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码标价 | 所有的未来都是命中注定

讲述者:LING先生,保险推销员

我在二十三岁那年,总的收入,达到了2000万,但是没有人肯相信这件事。我跟父母讲过这件事,跟女友也讲过,但他们都不信,说我吹牛。我跟我的几个好朋友也讲过,他们也不信。
我二十三岁那年,刚刚大学毕业。我的父母,都是工人,每月收入不多。我的家庭,并不富裕。我们家住的房子,只有二十几平米,而且是企业的房子,我们算租住。我家也没有任何有权势的亲戚,没有任何人可以去依靠。
毕业后,我凭自己的能力,开始找工作。那时还流行招聘会,我经常去招聘会找工作。那时,觉得自己是大学生,所以很挑企业,一些不好的企业,我根本不投简历。
在招聘会转了几圈,我发现一家公司的名字,叫《某某金融投资有限公司》,我一想,金融投资,这个应该跟银行有关系吧?再一看那两个坐在展桌后的人,是两个美女,穿着制服,显得特有气质,对于刚踏入社会的我,很有吸引力。
我过去表示想投简历,她们两个很热情,跟我介绍着公司的情况。她们贴的招聘职位,都是金融顾问,见习经理,投资顾问之类的。我觉得这种职位很好,于是投了简历。
结果,当天下午,这家公司就给我打电话了,问我明天有没有时间面试。我说有。他们约了时间,让我到时过去面试。
面试很简单,有个面试官,简单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,然后跟我说,我跟她一组。她就是我的主管。当天就可以上班了。
然后就让我去一个教室中,进行培训。
直到上完了一天的培训课,我才明白,他们原来是一家保险公司。招聘我来,是让我去卖保险。
这个对我的打击好大。那时候,保险业务员简直名声很臭,很多人见了卖保险的,直接翻脸,赶走他们。我也特别讨厌卖保险的,因为他们太能纠缠人了,有些扰民。没想到,我居然成了一个保险业务员。
我第二天,就跟主管说,我要辞职,我不知道是卖保险的,不想干这一行。
主管对我说:“你先把这一周的培训课上完,反正培训是免费的。上完后,你再辞职也不晚啊。这培训,对你以后,肯定有帮助的。”
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。于是坚持上完了一周的培训课。
但是,通过这一周上课,我觉得保险这一行,似乎挺不错的。并且培训师不断的跟我们说,保险业务员很赚钱,有的一个月就赚上万(那个年代,月薪上万算是高薪了)。而且只要肯努力,平常的业务员,每个月赚五六千,很正常。

我一听,原来保险这么赚钱。于是想试一试。就没有急于辞职。

在这家保险公司呆了一个月,我一单业务也没达成。然后主管跟我说,要是没有业绩,就没有工资。我说不是说有基本工资吗?她说没有,必须达成业务,才能拿到基本工资加业务提成。我说那我这一个月不是白干了?主管说,要不,你自己买一份保险,然后就可以拿提成了。好像是买一万的保险,能拿两三千的提成,具体多少现在记不清了。
我说:“这样我太亏了,花一万,才拿几千提成。”
主管说:“不亏,拿完提成后,你可以退保啊。”
退保,是有折损的,但是,当时拿的提成,跟折损基本能抵消。而且我如果三个月连续每个月都有业绩,还可以拿一笔很高的连续业绩奖金。(我的主管,可以从我的业绩里,拿到提成,因此她特别希望我有业绩。)
既然这样,当时我就按照主管的意思做了。结果连续几个月,一份保险没卖出去,自己还买了几万的保险。那时觉得挺沮丧的,挺失败的。但自己已经买了保险了,投入那么多钱了,想退出,又有很大的顾忌。
那些买保险的钱,都是我找父母要的,都是他们的微薄工资积攒起来的。
那时我每天都很沮丧。
加上工作上,遇到很多挫折,更让我变得消沉。那时,推销保险,主要方法是陌生拜访。就是直接去“扫楼”。从一楼开始,挨家挨户的敲门,问人家买不买保险。常常被冷言冷语的对待。其实我自己也反感这种做法,但是又不得不去做。有时明知这么做毫无意义,但总是存有一点点的侥幸心理,还存有希望,直到门打开,被住户恶语相向,把那一丝丝的希望也打灭。
我变得特别迷茫,甚至觉得活着好无聊,觉得人生没有希望。长期在那种状况下生活、工作,不压抑才怪,不变消沉才怪。
直到我遇见了露露,才改变了那种状态。

有一次,主管派我去处理一个“孤儿单”,这种工作,谁都不愿意去做,但必须有人去做。那时我们这样的新兴的保险公司,离职率是很高的,所以产生的孤儿单也很多,常常引起客户的投诉。所以必须及时去处理。
我处理这个孤儿单时,遭受了客户的大量的指责,各种抱怨,就差直接骂了。
从客户家里出来后,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。
