么不行的,我这情况,怎么去日本?换个销售部的人去,不就行了?反正是去谈业务,他们比我熟悉的多,我是客串而已。
HR经理说:“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。你这段时间,不在总公司上班,这边的情况你不了解。唉,你也不是外人,跟你实说了吧,XS(我们私下对销售部经理的代称)老毛病又犯了,这次又对那个日本学生(指我招来的日语翻译RUIHUI)下手了。那日本妹妹找到我,说想换实习岗位。我能不明白吗?好在正好你那边需要跟日本人谈业务,我借机把她调过去了。这次去日本,XS跟总经理谈过,要自己带日本妹过去,总经理当然知道他的用意,跟我谈了这件事,并说业务为重,所以没答应派XS去。你现在如果打退堂鼓,让我怎么去跟老总说?这样,只要你去日本谈成了这单业务,回来后,我会跟总经理谈,把你调回来总公司。”HR经理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好再说其他的了。

转天我请了一天假,又去了一趟医院,这次换了一家更大的医院,不过还是很失望。医生无非是说些过敏啊,少吃辛辣啊,少吃油腻啊,多注意休息,别熬夜啊那些话,然后又给我开了几乎跟上次一样的一些药物。当然还是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。看来只能忍耐,等待这个皮肤病自愈了。
下午的时候,RUIHUI给我打电话,问我病好些了吗。我说没怎么见好。她说要请我出去吃饭,我说去不了了。她说销售部经理约她出去吃饭,她跟销售经理说了,已经跟我约了去吃饭。我说我实在吃不下。她说她要到我家来看我。我说不用了。她说她可以治疗我的皮肤病。
我有些不信,不过RUIHUI很少跟我开玩笑,于是问她:“你会治病?你是不是网上查的治疗皮肤病的偏方?没用的,那些我都试过了。”
RUIHUI说:“你根本不是身体受伤,是灵魂受伤了,我会灵疗,但是很耗我的灵力,所以收费很高。”
我根本没心情跟她谈这些,于是说:“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?我现在很难受,回头再聊吧,挂吧。”
我挂断了电话,然后又翻出各种药物,口服的,外敷的,都用了一遍。
大约一小时后,响起了敲门声,我估计是RUIHUI来了,开门一看,果然是她。她手里拎了一些吃的。我将她让进屋里。
她把拎的东西放在桌上,我说:“谢谢你来看我,不过我这皮肤病,可能传染的,没什么事,你就回去吧。”
她从脖颈上摘下一串水晶,握在手里,闭上眼睛,念着什么。我笑着说:“姐姐你干什么啊?要给我驱魔吗?不要搞这一套好不好?我从不信这些东西的,最烦的就是这种神神叨叨的……”
她猛地把水晶按在我的手背上,我“欸”了一声,连忙缩手。那水晶好热,我就像被香头烫了一下。
她说:“你看,你怕水晶,你身上有邪气。导致你的灵魂受损了,所以才会反映到皮肤病。”
我很抵触她说的话,但彼此是同事,又不好翻脸。并且她也不是恶意,关键人长得漂亮,于是我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,只是问:“你这是什么宗教的治疗方法?不会是洒圣水那种吧?”
她拿着那串水晶,那水晶悬在空中,慢慢的划着圈,她指了指一扇门,问:“这是什么房间?”我说是我的卧室。她说:“问题就出在这个房间。把门打开。”
我把卧室门打开了,那里面狼藉一片,很久没收拾过了。我很狼狈的去把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,全都塞进衣柜里。
她拿着水晶,来到床前,那水晶突然晃动的很厉害。我开玩笑的问:“什么情况?这屋里不会闹gui吗?”
她掀起褥子,看着下面的床垫,说:“床垫下面有什么?”
我被问愣了,想了一会儿,说:“什么也没有啊,是床板。”
她又问:“床板下面呢?”
