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枪手杀人奇案 | 无法破解的迷案

免责声明:本故事中,所有人物,均是外国人,所有地点,均在外国。
案件发生在M国的汤姆州。时间是很多年前。
案情很简单。风景酒店(名称为虚构,胡编的,不具有任何意义)的大堂经理小唐报案称,他们的总经理傅总,在酒店大堂不慎摔倒,而后叫了救护车,医生经强求后,说傅总已经死亡,小唐不知后续该怎么处理,于是报警了。
警方到达现场后,发现第一现场已经被破坏了。经过一番检查,基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。得出结论为意外死亡。
通过查看监控,很清晰的看到,傅总进入大堂后,因为地太滑,刚擦过,所以滑倒了,但巧的很,往前一冲,正好被一个雕像的手中的佩剑cha中喉咙,不幸身亡。
这尊雕像,是铜像,很高,基本上按照真人比例铸成。它一看就是一尊外国雕像,后经询问小唐得知,这个雕像,是《三个火枪手》中的达达尼昂。这雕像才摆在这里没多久,傅总生前,特别喜欢《三个火枪手》,他说,他是花了很大价钱,找人特制的这个铜像。据说后续还要做三个,分别是阿多斯、波尔多斯、阿拉宓斯。但是好像跟制作方价格没谈拢,所以先做了这一个。
本来结案了。并通知了家属前来。傅总的妻子玛丽到了后,一看shi体的脖子,一口咬定,这不是意外,傅总是被人害死的。警方忙问害死他的人是谁。
玛丽把傅总脖子上的一块已经碎裂的木牌摘了下来,说:“就是卖这个雷击木的人,害死傅总的。”
原来,傅总的脖子上,戴了一块“雷击枣木”的无事牌。但是巧的很,这无事牌,正好被达达尼昂的剑刺穿,然后又刺穿了傅总的喉咙。
警方问玛丽,这牌子,在哪儿买的。玛丽说是从一个专门卖木器的孙老板那里买的。他们酒店的很多木制家具摆件,都是从孙老板那里买的。但是孙老板经常卖给他们假货,以次充好,所以他们有些款项没付,两方存在一些债务纠纷。

警方于是决定,找孙老板了解具体情况。

警方拨打了孙老板电话,无法接通。
警方先是去了孙老板家中,他的妻子说,孙老板很多天没回家了,他经常忙工厂或者销售门店的事,长时间不回家很正常,经常性的住在工厂中。
警方到了工厂,也没找到孙老板。又去他的销售木器的门店找,还是没找到。门店负责人说,孙老板很可能去南方买木材了。一去有时一两个月。
警方拿出死者傅总戴的那块无事牌给门店负责人看,问他是不是这里卖出去的。门店负责人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唉呀,警cha同志,这点儿小事儿,也惊动了您了?既然您出面了,我立马给您退款就是了。”
警员一皱眉,说:“这吊坠,是你们店卖的?”
负责人陪笑说:“跟您不敢不说实话,是我们卖的。您下次要买,直接跟我说一声,我给您拿高货。这个是仿品,但不是假的啊,是仿品,工艺品。”
警员一看柜台里,摆了好多这种类型的吊坠,都写着“雷击木”。警员问:“这里这么多?”
负责人说:“这些都是仿品。您想想,哪儿有那么多雷击木啊,就是有,一般也被人高价收走了。但是好多顾客问我们有没有雷击木,我们才卖这些仿品的。真品没法卖,价格太贵。大多数人,恨不得花几块钱买真品,可能吗?我们只能卖这些仿品。”
警员问:“这块是你卖出去的吗?”
负责人说:“这我可记不清了,这种小东西,每个店员都卖出去好多,谁卖出去,也不会做记录的。我退给您钱就是了。”
警员问:“你认识傅总吗?”
负责人问:“傅总?风景酒店的老总?认识,他经常来。我们的老主顾。”
警员问:“他最后一次来,什么时候,还记得吗?”
负责人努力想了想,说:“记不清了,最近好像没来过。一般他来了,都是找我们孙老板的。”
警员没再问什么,离开了木器店。
警方觉得没有什么证据,显示这是刑事案件。警方再次观看监控录像,录像显示,当时现场,傅总周围根本没有任何人。傅总完全是自己不小心滑倒了,然后脖子不偏不倚,撞在了雕像手中的佩剑上,被刺中。由于冲击力很大,那狭长的剑身支撑不住,所以折断了,然后傅总摔倒在地,痛苦的挣扎着,把断剑从颈部拔了出来,这应该是出于求生的本能动作。之后,就是小唐先跑了过来,吓得不敢靠近。后续应该是拨打电话叫了救护车。
警方再次跟傅总的妻子玛丽沟通,告知她这只是一场意外,如果她不能提供有力证据,警方将不再对这一意外事件进行调查。
一天后,玛丽来到警局,声称有新的证据。原来,玛丽反复观看了傅总出意外的那段监控录像,发现傅总在受伤倒地后,嘴里在喊着什么,但由于喉咙受伤,喊不出来,口型基本能分辨出来,他是想说什么。
警方把这段视频发给了总局的唇语专家,让唇语专家分析。
三天后,唇语专家的分析结果发回来了,傅总喊的是:“老张,是你……”
这个老张,又是谁?
警方询问玛丽,傅总认识姓张的人吗?玛丽说认识,认识很多个。
警方问:“接触最频繁的(姓张的),是谁?”
玛丽想了一会儿,说:“最频繁的,就是铜人张。刺死我老公的达达尼昂铜像,就是找铜人张买的。我老公跟他有很大矛盾,就是因为这个达达尼昂的铜像。我老公说,要等其他三个火枪手都做好了,一起付款,但是铜人张不同意,非要先付了这个铜像的钱,再做其他三个。难道我老公,是被铜人张杀了?”
警方觉得她说的很可笑,说:“监控录像你也看到了,明明是意外。这是一起意外事故。我知道你很伤心,但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。没有必要再去调查了。”
但是玛丽执意要求调查凶手。
警员板起面孔,斥责道:“哪儿有什么凶手啊?达达尼昂是凶手,难道要我们抓他?请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好不好?”
玛丽失望的离开了警局。