我到了公交站,坐在那里等公交,但是又不想回家,回家又要面对父母的各种询问。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,觉得自己似乎是走到了绝路。
正在这时,只听很急的“吱”的声音,那种急刹车刹不住的声音,然后就是“嘭”的撞击声。接着就是有个女人呼天抢地的哭喊。
我顺着声音看过去,原来是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,就在我眼前,离着我也就十几米。一辆轿车,把一个男童撞到了,那男童躺在地上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然后是一阵慌乱,有人报警,有人叫救护车。而那个一直哭喊的女人,显然是男童的母亲。一直儿啊儿啊的叫着。但是那男童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眼前这一幕,把我震撼了。我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烦恼,不禁自言自语:“这么小年纪,真是太可惜了。但愿他没事,但愿他能抢救回来。”
不久之后,救护车来了,车上下来了医生和护士,对男童进行抢救。但是十几分钟的抢救后,那大夫摇了摇头。那男童的妈妈疯了一样的拉扯着大夫,让他继续抢救。几个护士把那抓狂的女士拉到一边,劝她冷静。
不久警车也到了,封锁了现场,周围围了好多的人看热闹。
我也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的说:“看来是没得救了,这么小的年纪,真是可怜啊,唉……”
这时,旁边走过来一个女生,突然对我说:“看你这穿着,卖保险的吧?”
我说:“是。你看看这交通事故多可怕,要不要买一份意外险?”我都惊奇,自己来了这么一句。看来真的是职业习惯啊。
女生说:“卖一份意外险,才能提成几个钱啊。你想不想赚大钱?”
我问:“怎么赚大钱?”
女生说:“你有名片骂?”
我说:“当然有了。”干保险的,怎么可能没有名片。我们恨不得遇到的每个人,都发一张名片给他。
女生说:“给我一张,明天我联系你,让你发大财。”
我给了她一张名片,习惯性的问:“请问您贵姓?”我觉得,或许她想买保险,所以才这么说的。于是想问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。
她说:“我叫露露。”
我问:“方便留一个您的电话吗?”
她说:“我会联系你的。”说完她就走了。
做保险好几个月了,这是第一次,有人主动跟我搭话,而且不排斥我推销保险。我觉得,一下子心情好了很多。

但是,接下来的几天,露露并没联系我。我的生活,又恢复了往日那种消沉的状态。我晚上做的梦,也变得十分阴森恐怖。我常常梦到,自己处在一片灰暗的环境中,那里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黑暗,十分辽阔,但又十分的压抑。那里没有光,但却可以看到周围的环境。我觉得,是我的生活状态太压抑了,才会做这种类型的梦。
在我快要把露露遗忘的时候,却通过奇怪的方法,记起了他。那天,我怀着忧郁的心情,晚上的时候,失眠了,很晚才睡着。睡着后,又坐起了那个周围一片灰暗的梦。
不过,这次,露露出现在我的梦里。我很高兴,笑着跟她打招呼。她跟我说:“一会儿不要乱说话,接了孩子就走,知道吗?”我问:“什么孩子?”她走在前面,速度很快。我加快脚步跟上了她。
不久我们到了一个大楼,那楼跟我住处很像。她说:“进去吧,这里面的路,你肯定认识吧。把孩子接出来,马上离开,不要多耽搁。”然后我进入了那个楼,往上爬楼梯。我也不知为何那么做,但在梦里,好像是本能那么做。到了楼上,进入一个很大的大厅,那里有环形传送带,上面有好多人。我心想该把谁带走呢?但是我却眼睛自动锁定了一个小男孩,我知道要把他带走。于是过去选中了他。这个小男孩,就是那天,我在路边看到的,那个出了车祸的小男孩。
然后我的梦就醒了。醒了后,这个梦境特别清晰。
白天的时候,我计划着去哪里拜访客户。保险业务员的工作,基本可以不去公司,除非是办理保单业务。我的时间很自由,没人管我。但是如果谈不成保单,我一分钱收入也没有。所以我必须主动的去寻找潜在的客户。
穿好我的工作制服,正准备出门,电话响了,是一个陌生号码,我接了,习惯性的问是谁:“您好,请问您是哪位?”对方说:“我在你楼下,你下来一下。”我听出是露露声音,说:“喂,露露,是你吗?”她已经挂断了。
我到了楼下,发现露露在一棵树下面等着我。我忙过去了。
她说:“人已经带出来的对吧?然后你去和他妈妈谈。价格是三百万。”
我问:“什么?和谁谈?保额三百万?什么险?”
