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虫 | 神秘消失的尸体

素材提供者:珠珠小姐,某市gong安局ju长的女儿。对神秘学极其感兴趣。查阅过众多的真实案卷记录,掌握大量一手材料。

编者按: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本故事发生地点,为东南亚一个国家。故事中所有牵扯到的人物、地名及机构,均是外国的人物、地名和机构。特此声明。本故事原始素材,由珠珠小姐提供,编者进行了资料的重组及润色,为了便于阅读。


晚上8∶35,洛马区分局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,接线员接通了,问是什么情况,然后进行了记录,并上报了正在值班的李警官。李警官看了后直皱眉。又是有人失踪。而且,地点又是在凯撒小区附近的《水山公园》。这已经是三个月来,凯撒小区失踪的第七个人了。
说来很巧,《水山公园》第一天开园的时候,正好是第一起失踪案发生时间,而且地点,正是在水山公园内。然后,接连有报案称,在水山公园有人失踪。但是,没有一件能够侦破。警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,并没将这些案件对外公布,只是在公园内,派去一些便衣jing察进行查访,但毫无收获。
如今,这个公园又出事了。李警官觉得,这事件挺严重的,有必要跟局长反映一下。又一想,还是先把眼前这起失踪案,处理一下,然后再一起汇报吧。
他看了报警记录,失踪的,是居住于凯撒小区的一个小男孩,由母亲带着,在晚饭后,到《水山公园》中游玩,然后走失。家人寻找一个多小时无果,只得报警。
李警官从电脑上,调出了《水山公园》的资料,他已经看了不下十遍了:
水山公园,位于洛马区内,占地面积44万平方米,其中山体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,环山水体面积约10万平方米(季节不同,水域面积会有相应增减)。堆山主峰高达66米……

李警官挠着头,自言自语:“这么个小小的公园,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?为什么连续失踪了七个人?”

周一的时候,洛马区分局召开了月度总结会,总结了上个月的工作。局长明确提出,必须全力侦破《水山公园》连续失踪案。成立了专案组,由李警长担任组长。
每个分局,都是有内部名额,比如失踪人数,是有一个限定数值的,但是如果超过这个数值,就必须上报市局。一般市局会派人下来督办。那时就很被动了。如今,三个月时间,就有七个人失踪,这样的速度下去,肯定会超标的。所以这个案件,必须设法侦破。
李警长也是很头疼,不知如何下手。水山公园,他已经去过好几次了,那里的各个角落,都查看了,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,没发现任何可疑点。那公园很小,几乎没有任何的娱乐设施。刚开园不久,远处的人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公园。去公园中游玩的,大都是附近小区的居民。这个公园建设的初衷,也是跟周围的小区配套的休闲场所。
他把七个失踪者的资料,放在一起比对,希望找到共同点。但是这七个人,没有任何的关联,谁也不认识谁,而且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唯一共同点,就是都住在凯撒小区。但这个没意义啊,去水山公园的,大都是附近小区的。
李警官把分局里所有的警员,都集中起来了,然后开会分析这个案件。让大家说出自己的看法或想法。
但是憋了几个小时,谁也没提出有建设性的想法。大家到了最后,都是低头不语。李警官说:“今天想不出破案的好办法,谁也不许离开这个办公室。谁也不许吃饭。到了晚上,要是还想不出,就睡在这里。”
这时,女警小柔进来,说:“李警官,又有人报案,您看派谁去处理一下?”
李警官问:“什么案子?”
小柔说:“邻居间吵架。”
李警官一听,很不耐烦,说:“哪个小区啊?是归咱们分局管吗?”
小柔说:“凯撒小区的。”
李警官说:“又特么是这个小区。我现在一听这小区,就头疼。”
一旁的陈警员说:“要不,我去处理一下吧。”
李警官拦住了:“唉,别,用不到你啊。杀鸡焉用宰羊刀,啊,不用你去,这种案子,随便派个人过去就行。小柔,你去一趟吧。女人处理这种案子,有优势。”
小柔说:“我自己去?谁给我开车啊?”
李警官说:“让那个画画的给你开车,你俩一起去吧。”
李警官所说的画画的,是分局唯一外聘的一个员工,是编外人员。也就是不算正式的编制。他是美院毕业的,叫LD。其实他从小就很想当警察,但不行,身体素质太差。后来学了画画。没想到,分局发布信息,外聘画师,于是他赶忙来应聘了,经过一系列考核,通过了。其实这个岗位,工资很低很低,属于半公益岗。真正有水平的画家,根本不会来的。不过他太想当警察了,所以选择了这个岗位。他每天的工作,就是设计分局的宣传栏。
不过,也会发给他一套jing服,跟正式jing服有差别。他天天穿着,觉得很神气。

