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飞机 | 你见过大气层中生活着的巨人么?

我有个朋友,在空港上班。因此,他总能弄到免费机票。我们几个关系好的朋友,每次要坐飞机,都是找他。
但是,他却有个很大的困扰,就是他找了一个女友,但这个女友,有“飞行恐惧症”,不敢坐飞机。本来该羡慕这个女友,可以坐免费飞机,但她居然恐飞,真的又让人觉得浪费。
有一次,这个朋友组织我们几个要好的密友,到欧洲五国游,他说,住宿费他也可以替我们承担,因为他可以带我们入住当地一个酒店,这个酒店跟他们公司签有协议,可以免费住宿,代价是为这个酒店提供打折机票。住宿费是旅游中,最大的开销了,居然也可以免费,我们几个人立马答应一起去。
我们是从国内出发,然后到欧洲,他在欧洲那边的机场,等我们。他也约了他女友一起去。他女友名叫纱纱。
纱纱由于不敢坐飞机,只能是陆路前往。结果,比我们晚到了两天。弄得那次旅游,很扫兴。
旅游结束后,回国,纱纱又不能坐飞机,又要走陆路。我朋友跟她大吵一架,最后闹到分手。我们几个劝了半天,也没用。
纱纱独自跑了,我朋友赌气不追。我觉得一个女孩子,在异国他乡,人生地不熟,举目无亲,满街乱跑,很危险,于是追了出去。
我追上她,拉住她。她以为我是她男友,开始还闹脾气乱甩,但发现是我,马上收敛了。
我们从前从来没见过面,这次旅游,是第一次见面。但是由于纱纱跟男友,旅游期间,一直因为不敢坐飞机的事闹别扭,所以我们这几天的相处,也大都在尴尬的氛围中度过。我被夹在中间,劝谁也不好。总之很难办。
朋友给我打电话过来,说飞机快起飞了,问我在哪里。我说不用等我了,我自己想别的办法回去。朋友沉默了一会儿,挂断了电话。
纱纱知道我们的飞机是几点的,于是催促我回去。我问她怎么办。她说,她来的时候,已经订好了返程的车票了,不用担心。我说,我跟你一起。
后来才知道,她根本没订返程票。她是想,跟自己的男友,一起坐火车回去,享受那个旅行的过程,但是男友根本不给她说这话的机会,只是一味的责怪她不敢坐飞机。
我们一起买了车票,然后从欧洲,延陆路回国。真的太麻烦了,特别是出了欧洲,过边境线的时候。坐惯了飞机的人,改成坐火车进行跨洲的旅行,很不习惯。并且还很费时间。
一路奔波,总算到了国内。我跟纱纱在**站,要分别,因为我们要回不同的城市。临别,我劝她,跟我朋友和好,她问我,如果你的女友不敢坐飞机,你会怎么办?我说,我也不知道啊。
我跟纱纱成了朋友。虽然在两个城市。但经常联系。她跟我说,她彻底分手了,重回自由时代。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她说,她现在在*国了,已经定居了。我于是跟她聊起那个国家的一些事。
隔了一段时间,有一次,我去她所在的国家办事,有意无意的告诉了她。她说要请我吃饭,感谢我上次陪她坐火车。
临走前,我们见了面,然后她请我吃了一顿饭,并送我到机场。
她很紧张的问我,坐哪个航班回去。我告诉了她。然后,她又很紧张的用自己手机查询着什么,又去问地勤,用的当地语言,因此问的什么,我听不懂。
最后,她紧紧拉着我,说让我退票,改航班。我问她为什么,她说不能坐那个飞机走。
我不知具体原因,于是听从了她的劝告,改了航班,但只能明天走了。