她说:“那天那个被车撞死的小男孩,他的命价,是三百万。他就值那些钱。你去找他妈妈要三百万,然后就可以复活他。明白了吗?我已经查过了,小男孩的交通肇事案件,已经处理完毕了,不过现在是后期赔偿阶段,还没达成一致,所以小男孩的shi体,还保存着呢。现在去找他妈妈谈,正好。你去吧,这是她的联系方式,你先打电话,跟她约见面时间,然后谈,就行了。记住,三百万。”说完她递给我一个纸条,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。
我说:“嗯……内个……”她打断我,说:“哪个啊?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?昨天晚上,不是已经把小男孩接出来了吗?最难的都完成了,其他都好办了。”
我问:“昨天晚上?可是,那个是梦啊。”
她说:“什么梦不梦的,不用管那么多。”
我说:“死了的人,接回来,就能活?从梦里接回来?”
她说:“那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把人接回来。意外死亡的人,理论上,都可以接回来。行了行了,回头再细跟你解释,先去办正事吧。”说完她居然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,在原地纳闷。

我回到自己的卧室,然后合计着这件事该怎么去做。我有点不大相信露露说的,因为她说要三百万(在当时那个年代,三百万是巨款,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),然后又说什么复活,人死了,怎么可能复活?不过,我又想试试。因为那时,我特别喜欢玩游戏机中的文字游戏(老式的家用游戏机),游戏里,很多角色,都会复活术,那是一种白魔法。我觉得,或许露露就会这种复活术。我幻想着,她是魔法系的游戏角色,然后我跟她组队了。那时,我由于爱玩游戏,有时,觉得,生活跟游戏差不多。也需要积攒经验,然后升级,也需要设法赚钱,买装备等。有时,我真的游戏和现实生活分不清。在现实生活中,我会偶尔觉得,每个人的头顶,都有HP条,消耗没了,就死了。
我提前演练着,怎么跟那个死去的小男孩家属说这件事。我猜测,她肯定不会信我说的。那么怎么让她信呢?我模仿着她的角色,然后把她可能提出的疑问,全设想了一遍。
之后,我拨通了她的电话。我刚自我介绍,说我是个保险业务员,她就不耐烦的说不买,不需要,然后就要挂电话。我忙说:“我可以让你儿子复活。”我也不知她听没听到,我说这句话时,她已经挂了。
对方刚挂断我电话,即使要再打,也要隔一段时间,否则会让对方反感心理加倍的。等她的反感心理减弱了,再打,才有可能有转机。而且她挂断我电话后,会有一点点愧疚。时间越长,她的愧疚会越慢慢的占据上风,然后再打,她可能会缓和很多……这种,我们培训课都讲过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,一般女性会有这种心理。
我正胡思乱想,对方打回来了。
她问:“你说什么?”
我说:“我能让你儿子复活。”
她说:“你什么意思?找骂是不是?”
我说:“我真的能让你儿子复活。”
她说:“你是医生?用什么方法?换心脏吗?”
我说:“我不是医生,医生没法救他的。”
她说:“那你是干什么的?”
我说:“我是保险业务员,但是我认识一个魔法师……”
她又挂断了。
不过,几分钟后,她又打回来了,说:“你不觉得你很……无聊吗?很残忍吗?我儿子刚死……你这样……”她哭了,哭得那么伤心。
我说:“我真的可以让你儿子复活。但是要价很高,要三百万。”
她说:“三百万?你……我哪儿有那么多钱?”
我说:“那没办法了。没有三百万,那不行。”
她说:“你真能要我儿子复活吗?”
我说:“当然能。”
她说:“哪天?他头七都过了。”
我说:“那没事,你给我凑足三百万,我就复活他。”
她说:“那行,你不要关电话。是转账还是现金?”
我说:“转账吧,这么多钱。等等,我问问。”
我挂了电话,给露露回拨,问她三百万是不是转账。她说你傻啊,当然要现金。我说现金要数到什么时候啊,转账多快。现金要是有假BI怎么办?(当时那个时期,假BI特别猖獗,而且有些假BI验钞机都检测不出来)
露露说:“你跟她说,要是她敢捣gui,他儿子就活不了。”

我跟那个小孩的母亲说了要现金,她问我在哪里见面。我也不知在哪里见面,又问露露。露露给了我一个地址。我转告了那个母亲。那母亲说,会尽快把钱送到的。
我心想:“不会这么简单吧?这么简单就赚了这么多钱?”