我说什么都没有。下面虽然是空的,可以放东西,但我什么都没放,因为拿取太不方便。
她让我把床垫子掀起来,我照她说的做了。然后打开了下面的床板,里面完全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
她又提着水晶,走到床垫子跟前,那水晶又开始抖动。她让我把床垫翻过来,我照做了,心想看看她到底搞什么玄机。
她说:“有剪子吗?”
我找了一把剪子给她,问她干什么用。她也不回话,用剪子,居然开始剪床垫。
我问你干什么啊?上前想阻止她,但她已经把床垫的那层布与下面的衬垫剪开了一个口子。
她问我:“你养过一条狗,对不对?”
我皱眉:“狗?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好多年了。那条狗丢了,那时很伤心,之后再也不敢养了。”
她问:“那条狗,生了皮癣,对不对?”
我说:“这你怎么知道的?”当初为了给那条狗治疗皮癣,我买了好多的洗澡药水,不过没用完,狗就丢了。那些药水,剩下的部分,至今还堆在阳台的一角呢。
她把床垫剪开了几乎一米长的一条开口,然后又横向的剪去,之后用力一撕,里面露出的东西,让我毛骨悚然。那明明就是我那条丢失的狗的狗皮!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即使过了这么多年。
我激动的要上去用手摸那狗皮,被RUIHUI拦住了,拉开我,说:“别碰它。”
我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我的狗,怎么会在床垫里?”
她说:“这不是狗,只是狗皮。你以前交过一个姓HUAN*的女朋友,对不对?”
我说: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这可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啊!
她问:“她不喜欢这条狗,对不对?”
我连连点头。
她说:“这条狗,被她杀死了,做成了皮咒,施在你身上了,所以你染上了皮癣。但是你只要不跟她分手,不乱找别的女人,皮癣就不会发作。”
可是我早就跟她分手了。我这个姓HUAN*的女友,是我大学同学,她是东*人,毕业后,我们同居了。同居后,她逼迫我信一种教派,每天要烧香,跪拜一些动物。我的屋里,整天香雾缭绕,邻居们经常来提意见。后来,她开始让我用自己的鲜血,供养一些她所谓的神灵。她直接用刀子,割破我的皮肤,然后滴血进一个盘子里,拿去上供。我实在忍受不了了,跟她分手了。从那以后,我对那些神神叨叨的事物,特别反感。

至于这条狗,是我大学毕业那年,回老家过年。有户亲戚家里,下了一窝小狗。其中有一只,全身黑色,但爪子部分,是白色的。农村觉得这种狗不吉利,要扔掉。我看着可怜,就抱回来了,还被父母骂了一顿。
这只狗,是我从它吃奶的时候,喂起来的。开始给它喝牛奶,后来慢慢喂食物,真是从小喂大的。所以感情很深。但是我女朋友,特别讨厌这条狗。因为这狗见了她,就会不停的叫。女朋友让我送走,我不舍得,关键是这条狗,送给谁,谁也不会要的。后来就把它养在阳台,不让它进屋。当然我趁女友不在时,会放它出来。有一天,这条狗突然就丢了,不知去了哪里,我找了很久,都没找到。女友说,好像看见那条狗从阳台的窗户,跳出去了。我去楼下找了半天,什么也没找到。没想到,它却就在我的床垫子里。
我问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本来我是不信RUIHUI的用水晶摆弄的这一套的,但她说了很多她不可能知道的事情,让我很意外。
她说:“前次在你家住的时候,我就发觉这床有问题了,可是你非让我睡这床上。”
我说:“那当然了,总不能让你睡客厅吧?当然是我睡客厅了。”
她说:“要不是那天实在太晚了,我才不会住在你家,你家好怪的。”有一次,陪日本客人到凌晨,我又喝了很多酒,没法送RUIHUI回学校,让她独自打车又怕不安全(当时本市出了一起很恶劣的出租车凶案),所以就让她临时住在我家了。
我身上又开始痒起来,我说:“我先去擦点药,太痒了。”
她拉住我,说:“不用,我马上给你治疗。但是我跟你说,这个皮咒,我给你解开后,你女朋友(指我前女友)会受伤,这没关系吧?”
