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侠客 | 疯子还是游侠?真假自辩

声明:本故事完全发生在国外。所有人物,均为外国人,所有地点,均为国外地点。特此声明。

讲述者:杰森,前特战队成员,已被开除

我是特战队的,隶属于太平洋战区,当然我已经被开除了。今天说说我被开除的具体原因。其实说白了,就是东西方文化差异。我的上级,是欧美军人出身,他对东方的文化,了解的很少,也根本不信,所以无论我怎么解释,他也听不进去,最后把我开了。
事情最初的起因,是我们一个队员,被杀了(我们的队员,心脏旁装有发报器,心脏一旦停止跳动,发报器自动触发,发出已死亡信号,这是老的手法,当然现在早就换了其他方法,因为这方法有漏洞)。这是必须报仇的,这是我们的规矩。那个队员,死在了中*,因为我祖籍是中*,对中*各种情况都比较熟悉,语言也精通,所以派我去执行报仇任务。
对方能杀死我们的队员,说明很厉害,因此,上级给我的,是斩首命令,就是不用拿活的,直接处决就可以。
根据当地特工提供的相关情报,我很快锁定了猎杀目标。目标是一个女人,已经年纪很大了,从情报来看,八十多岁了。我觉得,是他们把情报搞错了,这怎么可能?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婆,杀了我们特战队员?这简直没法相信。

找了一个雨天,在半夜的时候,我设法潜入了老太婆的家中。她住在六楼(六楼到顶),是那种老式砖楼,估计最少有十几年楼龄了。新楼根本不会采用这种红砖建造了。她家的窗户,没有安装防护窗。我从楼顶,倒吊着身子打开了她的窗户,然后进入。她的窗户甚至没有闩上。太简单了。我任何工具都没用,就进入了她的阳台。阳台到卧室的门半开着,那老太太独自躺在床上。
真的太简单了,我觉得,杀一个老太婆,对我是一种侮辱,但任务第一,必须完成。我上去,捂住了她的嘴,防止她发出声音,然后另一只手提起她,她出奇的轻,真的太轻了,提的时候,晃了我一下。我是用力提的,结果根本不需要用力。我把她从窗户,扔了出去,然后眼看着她摔在地面,一动不动。这么高摔下去,又是这么一个老太太,必死无疑。
一切完成后,我需要尽快脱身。我在屋子里洒下了干粉燃烧剂,特别在阳台多撒了一些,然后点燃了,整间屋子很快烧了起来。我这是为了确保自己不留下任何痕迹。之后,按原路,回到屋顶,然后从屋顶逃走了。而那从天而降的雨水,正好可以把我攀爬的痕迹,抹除。
第二天上午的时候,我回到现场,我要确认那个老太太死了。果然,楼群里拉起了警戒线,还有消防车、救护车、警车停在一边。那老太太身上,盖了白布,医护人员并没有救护,说明已经没有必要了。警方打着电话,不久后,来了一对中年夫妻,哭哭啼啼的,但只是远远看着老太婆的尸体,并不上前。警方示意他们过去确认一下,两个人互相推诿着,都想让对方过去看。后来那个男的过去看了,然后跟警方点点头。之后警方指着高处的楼层,跟中年人说着情况。应该是在描述老太太是从阳台摔落下来的。两个中年人听了后,又哀嚎起来,只是嚎着,脸上却没有一滴眼泪。
之后又来了一对年轻夫妻,冲过去,趴在老太太的尸体上,一通大哭。先前那对中年夫妻,见了这两个人,过去就是撕扯,大叫道:“房本呢?拿出来,这房子该对半分。”
那对年轻夫妻骂道:“你们还是人吗?这老太太才闭眼,你就提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。目前应该先把事儿办了!(指老太太丧事)”
四个人打了起来,越打越凶。然后四个人都叫嚷着要报警,整的一旁的几个警cha都懵了。
我看到这里,基本上可以确认,这老太太是已经死了,家属来争遗产了。
我抽身离开了围观的人群。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,给上级回了代码消息,表示完成任务了,等待下一步指示。
等了几分钟,还没有回信,我于是回到住宿的一个小旅馆中。我一般都会住这种很小的旅馆,因为不需要登记,不需要提供任何证件,交钱就住。
这天晚上的时候,上级给我回代码了,让我立即返回。
这次任务好轻松啊,我长出一口气,躺在床上,看着电视,然后想困了就睡,明天一早离开。
突然,我听见窗户有轻微的响动。有人在试探的开窗!我假装没察觉到,然后打了几个哈欠,闭上眼睛,躺下了。窗户的响动更剧烈了。我知道有人要从窗户进来了。
我最担心的,是这个闯入者,手里有qiang,于是眯着眼扫了一眼,她是空手的。这就没问题了,即使她有武器,只要没拿在手里对着我,我就能应付。
“你好,Sr****。”她突然开口说话了。
我猛的从床上坐起来,诧异的看着她,问:“编码。”
她说:“已注销,*******。”
我骂道:“你特么没死?搞什么?那个老太太白死了!真特么……恶心!”
