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门 | 如果你能提前看到结果你会怎么办?

讲述者:DDG,某公司HR经理

我也不知为什么,我好像特别跟流浪汉有缘。我更愿意将他们称为流浪汉,从不叫他们做乞丐。因为我觉得,乞丐这个词,多少带有贬义。
我从小到大,遇到过很多流浪汉,而且我每遇到一个流浪汉,都会对他们格外的关注。其他人遇到流浪汉,大多是避开,但我不知为何,总是怀着好奇的去观察他们。如果有机会,也会跟他们聊聊的。
我特别想写一本书,书名都想好了,叫《流浪汉的故事》。我想去特意的找那些流浪汉,然后跟他们一起流浪,让他们讲述自己的经历,把他们的经历,写成故事。我觉得,那一定很精彩。但是,限于我自己的水平,我知道,自己没有那种能力,把他们的故事写好。并且我的境况也不允许我去做这样的事情。
嗯,为什么说了这么多有关流浪汉的言论?因为今天我要分享的这个故事,是跟一个流浪汉有关的。一般来说,流浪汉都是没有名字的,他们也不愿说出自己名字,因为毕竟不是太正规的身份,所以不想让别人知道真名实姓。
几年前,我曾经在一个电缆厂就职。我做的是HR主管。他们的组织架构有点奇怪,HR主管,归行政经理管理。也就是行政和人事不分,是一个部门,并且行政经理管辖HR主管。
行政经理姓孙。然后我们部门还有一个行政主管,跟我平级,负责具体行政工作,还有一个女文员,我和行政主管都可以指挥她干活。所以很乱。
工作了一段时间,我才知道,我的上级,那个孙经理,居然比我还年轻。他这么年轻,已经做了部门经理了。那时我很有些自卑,心理不平衡,毕竟被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人管理。不过又安慰自己,心想:他应该是公司的关系人员,所以才被任命为部门经理的。公司中有很多居于重要职位的年轻人,如果一查,往往都是有后台的。那时我觉得,这个孙经理,一定有后台。
我问过行政主管,也问过那个女文员,孙经理是不是有很硬的关系。但他们都说没有。他们说孙经理是凭自己的工作能力,提升到如今的职位的。
孙经理每天确实工作勤勤恳恳,每天下班后,都不走,还要继续加班。听说他每天加班到很晚,然后晚上住在公司里。
但是,我发现孙经理有一个“破腚”,而且是十分不雅的破绽。就是,他经常穿笔挺的西装,或者工作制服,但是他的裤子上,总是会有几个洞,正好在屁gu的位置,而他里面又是穿的浅色的秋裤或内裤,所以那个在深色的裤子上的洞,十分刺眼。
每当我在他后面走,或者他从我面前经过,我都会看到他裤子上的破洞。他自己难道从来没发现过?他不是一天两天这样,是天天穿这样的裤子。
有一次,我去卫生间,正好孙经理也到卫生间。我们并排站着小便。我看了看他屁gu处,假装刚看见,笑着说:“孙总,您的裤子,好像被钉子刮破了,有几个洞。我去给您重新领一套工作服吧?”
孙经理很随意的说:“没事儿,我知道。不用了。”然后系上裤子,下意识的拍了拍屁gu,走了。
我直皱眉,心中暗暗合计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他自己居然知道?知道为什么不换?他就喜欢穿有破洞的裤子?是乞丐服?这是新的服装时尚?是我跟不上流行趋势了?”
之后的一天,孙经理让我去卖纸盒子。我们公司进原料,原料都是用纸盒子包装的。定期会产生很多的纸盒子,由于太占地方,并且堆在一起也有火灾隐患,所以一般存了一部分后,就会赶紧卖掉。本来卖纸盒子,是行政主管的事情,但那些行政主管出去办事了,于是孙经理让我去临时处理一下。
我到了存放纸盒子地方,那个收废品的已经来了,正在那里过秤。但是我发现,他把纸盒子分成了两堆,然后分别过秤的。我心想,应该是两种纸盒子的价格不一样吧。
他称好后,给我看秤,我根本不认识。不过那秤是我们公司的,那种带轮子的,很老的秤,我相信他不会骗我的。
然后就是付钱了。只付了我一堆纸盒子的钱。然后把两堆纸盒子都装上了车,绑好了,就要走。我忙说:“不对啊,那一堆的钱你没给啊。”
他说:“噢,你不知道啊,那一堆的钱,要给门口那个乞丐。每次都这样。你第一次卖这个纸盒子吧,不知道这事儿?”