我想了想,说:“她为什么会受伤啊?”
她说:“这个是咒语的规矩,或者叫代价。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
我当初跟前女友交往时,她想把一些法术传给我,但我很抵触,没怎么好好学,只记住了一些理论。我说:“那你一解开,她肯定就知道了,对吧?”
她点头:“肯定的。我跟她就结仇了。”
我说:“有没有什么方法,不让她知道的?我不想惊动她,万一她再来纠缠我,怎么办?”
她说:“当然有,那就是不解这个皮咒。”
我笑着说:“不解咒,我的病就不会好,对吧?”
她说:“不是的,可以好。你千万不要碰这个狗皮,站一边看着就行。”
她把狗皮慢慢翻过来,在狗皮没有毛的那一面,仔细找着,找到了一个缝合的痕迹,用剪刀剪开了那段线,夹层里面,是一张纸条,她打开了,给我看,并提醒我,不可以碰那纸条。
我仔细一看,纸条上,是我的名字和出生年月。我大约明白了,问:“这个纸条是不是要烧掉?”
她说:“不可以烧。烧掉她马上就知道了。”
我问:“那怎么处理?撕掉吗?”
她说:“撕掉也不行。只有用我的灵力,慢慢把它化解。”说着居然把那张纸条吃了。
然后她让我又找来一张空白纸条,说:“你恨谁?把他名字和生日写上,然后我把这张纸条放回去,缝上,就没问题了,她不会发觉的。”
我说:“我也没有什么恨的人,有也不至于用这种招数对付他啊。再说,如果将来被他(指被下咒的人)破解了,这等于是我下的咒语,岂不是我会被反伤?”
她说:“没关系,只要这张狗皮不被他发现,你就不会有事的。你女友对你还是比较友好的,把这张狗皮,就留在你家里,很好化解。如果她带走,你就完蛋了。”
我说:“那把你们经理写上,怎么样?”(指销售部经理)
她说: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她麻利的写上了销售部经理的名字和生日,然后又找我要针线,缝了回去。
我暗暗想:“这家伙,怎么知道的销售部经理的生日?”
她像读懂了我的思维,说:“他过生日那天,别人都送他礼物,我连忙也匆匆去买了礼物送他,就记住了那天。那天他趁机约我,说一起生日派对,我以为销售部员工都去呢,结果就我一个人去的。那天跟他闹得很不愉快。”
我心想,那天她不会被销售部经理那个了吧?所以她恨他……
她脸红了,说:“没有!我没被他……什么也没发生,我跑掉了!”
我吓了一跳,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
她没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说:“这张狗皮,我要带回日本,这样他就永远找不到了!你给我找个袋子来,要不透明的。”
我心想你够狠!连忙去找袋子,没找到不透明的,找到一个旧的背包,问她行不行,她说可以。
她装好了狗皮,提醒我不管任何时候,我绝对不可以触碰这张狗皮。然后拿出一个药瓶,给了我,说:“把这个涂在身上,你的皮肤病就好了。另外这串水晶,什么时候都不能离身,要随身带着,可以不佩戴,但必须带在身边,明白吗?她会守护你的。”说着把刚才那串水晶,戴在了我的脖颈。
我摇了摇那瓶药,问:“这什么药?是止痒药水吗?”