她就是那个被杀的队员。我这次来,就是给她报仇的,结果她没死!

她说:“你放心,我会跟你解释的。”
我低声说:“解释?解释有什么用?现在老太婆已经死了,而你没死。也就是,复仇任务根本就不存在。却白白死了一个人,这怎么办?”
她说:“那也不怪你啊,是他们把信息搞错了!”
我有些怀疑她,怎么可以说这种话?出现了错误、失误,不可以推卸责任给队友,这是我们基本准则之一,她现在居然教我推卸责任。
我决定核实一下她的身份:“最后一次考核,你废了几个狙击手?”
想要成为特战队员,必须通过最后一次考核。那次考核很难,其中最难的关卡之一,是狙击手关卡。众多狙击手在高处猎杀考核者,考核者则处于开阔地,需要最快速度通过那片开阔地,通过过程中,随时可能被射中。当然狙击手不会打要害,主要打腿,但只要中枪,就视为被淘汰。一般的策略是,组队,然后一个队员掩护,另一个队员逃跑。这样两个人就能跑一个,当然另一个大概率会被淘汰,只能等下一次机会。后来发展到,有些考核者,直接去进攻狙击手,其他人趁机逃走。当然,进攻狙击手的人,或许可以制服几个狙击手,但只要进入狙击手所在区域,最终肯定出不来,肯定过不去这次考核。所以这道题,问题本身就不成立。没有答案。什么答案都是错的。只要是特战队队员,都很清楚这些。
她犹豫了一下,说:“两……两三个吧。”
我可以确定了,她是假的。可是她怎么获得的成员编码呢?我们的成员编码,每天都是变动的,有一个具体的算法。那个死亡的队员,编码我是知道的,因为我要执行任务,所以必须跟我说清楚。她死亡后,编码注销,但是也是随时间变动的,每天都不同。她如果不是队员,不可能知道编码会变动这件事。她偏偏又知道。
我决定再测试一次,问:“红色星期一和绿色星期三。”
她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是看着我,脸上都是疑问。
她是假的,冒充特战队员。我该怎么办?或许,我的任务没做错。那个真的特战队员,就是死了,然后我给她报了仇。任务完成。
但是,现在这个假冒的特战队员,怎么处理?我需要请示上级,不能擅自决定。
她冒充的目的是什么?我现在该怎么办?
我没有把握一定能制服她,因为不清楚她的具体底细。我不能随便冒险采取一些不必要的行动,那样很可能连累整个团队。
我决定,先稳住她,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。
我说:“嗯,我很累了,想睡了,有事我们明天再聊,好不好?”