我感觉自己像在做梦,然后去了露露说的那个地址,等这个母亲。那里是露露租的一间房子,里面几乎是空的,只有很简单的一些桌椅家具。
我问露露:“怎么给他复活啊?”
露露说:“一会儿她来了后,交了钱,你跟她说,把她儿子的shi体,从冷柜里取出来,买保温箱,保温箱温度恒定在20度,把shi体放进保温箱,其他不用管了。”
我说:“这个真的行?需要做手术码?”
她说:“手术不在这边做。你有医疗卡,去那边做。”
我忙说:“唉,你搞错了。我没上保险(指社险),没有医保的。我们(保险)公司,不给上保险的。”
她说:“行了行了,我比你清楚。我出去办点事,晚上见。”说完,她出门了。
晚上八点多,那个小孩的母亲来了。戴了墨镜,和一个男子一起来的。他们一人背了一个那种旅行背包,然后放在桌上。打开后,里面都是chao票。
那女的说:“这里是150,一包100,一包50。我儿子活了后,我再付150。”
那时露露没回来,我想打电话问她这样行不行。可是她电话无法接通。
我说:“你们不要搞gui啊,要不你儿子活不了。你回去买个保温箱,把温度设置成20,把儿子shi体放进去。就行了。”
那女的说:“行,我信你。我这就去买保温箱。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
我说:“没了。”
她问:“那什么时候能活过来?”
我说:“最多一两天吧。具体我也不清楚,我回头也得问别人……”
他们没再多说什么,走了。
我看着那些钱,心砰砰乱跳。我有点害怕那些钱,不知为什么。好像钱太多了,凑在一起,又近在眼前,让我觉得害怕。我觉得那些钱很危险,不太敢动。
我又给露露打电话。她还是无法接通。
那屋里有台旧的电视,还是那种玻璃显像管的。我找到遥控,打开看着电视,消磨着时间,等着露露回来,商议下一步怎么办。
我换了好多台,不知看什么好,其实根本没心思看电视。后来换到一个旅游频道,觉得看看这个不错,以后我也是有钱人了,也要全世界的旅游,先提前看看哪里好玩。
那节目正在介绍一个国家,具体哪个记不清了。然后开始讲这个国家的悠久历史,各位帝王。讲到其中一个王,很残暴,一生征服了好多邻邦,杀人无数,后来觉醒了。就是因为,有个僧侣问他,大王,你这么万能,能杀死天下每一个想杀死的人,可是你能让一个死去的人,复活吗?
那时这个故事,对我震撼挺大的。我想到了我自己,我从小爱杀小蚂蚁,小鱼,nue杀那种,觉得特别过瘾。火烧水淹的zhi解的。但是我一想,我可以杀死那些小动物,可是我没法让任何一个死去的小动物,复活。这是不是说明,我犯的这种sha罪,无法挽回啊?
我于是开始怀疑,露露真的能让那个已经死了的小男孩,复活吗?

我越来越怀疑,会不会露露是个骗子?她只是在利用我,骗别人的钱?如果真是那样,我该怎么办?
我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还是无法接通,这让我更加怀疑她了。她的电话,无法接通,到底去干什么了?
我突然觉得很困,特别想睡觉。于是关了电视,也没脱衣服,真的是来不及脱衣服了,太困了,几乎是躺在床上,就睡着了。
梦里,我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医院,手里领着那个已经死去的小男孩。但梦里他是活的。来到一个病房的门口,那里有一个护士,问:“您的医疗卡呢?”我手中拿着一张医疗卡,给了她。她查看了,然后问:“您健康没问题啊,看什么病?”我说:“这个小孩看病。”她点点头,说:“那刷您的卡了,需要很多钱,没问题吧?”我说没问题。
护士把小男孩领到病房里面去了,让小男孩躺在床上,然后叫了医生来,给他治病。
之后我的梦就醒了。发现露露已经回来了,正在那里数钱呢。
我说:“她只给了一百五,说要是真能活,再给一百五。你去哪儿了?我给你打电话,打不通。”
这时我的电话响了,是我妈打来的,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。我说在同事家里呢。晚点回去。
我问露露:“你真能让那小男孩复活?”
露露说:“你刚才不是已经带他去医院了,已经救活了。等她把剩下的一百五送来,就行了。明天你催催她,让她赶紧送钱来。”
我还是怀疑,问:“就这么简单?不会出问题吧?他们要是被骗了,这么多钱,肯定会报警的,到时可就麻烦了。”
露露说:“你怎么这么啰嗦啊。我说行就行。”
我笑笑,说:“那就好,那这笔钱,怎么分?”
