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行人 | 你相信真的有未知生物么?

讲述者:XI,业余天文观测者

明明今年四岁,他和妈妈住在一栋高层民居的19层。这是刚搬的家,所以明明表现的很不适应,没什么精神,常常对着某些地方愣神。妈妈一直在忙着收拾东西,所以没太多时间照管他,怕他出意外,也嫌他添乱,于是单独把他锁在了一间收拾好的卧室。
明明经常搬家,因为他的父亲,是特殊岗位的,得罪很多人,仇人很多,因此家人很容易被报复,常常搬家来躲避仇人的纠缠。

为了方便后面的讲述,明明的妈妈以下简称明妈。
明妈正在收拾房子,摆放各种物品,突然听到卧室传来了明明的大声哭闹声。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忙去打开房门查看。却见明明举着手臂,大声喊疼。
明妈以为他摔到手臂了,忙问他从哪里摔下来的,是不是从床上?
明明说:“不是,刚才奶奶从窗外进来了,咬了我手手。”
明明的奶奶,早就死了。而且,这是十九层,怎么可能从窗户进来?
明妈打开了窗户,查看外面,什么也没有。这窗户,是安了防护护栏的,即使有那种高空作业人员,也无法进来的。
明妈觉得小孩子可能看错了。查看了他手臂,也没有任何的伤损,于是让他先去看动画片。明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给他找了动画片看,然后又忙着去收拾屋子了。

刚收拾了一会儿,又听到明明喊叫声。明妈只得又去查看。明明又说,奶奶从窗户爬进来了,要咬他。明妈觉得这孩子,是受了什么恐怖动画片的刺激了,于是让他到客厅去,跟自己一起收拾东西。

到了这天晚上的时候,明妈很累,比较早就搂着明明睡觉了。刚睡了一会儿,明明就开始哭闹。明妈问他怎么了,他说:“奶奶正在顺着墙壁往上爬,马上就要从窗口爬进来了。”明妈怎么会相信这种说法,训斥了他几句,让他赶紧睡觉。
但是她心里也有点不踏实。窗户是拉了窗帘的,看不见外面什么情况。她没有勇气过去拉开窗帘看。于是紧紧搂着明明,用被子盖着头,睡觉。
刚迷迷糊糊要睡着,明明突然说:“妈妈,奶奶马上要爬进来了。”这一句,把明妈吓了一跳。不过她马上拍了明明一巴掌,说:“你在被子里,怎么看见窗户那边的?大半夜的,你别乱说好不好?”
明明说:“我就是能看见,不信你去看看窗外,奶奶马上就要拉开窗户,进来了。”
明妈下床,打开了灯。然后鼓起勇气,往窗户走去。她嘴里说着:“我去看看,要是外面没人,看我不揍你!”
她猛的拉开了窗帘,眼前一幕把她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。只见窗玻璃上,趴着一个老太太,就像壁虎一样侧吸在玻璃上。那老太太看起来很瘦弱,不过明妈仍能看出来,那是自己的婆婆,也就是明明的奶奶。
老太太用指甲,努力抠着窗户的缝隙,明显是想打开窗户,然后进来。
明妈吓得连滚带爬的去抓起手机,给丈夫打电话。但丈夫的电话,是关机状态。丈夫晚上执行任务时,肯定要关机的。她拨打了丈夫给她留下的紧急报警专线。对方接听了,问她发生什么事了。她说有人要从窗户爬进来。对方说马上赶过来。
这条报警专线,是警方为了保护专员家属,特设的,因此一拨通,就知道谁打来的。并且第一时间出警。
不到十分钟,警车就到了楼下,然后几名警员上楼,敲门。明妈开门,让他们进入,跟他们说了情况。警员们在窗户处仔细查看了,想找到爬窗户留下的痕迹,但什么都没找到。只能查监控了。
这个小区各个入口的监控,都查看了,并没有明妈所说的那个老太太模样的人进出的记录。警方留了两人,在明明家客厅警卫,让他们母女先安心去睡觉,有什么事明天再处理。

到了转天早上,两个警卫还不走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明妈说要下楼给他们买早点,他们忙说不用。明妈说自己也要吃,孩子也要吃,坚持下楼买了。明妈把明明交给两个警员照看,然后下楼买早点了。
大约半小时后,明妈提着早点上楼,却发现,客厅空无一人,他以为警员带着明明,去别的房间玩了,但是每个房间都找了,就是找不到人。
她觉得可能是两个警员临时接到紧急任务,要离开,但又不能扔下明明一个小孩。于是带走了明明。于是忙打了报警电话,问明明是不是被两名警员,带回警局了。但警方回答的很含糊,没说清怎么回事,只是说会调查,有了结果,会告知。
明妈觉得不对劲,给丈夫打电话,但丈夫的电话,一直打不通。
之后,她几乎每隔十几分钟,就给警局打电话,询问明明在哪里,但警局都以正在调查回复。她快要急疯了,只得给丈夫打电话,但无论如何,丈夫电话还是打不通。
她跑到警局去,当面问,有个女警员,把她带到一个屋子里,听她说了情况,然后说会帮她调查这件事,让她先回去等消息。