她说:“那也好,你先睡,我守卫。新任务我已接到。”
这句话,又让我怀疑她是真的特战队员。她说新任务,也就是她接了新的任务,现在来跟我组队完成。在组队情况下,不可以同时睡,要轮流守卫。她居然知道这一点。
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
我躺在床上,根本睡不着,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毫无头绪。
我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什么也不要想。不过,我感觉到,这个女人在靠近我,虽然我闭着眼睛,也能觉得,她紧紧盯着我。我已经感觉她离得很近了,猛的睁开了眼睛,果然,她已经在我眼前了,并且目光凶狠的瞪着我,手里握了一柄短刀。
我猛地起身,夺过刀,一刀刺在她的心脏。她想要呼叫,被我紧紧掐住了喉咙,不久她就没了动静。
我把她的shi体,藏在了床下。然后躺在床上,给上级发送代码信息,报告这一突发情况。
Shi体我是来不及处理了,只能弃在这里,然后尽快脱身。
我决定,坐客车,辗转到相邻的城市,然后再设法用假的身份,乘飞机离开。

于是我开始收拾屋子里的一些杂物,准备离开。这时窗户处又传来异响,我警觉的扭头去看,又有一个女孩出现在窗前,然后闪身进来。这个女孩,跟刚才那个女孩长得一模一样。

我想去看看床下那具shi体还在不在了。但是这个女孩根本不给我时间去看。她走到我面前,笑着看着我。我心想,这个女的,必须也sha掉。于是想用刀刺死她。但是,我突然觉得,自己全身都动不了了,然后慢慢瘫倒在地。我凭经验判断,应该是中了什么du气。那个女孩已经到了我面前,打掉了我手中的刀,用绳索把我绑了起来。
女孩用绳索牵着我,往屋外走。我浑身乏力,像一个木偶一样,被她牵着。我问:“你不sha我?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女孩笑了:“sha你?你已经死了。你还不知道吗?不过也正常,很多人死后,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死了,以为自己还活着,这正常。”
我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?你要sha我吗?那就趁现在赶紧动手吧。否则你会后悔的。”我觉得,被人像牵狗一样牵着走,还不如死了。
她说:“你怎么就不信我说的呢。你自己看。”
说着把我拉到了床前,掀起床单子,让我看床下。那床下,居然是我的shi体!这是怎么回事?我承认,那一刻,我完全慌了。我看到自己的心脏部位,插了一把匕首,那角度是最佳角度。这是我们特战队员经过千百次的训练,习惯的刺杀角度。而我的口鼻部,明显有被某种麻醉药水捂过的痕迹。显然,我是被一个很专业的sha手,sha死的。但是,我还活着啊,到底怎么回事?
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诈,猛地试图飞身扑倒她,制服她,但身体根本不听使唤。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孩,说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这是梦?”
女孩说:“你相信我说的话吗?我跟你解释,你又不信。你已经死了。你叫杰森,今年三十六岁,昨天是你的生日,对吧?你的阳寿,只有三十六岁。我是兼职阴差,来抓你走的。你有再大的本事,跟我也使不出的。因为我周围,自带结界,或者用你能理解的说法,叫封印。”
我说:“怎么可能?我是怎么死的?”
女孩说:“你自己看啊。”说着用手在我面前一挥。
我看到刚才屋里发生的景象,但跟我刚刚经历的完全相反:最早进来的那个女孩(那个冒充我战友的女孩),她刺杀我成功了,然后把我的shi体藏在了床下(不是我把她的shi体藏在床下)。这女孩把我的手机收走了,然后打了电话,说道:“编号******(这是我的编号)ES,等待下一步指示。”然后她应该是接到了指示,迅速的从窗户离开了。
我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难道是我的组织,要清除我?这不可能?为什么?”
女孩说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你都三十几岁了,你的组织早就想清除你了,太老了。走吧。我把你送走呢,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我不知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不过,她一拉绳子,我就全身不受控,完全跟着她绳子走。
我说:“我会下地yu吗?”
她说:“那我不知道,要审判的。审判后才知道结果。你怕下地yu?”
我说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不要骗我!”
她说:“你脑袋是石头的?都说不见棺材不落泪,你这都死了,见了棺材了,还不信!”