我说:“为什么给那个乞丐?”
他说:“这是你们孙经理说的,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,你去问他吧。”
我心说:“这家伙跟我耍滑头!想少给钱,还拿孙经理压我。”我说:“你等等,我问问孙经理。”
我给孙经理打了电话,问了这件事,孙经理说他知道,收一半纸盒子的钱就行。这让我好生纳闷,但又不好细问。
我们厂门口,确实有个流浪汉。我遇到过他几次。但每次都觉得是碰巧而已。
几天后,我居然发现,那个流浪汉,到公司的食堂吃饭。那天我去食堂很晚,食堂已经没什么人用餐了。我发现那个流浪汉,也进入了食堂,食堂的厨师傅,居然给他盛了很多饭菜,让他吃。
我觉得作为管理者,应该管这种不正之风。于是给孙经理打电话,反映了这个情况。孙经理却说:“没事,让他吃吧。他每次都是食堂没人了才来,不用管他。”

我心想,这个流浪汉,到底什么背景啊?孙经理为什么这么照顾他?

我每天下班,都是坐班车回家。有一天我临时加班,错过了班车,只能是坐公交车回去。可是我们公司地处偏远地带,在市区与郊区结合部,所以要想坐公交,必须走出去很远,然后到马路边拦车。那天下了很大的雪,我艰难的走到了马路上,站在那里等车,脚已经冻僵了。
等了半天,没有一辆公交车路过,出租车也是没有。我有些绝望了,沿着路想走回去。但是公司离我住处太远了,不可能走回去的。
这时,一个(辆)轿车,开了过来,是私家车,(很高档的牌子)。我想招手,但又觉得不妥,这是私家车,又这么豪,不可能理会我的,还是算了吧,不要自取其辱了。那车在我前方不远处靠边停了,然后车门开了,居然是那个流浪汉出来了,然后冲我招手。他穿了一身破破烂烂,满是破洞的衣服,跟这辆轿车太不协调了。
我走了过去,尴尬的笑了笑,说了句:“你好。”我实在不知这种情况下,说什么好。
他说:“上车,我送你回去。”
我上了车,他也上了车。车上空间很大,主要是有暖气,我一下子觉得很舒服。
他问了我地址,然后发动了汽车。
我说:“谢谢啊,太感谢了,今天这天,公交少……”
他说:“都是同事,不用谢,举手之劳。”
我很惊讶:“什么,同事?你……”
他说:“我也是电缆厂的,这个厂子,原本是我爸开的,后来传给了我,但是没经营好,差点倒闭了,后来被老刘收购过去了。不过我还是算这边的员工,这个厂,所有收益的一半,都要分给我。”
我有点不信他说的,要知道,我们电缆厂,效益特别好,跟市电力局有合作的。他居然说,收益一半分给他,那他怎么还是个流浪汉?
我说:“你说的老刘,是刘总?”
他说:“对啊。他原先是开车的,我爸的司机。后来他当了总经理,让我给他开车。唉……因果循环啊。”

我说:“不对啊,刘总的司机,不是……”
我话刚说一半,他却猛的一刹车,然后急转,那路太滑,车子往路边歪过去了。车子撞在了绿化带的围栏上,才停了下来。绿化带里有树木,有一根干枯的树枝,直接插进了车窗,我忙用手下意识的挥挡了一下。
他皱眉看着我,问:“你没事吧?刚才前面有个井,没有盖,我为了躲它。地上都是积雪,眼有点花,一时没注意。”(路上积雪压过之后,有的变黑,有的还是白的,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)
我说:“没事。”然后看车窗,关的好好的,根本没有什么树枝。
他问:“你挥手是……”
我笑着说:“噢,我看错了,刚才我看到一根树枝,以为穿进车窗了,应该是反光,倒影,看错了。”
他说:“你真的能看到?”