无奈之下,明妈只得跟自己的母亲提起这件事。她给母亲打了电话,说了大概情况。她母亲说:“明明丢了,你跟某某(明明父亲的名字)说了吗?他是jing察,让他找啊。”明妈说:“联系不上他啊。”
她母亲说:“这件事儿,有蹊跷。我给你找私家侦探,调查一下吧。”
明妈说:“妈您别闹了,别跟着添乱了行不行?正经jing察都处理不了的事儿,找私家侦探能有用?”
她母亲说:“这个私家侦探,很厉害的,会遥视,一眼就能看见明明在哪儿。”
明妈忙问:“遥视是什么?用遥感无人机找明明?”
她母亲说:“不是,遥视就是太极眼。他祖上,是给皇上看管九州的太极眼。可厉害了,你别管了,我去找他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明妈说:“是不是跟《葫芦娃》里的二娃一样,千里眼?”
她母亲说:“比那厉害的多。千里眼,只是看现在,太极眼,能看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”
明妈一心想知道明明的下落,于是催促母亲赶紧去问。
大约一小时后,她母亲打回电话来,说必须提供一张明明的照片,那个私家侦探才能帮着寻找。明妈想通过手机发送过去,但是明明的姥姥不会接收。最后明妈直接问了那个私家侦探的电话号码,直接跟他联系,把照片发了过去。
大约半小时后,那个私家侦探给明妈回电话,说:“明明跟他奶奶在一起呢。”
明妈一听,说:“这怎么可能!明明的奶奶已经过世了啊。”
私家侦探说:“不会错的,明明就是跟他奶奶在一起呢。”
明妈忙问具体地点在哪里。私家侦探说,问具体地点,必须交费。明妈问多少钱,私家侦探说,这件事说出来后,会得罪很厉害的一伙人,因此需要一百万的费用。
明妈觉得这是敲诈,肯定是骗子,于是没有同意。
……
到了这天晚上的时候,明妈独自一人睡觉。但她反反复复的在床上翻腾,怎么也睡不着。这时,她却看到窗帘上,映出一个男子的头的影子,即使隔着窗帘,她也觉得这个影子很熟悉。这个头,好像探过来,想通过窗户,往屋子里看。
她感到十分恐惧,同时又十分好奇,这个人到底是谁?为何看起来这么熟悉?
她鼓起勇气,到了窗前,掀开了一点点窗帘的缝隙,往外一看:居然是自己的丈夫,像壁虎一样,趴在大楼的外墙上,正努力探头往窗户里看。明妈看见他时,他也看到明妈了。明妈刚要说话,他却急速的往下爬去,转眼就没了踪影。

明妈急忙把头探出窗外,找寻丈夫的踪影,但什么也没看到。但是她很纳闷,自己的窗户,是加了防护网的,防护网的网眼很窄,一个人的头,是绝对伸不进来的,可刚才明明看到丈夫的人头,已经探到玻璃外,紧贴着窗玻璃往里看了。
而且丈夫的样子,太诡异了,完全像一个爬虫,在墙壁上爬行,并且速度很快。
她又拨打了丈夫的电话,还是无法接通。丈夫是一名特警,被派去执行特殊任务了,所以电话无法接通,很正常。但具体被派去执行什么任务,明妈并不知道。这也是为了保密的需要。丈夫已经一年多,没有回过家了。
丈夫有个好友,也是他同事,也是他警校同学,现在担任副局长,姓马,常被称为马局。明妈打算联系马局,问问丈夫最近的情况。
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的八点,她拨打了马局的电话。她跟马局认识,以前马局多次到她家里做过客。有一年过年时,马局和丈夫要在警局值班,然后把明妈也叫到了警局,一起过的除夕。因此他们的私交很好。
马局问她有什么事,明妈说想问问丈夫近况。
马局犹豫片刻,然后说:“我过去找你。”
不久后,马局就到了明妈家中。把具体情况告诉了明妈。明妈得知具体情况后,差点崩溃!