她牵着我,走到一面墙跟前,居然从墙穿了过去。我也从墙穿了过去。穿过的一瞬间,我以为会撞在墙上,但根本没有撞,那墙好像不存在。我心想这是梦境,用力咬自己舌头,想把自己弄醒。但是牙齿根本用不上力量。
她领我到了一个女卫生间,然后我看到,那卫生间里好多人,来来往往的。我连忙向那些人呼喊,可是根本没人理会我。
女孩笑着说:“你可真有意思。就是不信我说的是不是?这些都是死人,你跟他们喊,没用的。通过这里后,就是阴间路了。哼哼。”
我没明白她什么意思,于是试探的说:“我给你钱好不好?你放了我。我可以给你很多钱。”
她说:“你想死吗?”
我到了现在,看来硬的是没用了,于是说:“不想。你能放了我吗?”
她说:“你的肉身,已经死了,而且很麻烦,心脏坏了。放了你,复活也很费劲啊。我还要回到以前那个时刻……真麻烦!”
我说:“能不能想想办法?”
她说:“你要是答应我一件事呢,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了你。”
我问:“什么事?”
她说:“你是职业的sha手,能不能帮我sha几个人?”
我说:“可以,可以。”
她指着一个隔间里一个马桶,让我坐上去。我不知她什么意思,还是脱了裤子,坐上去了,然后她在外面关上了隔间的门。
我正方便,听到有人很急促的敲门,我心说还没完事呢,谁这么急啊?
那门几乎被撞开的,然后冲进来两个护士,手里拿了针头,不由分说,就给我打针……
……
“醒了,醒了,可以了!”
我睁开眼睛,好多个医生、护士围在我病床旁边……这是哪儿?

我被抢救了过来。医生对我说,差一点点,就刺到我的心脏了,我很幸运,那一刀没有刺中我的心脏。
然后就是恢复期。由于我身体素质本身很好,所以恢复的很快。一个多月后,我就出院了。医院没有收取我的任何费用,我想,应该是我的上级已经替我付过费了。
出院后,我马上跟上级联系,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办,是否可以回去了。但上级说,我已经被开除了,因为我严重违纪了,因为我违规拆除了心脏旁的发报器。我们内部有规定,如果随意拆除那个发报器,那么就会被开除。我忙解释,我没有拆,发报器我从来没动过。他们说,以我心脏旁的发报器为准,现在它已经发回了信号,说明我已经“死”了。如果我还活着,就说明私自拆除了。
我心想,有可能是医生在抢救我的过程中,那个发报器碍事,所以他们拆除了。于是我去找医生询问,但他们回避这个问题,没有给我任何的正面答复。
之后我再尝试跟上级联系,试图解释时,发现已经无法接通了。看来他们已经屏蔽了我的号码。
我直接回到了总部。然后找到了自己的上级,跟他当面谈这件事。但是无论我说什么,他都不信。当我把自己被阴差复活的经历讲给他时,他更加觉得我在欺骗他。我对他解释说,在东方,就是那样,人死后,是要被阴差引路的。然后才能到达阴间,然后是受到审判,根据判罚结果,决定是投胎,还是下地yu。东方跟西方完全不同的。其实,我在执行任务时,已经被杀了。但阴差设法让我又还阳了……
但是,无论我如何的解释,我的上级就是不肯相信我,而且说除非我能找回我心脏旁的那个发报器,否则不会相信我说的任何话。他说,那个发报器,在被取出时,会自动录像,录下被取出的过程,如果真像我说的那样,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取走了发报器,那发报器会有记录的,只要我找回来,就能真相大白。
于是,为了找回这个发报器,我又回到了中*。
我直接回到了当初给我做手术的那家医院,然后找了一个半夜的时候,想进去,查找自己的发报器的下落。
本以为,晚上的时候,医院人会少,最多几个值班的护士。但没想到,我到了医院才发现,晚上医院里也特别的热闹,甚至比白天人还多。而且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过道里的灯,开的很少,即使开了,也十分昏暗。有些地方几乎是完全黑暗状态,可是越是黑暗的地方,似乎穿梭的人流越多。
我凭着记忆,往自己做手术的区域而去,想去手术室里看看,有没有留下什么病历、记录等。或许,我的发报器被取下来后,就放在手术台上还没收走也不一定。
到了手术室外,发现那手术室的门是开着的。里面正有很多护士,似乎在给某个人做手术。我一看里面有人,只得放弃了原计划,心想要不去资料室看看吧。那里或许有我的手术记录。我并不知道医院有没有资料室,但我凭感觉,觉得应该有这么一个存放资料的地方。
但是楼上楼下找了好久,也没找到资料室。我突然想去小便,于是到了一个卫生间中,准备方便。那明明是一个男卫生间,却没有小便池。我只得进了一个隔间,在里面小便。刚到一半,有个女人的声音,说:“你来了?”