她瞪了我一眼,说:“就知道分,我要摆一个聚财阵,到时可以赚更多钱,这点钱算什么。”
我说:“先给我拿几万,我先花花,这么多年,穷得不行,可算有钱了。我要换手机,买笔记本,我早就想买笔记本了,可惜没钱。我们经理就有一台笔记本,可帅了!(当时的笔记本很贵)明天我就去学驾照,然后买辆车。再买一套房子。”(那时的房价还很低。)
露露说:“你来这个世界,是为了享乐的?你脑子昏掉了?你不觉得你的思想很可怕吗?这个世界,真的好可怕啊。”
我说:“你别嘴上一套,手里一套了。你不是也想赚钱?你赚钱不是为了享受?如果不是,那何必要赚钱?”
露露说:“我赚钱,当然不是为了享受。我是为了买jun队。”
我一听,她越说越离谱了。笑着说:“买jun队?怎么买?”
她说:“买武器装备,组建jun队。”
我说:“你要jun队干什么?”
她说:“当然是打仗啊。”
我问:“你要打谁啊?打**?”
她说:“谁都打,直到通过战争世界的测试。”
我一听,大概明白了:“你在玩网游吗?《战争世界》?没听过这个游戏,好玩吗?你充了多少钱了?”
她说:“不是网游。那是一个战争的世界,那里时刻都有战争。专门训练战争能力的。我战争测试一直没过考核。所以要去那个世界,战斗。”
我说:“什么战争世界?咱们的世界,不是随时也有战争吗?”
露露说:“这个世界的战争,太低级了。”
我又犯困了,打了个哈欠,说:“我该回家了,先分我几百总行吧,我打车回去。太晚了。公交应该没了。”
她给了我一千,说:“你买五种动物,明天带过来,我摆聚财阵用。”
我问了是哪五种动物,然后说这太不好买了。她说不是买活的,是买那种工艺品,雕像啊,铸件啊,都可以。

(那个时期,网购还不是很猖狂,刚刚兴起,所以我买东西,还是去实体店。)
转天,我去了超市,转了一大圈,也找不齐这五种动物。然后又去了一个综合市场,也没买到。
最后我一想,干脆去那个旧货市场。我们这边,有个旧货市场,周日营业,里面都是卖各种古董啊,工艺品的。以前是村里的一个集,后来村子拆迁了,盖成商业区了,不过这个集保留下来了。
晚上的时候,那个小男孩的母亲,给我打电话,问我有没有时间。我问什么事。她说要把剩余的一百五送过来。我说还送到原先那里就行。
然后晚上八点多,她把钱送了来,还是和上次那个男的一起。她问我怎么让她儿子复活的。我说不是我弄的,我也不知道。她没再说什么,看着我屋里的摆设,然后对那个男的使了个眼色,那男的走了。
她突然给我跪下了,然后哭着不知说着什么,哽咽着,根本听不清说什么,说得很急促。我说你起来。她连连给我磕头,说如果儿子死了,她也会死的,她已经决定跟儿子一起死之类的。我拉她也拉不起来,她语无伦次的说着。说自己三十几岁,才有的这个孩子,老公嫌她老,外面找了年轻女人,一直逼着她离婚,她早就不想活了,如果没有这个儿子的话……
这时露露从厨房间出来了。(她不想跟事主见面,所以一直躲在只有不到四平米的厨房间。这个房子,是那种老式的,没有客厅,谈事情只能在卧室里,所以她只能躲到厨房去)
露露把那个女的强拉起来了。那女的看看露露,我忙说:“她跟我一起的。我们是同事。”那女的点点头,又对露露表示感谢。又跪下要给露露磕头,露露强行把她拉起来了。
我见一个女人居然卑微到如此地步,很是心酸。
露露拉着她,说:“你不要给我们磕头,这种不行。”然后她问我:“她给你磕了几个头?”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也没数啊。”
露露说:“大概多少个?”
我说:“十几个总是有的。”
露露说:“你给人家磕回去。赶紧的。”
我不明白什么意思,愣在那里。露露踢了我一脚,说:“赶紧的,磕二十个回去。”
我只得跪下磕。
那个小男孩的母亲,被弄得愣了。半天才想起扶我起来。
小孩的母亲问这是什么意思?露露解释说,我们救人,收钱,只是交易,不能磕头。
小孩的母亲显然是没听懂。不过还是礼貌性的点点头。之后,又说了一些感激的话,然后走了。
露露去数钱,边数边问:“动物买来了吗?”