她说:“你就不要问了,赶紧擦药吧,我走了。”
她走后,我擦了她给的药水,真的很管用,我身上一点都不痒了。
我的皮肤病真的好了,我也不知具体什么原因,但真的好了。从心里,我更愿意相信,是我这段时间来,看医生,吃药,抹药,治好了我的皮肤病。不大愿意相信是RUIHUI帮我治好的。但是我觉得她是帮了我的,至少是想帮助我,心中也就对她存有感激。
后来,我跟RUIHUI一起去了日本,谈成了那单与日本商人的业务。返回后,由于我们算是比较出色的完成了任务,所以我被调回了总公司,RUIHUI也回到销售部继续担任翻译。
但是,我回总公司后,发现了一件事,令我十分震惊!销售部,新招聘了一个业务员,居然就是我的前女友,小HUAN*。我见到她,很尴尬,她却很自然的跟我打招呼。
我忙去问HR经理,小HUAN*是谁招聘来的,什么时候来的。HR经理说,她是销售部经理直接招来的人,直接跟总经理打招呼了,特殊渠道入职的。听说,是销售部经理前几天(我出差去日本期间),到东*谈业务时,遇到的一个女人,然后就把她招聘进销售部了。HR经理需要小HUAN*填写入职的各种表格,居然发现,她在亲属栏中,写了丈夫是销售部经理。也就是说,她跟销售部经理已经结婚了!我听了后,更加吃惊。暗暗想:难道跟那张狗皮,有关系?不会吧?

我决定下班后,找机会问问RUIHUI。但我发现,RUIHUI似乎故意躲着我,下班后,她匆匆走出办公区,我追上去问她话,她根本没理会。她等电梯时,我又趁机过去想搭话,她却直接跑进了走道中间的卫生间里。看来她故意在回避我。
我到楼下找到自己的车,然后上了车,准备回家。我的车位,早就被销售部的占了。我临时把车停在了路边,随时有被贴罚单的危险,甚至可能被拖走,但实在没有其他位置停车。我刚发动,倒车,副驾驶却有人敲窗。我抬头一看,居然是前女友小HUAN*。我开了副驾驶的门,她上了车。
我很尴尬的笑着,问:“你去哪儿?我送你过去。”
她说:“跟你回家。”
我一听,忙说:“跟我回家?有事?”
她说:“嗯,当初,有样东西忘在你家了,我去取一下。”
我问:“什么东西啊?我明天给你带到公司行吗?就别跑一趟了。”
她说:“那东西要我亲自去取,是一张兽皮。”
我问:“兽皮?什么兽皮?我家里从来没见过有兽皮啊。”
她说:“我跟你回去取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后面的车子,不知我什么情况,闪灯鸣笛的,我忙把车倒出去,开到辅路上,低速向前。我心想,不能让她跟我回家,如果她跟我回去,发现了我动了那张狗皮,不是露馅了?于是说:“我们去吃饭吧?我请你吃饭。”
她说:“不行。还有,咱俩以前的事儿,你不要说出去。”
我忙点头:“你放心,我不会说的。”
她说:“赶紧带我回你家,处理完那件事,我就走。”
我故意问:“处理什么事啊?”
她说:“刚才不是说了,去取东西。”这时她电话响了,她接了,我听出来是销售部经理给她打电话,问她在哪里。她跟销售部经理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,然后挂了电话。
她说:“赶紧滴,办完事儿,我还有其他事情呢。”
我只得骗她说:“我搬家了,不住原先那儿了。”
她问:“原先那房子呢?卖了?那旧床垫子呢?搬家时带走了吗?”
我随口说:“没带,那床垫子扔了。卖给收废品的了。你问这干什么?”
她说:“你骗我!你根本没搬家,对不对?你能骗得了我吗?”
我说:“我真的搬家了。原先房子租出去了,现在别人住呢,去了很不方便的。”
她说:“接着编!接着忽悠!刚才仙家一直提醒我,你在骗我!”我猛的想起,她以前跟我说过,她顶仙,有神通,能看过去,预知未来。
但是到了现在,我只能继续编下去,我把车靠边停了,说:“其实……其实,我找了个女友,她在家呢,你去了,我怕引起她的误会。要不,等哪天,她不在时,你再去取东西?”
她说:“别哔哔了,赶紧带我回去,没工夫跟你扯闲犊子!我跟你说,我把那张兽皮取走,对你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,知道不?”
我说:“你刚才就说兽皮,兽皮,到底什么兽皮啊?是皮衣吗?”