我很意外,憋了回去一半,提上裤子,回头看,身后站了一个女的,就是上次那个说自己是阴差那个女人。我说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她说:“准备好了吗?我告诉你第一个目标。是一个道士,一会儿,他就从这里转换阴阳界。你趁机杀了他就行。”
我不知怎么回事:“你说什么呢?”
她说:“你不是答应我,我放了你,你替我sha人吗?不会反悔了吧?”
我笑了笑,说:“噢,是,是答应过你。但是,我不可以随便sha人的。必须有上级的命令。”
她说:“你都被开除了,还要什么上级命令?现在我就是你的上级,你都要听我的,知道吗?”
我说:“可是也不能滥杀无辜啊。Sha人是大事,需要有充分理由的。”
她说:“当然有充分的理由。这个道士,跟***局长串通一气,帮助局长续命。那个局长,为了谋求官位,早把自己的寿数全毁了,但他通过这个道士,把市民的命,在市民不知情的情况下,给自己续上了。所以要把这个可恶的道士除掉。这个道士,也借助为局长办事的过程,为自己谋取私利,用yin邪的方法,修行功力。这种道士,不除不行,搞得阴阳混乱!”
我说:“那为啥不直接杀那个局长?他更该死啊。”
她说:“杀了这个道士,没人给局长续命了,局长必死的。死前还会受到各种屈辱的(被反噬)。这叫一石二鸟。”
我说:“那个道士那么厉害,会不会未卜先知啊?(我觉得道士都会未卜先知)会不会算到我要杀他啊?万一他早有防备,反把我杀了,怎么办?”
她说:“我是阴差,他算不到我的行为的。不用担心,干吧,出了问题你也不用怕,即使你死了,我也能给你整回来。”
我一听,心里有了底。而且她用的是“整”,这更让我踏实。况且,她已经救过我一命了。
她给了我一瓶水,说:“一会儿,他进入卫生间后,你先不要惊动他,把这瓶水洒在卫生间门口,这样就封门了,他就跑不了了,然后你杀死他就行。”
我问:“怎么杀啊?有没有武器,给我一个啊?”
她说:“任何武器对他都无效,他修练了武器无效(类似于游戏中的《物理攻击无效》那种特技)。只能用手杀他。你这么专业,不会还要问我怎么sha人吧?”
我说:“好的,知道了。杀完他以后呢,我去哪儿?”
她告诉了我一个地址,让我完成任务后,先去那里暂住。然后她走了。她说她不离开,道士会感应到有阴差在附近,会有所防范。
不久之后,大约半夜两点吧,果然有个道士进入了卫生间。他看了我一眼,似乎并没太在意。他进入后,转了一圈,就要出卫生间(完成阴阳界转换)。我忙把手里那瓶水,洒在了地上。他慌了,往一个隔间跑,然后一头扎进马桶里,想要钻进去。我用力把他拽了出来,他嘴里疯狂念咒,念的我头疼,我卡住他脖颈,然后一用力,扭断了他的脖子。他彻底没了声息。我探了他鼻息,然后又摸了他的脉搏,确定他已经死了。把shi体扔在地上。
这时,他却站了起来,恶狠狠的盯着我。我一惊。这家伙果然会妖术,居然复活了。还是刚才他根本没死?是诈死?我决定这次一定把他头拧下来,看他还怎么复活。我扑上去,擒住他,刚要动手,这时那个女阴差来了。
她制止了我,说:“行了,忘了告诉你了,切断他肉体和灵魂联系就行了,不用再杀一遍了。他的法力已经废掉了,很快仇家或其他什么妖怪就会吃了他的,不用管他了。走吧。”
然后,女阴差拉着我,离开了。
路上,女阴差跟我说,她最想收的,是那个局长的魂。因为他早就超过寿数了。但是因为有这个道士护着他,所以收不走他的魂。这种属于延期的魂,阴差收不走,会被罚的。所以她很着急。
我说:“要不,我去直接把那个局长sha了?”