停业一段时间后,风景酒店又恢复营业了。傅总以前的一些朋友,听说傅总死了,都到酒店来讨债、催债。玛丽每天都要应付这些人,很是烦躁。本来这些事,他想交给酒店原先的那些管理者处理的,但那些人见酒店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大都辞职走人了。连大堂经理小唐,也提出了辞职。被玛丽连哭带哄的留住了,并承诺,只要度过了眼前的难关,就给她升职。
这天,难得清静,没什么人来讨债。玛丽坐在总经理办公室,手里拿了一块无事牌,思念傅总。当初,这雷击木的无事牌,傅总一共买了两块,送了玛丽一块。玛丽觉得不好看,灰不溜秋的,就没戴。其实玛丽不戴这个牌子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刚送给她时,她勉强戴了几次。有次带着去寺庙里上香,却被一个小和尚拦住了,不让她进。
玛丽很生气,心想自己是给这个寺庙捐过大钱的,如今却不让进,叫道:“为什么不让进?你算什么东西?”
小和尚说:“你可以进去,这块祸事牌子不能进去。”
玛丽说:“祸事牌?这叫无事牌,不懂别瞎说。”
小和尚把她拉到门旁边无人处,说:“你这个雷击木,是假的。不能辟邪,反而招邪招灾,如果长时间佩戴,肯定没好处的。”
玛丽说:“怎么可能是假的?这是我老公送给我的。”
小和尚说:“这种雷击木,是用一些引雷的装置,把雷强引到特定的树木上,然后形成的。这根本就不是天雷形成的。说难听点,戴这种东西,相当于自己想找雷劈啊。所以劝你还是不要戴的好。”
玛丽听了后,摘了下来。回家后,跟傅总说起这件事,劝他也不要佩戴了,但傅总根本不听,坚持要戴。傅总说:“我这些年,得罪了太多人,好多死gui都恨我,我戴这个,就是为了让他们不能近身。活的仇人好防,那些死去的仇人,看不见啊,只能用雷击木防着,死gui最怕雷击木了,所以我必须戴。”
玛丽之所以不戴,还有一个原因:她发现小唐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雷击木,挂在钥匙链上。玛丽假装无意的问她哪儿来的,小唐支支吾吾的说,是买的。玛丽大概心里也有数,因此很别扭,更不愿意佩戴了。
玛丽正坐在办公室胡思乱想,听到大厅里,传来吵闹声。她以为又有债主来讨债了,于是急忙去大厅查看情况。
原来,小唐正跟一个老人吵架。那个老人,手里拿了一把剑,气呼呼的。这把剑,是达达尼昂原先那把,就是刺死傅总的那把,已经折断了,只剩了半截。玛丽根本不知道,原来这把剑还能拿下来,她还以为跟铜像是一体的呢。
玛丽问小唐:“怎么回事?”
小唐说:“这个老头,非说咱们这把剑,是从博物馆偷的,他要收回去。”
原来,这个老头,从酒店前经过,无意间看见了铜像手里的剑,就走进来观看,看了后,居然把那剑拿了下来。小唐过去制止,结果老头说,这是博物馆的藏品,丢了,不想跑到这里来了。
老头还说:“你看看你这个雕像,明明是个西洋人,怎么会拿一把咱们国家的古剑?这根本不是一套啊。这肯定是你们偷来的。”
玛丽陪笑说:“这个雕像,是我们买的,这剑是本来就跟雕像一起造出来的。我们一起买的,您肯定搞错了。”
老头说:“我在博物馆工作那么多年,怎么会搞错?你看这断口,一看就是古剑,现代工艺,只能仿造外观,仿不出来古代这种内部结构的。”
玛丽说:“算啦算啦,既然这样,这把剑送给您老,行吧?”
老头说:“那一半呢?你一起给我,我回去接上,就不追究了,你这叫破坏文物,知道吗?是有罪的,赶紧把那一半拿来。”
玛丽问小唐那一半在哪儿。小唐说,当初好像被医生带回去了,要不就是被警方带走,作为物证了。当时很混乱,具体谁拿走了,她也忘了。
玛丽对老头说:“找不到那一半了。您先把这一半拿走,那一半找到了,再给你,行不行?”
老头不依不饶,非要另一半。玛丽一时来了脾气,骂了他几句难听的,有几个安保过来了,气势汹汹的推搡老头,想把他推出去。那老头很倔,一手死死把住了达达尼昂雕像,就是不走,还用手里的短剑乱比划。一个安保员踹了他一脚,把他踹倒了。他一下撞在达达尼昂铜像上,那铜像从底座上摔了下来,居然摔碎了,铜像里面,居然掉出很多石灰一样的东西,还有很多的黑色粉末。
那老头来了脾气,拿起已经摔开的达达尼昂的头,朝那个踹他的安保员砸了过去,那安保员躲开了,雕像的头砸在瓷砖地上,摔碎了,里面居然露出一个白森森的人的头骨骷髅,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!

