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关 | 问世间痴男怨女,谁能过情关?

小琴今年十九岁,是个大学生,公认的美女。但是她突然休学了。原因是她在错误的时间,遇到了她所爱的男人。
她曾经以为,自己不会对任何的男人心动的。她觉得男人都太俗了,不只是俗,简直就是下流、肮脏。
直到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遇到了郑经理。她参加社会实践,到一个公司去做短期实习生,这个公司中她的上级,就是郑经理。比她大二十四岁。
小琴不知为什么,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郑经理,少女的那种朦胧的爱,爆发后,简直无法阻挡。但是郑经理已经结婚了,有个儿子,儿子的年纪,都快跟小琴一边大了。
小琴知道,自己做的事,完全是错的,但她就是无法不去爱郑经理。
两个人相恋一年后,郑经理承诺,会跟小琴结婚,等她毕业后,就举行婚礼。
小琴觉得,自己的选择,是对的,至少这个男人比较靠谱。
但是,事态急转直下。郑经理的前妻,带着儿子,在路上,堵住了小琴。当时小琴正和郑经理一起逛街。郑经理一看前妻来了,撒腿跑了。
前妻与儿子,把小琴的衣服当众扒光了,连打带骂,打得小琴倒在地上,遍体鳞伤,之后前妻在她脸上狂啐几口,辱骂几句,才带着儿子扬长而去。
……
小琴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屈辱。从此后,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。她多次试图自sha,但都被父母发现了。
父母用了各种方法,试图治疗她,但都没有效果。
父母开始寻求非科学的方法。请了各种的神像,fo像到家里,天天烧香拜佛,请神驱gui的,家中常常烟雾缭绕。
小琴一怒之下,把所有的神像,fo像摔得粉碎。
父母又请了一位十分有名的心理医生,到家里来,开导她。这个医生收费很高,几乎按分钟收费,但父母为了给小琴治病,多少钱都愿意花。
心理医生每次与小琴谈话时,都让父母回避,并说,无论屋里发生什么事,你们也不要进来。
心理医生说,不出三次,就可以彻底治愈小琴。
果然,没有出三次。第三次心理医生来为小琴做心理疏导时,小琴用提前准备好的剪刀,把这个心理医生刺死了。据她说,连刺了一百多刀,就像捣肉酱一般,床上血肉模糊一大片……
无奈之下,父母只得把小琴送进了精神病院……
到了精神病院后,小琴还是多次试图自sha,最后被绑了起来。她又不肯吃东西,试图绝食自sha,被强制的“吃东西”……
她觉得自己生不如死。
父母在处理完了刺死心理医生的案件后,才有精力重新来照顾小琴,把她从精神病院接回了“家”。其实他们已经没有家了,原先的房子,卖掉了,现在租住了一间房子。
父母无论如何劝说小琴,都是无济于事,小琴天天还是浑浑噩噩的,只是想寻si。
父母没办法,买了很多的药物,强行给她吃。小琴吃了药后,似乎不那么歇斯底里了。
母亲为了照顾她,把工作辞了。小琴时刻也离不开人。必须有一个人,24小时守护。
这天,母亲正在家里照顾小琴,见她情绪比较稳定一些,于是赶紧抓紧时间想去厨房做饭。
偏偏响起了敲门声。母亲去开了门,是房东牛先生。母亲有些尴尬。因为,她欠了房租。
牛先生说:“不请我进去吗?”
母亲陪笑:“您请进。”
牛先生进了客厅,坐下了。母亲说:“那个,那个租金,能不能下个月,一起给?”
牛先生说:“不行。”
母亲说:“要不,先给一半,行不行?等我老公回来,我再把另一半给你送去。”
牛先生说:“不行。”
母亲很尴尬。牛先生说:“要不,你房租别给了,另找房子吧。邻居跟居委会投诉了,说你家里,经常有人大吵大闹,而且有时半夜也是大吵大闹,扰得四邻不安。我这房子,不租给你了。不好意思啊。”
母亲快哭了,说:“你……我们……要不,我们再住一个月,再搬行不行?”
牛先生说:“现在就搬吧,干嘛等一个月啊。早搬也是搬,晚搬也是搬。欠的房租我不要了。好吧。”
这时,只听卧室里,小琴大叫:“忘吧淡,滚,滚出去!”
母亲连忙道歉。牛先生问:“这谁啊?”
母亲说:“我女儿。她……她病了。”
牛先生说:“病了就能随便骂人?”
母亲说:“她没骂你,她平时就这样。”
牛先生说:“我倒要看看,谁啊?”说着往卧室而去。
母亲怕出意外,忙跟了进去。
小琴见了牛先生,愣了一下。牛先生说:“你好,怎么称呼啊?”
母亲说:“她叫小琴,是我女儿。”又对小琴说:“这是房东,你叫牛叔叔。”
小琴没说话。
牛先生说:“你出去吧,我跟她聊聊,无论屋里发生什么事,你都别进来。”
母亲听这话耳熟啊,说:“那可不行,上次有个心理医生,也这么说的,最后,被她……我必须在这儿。”
牛先生说:“你在这儿是吧?那我们走。”说着拉了小琴下床。母亲忙拦着:“唉不行,你们去哪儿?”
牛先生说:“要不你出去,要不我们出去。”母亲很为难。
牛先生说:“要不你把房租给我,我现在就走。房租你又拿不出。搬家又不搬。你总得选一样吧?我跟她随便聊聊,但是不想有外人在场。这要求过分吗?”