我说没买到,不好买。周日去旧货市场看看。买旧的行不行?
露露说:“旧的也行。反正你能镇得住。”
我问买多大的。她说多大都行。
我问要是市场里买不到怎么办?
她说:“你怎么这么废物?买五种动物都买不到?实在不行,去网上找图片,打印出来的也行。你有打印机吗?”
我说:“没有。不过可以去外面复印店打印。”
她说你傻啊,去复印店,不是让人家知道哪五种动物了?也难怪,你在这个低能世界呆了好几千年了,智商被拉低了也正常。
我说那还要先买打印机?打印机也不便宜啊。还是直接买那五种动物吧。我周日就去买。

我们又聊了几句其他的,我说:“太晚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露露说:“你住这儿吧。”
我一听,心中暗喜,然后给我家里打了电话,说公司派我出差,晚上不回去了。免得一会我妈给我打电话,破坏情qu。
露露给了我两把钥匙,说是这个房子的门钥匙。(老式的房子,有一个木门,外带一个防盗门,所以是两把门钥匙)
我心中更是高兴,她连钥匙都给我了,而屋里这么多钱,看来是没把我当外人啊。
我很正经的说:“你睡卧室,我睡阳台就行。”
她居然说:“那正好。你可以守住窗户。”
我问:“守窗户干什么?”
她说:“这屋里这么多钱,肯定有贪婪的钱怪惦记。他们走不了门,只能走窗户。我一会儿晚上要出去,所以需要你留下,守着。”
我一听,心里凉了半截,原来她不住啊。
我问:“这么晚了,你去哪儿啊?”
她说:“我去练习qiang法。熟悉武器。”
我说:“什么意思?”
她说:“你就别问了,跟你没关系。你战争测试早通过了。别操这个心了。”
我说:“你是玩射击游戏?那种我擅长,我带你,什么游戏?我看看我有没有玩过。”
她说:“带我?那……行,也行。你教教我战斗技巧。”
这时她电话响了,她看了一眼,然后走了。
剩下我一个人,很无聊。我只能看电视消磨时间。
到了后来,我把灯关了,然后躺在床上,看着电视,想着困了,就关电视睡觉。
正当我迷迷糊糊,似睡非睡的时候,听到有奇怪的响动,那种响动,开始我以为是电视节目发出来的,电视关了静音,还是有。紧接着,电视总是出现干扰波。
我的耳朵特别灵,听出声音是阳台传出来的,心想会不会是猫啊。我到了阳台去看,窗户外没有什么东西啊。
我回到床上,犯困了,于是关了电视,睡觉了。
然后我又开始做梦。
我出现在一个到处是废墟的地方。关键是,我luo体,什么衣服也没穿。
露露出现在我身边,扔给我一把qiang,然后她开始冲对面射击。对面好多人啊,一直往前冲。我也射击。打了一会儿,没子弹了。露露扔给我子弹。
我们只有两个人,而对方一大片人,数不清有多少。我们根本不是对手。后来我中弹了,受伤了,流血了,但不疼。露露拿起我,然后跑。我好像很轻,她轻松拿着我跑。
躲进一片建筑废墟里,暂时没有敌人了。我说:“给我找件衣服啊。为什么我没有衣服?”
露露说:“这个世界衣服过不来,这你都忘了?别穿了,咱们到那个河边去,守住河岸,然后sha的人多。”
她带我到了一个河边,我们趴下,开始射击。可是我根本看不见对面的敌人,对面敌人都躲在草丛里。我找了半天,找不到人。露露催促:“打啊!”我胡乱射击。
对面的人开了一辆挖掘机从桥上冲了过来,对着我们开过来了,我们射击挖掘机,根本没用,只能跑。
跑到一片丘陵地带,露露说:“你特么还不如不来,给我浪费子弹来了!”
不知从哪里,又出来好多敌人。我们又不停的射击,把这批敌人打没了。
我看到地上好多的子弹壳,忙蹲下身子捡。露露说:“你干什么呢?”
我说:“这子弹壳是铜的,可以卖钱的,很贵的。”
露露踢了我pi股一脚:“你是来捡弹壳的?当初你测试怎么过的?你给我滚吧!”