小柔戴上警帽,拿了录音设备,拿了警棍,然后到院子里宣传栏前,叫道:“LD,走啦。”
LD问:“小柔姐,去哪儿?”
小柔说:“出警。凯撒小区。你会开车吧?”
LD说:“不会。”
小柔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算了吧,那你别去了。画你的画吧。”
LD忙说:“哎哎,我去,咱们骑摩托去,你带着我。凯撒小区又不远。”
小柔说:“我才不骑摩托。走吧走吧。”
二人上了一辆警车,然后发动了。LD问:“咱们去处理什么案子?是不是去调查那起失踪案?”
小柔一笑:“你就别瞎操心了。还失踪案。到了后,你在一边站着就行,我处理啊。你啥也别说。别添乱就行。”
LD笑嘻嘻的问:“我要是把那起失踪案破了,能不能给我转正啊?”
小柔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怎么破?你有线索?”
LD说:“你给我转正,我就告诉你怎么破案。”
小柔说:“你这个思想就不正,知道吗?这是为人min服务,怎么能计较个人得失?说说你有什么线索。”
LD说:“我去过水山公园写生。当然那边也没什么可画的,不过离得近,我还是去过。我发现一个问题。”
小柔说:“什么问题?发现嫌疑人了?还是发现失踪者了?”
LD说:“那个公园那么大,居然没有猫,我一只也没发现过。但是这附近的小区,野猫很多,咱们分局,就经常来流浪猫,可是为什么,那个公园没有?”
小柔说:“你闭嘴吧。这叫什么问题?你还是画你的画儿吧。啊,案件的事儿,你就别操心了,jing察这行,不适合你。”
LD说:“唉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小柔说:“别解释了,到了,一会儿你别说话,站我旁边就行。”

小柔把警车停好,然后下了车。LD忙乐呵呵的紧跟在她后边。
报警的,是一楼的一个住户,反映邻居家里太吵闹,扰民。小柔敲门,出示了证件,然后进入他家中了解情况。
报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姓张,一脸的疲惫。
据张先生说,邻居家里,养了好多的猫,这些猫,到了晚上,常常怪叫,吵得他睡不着。跟邻居提过意见了,但还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,于是只能报警处理。
小柔了解了基本情况后,由张先生带着,去敲邻居的门,查看情况。
邻居是个独居老人,喜欢养猫。他家的窗户,常年不关,为了方便猫的进出。敲了半天门,也不见有人开门,却听见屋里传出猫叫声。
小柔问张先生:“是不是家里没人?”
张先生说:“不能,他腿脚不好,平时很少出门的,肯定在家。”
小柔又敲了一会儿,还是没人回应。张先生用力砸了几下门,屋里也是毫无反应。
小柔本来就不想处理这种事,于是说:“没法子了,看来家里没人。这样吧,等他回来后,你给我们打电话,我们再过来吧。先这样吧,基本情况呢,我已经知道了。总之,你不要有什么过激行为,一切我们警方会协调处理的。”
LD把耳朵贴在门上,然后说:“屋里好多猫啊,都在叫。”
张先生说:“对,他养了很多猫,晚上叫的更凶。吵得根本睡不着。”
LD问:“这些猫是一直这么吵?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报警?”
张先生说:“其实以前不这样,这些猫最近才开始闹的。”
LD问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张先生努力回忆着,说:“具体哪天记不清了,有三四天了,最少三四天了。”
小柔瞪了一眼LD,说:“走了,收队了。”
LD说:“不对,有问题。”
小柔问:“什么问题?”
LD说:“这些猫,是饿的,才这么叫。”
小柔暗暗踢了他一脚,示意他别扯了。
二人从居民楼出来,上了警车,小柔说:“真不该带你出来,简直丢人,告诉你,下次,那些没用的话,别当着报案人说,你跟他说那些,那不是把事情复杂化吗?这种小事,能简化处理,就简化处理。”
LD仍在思考,说:“你说,那个老人,平时用什么喂猫,那么多的猫,用什么喂?刚才张先生说了,他腿脚不好,可是这么多猫,怎么照顾?最少要喂吧?”
小柔说:“快递啊,快递买猫粮啊。你脑子根本不好使,别瞎想了,没意义。”
LD说:“你说,会不会那些失踪的人,跟这个老人有关?”
小柔听了心里一惊,想了想,说:“这没有根据啊,这种推断,合理吗?”
LD说:“我们回去,搜那老头的家,肯定能发现问题。”
小柔说:“你以为想搜就能搜?需要搜查令的。”
LD说:“你没带?那回去拿一趟吧。”
小柔说:“你啥都不懂,懒得跟你解释了。不过你这个假设,有点道理……我可以跟李警官提一下……”
LD说:“要是因为这个,破了案,可是我的功劳,对吧?”
小柔说:“你脑子里就知道争名利,是失踪的人的安危重要,还是你那点名利重要?你思想太有问题了!”
LD被说得哑口无言。