她说:“那不行的。那不合规矩的。”
我问:“为什么杀这个道士就合规矩?杀局长不行?就因为他是当官的?”
她说:“因为这个道士使了妖术,所以杀了他,是有功德奖励的。但那个局长,是人,不可以违规杀掉的。”
我说:“不对啊,如果杀这个道士有奖励,为何别人不抢着杀?”
她说:“这道士很狡猾,没有真本事的人,杀不动。有真本事的人呢,又不愿管这种事。”
我问:“为什么不愿意管啊?这不是替天行道吗?”
她笑了笑,说:“道?这个世界,还有道吗?你觉得还有吗?我要不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,也不会动他的。现在,这样的道士,太多了。”
不久我们到了一个房间中,她让我先在那里休息,等那个局长的事完了,会再给我派新任务的。她还夸我,说我是有侠义精神的人,是个当代少有的侠客。我听了很是高兴。我说:“你能不能给我做个侠客的牌子啊?像古代大侠那种腰牌。”她说,等我完成了她的所有任务,她会给我发一个侠客的牌子的。我问一共有多少任务,她只是笑了笑,没正面回答:“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不久之后,我从网络新闻得知,那个局长,由于贪wu腐bai,被抓了。他收养了很多情妇,每个情妇名下,都有很多财产。他把自己的财产,都偷偷藏在情妇名下了。然后,每周会换一个情妇。那些情妇轮流陪他。他还修建了很多个别墅,分别叫各种宫,各种院,模仿古代的皇帝的后宫。
他的儿子,特别建立了一片“野ji”别墅区。那里很多年轻漂亮一丝不gua的女人,男人进入后,可以随意抓女人行乐。
总之这个局长的腐bai丑闻被揭露后,刷新了腐bai新记录。(编者注:这些事,均是发生在国外。这个局长,也是外国人。)
这个局长,在被调查期间,生病了,然后病逝了。对于他的调查,也就终止了。
我心想,他要是不病逝,多好啊,顺着他这根藤,一定可以摸到更大的瓜。他敢这么胡作非为,一定有坚实的靠山的,可惜啊。

然后那个女的阴差,又来找到我,给我下达了任务。她问我:“你敢不敢干市长?”(编者注:这里指外国某城市的市长)。
我说:“有什么不敢的?”
她说:“这个市长的根很深,跟城隍串通的,你敢干他吗?”
我问:“城隍是什么人?”
她说:“市长是你们阳间管理一个城市的官,但是阴间呢,这个城市归城隍管理。但是有规定,阳间的市长和阴间的城隍不能串通,现在这两个串通起来了。导致阴阳混乱。你敢不敢把阳间的市长拿下?然后我抓了他去受审。”
我说:“这有什么不敢的?”
她说:“他阳寿未尽。你敢sha他吗?”
我说:“敢。”
她说:“sha这种阳寿未尽的人,是损自己福禄的。你不怕吗?”