我从梦里惊醒了,觉得pi股很疼。
……
周六的时候,我突然接到小男孩母亲的电话,说小男孩的手臂和腿,由于长时间冷冻,已经部分严重坏si了,医生说需要截肢。她焦急的问我,该怎么办。

我只得给露露打电话,问她怎么办。露露说,不用管她,咱们只管让人活过来,其他概不负责。
我觉得这样做不妥当,不过也没更好的法子处理。我没敢再跟那个小孩的妈妈联系,而且很怕她打过电话再次问我。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,她并没再给我打电话。
周日的时候,我去了那个旧货市场,买那五种动物。逛了一上午,终于买齐了。于是准备坐公交回家。突然露露给我打来电话,让我去244号摊位。这里都是地摊,分成很多的小格子,每个格子里,是一个摊位。我也不知244号在哪儿,只得问市场监管员。
那市场监管员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:“你问这干什么?你想买那个摊位吗?”
我顺水推舟,说:“啊。我有这么个想法,先看看位置怎么样,在哪儿啊?”
监管员指给我了。我按他指的方向,走了过去。
那个摊位是空的。周围摊位都有人,唯有那个摊位是空的,地上标注着“244”。(其他有人的摊位,号码是被地摊的货物或铺布盖住的,唯有这个244,是可以看见号码的。)
我打电话问露露:“到了244号了,干什么啊?这摊位没人啊,没出摊。”
露露说:“你在那儿站一会儿,几分钟就行,然后就可以了。”
我说:“什么可以了?在这儿等你?”
露露很不耐烦,说:“不是。好了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说完挂了电话。
我有点莫名其妙。
坐公交回来时,听到公交上有人议论,那个旧货市场,出了人命案了。我一听,呦,这么巧,我刚从那儿出来,就出人命案了?于是仔细听他们聊天:原来,不是今天出的命案,是上周日的事情。一个顾客,把一个摊主刺死了……
到了露露的住处,我把买的五种动物,给了她。她把那些动物,围城了一圈,中间堆的都是钱。
我问:“这就行了?这就能聚财了?”
露露说:“没有能量,等充了能量,他们五个就有力气运财了。”
我问:“怎么充能量啊?”
露露没回答这问题,而是问:“244号摊位去了吧?”
我说:“去了,那儿是空的,没人。去那儿干什么?你要买那摊位的东西?”
露露说:“不是,你别瞎猜了。给这个人打电话,跟她说,命价是二百万。问她同不同意。”
我说:“你能不能说明白点。什么二百万?”
露露说:“那个旧货市场,有个摊主,就是244的摊主,上周被刺死了,这是那个凶手的女友电话。你给她打吧。”
我问:“凶手呢?”
露露说:“跑了。警方正全力追捕呢。由于没结案,所以死者尸体没处理。赶紧给她打吧。记住二百万。行就行,不行拉到,反正没多少钱。不行咱再找别的贵的干。”
我说:“你可以找他们多要啊,要四百万不行吗?怕他们拿不起?”
露露说:“不能瞎要,这二百万,是那个摊主的命价。那个摊主,一辈子能赚到的钱,只有二百万。所以,我们救他的命,只能收二百万。多收不行的,那就违规了。”
我很羡慕:“一个摆摊的,能挣二百万呢?那我也去摆摊吧。”
露露说:“我特么说你什么好?别给我丢人好不好?不过也难怪你这么说,你什么事做不出来啊!战场捡弹壳,我真服了。一边打仗,一边捡弹壳,你太厉害了!”
我说:“你是说那个打仗的梦?那是做梦,无所谓的。我中了弹,不是也没事?”
露露说:“你特么当然没事,你是吃过黄quan的,当然不怕子弹。我可不行。”
我说:“什么?吃过什么?黄quan?黄quan路我倒知道。”
露露说:“行了行了,别扯了。赶紧打电话,办正事儿。”

之后,我跟凶手的女友联系了,经过多次交涉,她同意了付钱,然后让那个被杀的摊主复活。但他们要求的是先复活那个摊主,再付款。在我们复活了那个摊主后,她和她男友又反悔了,不同意付钱了。
我问露露,这该怎么办。露露说好办,能把人领回来,也能把人送走。
我说:“你不会让我把那个复活的摊主,又弄死吧?这不太好吧?”
露露说:“当然不是。我们把那对说话不算数的狗男女弄死。”
我说:“把凶手和他女友弄死?这……不会让我去杀人吧?这不太好吧?”
露露说:“当然不能让你去杀人。我又不傻。我们把他们引到战争世界,在那儿,他们扛不住的,用不了多久就会死掉的。这叫借刀杀人。”
我问:“怎么引啊?”