我说:“是,应该是看错了,看花眼了。”
他说:“你没看花眼。那是你通过‘目门’看到的。你可以啊,一百万个人里,才会有一个人像你这样。”
我说:“木门?那是什么?”
他重新发动了汽车,说:“目门,眼睛那个目。我跟你说,人的左眼和右眼,是两道门。是紧紧关闭的两道门。大多数人,被这两道门遮住了,觉得看见了世间万象,其实门背后,才是真正重要的。”
我说:“这……还有这种说法?”
他说:“这不是说法,这是事实。你想有所突破吗?那就必须‘做关键事件’,或者,专业一点说,叫‘触发关键事件’。如果你没办法触发关键事件,那你一辈子都将庸庸碌碌,没有作为。通过目门,你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关键事件是什么。然后去做就行了。当你在做的过程中,发现又陷入困境,无法前进了,说明又有关键事件没能触发。”
我想了想,努力的试图理解他的意思,说:“那我刚才,看见树枝cha进车里,可是这件事并没发生啊。”
他说:“它其实已经发生了。但是你的目门,又关闭了,所以没看到。”
我笑了:“这……可是,明明没有树枝cha进来啊。你看,没有啊。”
他说:“你还是没理解。你现在是目门关闭状态,所以看不到了。一个人,是同时接收不同信息的,但是一般人的大脑,都把它处理成一种能理解的信息……这么说吧,我问你,你身体有没有出现过没来由的疼痛,找不到任何原因的疼痛?”
我说:“有啊。不过我会觉得可能是拉伤啊,做什么事时不小心碰伤啊之类的。当时没发现,或当时没出现症状,事后才发病。”
他说:“其实根本不是那样的。你的目门,能开启,这挺罕见的。以前出现过吗?”
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有时眼前会晃过白影黑影,但仔细一看,什么都没有,这算吗?”
他说:“这种应该不算。不过,我可以教你一种方法,你回去试试,如果有成效,就能控制自己的目门。”
然后他让我在晚上的时候,把家里灯都关了,然后把所有发光光源都盖起来。包括插座的指示灯,各种充电器的指示灯啊那些。窗帘也要拉下来。然后用眼罩,罩住自己眼睛。(没有眼罩,用不透明的布盖住眼睛也行,一定不要压迫眼球)
总之就是避免一切的光干扰。然后闭上眼,一定闭紧,不能有缝隙,但又不能闭得太紧,也是为了避免挤压眼球。如果在这种没有任何外部光干扰的情况下,视野里,出现了明暗,甚至出现了黑、白、红、灰之外的彩色,说明这个人具备特殊的天赋,就是一百万分之一的天赋。
他让我先回去试一下,如果确定可以,再说下一步。

又开了一段,他拐进了一条小路上,这边属于郊县,我只认识沿着大路走的方向,进了小路后,我完全不认路了。我心想,他应该是认识什么近路吧。然后她拿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,很小声的说着什么,我没太听清。他边说电话,后来改成了用手机输入文字,应该在跟某个人聊天,所以车速开的很慢。我是免费坐他的车,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暗暗忍耐。
开了一段后,又拐回了一条主路上,又开一段,进入市区了。我们上了一座陆桥,然后我无意间往另一个方向一看,那边那条路,完全堵死了,车辆沿着马路一辆一辆的停着,根本无法挪动哪怕一步。我说:“唉呀,多亏没走那边,否则也会被蹲在里面。”
下桥后,他却把车停住了。我看了看四周,问:“怎么了?怎么停车了?车坏了?”他一指桥下,说:“那小孩好可怜。”我顺着他指的看过去,桥下有个女人,带了两个小女孩,他们穿的衣服很脏乱,显然很久没洗过了。脸上也是脏兮兮的。这几个人,拖了很大的行李,应该是捡来的那种垃圾。她们应该是流浪汉。
我说:“是挺可怜的。这么冷的天。她们应该找个……那种ATM的房间里面,到那种地方还能暖和些。”
他没有要走的意思。我有些着急回家,但又不好意思说。他按了几下喇叭,那女流浪汉往这边看了过来。
那女流浪汉,从那些行李中,找出一些纸夹子,塑料瓶子之类的,然后点燃了,与两个小孩一起取暖。
烧了一会儿,却引来了几个穿制服的人(好像是附近某个建筑的保安),显然在制止她们,还训斥了她们。用脚把火堆踢开了,然后用积雪把火彻底熄灭了。两个小女孩吓得哇哇哭着。
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说:“要不,要不咱们帮帮她们吧,带她们去找个能取暖的地方。”
我同事说:“带去哪里?你不会真的想把她们带去ATM间吧?这种天气,那里面也很冷的。”
我一时也没了主意,说:“这种,是不是应该去那种救助站啊?要不,我们查查附近有没有救助站?”