我说:“我是侠客,我就是要为民除害,自己受损失,我不在乎。”
她说:“好,你是好样的,你真的是一个大侠客。”
然后她告诉我,在阴间,有一个艳花水月之地,那里聚集了很多的异类修行而成的美女。市长常常到那里纵欲享乐。她又告诉我,只要我去了那个地方,把市长杀了,就成了。我问是不是还是不能用武器。她说可以,用什么都行。我问用qiang行不行。她说可以。
我心想,有了qiang,就方便多了。由于这边是禁qiang的,我搞不到qiang,所以我让这个女yin差,帮我搞一把。她给我找了一把手qiang。很小那种,虽然用着不顺手,不过也能用。
她带着我,到了一个像是古代的宫殿的地方。但这个地方,所有遇到的人,都是女人。有的在扫地,有的在擦窗。这些人看到我来了,都用脏水泼我。我连忙躲闪。
然后她领我进了一个古代的大房子。里面有很大的床,床上很多的女人,什么都没穿,围着一些男人在做那些男男女女的事情。她用手一指一个男子(那男人周围围了好多好多美女),对我说,那个男人就是市长,杀了他就行。然后她就走了。
我用qiang瞄准,打了那个市长一qiang,中了他的*物。他下面顿时鲜血直流,嗷嗷惨叫。我是故意打他那里的,因为我恨他,一个人祸害这么多女的。我想再补一qiang,结果了他,但是周围那些女的,全向我围过来了,把我团团包围,对我各种挑衅,各种的爱*。她们都没穿任何的衣物,而我好久没碰过女人了,所以一时难以把持……
这次任务失败了。那个市长逃走了。
我跟女yin差说:“我可以再去sha他一次。再给我个机会吧。”
女yin差说:“不行了,没机会了,他已经有防备了。唉,命啊,他命不该绝啊。”
我很后悔,恨我自己没把持住。女yin差也很失望,说:“唉,我还是高看你了,你们男人啊,永远过不去女人那道坎儿啊!”
我跟她保证,下次不会犯这样错误了。她摇了摇头,什么也没说,走了。我觉得,我或许被她放弃了。被她也开除了,因为任务失败了。
大概一个月后,从新闻得知,那个市长,被逮捕了,因为私设公堂,滥用职权,并sha了人。他没被判死刑,只是终身监禁。然后又爆出了他的老婆,居然出轨,把他绿了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不过后来这些新闻都被压下去了。不许再报道了。他老婆也坐牢了。
市长没si,都是我任务失败造成的,我懊恼了很久。

令我更懊恼的是,我的身份暴露了。我也不知怎么暴露的,反正当地警方知道了我是前特战队的队员。他们怀疑我是秘密潜入的特务,是来从事破坏活动的,于是把我秘密拘捕了。他们对我严刑逼供,但是,我是受过特训的,绝对不会屈服的。我没有泄露任何的有用情报。
审讯持续了很长时间。他们晚上不让我睡觉,就是为了摧can我的意志。有天晚上,我心想,自己可能坚持不住了,可能要招供了。突然那个女yin差出现了,告诉我,可以把她招供出来,她说招供出她来也没关系,因为不会有人相信。
然后她告诉了我她的一些信息,让我对审讯我的那些人招供。我说这样会连累你吧,她说不会的,没人抓得住她。
她说:“我出生于民国3年。我生在一个剑侠世家,年轻时给校长当过保镖,是有军职的。校长撤退后,我留了下来,盼望着有一天校长能回来,我在这边做接应。但是后来落空了。我觉得这个希望越来越渺茫,变得厌世。不过后来,偶然遇到了我的师傅,她带着我一起修行,教给我很多法术。我让你杀的那个局长,还有那个市长,其实是我的仇人,得罪过我的人,背叛过我的人,本来他们答应跟我联合的,但是又反悔了。我是借你的手,除掉他们。但是,在这样的世界,杀一两个人,根本没用的,杀再多的人,也改变不了什么,因为根已经烂掉了,除非连根拔起。想要除根,就要灭掉他们的**,所以我决定了,不杀官员了,官员只是他们的爪牙,杀再多也没用。最根本的,是除掉他们的**。很抱歉让你受牵连了,卷进了这场战争。很抱歉,让你暴露了,你如果不暴露,我是希望你做我们新组建的**的教官的,把他们全培养成特战队队员。但现在看来不行了。他们后续,会污蔑你脑子有病,然后对大众说,你说的一切,都是不存在的,都是谎言。”