转天的早晨,LD早早来到分局,但是他的宣传栏早就设计完了,基本上一周不用变化,所以他其实没什么事可做。他知道今天的接线员不是小柔,小柔应该轮岗去资料室整理资料了,于是他往资料室走去。
到了资料室,却发现门是锁住的。只得在那里等待。到了八点时,小柔来了,开了资料室的门,他跟着一起进去了。这个分局中,其他警员,几乎都不怎么搭理LD,只有小柔跟他还说几句话。
小柔整理着最近的卷宗,LD在一旁帮忙。LD说:“我昨晚去水山公园了,发现一个问题。”
小柔问:“又发现什么问题了?”
LD说:“那公园你去过吗?”
小柔说:“跟李队去调查时,去过一次。没事我才不会去那种地方。”
LD问:“你不觉得那个公园有股怪味吗?”
小柔说:“那正常。那公园,不是有土山吗?那是用建筑垃圾,堆起来的。其实那就是一个垃圾建成的公园,所以我可讨厌那地方了。”
LD说:“原来这样啊,怪不得有怪味。那些垃圾,对人们的健康,会不会有影响啊?”
小柔说:“那就不知道了。你就别操这个心了。你要是怕对健康不好,以后少去不就行了。”
LD说:“周围居民,知道那公园是用垃圾盖的吗?”
小柔说:“建筑垃圾,不是垃圾。这个区别很大的。建筑垃圾,就是拆旧房子,旧楼,产生的那些破砖碎瓦,然后堆在一起,外面是用土层盖住的。这些,周围的居民都知道的。”
LD说:“你确定吗?”
小柔说:“这有什么不确定的。这是官方对外宣布的。肯定不会错的。”
这时小柔电话响了,是李警官,让她去安抚一个报案人。小柔抱怨着:“又是那个疯女人来了,烦死!”
LD问:“什么疯女人啊?”
小柔说:“就是第二个失踪者的妻子。她非说,自己丈夫,之所以失踪,是因为被水山公园的虫子吃了,她说水山公园有虫子,会吃人。简直是疯话。来过好几次了。唉,烦死。”
小柔往楼下走,LD说:“我跟你一起去,我觉得她说的,或许是真的。”
小柔说:“你别给我添乱了,你去画画吧,好吧?”
LD坚持要跟她一起去见那个“疯女人”。

这个前来报案的女人,叫做雅丽,她已经来过分局好多次了。她的丈夫,就是在水山公园失踪的。
小柔把她叫到了一个独立的房间,问她有什么事。她说是来提供线索的。
小柔打开录音笔,并拿了本子,准备记录。
雅丽说,她丈夫给她托梦了,说自己现在很痛苦,因为被虫子吃掉了。还让雅丽赶紧去救他。
小柔听了她的叙述后,说:“这种线索不行的,这只是一个梦,可能是你太思念丈夫了,做的梦。这种线索对于我们没有价值的。”
雅丽说:“我丈夫一定是被公园中隐藏的怪虫吃掉了,你们去搜查一下,肯定能找到怪虫的。这种虫子一定很大,否则吃不了一个人的。这么大的虫子,应该很好找到的。”
LD说:“会不会,是蟒蛇?那公园里,野猫很少,鸟类也很少,会不会有蟒蛇?”
小柔说:“你闭嘴!你这种猜测,有根据吗?”
LD说:“能吃掉人的,只有蟒蛇了,而且蟒蛇,看起来也挺像大虫子的。”
雅丽说: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一件事,听说北郊一个施工队,在挖地基时,挖出来过一条很大的蛇,有四米长呢,那个上过新闻的。四米长的蛇,肯定能吞掉一个人了。会不会水山公园在建设时,挖土时,把蛇窝挖了,所以现在蟒蛇要报复,然后chi人?”
小柔说:“这么猜来猜去的,根本没意义的。我已经把你说的情况,做了记录了,然后我会跟上级反映的,先这样吧,你先回去吧,如果这边有进展,会电话通知你的。”
LD说:“这蛇的报复心理,确实很强。在施工中,破坏蛇窝,很有可能,最少破坏了蛇原先的生存环境。要不我们去问问当初的施工单位,施工中,有没有挖到多蛇?”
小柔生气了,说:“你别说了行不行?你以为你是谁啊?哪儿这么多话?”
雅丽说:“我觉得这位警官说的有道理。我现在也觉得,我丈夫有可能真的是被蟒蛇吞了,说不定还没死呢。说不定他设法逃脱了,只是被困在地下的蛇洞里,出不来了。”
LD说:“走,咱们现在就去看看,公园中有没有洞穴或者坑道。”LD与雅丽两个人一拍即合,站起来出去了,之后往水山公园方向而去。
小柔被气的半天说不出话,只是在那里喘粗气。