同事瞪了我一眼,说:“你可真虚!你咋不说先实现了大同世界,再来帮她们?不想帮就算了,何必说些咸的淡的,净扯些没用的,你们男人都是嘴上的功夫,不就是看她是流浪汉,看不起她吗?要是路边站了个美女,恐怕你早过去献殷勤了吧?”
我说:“谁说我不想帮她们?两个孩子多可怜?要不……先带她们去我家里吧。”
同事看了看我,说:“真的?”我点点头:“当然真的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他没理会我的问题,而是开了车门,下去了,我也跟了过去。
他对那几个穿制服的骂了很难听的话,那几个穿制服的,一看他瘦小虚弱,还穿了破破烂烂的衣服,以为跟女流浪汉是一伙的,对着他也开骂了,甚至拿出电棍,要动手。我忙冲了上去,拦住他们几个。几个保安打量我穿着,没敢对我发火,而是对刚才的女流浪汉说:“赶紧到别出去,别在这边烧了啊,赶紧走!”说完他们几个走了。
……
我跟同事,把三个女流浪汉接到了我家里。然后同事开车走了。我是自己一个人住。到了我家里后,我好多东西没收拾好,刚买不久的索ni游戏机由于几乎每天都玩,所以根本没收起来。两个小孩看见了,闹着要玩,我只得打开了,让他们玩。
那个女流浪汉,简直像到了自己家里,从行李里,翻出一个密封袋,里面是换洗衣服,然后就去洗澡,换衣服了。
我心想,这些流浪汉肯定好几天吃不上一顿饱饭,但是我家里只有一些零食,因为我基本不做饭,都是外面买着吃。
我下楼去,去一个包子铺,买了几斤肉包子,又买了粥,然后急匆匆拿上楼,生怕凉了。
摆好后,那个女流浪汉还没洗好澡。两个小孩还在玩游戏。我说:“你们饿不饿?吃饭吧?”
她们瞥了一眼,见是包子,居然跟我说不想吃。然后扭头去继续玩游戏了。
过了有二十分钟,那个女的终于洗完澡了,只穿了内衣就出来了,浑身抖啊抖的,我才发现,她好漂亮啊,身材也无敌。
我咽了口口水,颤抖声音说:“你吃不吃包子?”
她拿了一个,咬了一口,然后扔到桌上,说:“肉的?太腻了!”然后去厕所,把吃的那口也吐了。
她出来后,拉着我进了卧室,锁上了门,然后开始百般的挑dou我,说着露gu的话。她最后说:“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怎么回报你呢?你随便提要求吧,无论什么要求都行。”说完躺在了床上。
我说:“我没要求,就是看着孩子们可怜,想帮帮你们。”
她说:“行了你就别装了,想干什么,就赶紧的吧,都是成年人了,装什么装,来啊,快点的。”
我不知为何,反而控制住了自己,我觉得这个时候,正是显示我高尚情操的时候,于是说:“真的不用感谢我什么,我真的只是纯粹的想帮助你们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。”
她见我不上钩,突然翻了脸,说:“马上给我一万块了事,否则我就报警,告你强jian!”
我以为她开玩笑,笑着看着她。
她却真的拿出电话,拨了号码,示意马上要拨出去,然后说:“一万块,私了,还是我报警?”