她说,我可以暂时到她家去住一晚,这样也不会有额外的住宿费了。但是我更关心的是,她为什么让我改航班。

纱纱是跟父母一起住的,因此我到了她家后,被迫见了她的父母。晚上吃饭时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。他父母,还特意把纱纱的哥哥叫回来了。一般来说,由于某些历史原因,我们国家的家庭,有一部分,都是先有一个姐姐,然后再有一个弟弟。但纱纱家很特殊,是有一个哥哥,再有一个妹妹。纱纱是妹妹。而且一般,我们的家庭中,儿子的地位,要远远高于女儿的,但纱纱家,则完全不是,她的哥哥在她面前,表现的很谦恭。
纱纱的父母,像很多中*的父母一样,很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,并且觉得没有任何不妥。她们不停的问我隐私问题,年龄,工作单位,收入情况,父母情况,父母工作单位,结婚了吗,有小孩吗,有没有移民的打算……
我很不想回答这些问题,但不回答,又不礼貌。毕竟是面对长辈。最后他们说,纱纱从小娇生惯养的,不懂事。我心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跟我说这个干什么?
纱纱也觉得有些尴尬,拉着我,往她房间去了。然后我听到她父母在说什么晚上去纱纱哥哥家里住,不打扰他们之类的话。
到了纱纱房间后,纱纱只点了一个很小的蜡烛。那屋里,没开空调,特别闷。我走到窗前,发现窗帘也拉上了,窗户关的很严实。
我实在太热了,浑身冒汗,于是说:“我把窗户打开了啊。”
她则很紧张的大叫:“别开,别动窗户!”
我一惊,回头看她,不知什么情况。我说:“这屋里太热了,要不,开空调吧。”
她说:“不能开空调,给!”说着扔给我一把扇子。
我用那扇子扇着。当时真的太压抑了,屋里昏暗的光,加上闷热无比,简直像在蒸锅里。
我问:“为什么不能开窗啊?”
她紧张的看着天花板,我也往天花板看去,但是什么都没有啊。
她说:“我为了救你,得罪了巨人,他追来了,就在外面,我要被他杀了!”
我说:“什么巨人?”我怀疑,她是看什么巨人题材的电影,或者巨人卡通片,然后受刺激了,以为巨人真的存在。
她说:“那个巨人很高,就在窗外。”
我觉得很好笑,问:“有多高啊?三米?五米?还是三十米?”
她说:“比那高的多,具体多高我也判断不出来,或许几千米。他们头可以顶着天,脚可以踩着地上。”
我实在忍不住了,说:“你是认真的?还是在跟我讲相声?”
她说:“你不信我是不是?我救了你,你还这么不信我。”
我说:“好,那你告诉我,巨人在哪儿?那么大一个,肯定能看见吧,你指给我看。”
她说:“你看不见的。只有我能听见,只有我知道他们的秘密,所以,他们早晚要杀我灭口的。”
我觉得,纱纱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。难道是因为分手了,受刺激太大,精神不正常了?
那个屋里本来就热,然后又点了蜡烛,那蜡烛简直就像火炬,我觉得散发着很强的热量。
我说:“你这屋里,没有电吗?能不能开灯啊?”
她说:“开灯不行,会有电流声,会暴露的,会把巨人引来的。”
灯会有电流声?这个……会把巨人引来?看来,她是认准了有巨人存在。对于信念坚定的人,无论如何,也说服不了的。我以前遇到过类似的人,当我试图改变他的认识时,发现,越是努力想改变他,却使他对自己原先的观点越坚定。
我只得说:“我有点累,我今晚睡客厅吧,行不行?”
她说:“你别走,我害怕!”
我说:“你怕什么啊?”
她说:“我怕被巨人抓住。”
我说:“被抓住会怎么样?会被杀死?”
她说:“不是,我不怕死。被抓住,会成为巨人的奴隶。然后帮助他们铲粪。”
我实在没忍住,笑了出来:“姐,你太逗了。铲粪,巨人的粪,很大一坨吧?”
她说:“你还笑,这一点也不好笑,当然很大,你看过天上那些大片的云朵吗?那些就是他们的粪。那些都要铲掉。”
我去,这是云朵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吧。
我说:“你挺有想象力的。好吧。那能洗澡吗?我现在浑身是汗。想洗洗澡行吧?”
纱纱指给了我浴室的位置。从她屋里,到了客厅,我觉得简直进入天堂。客厅是开了空调的,很凉爽。这时她的家人也都走了。我从行李箱里,找着要换的内衣。
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,于是接通了。是我朋友打来的电话,就是那个在空港工作的朋友。我这次回国的航班机票,也是他帮我协调的。但是我取消了,改了航班的事,他并不知道。
我接了电话,问他什么事,他很紧张的问我在哪儿。我说我临时有事,还在国外呢,没上飞机,改了明天走。
他长舒一口气,问我明天几点,又要帮我协调机票。我说不一定几点走,我自己订就可以。
他说,他给我订的那次航班,升空后不久,就出现了严重的故障,目前紧急迫降了,但由于是国外航班,所以有些消息,他还没了解到。不过可以肯定,那架飞机出了问题。他很担心我,才给我打电话的。
我一听,哎呀,这么巧?纱纱让我改航班,那架飞机真出问题了,不会这么巧吧?
我开始觉得,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,我或许,不该那么草率的否定纱纱的一些说法。