玛丽认为是老头把铜像打坏了,让他赔偿。老头当然不同意,说自己无故被打了,并说酒店偷了博物馆的文物。双方都不肯罢休,最后只能报警处理。
警方来了后,把玛丽和老头都带回了局里。把雕像里掉落出的头骨还有那些粉末,都收集了,回去检测。
检测结果显示,那头骨,是真人的头骨。用酸液处理过了,把头部的肉都剥离了,只剩了头骨。而那些粉末,则是类似于人的骨灰,只不过烧制手法不专业,或者说不是用火葬场那种方法烧制出的骨灰。但确实是人体烧过后的残留物。
那尊所谓的达达尼昂铜像,经检测,根本就不是铜的,内部基本都是用石膏填充的,加入了一些铅块增加重量。只有外皮,是包了一层铜皮。
这个达达尼昂像,是铜人张的作坊制作的,于是警方试着联系铜人张,但是据作坊里其他工人说,这个铜人张,已经好多天没有来过作坊了。给铜人张家人打电话询问,也说很多天没见过他了。
警方经调查得知,铜人张失踪前,最后一次在作坊露面,是跟傅总谈业务。当时傅总带了几个手下,到作坊来找铜人张。本来作坊有监控录像的,但由于时间太长,已经自动覆盖了。
不过作坊中的一些工匠,认识那几个傅总的手下。于是把相关人员信息,提供给了警方。
警方询问,那个达达尼昂铜像,是不是他们做的。工匠们不敢扯谎,承认了。警方问为什么里面有头骨和骨灰,工匠们大都说不知情,只是铜人张让他们那么做的。又问为什么里面都是石膏。工匠们说出实情:原来,他们是小作坊,根本不具备做这种真人比例的大型铜像的设备。本来这种活儿,是不会接的。但傅总很强势,非要他们给做,而且只做一个。这种只做一个的话,根本连开模费都不够。不可能的。傅总说后续会再做三个,但是那三个,跟第一个不一样,而且是一个雕像一个样式。这根本没法做。他们万般无奈,才想到了用石膏制作的方法,然后外面用铜皮包裹。好在傅总是个二五眼,根本没发现雕像有问题。
警方问,那把古剑,从哪儿来的。工匠们说,是铜人张从市博物馆买的。原来,铜人张经常从市博物馆购买一些铜器,然后改改样式,做成其他物件,再高价出售。这一下子,又牵扯出了市博物馆的倒卖文物案。不过警方没有急于去查,只是先做了相应的笔录。
目前,最紧要的,是寻找傅总的那几个手下,然后审问他们,看看他们是否知道铜人张的下落。
经核查,傅总的这几个手下,基本都已经逃走了,下落不明。只有一个叫大刘子的,被警方在家中抓到了。