她是认真的。我说那你报警吧,反正我什么也没干。
她说:“不管你干没干,只要我报警,就会立案,然后你的名誉就完了,永远有污点了,工作会丢失,档案永远有污点。然后我还会把这件事让你父母亲戚全知道……你在别人眼里,就永远是一个强jian犯了,哈哈……”
我一听急了眼了,真想打她,叫道:“你敢!你这……你怎么这样?我好心帮你,你却这么对我!”
她说:“所以还是私了吧,啊,一万块,对你也不算多吧,我也没找你多要吧?”
可是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。她问我有多少,我当时家里只有两千二的现金。她都拿走了。
到了客厅后,我发现两个小孩早就不知哪里去了。我的屋门是打开的,估计两个小孩走了。然后这个女的重新穿上那身破烂衣服,也走了,我居然还提醒她:“你的行李。”她笑了笑,说:“送你了。”
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。让我沮丧了很久很久。关键是后来,我发现我新买的游戏机,也丢了,应给是被两个小孩拿走了。只给我留了一条连接线……唉……

经历过这件事后,我有点恨那个公司门口的流浪汉。有时上下班,我还是会遇到他,出于礼貌,我会跟他打声招呼。过了一阵子后,我渐渐觉得,不该怪他,这件事,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啊。而且那天,如果不是他好心送我回家,我还不知要等多久呢。
有一次,我去车间里查考勤,发现那个流浪汉也在车间,手里提了一个麻袋,好像提不动的样子。我忙过去,说:“我帮你提吧。”他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提到厂门外面去?然后在那里等会我,我开车过去,把这东西拉拉走。”我说没问题。其实那袋东西也没多重,我提着很轻松。里面只有一小盘,不知什么东西。
我提着那袋东西,过门卫室的时候,门卫笑着出来,说要检查。我说查吧。他打开一看,说:“这……这是铜线,你要拿到哪儿去?”我一看,里面是那种铜裸线,是整盘的,但是已经用过很多了,只剩下一小部分。我说:“那个,那个谁让我拿的,就是那个谁……”我也不知那个流浪汉叫什么名字。
门卫应该是给上级打了电话,不久之后,孙经理来了。孙经理脸色很难看,说:“怎么回事?”门卫把袋子里的东西给他看了。我忙跟孙经理解释说是那个门口的流浪汉,让我帮着拿的。孙经理显然不信。
好在这时,那个流浪汉过来了,我忙拉住他,说:“唉,唉,这是你的东西对吧?你让我拿的,对吧?”那流浪汉却一脸诧异,说:“什么啊?”我说:“这袋子铜丝啊,不是你让我拿的吗?说拿到厂门口。”他居然说:“什么啊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然后出厂门去了。
……
我们公司有规定,严禁偷线缆,发现就开除。但是孙经理给我留了情面,没有开除,而是罚款,然后公司贴了通报批评,但是通报批评上,并没说具体是谁,只是说是管理部门的某位员工。
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那个流浪汉为什么这么做。他这么陷害我,对他有什么好处呢?
有次我又遇见了他,中午的时候,他在门卫室后面那里喂狗。我们公司是养了狗的,好几只,那些狗晚上会放出来,在厂区里溜达,防止有小偷。狗笼子旁,贴着“严禁喂狗”的标牌。
我说:“我到底哪儿得罪你了?你为什么要坑我?”
他没理我这个问题,而是问:“那个……上次说的那个,能看到吗?”
我说:“什么啊?哪个啊?”
他说:“就是目门那个。你回去试了吗?”
我说:“试了。我看见一个人头。”
他很惊讶,说:“人头?有意思啊,谁的头啊?”
我说:“是……嗯,有点像琳琳,(我们部门那个文员),不过看不太清,就是有点像。感觉上,有点像她,其实具体是谁,我想看仔细,但一下子就消失了。头型像她,因为琳琳就是那种发型。”
他说:“噢,你暗恋琳琳,是不是?”
我说:“什么啊,哪儿有的事儿啊,我跟她都没说过几句话,她平时好像从来不说话,见了谁也不说话,见了我们孙总,都不打招呼的,她有后台吧?”
他问:“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?你要是不喜欢,我可追了啊。”
我说: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觉得她太像男孩了,再说咱公司有规定,不许同一部门的人谈恋爱,规定就是我们部门出的,我怎么可能去违反?”