中午的时候,LD才回来。小柔正在餐厅吃饭。LD凑过去,小柔根本不想搭理他。LD把买的一袋子泡椒零食,放在她面前。小柔最爱吃辣,正愁午饭没味呢,见了这些零食,自然高兴,打开吃着,问:“怎么样,大侦探,发现蛇洞了吗?”
LD冷不防把一条蛇扔在她怀里,她吓得尖叫一声,引得其他吃饭的人都回头来看。
小柔把蛇扔在地上,说:“那公园真有蛇?”
LD笑着捡起地上的蛇,揉成一团,塞进口袋,说:“逗你玩呢,这是假蛇。”
小柔沉了脸,说:“下次别乱开玩笑,知道吗?”
LD说:“不过,我发现了一个问题。”
小柔说:“又发现问题了?”
LD说:“那座山,变矮了。”
小柔问:“哪座山啊?”
LD说:“就是公园里堆起来的那座土山啊。”
小柔说:“你怎么知道变矮了,你量了?”
LD说:“当然量了。”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画笔,对着小柔比划着。
小柔说:“你怎么量的?那山那么高,而且不像大楼,笔直的,那山是斜的啊,怎么量?”
LD说:“对于我们画画的人来说,笔就是尺子,虽然不能量出具体多高,但是变矮了,还是很好测量的。你等着啊。”说着匆匆跑出去了。
小柔也不知他要去干什么。不过不到五分钟,他就回来了,拿了好几副画。
小柔问:“你拿这些画干什么?”
LD把画平铺在餐桌上,说:“看到了吗?这幅是我大约两个月前画的水山公园,这幅是最近画的,看出来山的高度了吗,是不是差别挺明显的?你跟旁边的楼房高度对比一下,看到了吗?”
小柔说:“从画上能看出来吗?这误差很大吧?即使照片,角度不同,山的高度也会明显不同的。”
LD摇摇头,说:“我画画,心里有数。当时我就意识到,山变矮了。但想不通是为什么。”
小柔说:“难道是塌陷了?”
LD说:“我学画时,为了谋生,曾学过一阵子建筑制图。学过一些基础的建筑学理论。这么高的山,想要堆起来,必须有地基的,如果没有地基,不敢搞几十米的山体的,那很危险的。如果有地基,不应该塌陷的。所以我一直想不通。”
小柔说:“我觉得,还是你搞错了。或许这山,根本就没塌陷,只是你看错了。错觉吧。”
LD说:“不可能,我画了这么多年的画,这点眼力还是有的。不会搞错的。”
小柔说:“好,就算山变矮了,有什么意义呢?跟失踪案有关系吗?”
LD说:“好像没什么关系。”
小柔说:“所以啊,你发现的这些,一点用都没有。吃饭了吗?赶紧吃饭吧。别琢磨这些了,我跟你说,案件的事情,你别跟着添乱了,局里那么多有经验的警员,你想到的,他们早就想到了。”