经过对大刘子的审问,警方基本理清了整个案件的脉络。这个大刘子开始是不肯招认的,警方诈他说,其他几个同伙已经都认罪了,并检举了他。如果他不配合,就会罪责加重。如果跟警方合作,也检举揭发其他案犯,是可以从轻发落的。大刘子心想傅总都已经死了,群龙无首了,于是选择了与警方合作。
原来,那个达达尼昂像的货款,傅总并未支付。于是铜人张一直催款。傅总说,让他先把其他三个火枪手也做好,一起付款。铜人张说,没有钱买那么多的铜料,必须先付了达达尼昂像的钱,他好去购买原料,再做后三个。于是产生了争执,铜人张威胁,要将已经交货的达达尼昂像收回。傅总一气之下,带了几个手下(其中包括大刘子),到了铜人张的作坊,假装是来付货款的,然后将铜人张杀害,分割,扔进了熔炉中焚毁。
如果不是大刘子招供,这个案件几乎无解,因为已经毁尸灭迹了。
至于达达尼昂像中的头骨和骨灰,据大刘子交代,那是木器店孙老板的。傅总多次被孙老板骗,最严重的一次,傅总从孙老板那里买了一套梨木家具,但是,后来发现,这些家具,全都是假的,不仅不是梨木,连普通木材的都不是。内部填充的是水泥。所以重量很重,十分像实木家具。外面是贴的木头皮层。傅总找孙老板退货,孙老板以时间太久为由不退,还说是傅总狸猫换太子,把他的真梨木家具,调换了。这彻底惹恼了傅总,所以把他杀害了。但是尸ti处理成了问题。他以前曾听铜人张说过,把人的骨灰和头骨,搀在铸件里,做人雕像,可以招财。于是,他找到铜人张,要求把孙老板的骨灰和头骨,封在达达尼昂的铜像里。
但是后来,在铜人张的作坊里,又发现了三尊雕像,分别是(三个火枪手)阿多斯、波尔多斯、阿拉宓斯。敲开雕像后,发现里面也有人的头骨,以及骨灰,一共发现了三个头骨。而这三个头骨,是谁的,成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同时,爆出了市历史博物馆大批文物失踪的丑闻。这是由一个小学生发现的。有一批小学生到博物馆参观学习,并且记者跟随采访。其中有个小学生,指着一件展品,说那是塑料的。后来发现,好多展品,都是塑料的。开始博物馆解释说,是怕真品被破坏,所以用假的展品替代。但此事发酵后,博物馆方面根本拿不出所谓的真品。
据传,在一个被查办的官员家中,发现了一些原本属于博物馆的文物,不过后来此事被禁止播报了。官方辟谣说,这是谣言,是虚假消息,并抓住了一个造谣者,拘留处理了。
市局突然下了命令,对于博物馆的文物失踪案,终止一切调查,直接结案。对于与其相关的任何案件,也都终止调查,直接结案(其中包括“火枪手杀人案”)。

《火枪手杀人奇案》全篇结束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