他突然把狗笼子打开了,然后招呼那些狗扑我,那些狗居然听他的,真的扑在我身上,把我扑倒了,好在并没动嘴咬,不过汪汪汪的叫着,撕扯着我衣服,好像是拽住我,不让我跑,也很吓人。门卫听见狗叫,出来了,他趁乱早溜了。门卫把狗赶回笼子里,把我扶了起来,说:“你怎么把狗笼子打开了?没事吧?白天不要放狗。咬到了吗?去打疫苗吧。打之前跟孙经理说一下,应该能给你报销。”
我说:“没事。没咬到。”
门卫说:“这些狗,都是退役的警犬,轻易不咬人的。下次白天别开笼子门了啊。”
……
那天我很气,咬烂的衣服也没换,就那么穿着。
下班后,我往班车走。那个流浪汉过来了,说:“给你这个。”我接过一看,是一张纸片。那纸片上,印了好多辆小汽车,是俯视视角。都是冲一个方向排列的。我没好气,问:“给我这个干什么?”他说:“后面有说明,按着后面说明做。”
……
回到家后,我拿出那个纸片,看着后面的说明,大概是说,盯着这些小汽车看,长时间的盯着看,然后闭上眼,想象这些小汽车的样子。再睁开,盯着看,再闭眼。反复循环,直到闭着眼,眼前也出现这些小汽车为止。然后,尝试着找出其中哪辆小汽车是“真的”。
我心想,这是游戏吗?这些汽车,表面上都一样啊,里面有一辆是真的?找不同吗?大家来找茬?
我觉得有点无聊。不过,晚上的时候,我躺在床上,还是试着按着说明去做了。

那天晚上,我真的闭上眼睛后,眼前还有那图片上的汽车。而且我发现,其中有一辆车,可以动。其他车都无法动,只有一辆车可以动。我睁开眼,反而什么都看不见,只有闭上眼,眼前才出现那些汽车。我觉得很好玩,试了很久,才入睡。
但第二天,出问题了,我发现,只要我一眨眼,眼前就看见图片上那些汽车。这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。好在我并不kai车,是坐公交,然后坐班车去上班。那天我急于找那个流浪汉,问问到底怎么回事,但没找到他。
下班后,我去了医院,做了眼部的检查。医生说我眼部没有问题。然后问我,为什么出现这种状况。我说是看了一张图片,长时间的看。医生说,应该是眼部疲劳,残影,残像之类的,(现在具体记不清医生当时怎么说的了),给我开了一种很便宜的眼药水,又开了一些很便宜的药,让我回家多休息,少用眼,说这样几天之内,这种症状就会消失。
我又去药店,买了一种很贵的眼药水,一起滴眼。
但是,过了好几天,这种症状还是不消失。我眼前,还是会有汽车,闭上眼就能看见。
一天中午,我总算在食堂遇到那个流浪汉了,他又来食堂吃饭。我忙上去,坐在他对面,说:“你那个卡片有问题,我现在,闭上眼就看到汽车,怎么弄?”
他说:“你怎么这么笨?哪辆汽车会动?看准了。”
我闭上眼,看了一下,说:“横着数第四辆,纵着数第二辆。”
他说:“你把那辆车移开,就行了。”
我说:“移开?怎么移?在卡片上剪下来?可是卡片我没带啊。”
他说:“不是。你把意识集中到那辆会动的车上,然后想象着移走它,就行了。”
我试着做了,那车真的移走了,然后大多数车都几乎同步移走了,只剩了一辆。我说:“还剩一辆,怎么办?它不走。”
他说:“行了行了,吃饭吧,吃完他就走了。”
我吃着饭,那天食堂的副食是做的包子,他来得晚,没别的菜了,只剩包子了。他咬了一口,说:“rou的?太腻了,给你吃吧。”然后去一旁的垃圾桶,把刚吃的那口也吐了。
我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。但又想不起在哪里经历过。
不久他回来了。只是喝粥。
我边吃,边闭眼,发现眼前剩下的最后一辆车,也没了。我高兴的叫道:“没了,没了,车子都没了。这几天,被这些车折腾死了,你那到底什么卡片啊?别再是吹眠(催眠)吧?”