露露说:“那你就别管了,我自然有办法。他不是不肯付钱吗?我们直接去把他们的财库搬空。”
当天晚上,我做了个梦:我跟露露到了一个院子中,那里有一棵树。露露说砍倒它。但又说不用砍了,因为那棵树已经枯了,很快会死掉的。然后院子里有一个鱼缸,里面有小鱼。露露搬那个缸,搬不动。她让我搬。我搬着走,问她搬到哪儿去。她说到河边去,把鱼倒进河里就行了。处理完这个院子后,露露又带我到了另一个院子。但是,那个院子里,到处都是跟僵尸一样的怪人,四处游荡。露露说:“这人的财库,已经被妖魔占领了,不用管了。你想不想去你的财库看看?”我说:“想啊,怎么去?”露露说:“跟我来。”
她领我到了一个院子外面,刚要说话,院子里突然出现一头很大的猪,比院墙还高,冲着我们就喷口水,就像用脸盆泼水一样。露露吓得一下子消失了,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我也从梦里惊醒了。
过了几天,露露给我看一条网络新闻:……有一对情侣出国旅游时,被人杀害了,目前凶手还在追查中,作案动机不明……
露露说:“这两个被害的,就是赖账不给的那对狗男女,活该!”
但是后续,我又遇到一件烦心事。那个最初复活的小男孩的母亲,又跟我联系。她说那个小男孩,又死了。我忙问怎么回事。她说,本来她把儿子送到医院治疗的,因为四肢坏死,引起多种病变,但是她的丈夫,私自跟医院签了放弃治疗,导致儿子死了。她问我,有没有办法,让她儿子再次复活。
我问了露露。露露说不行。一个人最多只能复活一次。来回搞一个人,很容易出问题。
我告诉了小男孩的母亲。她很不甘心,说要找我面谈。我开始不同意,怎奈她又哭又闹,最后只得同意了。
她跟我说了具体情况:原来,她丈夫已经提出跟她离婚了,她也基本同意了,因为他丈夫愿意把所有财产的60%给她。但是她把儿子复活后,就牵扯到了儿子的抚养权问题,以及将来的继承问题,还要花很多钱给四肢坏死的儿子治病。她丈夫的那个小三不乐意了,要跟他闹分手。于是,他丈夫背地把儿子放弃治疗,搞死了。
我听了后唏嘘不已。但是也是没法子。只能是劝说她几句,其他也做不了什么。她讲完后,似乎也是心情释然了。她说,下辈子,再也不做女人了。再也不想到这个世界来了。她说她宁可下地yu,也不来这丑陋的人世了。
不久之后,我从新闻得知,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和那个小三,然后自sha了。我叹息了很久。

由于之前出现了那个凶手不付账的情况,所以,我和露露商定,以后再找目标,找那种有钱有势的,这种人不会在乎钱,出现赖账的几率会比较低。
露露接下来找了几个人,几乎都是官员,而且她选的很准,专选那种主抓经济的官员。其中有一个,我印象比较深刻。有个某某银行行长的儿子,为了报复拒绝他的一个女人,把那个女人杀害了。这简直就是惊天丑闻。如果败露了,不仅他儿子要坐牢,而且他行长的位子肯定是保不住的。行长位子保不住,他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,很有可能败露。他手里有的是钱,动用一切关系,想要平息此事。开始这个案件是被强压下去了。但是以后是随时有暴露的风险的,他的位子,早就被好多人盯着呢,那些人随时都想找他的错,把他搞下台,自己好爬上去。因此他因为儿子的杀人事件,整天忧心忡忡。
露露正是在这个时机,找到了这个银行行长,说可以复活那个被杀的女人,替他消除隐患……
也因为这个事情,我跟露露产生了分歧。我觉得,像这种败类,不该帮他,这不是帮着坏人做事吗?但露露说,只要能赚钱就行,不要管那么多。露露说,金钱永远是肮脏的,无论用什么方法赚取的。只要是金钱,都没有任何区别,都是脏的。
露露又说,她的战争世界,已经进入了高科技阶段,已经是驾驶各种战车、战船、战机战斗阶段了,买那些装备,很费钱,她急需钱。所以她才不择手段的赚钱。
很快,我们两个人赚到了两千万。但这些钱,大都被露露拿去买战争世界的装备了,只给了我很少一部分钱。
有一天,露露对我说,我的命价,只有两千万。也就是,我这一辈子,只能赚两千万。她不能再跟我合作了,要去找其他的合作伙伴了。
然后她对我说,我这一辈子,基本都不会有什么财运了,因为我的财运,已经全被她消掉了。
我问她,那我以后岂不是要一辈子受穷?
她居然说那是好事,我可以不受金钱的诱惑了,没有金钱的烦恼了,可以专心做其他事了。
之后的一天,露露突然的彻底的消失了。我再也没有见过她。
【全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