母亲犹豫了一会儿,看看小琴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,于是出去了。

牛先生关上了门,然后坐在床边,问:“你叫小琴?”
小琴笑了:“你别在这儿演了。你是我妈请来的大仙儿吧?昨天晚上,我妈跟我爸聊天,我都听见了,他们说要请个大仙儿来,给我驱邪。我劝你赶紧滚,别找骂,别找不痛快。”
牛先生也笑了:“呵呵,脾气还挺大。如果你的判断,是对的,会落得今天的地步吗?别太自信了,要不你这辈子,又白活了,下辈子还是要重来。这不白白浪费时间,白白受苦吗?”
小琴说:“嘴皮子还挺厉害!我特么有今天,全是因为信了你们男人这张臭嘴。你还跟我耍嘴皮子,信不信我一剪刀插si你?”
这时母亲开门进来了,说:“唉小琴你别乱来啊!”
牛先生把她推出门外,让她不要进来打扰,然后把门反锁了。
牛先生说:“你看看你妈妈,多不容易,为了她,你也不该这样啊。”
小琴说:“你少来!我si了,她能过得更好。我就是她的累赘。我就是想早点si,这样我也能解脱,父母也解脱了,这有什么错?”
牛先生说:“si了,还是投胎啊,还是入这轮回啊,反反复复。Si,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啊。”
小琴说:“少跟我扯轮回,少跟我扯神啊gui啊那一套,我不信那一套。我把fo像,菩sa像全摔了,我什么都不信。如果真有fo,真有菩sa,为啥看着我受那种屈辱?”
牛先生说:“fo在心中,人人都是fo。”
小琴说:“你少来这一套。对我没用。我告诉你,我已经sha了一个心理医生了,要是你把我惹恼了,连你也sha了!”
牛先生说:“看你年纪不大。怎么这种状态?到底受了什么刺激?能把你的经历,跟我说说吗?”
小琴有些崩溃了,哭着说:“你们就知道指责我!我一个女学生,当众被人扒guang衣服,然后又被当众殴打辱骂,换了是你,你会怎么办?就算我有再大的错,该受这么大的屈辱?再说我又做错了什么?我只是去爱一个我爱的人……”说完大哭起来。
牛先生问:“你恨他吗……你恨羞辱你的人吗?你恨让给蒙受屈辱的那些人吗?”
小琴说:“这不废话吗?你说呢?如果你被人当众扒guang衣服,打一顿,你恨打你的人吗?”
牛先生说:“你只想你的恨,你只想你的苦。他的恨你想过吗?他的恨,传给了你,现在变成了你的恨。这种恨,转换成伤害,伤害你周围的人,唉,你这关,还是过不去啊,差太远了。算了,我也不费这劲了。”
小琴说:“对,我就是过不去这关了。你说什么也没用了。我只想si,那就解脱了。”
牛先生说:“我已经说过了。si了没用的。你怎么不明白呢?si后,还是坠入轮回,还是相似的经历,相似的磨难,相似的关卡。到时你还是过不去啊。”
小琴说:“怎么会?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绝对不会搭理那个郑经理,那样就什么麻烦也不会发生了。”
牛先生说:“那是不可能的。你是和欲兽一起投胎的,即使你没有欲望,也会受到欲兽驱使,对异性产生欲望的。换句话说,即使你不爱上郑经理,也会遇到另一个男人,然后爱上他的,你躲不过的,这是你的情关,躲不掉的。”
小琴又有些情绪失控,问:“为什么,为什么这样?这太不公平了!为什么我的人生,要这么痛苦?那个欲兽在哪儿?我要sha了他!”
牛先生说:“对,就是要设法斩sha他。但是,你没有能力斩sha他之前,必须对他妥协。也就是,经历情劫,满足他的欲望。”
小琴说:“那我要忍他到什么时候?什么时候我有能力sha他?”
牛先生说:“那得问你自己啊。反正现在,你的状态,不可能斩sha他的。他赢了,他完全控制着你。你越恨,他越欢喜。爱与恨,都是他想要的。”
小琴突然笑了:“哈哈,你以为我真的信了你说的?哈哈,你个大忽悠!我才不会信你这一套呢!这些东西,能骗得了我?你想错了!你给我滚吧,我不想听你瞎叨叨了!”
牛先生说:“好吧,你还是觉得自己的判定是对的,对吧?好,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然后我就走。你告诉我,人为什么活着?或者,你为什么活着?”
小琴说:“人活着毫无意义,我活着毫无意义,这就是我的答案。所以我想快点si啊。这就是我的逻辑,有错吗?”
牛先生说:“人活着,是为了设法摆脱这个罪恶的世界。怎么才能摆脱这个世界呢?就是通过各种关卡。每一道都要设法通过。悟性强的人,活一次,就把很多关卡一起过了。而有些关卡,对于一些人,难度太大,一生的时间都过不去。甚至几生几世也过不去。活在这个世界,一定是痛苦的,如果你感觉活着很快乐,或者很幸福,那你的人生肯定错了,本质的方向就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。”
小琴听傻了。她不知为何,想起了《大话西游》,她想起了那句台词:“……你还没有变成真正的孙wu空托世,只是因为,你还没有遇上那个给你三颗痣的人。当你遇上他之后,你的一生就会改变……”