她说:“你可真能磨叽,不是皮衣,就是一张兽皮。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看来没别的办法了,只得带她回去了。如果她发现那张兽皮不在床垫下面了,我就说我也不知道。可以骗她,说这房子曾经租给过别人,或许别人动过床垫子。想好了后,我开车往自家方向而去。我又想,如果骗她,她应该会知道吧?于是减慢了车速,边开边想着应付她的方法。
一路上我不停和她打岔,希望她改变主意,不要去我家了。可是她很坚决,非去不可。
到了我家后,她按了密码,直接开门进去,直奔卧室,我连忙跟了过去。她打开门的那一瞬,像被电击一般呆在那里,我不知什么情况,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女生,刚洗完澡,围着浴巾,躺在床上,脸上贴了一张全面面膜。她听到声音,问:“回来啦?薯片买了吗?不会忘了吧?”我赶忙把小HUAN*拉到一边,然后对着床上的女生说:“哎呀,又忘了,我马上去买。”
我拉着小HUAN*出了家门,匆匆下楼,对她说:“你看,我说的我女友在家吧,你不信。改天你再来好不好?”小HUAN*说:“好吧。她什么时候不在家,你打电话通知我。”我连连点头,然后要送她回去,她说不用了,之后打车走了。
我想上楼,突然想起了薯片,于是去楼下的小商店买了一盒薯片。到了楼上,开门,进卧室,却发现空空如也,所有房间都找了,根本没有人。我连忙给RUIHUI打电话,她却不接。
之后的半个多月时间,RUIHUI见了我,都是刻意的回避,最多一两句礼貌性的问话,其他什么都不多说。她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陌生人。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,想约她出来聊聊,她却用各种借口拒绝了。
一个周一的上午,HR经理开完部门经理周会后,找到我,把我叫到一间无人的会议室,跟我谈事情。
他的主要意思,就是让我劝退RUIHUI。我有些吃惊,因为销售部一向对她的工作很满意。我问是谁要辞退她,是不是销售部经理对她有看法?HR经理说,不止销售部经理,其他部门经理,也对她有意见。我问具体是什么原因。HR经理说:“他们都说,RUIHUI的思想很污,是个‘污女’。很多同事,都反映过,这个女人太污。甚至不敢跟她有交流接触。”我说:“怎么可能啊?不要因为她是日本人,长得像****(一个日本女优),就歧视她啊。”
HR经理说:“我也没办法,总经理在今天的周会上,已经决定了,要辞退RUIHUI。你就照做吧。劝退她,让她自己走人。人当初是你招聘来的,你跟她谈吧。”我说:“那就是多给她两个月工资,让她立即辞职?”HR经理说:“没有。没有任何补偿金。”我说:“这怎么可以?”HR经理说:“这是周会上做出的决定。你不要再多说了,你跟她的事,大家都看在眼里呢,她走了,对你有好处。快去处理吧。”我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,说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跟她怎么了?你说清楚!”HR经理陪笑说:“你别这么激动,只是大家有些传言,传到我耳朵里而已。”我说:“哼!好吧,那我也辞职。其实我早就不想干了。”HR经理忙劝我不要辞职。
他透露了辞退RUIHUI的真实原因:原来,很多同事反映,在与RUIHUI交谈过程中,头会发晕,眼前发黑,然后看见一些很不堪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画面。还会看见自己变成了狗或者猪,吃粪便的肮脏画面。总之令人难以忍受的那些场景,会浮现在眼前,而只有跟RUIHUI交谈时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最先说出这个情况的,是XS(销售部经理),他一说,真是一是激起千层浪,其他同事纷纷表示也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我想了想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,于是说:“会不会是这些人,故意编出来的,怎么会有这种事?”HR经理说:“不管实情是什么,RUIHUI可以说是犯了众怒,还是赶紧辞退她吧。这事很好处理,她只是个实习生。”我说:“她当初是**大学推过来的,跟大学那边怎么说?”HR经理说:“就说我们这边不用日语翻译了,这个岗位不需要了。”
……
我很纠结,到底该怎么跟RUIHUI谈这件事。可是转天的时候,HR经理找到我,把一份辞职报告递给我,我一看,是RUIHUI的辞职信,问:“怎么回事?你跟她谈了?不是说让我去谈吗?”HR经理说:“没有,我没跟她谈,她自己突然提出的辞职。”

不久之后,我找到了其他工作,也辞职了。HR经理说,可以按公司辞退我处理,那样补偿多,我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我给RUIHUI打电话,语音提示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。我跟她的学校方面联系,但学校实习生安排工作的负责人,已经得到了我从原公司离职的消息,所以拒绝回答我的询问。
我无法联系到RUIHUI,感觉挺苦恼的。有天早上,我正要去上班(去新公司),正在锁门,突然接到一条短信。我本以为是那种垃圾短息,扫了一眼,短信内容三个字:“换密码”。号码是很长的一串数字还有无法显示的用*代替的字符。我心想:“换密码?什么东西?发错了?垃圾短信?”