原来,明妈的丈夫,是被安排了做卧底的任务。具体是设法打入一个xie教组织的内部,然后从内部收集各种证据,最终一举端掉这个xie教组织。如果没有确凿证据,拿这种披着宗教外衣的非法组织,是没办法的。必须收集那些足够分量的证据,比如残害了无辜大众的生命啊、试图颠fu国jia**啊、破坏民zu团结啊……
明妈的丈夫,假扮成普通百姓,然后表达了想要入教的愿望。最后也如愿入教了。
然后,他开始收集各种证据。但是,在这个过程中,他却真正的信奉了这个教派,并且背叛了,跟xie教的教主坦白了自己的身份,最终真正的加入了这个教派。
明妈听了后,问:“那现在,我丈夫在哪儿?到哪儿能找到他?”
马局说:“我们也不知道啊。我也很想找到他,把他救出来啊。可是根本联系不上他啊。倒是有次,他主动找到我,告诉我,要辞职,不做jing察了。我问为什么,是不是卧底太苦?他说不是,而是他真的入教了。”
明妈说:“那你们把那个xie教组织铲除啊,把他们的成员全抓了啊,然后审问,不就能知道我丈夫在哪儿了?”
马局苦笑着:“没有证据啊。他们如果没有违法,凭什么抓啊?”
明妈说:“还没违法?把我丈夫拐骗了,还没违法?”
马局说:“这……这我们警局也有责任,你放心,我们会设法找到你丈夫的。我们目前,又派了新的卧底,加入了这个xie教组织……”
明妈已经无心再听他讲了,她觉得,还是找那个私家侦探,更靠谱些。

明妈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马局,知不知道明明的下落。
马局含糊的说,会派人调查寻找的。让她放心,明明一定会找到的。
明妈没在追问什么。

明妈是个聪明女子。她想起了丈夫很久前,曾跟自己说过的一些话,加上今天马局说的这些内容,她已经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整个脉络。
丈夫之前曾跟她聊过,要去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。还说这是为了帮马局。马局最大的愿望,就是升上去。但升上去的唯一途径,就是办大案,立奇功。但和平年代,哪儿有那么多大案去办啊,哪儿有那么多奇功可立啊?那时正好出现了这个宗教组织,马局于是决定深入调查,看能不能办成大案。马局承诺明妈的丈夫了,如果这个案子办成了,他升上去了,会把明妈的丈夫提职。
现在到了这一步,明妈清楚,所有事,只能靠自己了。她最担心的,是儿子明明的安危。因此,决定,凑足一百万,去找那个私家侦探。

明妈给那个私家侦探打了电话,问他要账号,好把一百万给他转过去。私家侦探说,不能转账,只要现金。明妈说没问题,现金怎么给他。私家侦探问:“你花这笔钱,是为了找谁?”明妈有些生气,说:“不是跟你说了,找明明啊,我儿子。”
私家侦探却说:“那你这一百万可以省下了,明明已经死了,不用找了。”
明妈一听,简直炸了毛,叫道:“你说什么呢?怎么可能?”
私家侦探说:“我刚感应了一下,他确实死了。好吧。先这样吧。”
明妈当然不肯罢休,要跟他见面谈。私家侦探同意了,给了她一个地址。
明妈按地址,找到了私家侦探,并把一百万现金给了他,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明明到底在哪儿?”
私家侦探说:“他在哪儿,不重要了,他已经死了。你这一百万,可以问一个其他人,其他活着的人,在哪儿。”
明妈说:“最开始,你不是说,明明跟他奶奶在一块儿?可是他奶奶早死了,怎么可能呢?”
私家侦探说:“没有,根据我的感应,明明的奶奶,没死。”
明妈说:“开什么玩笑?葬礼我亲自参加的,怎么可能没死?”
私家侦探说:“既然这样,这一百万,你付给我,我告诉你明明的奶奶的下落,怎么样?”
明妈说:“行,如果她真的活着,你告诉我她在哪儿,这一百万给你没问题。还有,我想知道,我丈夫的下落。”
私家侦探说 :“那还需要一百万。”
明妈说:“没问题。你先告诉我,钱我明天给你,还是要现金对吧?”
私家侦探说:“对,现金。”

明妈说:“现在请你告诉我,我丈夫在哪儿?”
私家侦探说:“在极县的山中。”
明妈知道极县,那是郊区的一个县城,他们一家人经常去那边旅游。明妈问:“具体哪里啊?”
私家侦探说:“那里没有具体地址,是山区,只能说一个大概的位置。你从县城出发,往北走,延路进山区,就能找到那个地方。”
明妈说:“这说的不明不白的,你让我怎么找?你带我去吧。”
私家侦探说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,放弃吧。把他们都忘了吧。”
明妈说:“你这什么意思?”
私家侦探说:“我可以看你的过去未来,我都看到了。”
明妈觉得他是故弄玄虚,说:“好啊,既然这样,那你说说吧,说说我的过去,我看准不准。”
私家侦探说:“你是作为交易筹码,嫁给你丈夫的,对不对?你的儿子,明明,并不是你跟你丈夫的孩子,对不对?但是,由于限制生育政策,你们没法再生孩子了。因为有明明。你们夫妻又没法跟别人说明明不是你们的孩子。你和你丈夫,都是dang员,必须严格遵守生育政策,如果chao生,你丈夫的前途,就全毁了。你的孩子,明明,是你们家庭的整个矛盾集中点,对不对?”
明妈听了后,如被炸雷击中一般,错愕不已。这是她内心最深处的秘密,这个私家侦探,居然知道!