小柔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,LD觉得这三天过得很无聊。据说小柔是休假去了。
这天下班后,LD回到家中,他平时,都是下班后,陪小柔继续值班的,现在猛地回来这么早,反而无事可做了,觉得很无聊。
到了半夜十一点,他有些困了,想早点睡。可是电话响了,是小柔的电话,他很兴奋的接了。
小柔说:“马上到会议室集合。马上。”
LD刚要询问,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了。他知道,应该是发生紧急情况了。于是穿上衣服,往分局赶去。
到了会议室后,他发现已经有很多警员都来了,局长坐在主位上,一脸严肃。
又等了几分钟,又进来几个人。局长问小柔:“人到齐了吗?”
小柔点了一下人数,说都到齐了。
局长说:“水山公园的失踪案,有个家属,捅到市局去了。市局现在过问这个案件了。限期一个月,必须破案。要是破不了,在座的所有人,全都会受处罚!其他案子都放下,集中力量,先把失踪案破了。有信心吗?”
下面的人都没说话。
LD突然来了一嗓子:“有!”
局长看了看他,说:“好,LD,听说你对这个案子,挺有想法的。大家多向他学习,啊,现在是用人之际,记住了,一个月!老李,还是由你负责,只要是办这个案子,这些人,随便你调。现在案件进展到什么程度了,老李你说说。”
李警官说:“第七个失踪者,找到了,只是普通的走失。因此现在失踪者,是六人。有居民反映,水山公园的水域,有恶臭传出,我们已经联系了市管理局,让他们把所有的水都抽干,但是他们说,工程太大,没法弄。现在僵持在那里。”
局长说:“打捞啊,那片水域,也没多大吧?”
李警官说:“打捞不行。水太浅,船下不去。底部全是淤泥,人也没法下河。只能是把水抽干。但是抽出来的水,如果直接排入下水道,管理局那边又不肯。因为那些河塘水,当初花费了好大力气,才蓄满的,当初底部做的隔水层出现过好几次裂缝,跑水特厉害,好不容易搞满了,所以他们不肯再动。”
LD说:“那河底,是被大虫子挖了洞出来,所以才漏水的。河底肯定有问题。”
局长说:“大虫子?什么大虫子?”
LD说:“有可能是大蟒蛇。”
李警官说:“这种没有任何依据的猜测,不要在这里讨论。”
局长说:“反正这个案子,一个月内必须侦破。没什么事了吧?散会吧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李警官带了一队人,自己找了清洁队的人,开了抽水车来,到公园水塘中,强行开始抽水,并没经过管理局的同意。抽到下午的时候,果然有发现。水抽干后,发现底下很多的凹洞,不是很深,但也很明显。在一个洞中,似乎有异物,打捞一看,居然是一具shi体。于是赶忙封锁了现场,然后把这具shi体带走了。
由于分局不具备存放shi体的条件,并且还要验shi,所以直接把shi体运到了市局。市局见有进展,也派了两个特别有经验的探员,暂时调到分局,协助侦破这一系列的失踪案。这样市局就差两个编制,要求分局调两个新人到市局,也算充编,也算培训。分局最终决定,把小柔和LD调到了市局。
晚上的时候,小柔和LD值大夜班。到了凌晨二点多,LD直犯困,抱怨道:“这不是欺负人吗?看咱俩新来的,让咱俩值班。第一天就让值夜班,有点过分吧?”小柔没理他。
LD问:“验shi结果出来了吗?那捞起来的,是谁?”小柔说:“哪儿有那么快。”
LD说:“我觉得,肯定是失踪者里面的一个。现在是找到突破口了,只要这个人的身份查明白了,这案子基本就破了。这肯定是系列的谋杀案。”
小柔说:“你怎么知道是谋杀?就不能是失足掉进水里,淹死了?”
LD说:“你有脑子吗?那水那么浅,怎么能淹死人?”
这时,小柔看着监控屏幕,说:“这谁啊?大半夜的,上**局来干什么?来报案的?”
LD也看向屏幕,只见一个人,站在办公楼的玻璃门外面。**局晚上虽然外面的大门不锁,但是办公区的门,是锁的,所以这个人,根本进不来。
LD说:“这人为啥不打电话报警?咱们去开门吗?”
小柔说:“没有钥匙啊。刚才我想出去车里拿点零食,都没出去。”
LD说:“钥匙在谁那儿啊?”
小柔说:“我哪儿知道?我问问这边值班的吧。”她刚要打电话,却见门外那个人,穿过了玻璃门,进入了办公楼。然后四处看着,像是在寻找路标。
小柔说:“他怎么进来的?他有钥匙?”LD说:“别再是市局的警员吧,只是没穿警服而已。”
小柔直接给市局值班员打了电话,反映了情况,不到两分钟,警员就来到监控室查看。
这警员说:“不对,这个人不是局里的人。先不要惊动他,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。”
办公楼里,是处处都有监控的。只见这个人,犹豫了一阵,直接去了地下室的冷藏库。冷藏库,是暂时存放各种shi体的地方。从水山公园打捞的那具shi体,就存放在这里。
但是,冷藏室的门,应该是锁住的。这个人,却直接穿门而过。他进入里面后,走到了一个冷柜前,好像分辨着什么,然后拉开了冰柜的门,对着里面,显然是在说话。不久后,关上了冰柜的门。
市局的值班警员说:“你们俩在这儿盯住了他,我下去看看。”
这警员到了冷藏室外,却发现门锁住了,打不开。他又回楼上拿钥匙,打开后进入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。
警员打电话给监控室,问:“他跑哪儿去了?”
小柔看着监控,说:“他躺进那个冷柜里了,就是开着门的那个冷柜。”
警员忙过去查看,里面只有白天打捞上来的shi体,根本没有别人。他特意搬开shi体,查看下面,确实什么都没有。于是亲自回到监控室,查看监控。
监控反映:那个人,确实是躺进冷柜里了,但是,冷柜里根本没有啊,这到底怎么回事?