我洗完澡后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吹着空调,觉得好舒服啊。纱纱出来了,从冰箱里给我拿了饮料。
我说:“刚才我给某某打电话了,不不,某某给我打电话了,说我下午要坐的那班机,出问题了。”
她有些紧张,问:“怎么了?不会是……”
我说:“他说是严重故障,迫降了。”
她点点头:“那还好,还好,那是没有拍到。”
我问:“什么?什么没有拍到?”
她说:“就是那些巨人,会拍飞机。”
我说:“为什么拍飞机,好玩?”
她说:“不是,因为飞机太吵了。”
我说:“太吵了?就因为这原因,就要拍它?这太过分了吧?”
她说:“那有什么过分的。如果一只苍蝇,在你旁边嗡嗡嗡嗡嗡嗡……你会怎么办?而且那些飞机,是像苍蝇一样,在云朵里乱飞,而云朵是巨人的粪便,被飞机搅和的到处都是,你说巨人能不恨飞机吗?”
我说:“啊?所以,巨人要抓住人类,去做奴隶,去给他们清理粪便?”
她说:“对啊。本来他们的粪便,就是被人类的飞机给搅和的满处都是,当然应该人类去清理。”
我觉得,她这个说法,最少逻辑上很严谨。

她去洗澡了。
我给她前男友发消息,就是我那个空港工作的朋友。我告诉他,纱纱提前预测了飞机会有事故,提前让我改的航班。我说(发消息)纱纱好厉害。他说(发消息),他知道纱纱有这能力。因为劝阻飞机起飞,纱纱还被逮捕过呢。而且被逮捕了好几次。有一次还判了刑,罪名是散步恐怖言论。
我发消息: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跟她分手?她恐飞,是有原因的。而且这能力多厉害啊。”
他回消息:“哎呀你别信她。她偶尔能蒙上一两次而已。说十次,最多有两三次准的。那是巧合而已。她说有巨人,在空中拍飞机,kao,脑子有病。她精神不正常了。因为自己害怕飞行,想让所有人都不坐飞机。你说是不是有病?”
我发消息说:“你也别这么说啊。她……其实我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。”
他说:“有道理?你别逗我了。嘲讽我是不是?……我这边有事,待会儿聊。”
浴室里传出很大的水声,好像纱纱在用整盆的水,泼洒那种声音。我小声嘀咕着:“呵呵,刚刚在她房间里,灯都不敢点,怕什么电流声惊动巨人,客厅空调也开着,淋浴声音又这么大,就不怕惊动巨人了?呵呵。”
结果,她从浴室探出头,说:“当然不怕。客厅和浴室都没事,搞多大声音都没事,巨人看不见。但我房间不行,因为我那房间的声空间,跟巨人的(所在的)大气夹层,是连通的。所以有一丁点异常,就会被巨人看见。”
我很纳闷,水声那么大,我很小声的说话,她怎么听见的?
我说:“你耳朵真好啊。我说话这么小声,也能听见?”
她说:“我不是听见的,我是看见的。我能看见声音。巨人也是一样,他们也是看见声音。所以能追踪出很远很远,很可怕的。”
看见声音?这是什么概念?声音,声波,能看见?但是,周围的声音那么杂,什么声音都有,看见的应该是一锅粥啊。看见一团乱,有什么意义?
她又缩回去,继续洗澡了。
我思索着:巨人?看见声音?纱纱真是好奇怪的人啊。一会儿一定好好问问她怎么回事。

这时我的手机,提示聊天软件收到新信息了。我一看,是纱纱的前男友发来的语音,说:“你要是打算搞她,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啊,她是xing冷dan,简直是冷冻,她是jin欲nv。她信的那个教,提倡jin欲的。别怪我没告诉你啊。我跟她分手,主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一直想不明白,她既然禁yu,为何要跟我恋爱。”
我回语音:“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?谁要搞她啊?我的品味还没那么差。”
朋友发语音:“你别不承认了。你要是能接受无xing婚姻,那跟她是绝配。祝福你们啊。”
我开玩笑的回复说:“你放心,你的po鞋,我不会捡的。你在哪儿呢?什么时候回国?”
他给我回了一个邪恶的笑。
我没明白他发这个图标,什么意思。但是,我隐隐觉得,有些地方不妥,不过什么地方不妥,又说不清。