果然,不久后,警方把我交给了一个医院,医院的张院长亲自组建专家组,为我诊治,最后,诊断说我得了一种罕见的脑科疾病——幻忆症。这种病的症状是:分不清幻想与真实的记忆,会把幻想的内容,当成真正的记忆,然后组合在一起。
他们对我说,我往往是先看到一件事情的结果,其实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,然后强行的编造一个事情的发生经过,这个经过,还会把自己编进去,然后觉得,那就是事情真正的经过。而且还说,我的记忆有一个特点,就是最多记住几年的记忆,我小时候或者十几岁的记忆,都会被后面的记忆覆盖。也就是我不会有童年记忆。因此他们说,我性格上有严重缺陷。
他们举例:其实,我那个杀死老太太的记忆,那件事是这样的。有一天,我从一个地方路过,看到了一个老太太摔在了地上,周围很多人救护,围观。但那老太太,就是出意外摔倒的。而我自己,则编出了我是特战队员,然后为死去的队友报仇,杀害了老太太的过程,并自己信以为真。其实,老太太的死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还有那个局长,也是因为我看到了有关局长的新闻后,然后编造了去杀一个道士,然后连带杀了局长的过程。其实根本不存在那么一个道士。包括那个市长也是一样,我只是在报纸上,看到了市长的相关新闻,然后编出了与自己相关的过程。其实我根本就没做过任何与那个市长有交集的事情。都是我自己的想象而已。
我当然不信他们说的。我说,我认识一个女yin差,她跟我一起做的这些事。我把女yin差的事,跟医生们说了。
医生们让我描述她的样貌,我说大概30岁,年轻,漂亮,长得一头卷发,穿那种很老式的服装……
他们按我说的,给那个女yin差画了像。然后笑着说:“你都说了,她30岁,但你又说她是民国3年生人,到现在都多大了?肯定是老太婆了。怎么可能长这么年轻?你自己说的,都自相矛盾。”
然后,他们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张黑白老照片,问我认识吗。我说那不就是那个女yin差吗?
他们说不是,这是我小时候,在孤儿院时的一个阿姨,还说我肯定是时刻忘不了她,所以才在幻想里,用她的形象,代替了重要的女性形象。
我当然不信他们说的,也拒不配合他们的治疗。然后他们就把我关在了医院中,二十四小时的监控我,不让我离开。
不过,后来,那个女yin差又来找我了。她这次来,说要帮我,给我自己报仇。我问怎么干?
她说:“你如今这个境况,全是那个曾经的精神科医生,现在的张院长害的。你干脆杀了他,报仇。”
我说,行,我也恨他,他居然说我脑子有病。
然后我们又合作了,她和我一起,把那个张院长杀了。
但是,新闻里却报道说,那个张院长,是因为医患纠纷,误诊导致病人死亡,最后被病人家属用刀捅si了。
我心想,明明人是我杀的,这些媒体还要这么骗我!他们为何这么虚伪呢?
女yin差又找到我,让我配合医生的治疗,这样我就能被诊断为康复,然后就自由了。
不久后,我真的自由了,他们把我从病房里放了。但是他们医生们还是在骗我,说释放我,是因为医院出了张主任的意外后,要调整精神科和很多部门,所以让我到其他医院继续接受治疗。
到了这时,他们还在骗我。我当然不信他们说的这一套。
不过随他们怎么说吧,最重要的,是我获得了自由。我想去找那个女yin差,然后跟着她一起做侠客。但是,那女yin差告诉我,她要离开了,要去找校长了,然后要把校长接回来。我说我也跟你去。她说不行,校长信不过外人。我很失望。
我说那我等你。她让我去那个房间,就是我们之前合作时,住过的那个房间,等她。我于是又去那个房间住下了。
从此后她就消失了。但我相信,有一天,她会再回来找我合作的。然后我们一起,杀尽天下的恶人,真正的做侠客。
但是,后来,我又受到了迫hai,肯定是我的仇人捣鬼,他们不让我继续在那个房间住了,说那是一间公用厕所,不可以住人。他们真的太阴险了,到了这时,还要骗我,为了陷害我,居然把我的住处,改成了公用厕所。

【《当代侠客》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