我没理会,往楼下走,刚走几步,我突然明白了什么,忙回来,更换自己房门密码锁的密码。更换密码方法我早就忘记了,因为这个密码很多年没换过了。我打厂家客服电话,询问后,她告诉我的是新版的密码锁更换方法,根本不行。我问老版的方法,她说不知道。还建议我更换成新版的密码锁,用的是指纹识别,说新密码锁安全度更高,老式的数字型密码锁,很快要被淘汰了,因为存在安全隐患,现在有以旧换新的活动等等……我直接挂断了她电话,后来从网络上搜了几个方法,试了,有一个是可行的。于是更换了密码。
下午时候,我正在上班,接到了前女友小HUAN*电话,她问:“你密码换了?”我故意问:“什么密码?”她说:“防盗门的密码啊,你换了?”我说:“啊?啊。”她问:“新密码多少啊?”我说:“你干什么?”她说:“我进去拿点东西。”我说:“密码不是我换的,等等我给你问问啊。”我挂了电话,然后关机了。
下班回家时,我走的很慢,很怕小HUAN*在我家门口等我。好在并没有。我进入家里后,心想,她肯定是冲着那张狗皮来的,所以一直想进来拿走。如果被她发现狗皮没了,就没法解释了。干脆,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把床垫子卖了!这样她即使来了,发现床垫子没了,也就没地方找那狗皮去了。况且,这个床垫子,已经用了很多年了,有的地方都塌陷下去了,也该换了。
我去楼下,找了一个收废品的,问他收不收床垫子。他说不收。我说白送要不要?他说白送也不要,因为没法子搬。我说我跟你一起抬下来,行不行?他还是说不收。最后倒是我给了他十元搬运费,另外床垫子白送他,他才答应了,跟我一起把床垫子搬下来,拉走了。

转天的时候,我又接到小HUAN*电话,问我几点下班,说有事找我。我告诉了她下班时间。等我回到家门口时,发现她等在那里。我开了门,进入家中,她也跟了进来。我问她有什么事,她直接去了卧室,当然发现床垫子没了。她惊讶的问我:“你床垫子呢?”我说坏掉了,被我扔了。她问我扔哪里了,我说扔楼下了。她让我带她去找,我说早就不知被谁捡走了。
她叹了一口气,说:“唉,看来咱俩注定要在一起啊。”
她突然说这么一句,吓了我一跳,我问:“你不是跟***(销售部经理名字)结婚了吗?怎么又说这种话?”
她说:“可我根本不爱他,我就是图他的钱,等我把他钱都骗到手,然后就跟他离,到时咱俩结婚,怎么样?”说着她上来搂住我……
我说:“你不要这样好不好?我有女朋友的,她随时会回来的,看见多不好,要是没事了,你就回去吧。”
她说:“你是不是看上那个日本妹了?我老公也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,气死我了!我就不知道,她到底有什么好的!不过现在她辞职了,总算是去了我一块心病。”
我连忙否认:“我跟RUIHUI只是普通同事关系。你不要乱猜。”
她说:“哼,你骗得了别人,却骗不了我。我有心通,你不会忘了吧?不过啊,我劝你,对那个日本妹还是死心的好,她是巫女,不能结婚,知道不?你即使追她,最后也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我说:“巫女?怎么可能?”