周四的早上,市局接到报警称,gui市(一个旧货市场,只有周四开市,而且只是早上营业,过了中午,基本都散了)发生了持刀伤人案,有一个地摊的摊主受伤了。凶犯逃离现场,而受伤者已被送往医院。
市局的陆警官带了几名队员,去处理这个案件。他们先到医院,找受伤者了解情况。但是,伤者已经进入手术室,开始手术了。陆警官找到了这个伤者的家属,询问相关情况。
这个家属,是受伤者的儿子,年纪不大。
陆警官问:“你父亲,被谁刺伤的?”
家属说:“是一个买主。他从我父亲那里买了货,上周四买的,这周四找回来了(这个市场,只有周四开业),说货有问题。我父亲说,有问题可以给你退。那人说退有什么用,晚了,然后不由分说,就把我父亲刺伤了。要不是我在场拦着,怕他是要下死手的。”
陆警官问:“这个买主,你认识吗?叫什么名字?”
家属说:“不认识。我们gui市交易有规定,不能问姓名,更不能问货源。”
陆警官问:“他买的什么东西?”
家属说:“一把刀,匕首。”
陆警官说:“那是违禁刀具,不能买卖,你不知道吗?”
家属笑着没说话。
陆警官问:“这个买主,如果从监控里,你能认出来吗?”
家属说:“能。”
陆警官说:“那就好,你跟我们回去局里,查监控认人。走吧。”
家属说:“我爸怎么办?”
陆警官说:“这边我们会留人照应的。放心吧。对了,那把匕首现在在哪儿?”
家属说:“在那个凶犯手上呢。他就是用那把刀刺伤我爸爸的。”
陆警官一听,说:“哦?这把匕首,是从你父亲手里买的?”
家属点点头。
陆警官问:“匕首哪里有问题?他为什么找回来?”
家属笑了笑,没说话。
陆警官说:“你给我老实交代啊,别瞒着藏着。到底有什么隐情?”
家属说:“那个人,上周四来,看到我父亲摊位上,摆有几把旧的匕首,拿起来看,都买了。而且根本不划价。在gui市买东西,都是对半砍的,他却不划价。我爸当时觉得,遇上大主顾了,于是问他,还要这种匕首吗,家里还有,可以回去给他拿。其实根本没有了,只是如果他要,我爸会去别的摊位,拿别的摊位的货,先卖了,之后再跟那个摊位的摊主分钱。不料,那个人低声问:‘有没有杀过人的刀?’我爸一听,问你要那干什么?那人说:‘那你就别管了,要是有杀过人的刀,我出大价钱买。’我爸问他能出多少,说那种刀不好搞。那人说,可以出普通匕首十倍的价钱买。我爸一听,当时就心动了,假装犹犹豫豫的。那个人又加了价。我爸才勉强对我说:‘去找你豹叔,把那把见过红的匕首拿来,就说我要。’然后直冲我使眼色。那人忙说:‘见过红不行,必须sha过人的刀。’我爸说明白明白。然后我就去找匕首了。其实根本没什么豹叔,我和我爸就是在演戏。我觉得这次赚头大,不想和别人分,于是去另外一条街上,找一个摊主,直接买了一把旧匕首,故意耽搁着半天不回去。然后我爸打电话过来,问我匕首拿到了吗?我故意说不行,不给之类的。其实就是说给那个主顾听的。就是演戏。戏演足了,我把匕首拿了回去。然后很高的价格,卖给那个人了。谁知道,这周四,他找回来了,气势汹汹的,说我们骗他,那刀根本没sha过人。开始我们不认,后来见他不对劲,拿着那刀乱挥,有点怕了,就说再找一把(真的sha过人的刀)给他。他却急了,说我爸是骗子,我爸回了几句,不想那人一刀把我爸捅了。大概就这样。”
陆警官说:“一会儿到了局里,你把这些,都详细的写下来,每个细节都要写,知道吗?走吧。”

通过gui市附近监控录像的查找,那被刺者的家属,很快找到了刺伤他父亲的那个凶犯的影像。那是一个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人。首先从有犯罪记录的数据库中进行比对查找,并没找到与这个人匹配的。然后只能大量调取大范围监控数据,跟踪这个人的行踪,看他去了哪里。
结果,这个人进入了凯撒小区。这样事情就变得简单了。陆警官把小柔和LD找了来,打印了凶犯(嫌疑人)的照片,让他们拿着,去凯撒小区询问那里居民,有没有人认识这个人。但是只要探听出这人是谁,住哪里就行,不要采取任何行动。
巧的很,小柔两个人到了凯撒小区物业一问,就问出来了。这个老人,是一楼的一个住户,住在4号楼2门101。LD觉得这个地址好熟,说:“这(地址)不就是那个养猫的老人吗?还记得上次那个邻里吵架的案子吗?”小柔说:“是他?不可能吧?这么巧?”LD说:“(地址)我不会记错的。肯定是。”小柔记不太清楚了,因此不大相信。LD说:“我们过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?”小柔说:“我们穿着警服呢,不要乱来,免得打草惊蛇,先回去汇报吧。”
……
回到总局后,陆警官很着急的问他们,有没有结果。两个人说了。陆警官很高兴。
LD突然说:“这个老人,不就是那天半夜,闯入办公楼,后来闯进冷冻室的那个老人吗?我说看这照片有些眼熟呢!”
陆警官一愣,说:“不会吧?真的吗?那个闯入者,我们比对了好多资料,也没找到匹配的,不会吧?”
那天那个陌生的闯入者,虽然被监控拍到了,但是并没拍到正脸,而且当时办公楼一楼已经关门,光线昏暗,并没开灯,所以录像并不很清晰。而警局之外的各个路口的监控,都没有拍到那个人,所以挺诡异的。
陆警官忙命人把那天闯入者影像,和这个老人的影像进行对比,果然是一个人!这也太巧了!
陆警官夸奖LD:“行啊,眼力可以啊,你原来是哪个部门的?有没有兴趣调到侦察组?”
小柔笑着说:“他原来画画的。他是给我们分局画板报的。他的眼力,是画画练出来的。”
陆警官一听泄了气,说: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LD一听,气得不行,他不敢跟陆警官发火,只是狠狠的瞪着小柔。小柔说:“怎么了,我说的不对吗?”
LD说:“画画的怎么了?我告诉你,我肯定能把那个失踪的大案破了,到时你就知道我的手段了!”说完气哼哼的走了。
小柔跟陆警官相视笑了笑,小柔说:“跟他开个玩笑,他怎么急了?”
陆警官说:“这人挺有意思,先不聊他了……我得赶紧派人去抓捕这个嫌犯。”
这时,LD却急匆匆的返回来了,陆警官问:“怎么了?”
LD说:“不对啊,小柔,你还己得吗?当初我们去处理那起邻里纠纷案时,那个报案人说,这个邻居养了很多猫,他腿脚不好,还记得吧?”
小柔说:“记得,好像还说那老人很少出门,怎么了?”
LD说:“你看那些监控录像里,他走得多快啊?哪儿像腿脚不好的人啊?”
小柔想了想,说:“可能也能走快,只是平时没什么急事,走的比较慢吧。”
LD说:“邻居肯定常年可以观察他,既然说他腿脚不好,肯定不会错。这件事,肯定有问题……但是哪里出了问题呢?”
陆警官说:“你们不会猜测了,一会儿我带人去把他抓来,一审,不就都清楚了吗?”