突然,浴室中传出巨大的撞击声,我第一反映,就是纱纱滑倒了。于是喊道:“纱纱,你没事吧?”
浴室的门猛地开了,纱纱直接冲了出来,说:“快跑,他们来了!快跑!”
我说:“谁来了?”
她说:“巨人,巨人来抓我了。”她往自己房间跑,然后抱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。那电脑连着电源线的,被她一拽,稀里哗啦,桌上东西全掉了。
然后,她打开了窗户,往外就走。我说:“唉别啊,这是楼房!”我也不知她家住几楼,但确实是住楼房没错。
我跑到窗前,发现原来窗外有软梯,可以爬下去。她拿着电脑爬不快,但还是努力往下爬。我只得跟了下去。
爬了一段,她直接跳下去了,下面是绿化草坪。我也跳了下去,然后她往楼的后面跑去。我跟着她。不久跑到一个像是小花园的地方,然后她钻进了一个不知什么搭成的小屋子里,我也钻了进去。
那小屋很小,没有窗户,但那材质半透光。她把门关上了。她只穿了拖鞋,还跑丢了一只。我把自己的T恤脱下,给她穿上。她把一只拖鞋狠狠的打在我脸上。
我被打得很疼,问:“你打我干什么?”
她说:“就是因为刚才看你跟某某(前男友名字)聊天,所以放松了对巨人的警惕,结果他们很靠近了,我都没发觉。”
我这才意识到,我跟她前男友的语音聊天,应该被她听到了。
我只得转开话题,说:“为什么跑到这里?在这里就不怕巨人了?”
她说:“这屋子,是我秘密建的紧急避难所,这些是隔音材料,声音不能传播,所以这里巨人发现不了。”
我发觉她仍紧紧抱着笔记本电脑,连衣服都来不及穿,却一定要带上电脑,这么重要吗?
我问:“这个电脑里,有什么重要资料吧?”
她说:“对,那肯定的。这是我好多年的心血。我要是被巨人抓走了,你一定好好替我保存这个电脑啊。”
我说:“这里面有什么啊?”
她说:“其实,我根本不喜欢某某(她前男友名字),一点点都不喜欢。”
我说:“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恋爱?”
她说:“你猜啊。”
我说:“图他的钱?”
她说:“比他有钱的多的是。”
我说:“这就奇怪了,那,图他工作好?”
她说:“你说对了一半。我其实觉得挺对不起他的,我也尝试过去爱他。那种愧疚的爱。但我的身体,骗不了我自己,我真的爱不起来。从始至终,我都是在利用他而已。”
我说:“利用?”
她打开了电脑,然后打开了一个加密文件夹,里面都是各种航空航线相关的图纸、图标、文件、信息等等。
她说:“我接近他,只是为了搞到这些资料。”
我说:“你不会是商业间谍吧?”
她摇摇头说:“不是。我搜集了所有的空nan和航空事故的信息,当然目前搜集的还不全。这些航空事故,我每一件都仔细研究过,然后,跟航线对比,我想要找出相对安全的航线。因为巨人的活动,是有规律的,并不是所有区域都有巨人。只要航线避开有巨人的区域,航空事故就能有效的减少。”
我完全不信她说的,反驳:“飞机飞行高度,将近一万米,巨人能那么高?一万米高的巨人,能看见飞机?”
她说:“巨人没有一万米高,具体多高,我也只能估算,因为没法测量啊。”
我说:“那没那么高,肯定够不到飞机啊,怎么可能把飞机拍下来?”
她说:“巨人生活在大气层,又不是生活在地面,他们是为了抓我,才偶尔来到地面的。只要能察觉到他们存在的人,都会被他们抓走,做奴隶的。我早晚会被抓走的。”
我说:“巨人那么大,如果生活在大气层,为什么没有目击报告?那么大的生物,不可能没有哪怕一次目击报告的。”
她说:“巨人生活的区域,是大气层的一个夹层,或者说折叠层。人的视力,是看不到那个折叠层的。但是有些飞行器,却可以进入那个夹层。那里空间很大,巨人就生活在那里。本来与人类和平共处的,但是人类的飞机,有些型号,会发出一种奇特频率的声波,这种声波,会被巨人看到。巨人并不能看到所有的人类发出的声波,他只是对很少的人类制造出的声波,能看到。而那种型号的飞机发出的声波,特别令巨人讨厌,所以他们才会从夹层出来,拍那些飞机。你记住,有几个型号的飞机,千万别坐,*****,*****……”
我听的脑袋都大了,直犯困。
我说:“那现在怎么办?就在这里躲一夜?”
她把电脑给了我,说:“我去引开巨人,然后你趁机逃走,记住一定要保存好电脑。”
她猛的一下就开门出去了。等我反映过来时,再出去看,她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
……
纱纱就这么失踪了。当然我的嫌疑最大。她的家人报警了,然后把我抓了。不过后来证据不足,并且得到了大使馆的大力帮助,他们只得把我放了。
那台电脑,作为重要物证,被警方收走了……
……
从那以后,我每次坐飞机,都会呆呆的看着窗外出神……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