她说: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。日本有很多巫女,不过大都不是真正修行的。而她是真正修行的巫女,修的是读心术。”
我很感兴趣,问道:“RUIHUI会读心术?就是能读懂别人的想法?”
她说:“不是你说的这么简单。那是一种法术,其实最早起源是咱们国家。我考考你,巫女起源是哪里,知道不?”
我说:“是日本啊。”
她说:“不对。巫女起源于*国,后来从咱们这边,传到日本的。其实是日本人来*国,学走的。但是当时传授他们的,只是很少的一部分,大多数核心的内容,都没有传授。也就是,日本巫女,只是学到一点皮毛。不过他们仍然对这个很重视,反而长期的发展壮大了,我们国家,作为发源地,由于*******(此处略去部分文字),现在巫女几乎绝迹了,唉……”
我问:“你怎么知道RUIHUI是巫女?她告诉你的?”
小HUAN*说:“我老公被她迷了,我当然要摸清她的底细。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了,反正她肯定是巫女。她的读心术,等级已经很高了,那应该是她的专修。小小年纪,修到那个境界,说明她天赋很高。你知道她为什么被公司辞退吗?”
我想听听她怎么说,于是问:“为什么啊?”
她说:“RUIHUI平时是不用读心术的。因为那个耗费灵力。灵力相当于契约。契约一旦签订,是不能违反的。所以,平时,她封住了自己的读心术。但是,有一种情况,读心术会被激活。那就是,当别人的想法,威胁到自身的安全时。我老公跟我说,RUIHUI虽然表面装得清纯,其实内心很污,是个*货、*货。我问为什么这么说,他说跟RUIHUI聊天时,会看到那种日本A*片中才会有的镜头,说明她满脑子是****。其实我老公太可笑了,他看到的那些不堪画面,并不是RUIHUI的思想,反而是我老公自己的非分想法。我老公能看见自己想法,是因为激活了RUIHUI的读心术的自我防卫机制。也就是,我老公的想法,对RUIHUI造成了威胁。读心术到了高境界,才会实相化。自我防卫机制启动后,还会让对方看到自己变成动物啊那些场景,其实是在暗示对方畜生不如,会坠入畜生道。其实我老公真的是那样一个人,对于女人,几乎是见一个爱一个,一点底线和原则都没有。即使是动物,很多也是忠于自己配偶的。他真是畜生不如了!”
我听她如此评价自己老公,很有些意外。心想,她真的是一点都不爱自己老公啊。或许是太让她失望了。
小HUAN*开始解我的衣服,我忙说:“等等,你不要这样,一会儿真的我女友回来(我女友一会儿真的回来,此处由于慌乱,说出了复合倒装句),你先回去吧,好不好?有事我们改天再聊。”
小HUAN*笑着说:“你还骗我是不是?你根本没有女友!这样,我在这儿等她,如果她不来,你怎么说?”
我很心虚,不过还是硬挺着说:“她肯定会来的,我们约好的。”心想赶紧有个人来啊,赶紧啊!
小HUAN*说:“要是没人来,你输给我什么?我在等几分钟,先去洗个澡,要是我洗完澡,还没人来,那你怎么说?”
这时响起了敲门声,真的是把我救了!
【编者注:讲述者后面讲述的内容,太玄幻了(什么水晶锁魂,什么远距离读心术,什么中日巫女大对决,什么两个美女不顾一切的争夺一个男人,很显然是单身男人*幻想中经常出现的情节),实在无法让人相信了,所以编者决定不再继续了,故事到这里结束。对于讲述者的讲述,编者个人是倾向于不相信的。读心术或许存在,但把思维转化成画面,并显现出来,让别人看见,个人觉得根本不可能。】

【《巫女》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