打捞上来的那具shi体,神秘的失踪了。这是由验尸官发现的。由于shi体长时间在水中浸泡,所以获取指纹最终确定为无效,无法通过指纹比对,查询死者身份。只能通过更复杂的方法。但是第一次提取失败了,验尸官准备第二次提取。到了冷藏室,却发现,shi体不见了。连忙查看监控,发现,那尸体居然是自己从冰柜里出来了,然后从窗户爬出去的,之后进了卫生间中。
卫生间中没有监控。警员们到卫生间查看了半天,只发现一些奇怪的粘液在地上留下的痕迹。痕迹在一个下水口消失了。
警员们把这个情况上报了领导,请求指示。或者说,想看看领导能有什么合理的解释。但是领导层没有任何的反馈。
……
另一方面,陆警官在去抓捕那个刺伤他人的嫌疑犯时,也出了意外。嫌疑犯刺伤了两个警员,然后拘捕,逃跑,被陆警官开qiang击中,受了重伤,只得先送进医院中急救。
警方通过掌握的资料,得知这个凶犯,姓车名城,已经退休,是环保局的特聘专家。于是陆警官联系了环保局,想要调取车城的档案资料。但是环保局却直接拒绝了。这是很少见的。即使陆警官说明了情况,环保局仍然不配合,最后居然直接挂断了电话。再打过去,也不接了。这让陆警官很愤怒,跟上级反映了这个情况,让上级出面处理。

陆警官觉得这个车城很不简单,于是给局里打电话,让局里派人去车城的住处搜查,看看能不能搜出什么有用的证据。
由于小柔和LD对凯撒小区十分熟悉,于是搜查队让他们二人一同前去。这一搜,真的搜出了问题。在他的家中一个锁上的抽屉中,翻出了一个老式的工作日志。里面有六个人的资料信息,而每个人的资料信息中,都贴有照片。小柔一眼就认出来了,这六个人,不正是一系列失踪案中的失踪者吗?这六个人下方,都标注了红色的四个字“成功转换”,不知何意。而后面还有一人的资料,经调查核实,居然是那个被车城刺伤的摆地摊卖刀的摊主。
小柔在征得市局同意后,马上向洛马区分局说明了这个情况。洛马区分局的李警官,听说后,立即带人赶了过来。
事关重大,李警官请示市局后,决定对车城进行突击式审问。
车城手术结束后,在医生确认他的情况稳定了后,审讯就开始了。就在医院的一间独立病房中进行的。
李警官先问了他几个问题,确认了他的身份。之后开始了正式的讯问。
李警官直接诈他:“水山公园的那六个失踪者,是被你用什么方法杀害的?”
车城说:“他们是叛徒,本就该死。”
李警官说:“我问你怎么杀的他们,shi体藏在哪里了?”
车城说:“用他们自己的方法,杀死的他们。这叫请君入瓮。Shi体你们永远找不到的。”
李警官说:“你老实交代。只要你配合,我们会从宽处理的。赶紧说,shi体在哪儿?”
车城笑了笑,说:“你还jing察呢,不丢人吗?那六个人的身份,你知道吗?”
李警官说:“这有什么不知道的。一查就能查出来。”
车城说:“我说的是他们的真实身份,不是假身份。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?”
李警官问:“你说说,你是干什么的?”
车城说:“我是****的,不过这次任务,我暴露了,唉,老了,干点什么事儿,处处留漏洞,该退了。”
李警官一听,吓了一跳,忙问:“你真的是****的?”
车城说:“过不多久,那个卖刀的老头,也会失踪的。”
李警官问:“什么?哪个卖刀的老头?”
这时候,一旁的陆警官,接了一个电话。然后对李警官说:“上面有命令,先不要调查这个案子了,所有调查中止。先到这里吧。”
李警官没敢多问,只得让自己的人撤了出去,不过他还是不甘心,在病房门口,派了警员守卫。
这个独立病房,也是有24小时监控的。
陆警官接到撤走的命令,回市局去了。李警官把无关的人也撤走了,自己在楼道的椅子上坐着,思考案情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何突然不让他审了。
不久后,李警官接到洛马区分局局长(他的直接上级)的电话,命令他,一会儿会有几个人,来把车城接走。做好交接就可以。李警官问谁来。局长只说是穿黑色西装的人。李警官也不好多问。
又过了半个小时,果然来了六个穿黑西装的人,直接进入了车城的病房,却发现车城只剩下了一个空壳。那是一种类似粉末的脆弱空壳,稍微一碰,就散开了。
大家忙去查看监控,发现有一些奇怪的不知什么物质,慢慢从车城身体里溢出,流到地上,爬上了窗台,然后打开了一个窗缝,从窗户的缝隙中,出去了。
到外面查找,地上的痕迹通往卫生间,而卫生间没有监控,所以不知这些黑色物质最终哪里去了。在卫生间找了半天,有痕迹显示,似乎这些黑色物质,进入了地漏中。