声明:本故事发生在国外, 所有人物,都是外国人,所有组织机构,都是外国机构。

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,仔细一想:“这个私家侦探,本身就是侦探,获得这些情报,应该也不难吧。”
明妈说:“我不想跟你聊这些,我想先见到我丈夫,如果你能让我见到我丈夫,我就信你这一套。否则我不会相信你的。你带我去见我丈夫,行不行?”
私家侦探说:“你不用去找他。我教你一个方法,他自然会来找你的。”
明妈问:“什么方法?”
私家侦探说:“你家中,是不是有一本《某某某某经》?你晚上的时候,在有月亮的时候,打开窗帘,在窗边,看这本经,你丈夫自然会来找你的。”
明妈家中确实有一本《某某某某经》。那是他丈夫查案时,收缴的物证。那是一本很老旧的书,而丈夫对这些旧的书籍,比较感兴趣,于是私自带回家来观看。但是那本书上,不知用什么语言文字记录的,完全看不懂。
明妈问:“那本经书,到底写的什么内容?”
私家侦探说:“告诉你也没关系,反正你也看不懂。那是一本修炼的书,如果练成了,可以脱胎换骨。你婆婆和你丈夫加入的那个教派,就是专门修练这种功法的。但是那本书,他们忘了拿走了,所以他们会回来拿的。因此,你只要拿着那本书站在床前,就能见到他们。”
明妈虽然不是很信他说的,但还是决定回家去试试。
明妈回家后,找出了那本奇怪的经书,然后在晚上的时候,坐在窗前,打开了窗帘,翻看那本书。开始她根本看不懂,那些文字,特别像各种抽象的图案,文字很长,很窄,不像汉字,是方方正正的。那些文字,本来就不认识,又曲里拐弯的,所以看了一会儿,她就犯困了。她强打精神,偷眼观看窗户,并没有任何异常。后来她太困了,就到床上睡了。
转过天来,她到了晚上的时候,又拿了那本书,坐在窗前观看。仍然不见自己的丈夫前来。她心想:那个私家侦探果然是骗子!明天我要报警,抓他!看了一会儿,又犯困得厉害,于是又上床睡了。
但是,早晨起床的时候,却发现那本书不见了。她明明记得,那本书,临睡前,是放在床头柜的。难道,昨晚,她睡着后,有人来过,拿走了书?她忙去窗前观看,这一看不由吃了一惊,窗户虽然关上的,但明显有一条缝隙,没有关严,看来昨晚,真的有人进入她房间过。难道是自己的丈夫回来了?他拿走了那本经书?自己当时睡着了,所以错过了?
她决定,在窗户外面,装一个监控探头,然后看看能不能拍摄到什么影像。这件事,还不能跟别人提起。
她从网上买了摄像头。她不想让其他人进入家里,帮她装这种东西。于是只能自己装。好在窗户外面,有防护网。她只要踩着防护网,就能把摄像头安装上。
但是,意外发生了,她踩着防护网时,突然发现,防护网下面固定的螺丝,全被拧掉了,整个防护网,只是很虚的悬在螺丝杆上,根本禁不住她的体重。防护网,连带她一起,从19层摔了下去。

以下是警方关于明妈坠亡的案情记录,并未对外公开,通过特殊途径获取。整理如下:
再次声明,本事件发生在国外,所述的任何机构,都是外国机构。
明妈的死因,是跳lou自sha。(对于防护窗松动脱落的事实,警方采取视而不见,避而不谈,并且据明妈的母亲后续私人调查,那窗户外,已经提前被人安装了摄像头,安装位置高于窗户很多,很隐蔽,是专业安装的。至于是谁安装的,不得而知。)
警方给出的明妈自sha原因分析:主要是明妈的儿子,明明,按血缘关系,其实是明妈丈夫的弟弟,亲弟弟。
明明已死亡,警方找到了他的干shi。明明的血液,已经完全被抽干,身上多处咬痕,死因不明。Shi体是在一个山洞中发现的。但尸体并不是警方找到的,而是明明的外婆,雇了一个私人侦探,找到的。
明妈的丈夫,下落不明。按失踪处理。
明妈的公公,由于涉嫌腐败,已经被立案调查。明妈曾经是自己公公的秘书。
警方获取到一些奇怪的视频,具体通过什么途径获取的,未透露。这些视频中,有明妈的丈夫,有明妈的婆婆。他们以奇怪的姿势,在墙上爬行。警方给出的解释是,这是一种邪门的攀登术,类似于跑酷那种。出于多种因素考虑,这些视频,被永久封存。

【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