一个月后,牛先生又来收房租。小琴趁机又跟他聊起来。
小琴说:“我想了挺长时间了,但是我现在,还有三个问题,想请教您。”
牛先生说:“说吧。”
小琴说:“那个,我摔了fo像,菩sa像,这种是不是不好?会不会有什么惩罚啊?”
牛先生说:“神明本不该立像的,不管是画像还是雕像。错的是那些画像、雕像的人。你摔了实体的像,没什么问题的。只要是实体,终究会毁坏的,慢慢的都是走向消亡的,无论保护的多好,都没用。这是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。神明不应该毁坏,所以不该有实像。这不是问题,不用在意。”
小琴说:“那我杀了那个心理医生,这个是杀人罪,这个怎么办?”
牛先生说:“心理医生,杀就杀了吧。你不杀他,他会残害更多的心灵的。你这是为民除害。”
小琴笑了笑:“你这个有点偏了吧?无论如何,我杀人了,总是有罪的。”
牛先生说:“这要分情况的。战场上,那些士兵,也杀人,但他们是英雄。警cha也会sha人,但那是维持正义。不一定杀人就有罪。再说,(关于你的杀人)这个世界的法律,是怎么判的?”
小琴说:“他们认为我精神有问题,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所以没有追究我的责任……不过我父母赔了那个死者家人好多钱……”
牛先生说:“那还有什么可说的。这个世界的法律,都觉得你无罪,你自己又为什么要觉得自己有罪呢?”
小琴说:“好吧。那……你说的,我这辈子的情关,那个情关,该怎么能过去?那个什么欲兽,怎么斩杀?我从网上查了,是‘三尸’吗?上尸好华饰,中尸好滋味,下尸好淫欲,那个欲兽,是指‘下尸’吗?”
牛先生说:“这个我不能说太多。因为你这辈子,就是为了过情关。我如果挑明了,就等于是你不是用自己能力,过的关卡,这种不算的。我告诉你,反而是坑了你。”
小琴说:“那我以后,遇到爱的人,还可以爱吗?”
牛先生说:“理论上说,这个世界,没有一个人,值得你去爱……”
小琴问:“真的一个都没有吗?”
……

【《情关》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