李警官后来得知,车城,其实是一个假的名字。他的真名并不知道叫什么。关于他从病房消失这件事,上级下了命令,只让对外说是逃跑了。然后终止一切关于水山公园系列失踪案的调查。这个案件的所有资料,都被列为了保密级别,然后锁进了档案室中。
但是,LD对这个案件的调查,却没有停止。他通过市局的内部资源网,查到了这六个失踪者的详细信息。这六个人,居然是有案底的人员。他们六人,多年前,曾牵涉进一起间谍案。也就是这六个人,被外国的di对势力收买了,然后从事破坏本国的一系列活动。
这还要从多年前说起。那时,市环保局与M国展开所谓的贸易。M国把大量的洋垃圾,以极低的价格,出售给市环保局。这些垃圾中,有很多的有用物质,甚至可以提炼出贵金属。这让市环保局觉得占了很大的便宜。当初,促成这起合作的,就是系列失踪案中的一位失踪者。他当时在市环保局任要职。
但是,后来发现,这些洋垃圾,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接触过洋垃圾的很多人,都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软骨病。也就是全身的骨骼,都会被软化,直至最后消失。失去骨骼支撑的人体,会最终化作一团,然后逐渐溶成液体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接触过的人,都会得这种病。经仔细研究,发现这种疾病,是由洋垃圾中所带的一种病du引起的。这种病du,在各个批次的洋垃圾中,都有被检测到。但是分布极不均匀,在垃圾的中心区域,密度最高。这显然是人为投放。这引起了市局高层的警惕,上报了国jia安全局。
而当时,安全局与公an系统,并没完全分离。于是安全局委派市公an局侦察此案。通过各种手段,当时共抓捕了六名间谍,但是这六名间谍,由于与安全局达成了某种协议,所以最后无罪释放了。

据这六名间谍交代:M国由于高度发达,是一个高消耗国家,产生的垃圾量,十分巨大,本国根本无法处理。即使把很多垃圾大量运到国外处理,本国仍有很多垃圾无法及时处理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一次外太空的探测中,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病毒,于是进行采样保存。经后续研究发现,这种病毒,可以被苍蝇感染。感染后的苍蝇,直接从成虫状态,逆生长为qu虫状态。而且这种逆生长的qu虫,跟普通qu虫的区别是,它几乎什么都吃,可以长到很大。科学家们兴奋不已,着手从两个方向研究,一个是解决衰老问题(逆生长)。一个是是否能利用这种qu虫,进行垃圾的处理。
于是,他们培养了大量的感染了病毒的苍蝇,逆生长为大量的qu虫,为了跟普通qu虫分别,他们把这种逆生长而来的qu虫,命名为“且虫”。并且开始尝试用且虫分解垃圾,效果很好。分解完成后的垃圾,会变为液体,他们再把这种液态垃圾,神不知gui不觉的排入大海中……
他们一直觉得,这种病毒,是安全的,因为它并不会传染人类。至少对人类是安全的。
但是,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了。这种病毒,通过与且虫的长期共同存活,居然进化了。进化后的病毒,最初感染了实验室的小白鼠,使小白鼠液化分解。但他们惊奇的发现,液化分解后的小白鼠,居然还是活体。
M国的科学家,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全面停止了这种病毒的研究。但又不甘心。于是想出了一个“高明”的伎俩。把那些含有病毒的垃圾,卖给L国(本故事发生的国家)。通过L国间谍网络,监控这种病毒在L国的后续发展变化……
L国发现问题后,使用的是高温方法,对这些病毒进行杀灭。然后,高温处理过的垃圾,进行填埋。水山公园这种休闲场所,为何要建山?就是为了把垃圾填埋进去。对外宣称,这种公园的山体,使用的是建筑垃圾堆砌的,但是,根本不是,山体内部,填埋了大量的处理过的洋垃圾(感染过病毒的)。水山公园的山体,之所以出现塌陷,是因为那些洋垃圾中的病毒,虽然经过了高温,但并没完全被杀灭。仍有一定活性。
后来水山公园封园了一段时间,说是重新修建,添加娱乐设施,其实主要是为了对堆山底部的残余病毒,进行二次消杀。而通过策反的间谍得知,M国已经研究出了一种特效药,专门可以消杀这种病毒。L国通过外交渠道,对M国进行施压,迫使他们交出了这种特效药。
当然,病毒已经蔓延开了,只能哪里发现有感染者,在哪里把这些感染者秘密抓捕……好在高温处理后的病毒,传染性变弱了很多……
……
不久后,一直在探究真相的LD,也失踪了……

【《且虫》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