他说:“这么几天,你就受不了了,你知道我被你那辆po车,困扰了多长时间吗?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”
我没听懂,问:“什么?你眼前也能看见这些车?这些车到底怎么回事?医生说是残像,是视觉疲劳产生的。”
他说:“每个区域,有两个cao控者,一个主控,一个是后备。这是为了以防万一。但是定期会更换cao控者,就会暂时出现四个cao控者或三个cao控者的局面。”
我说:“什么什么?你在说什么?”
他说:“行了,你别问那么多了。下一步,你把目门打开吧。记住了,往外,是开,往里,是反向,千万别往里,明白吗?”
我说:“往外?什么叫往外?”
他说:“目门的方向,是两个,你就把自己的眼睛想象成两扇门,鼻梁就是门缝。然后记住,往外开。千万别往里开,往里开,这个世界的影像,就被干扰了。明白吗?其实还有别的方向,但是先不告诉你了,免得你胡来。”
然后他跟我介绍了具体的做法……
我问:“这回不会有残像了吧?不会闭上眼就眼前都是汽车吧?你电话多少?我记一下。要是再出了问题,我好问你。”

按照那个流浪汉教的方法,我尝试了几次,真的在眼前出现了很奇怪的影像,我不知是不是目门被打开了。还是只是我的幻觉。或者是我其实睡着了,自己不知道,只是做的梦?
因为按照他说的方法,身体需要尽量的放松,外部环境越安静越好,不能有太强的光干扰和声干扰。于是最好的时机,就是半夜的时候,躺在床上尝试。
我首先看到的影像:还是琳琳的头部(琳琳是我们部门那个文员)。然后看到了她的全身。她穿着婚纱,显然在参加婚礼。然后看到的场景越来越往后退,我看到了站在琳琳不远处的,是孙经理,就是我们部门的经理。孙经理手里好像拿着一张纸,看不清纸上什么字。他的裤子后面,还是有洞,好多个。琳琳看到了那些洞,实在忍不住,捂嘴笑着。
我不知为何,突然明白了,孙经理裤子上的那些洞,就是为了逗琳琳开心的。
然后,我发现,在琳琳和孙经理后面,是那种布景墙,墙上有一个那种童话风格的小屋,屋子有门。不知为何,我觉得,我可以打开那扇门。打开那扇门后,场景中所有人,都瞬间静止了,包括琳琳和孙经理。
我进入了布景墙中那个小屋,里面,我看到的景象,吓了自己一跳:那里面,居然是我自己。就是在自己家中,在玩那台索ni游戏机(被两个小女孩偷走那台),玩了一会儿,突然去打开电脑,翻到了E盘,打开了一个文件夹,然后开始看Pian!然后我自己开始自娱自乐!那画面实在不堪入目。想象一下,自己看自己自娱自乐的录像!我的天!这……这是我真实的生活录像!怎么会……这……
正在这时,不知哪里来了一把簪子,直接往我眼睛刺来,我吓得赶紧躲闪……
我觉得,这一定是做梦。然后强迫自己,赶紧从这个尴尬的梦里醒来。
突然,我的电话响了,吓了我一跳。大半夜的,谁打电话啊。我一看,是那个流浪汉的。
我正好想问问他刚才看到的,是怎么回事,于是接了,还没等我说话,他就喊上了:“你tm开我的门干什么?你有病啊?你经我允许了吗?你这人怎么这样?那是我的隐私,知道吗?”电话那头,他喘着粗气,显然很生气。
我说:“什么?什么?哪个门是你的?”
他说:“什么Nima啊,别开那扇小门,下次再敢开,我把你眼睛戳瞎了!我告诉你,琳琳是我妹妹。我们是龙凤胎,对她好点啊。要是敢欺负她,我饶不了你!”
我说:“什么?你跟琳琳是双胞胎?怪不得,我觉得你长得有点像她……”
他说:“没想到你这么快,就过了那些考核。好吧,你赶紧练习一下,然后你做主控吧。”
我说:“什么考核?你是说,你其实一直(做为公司领导)在考察我的工作能力?”
他说:“你那个游戏机,找琳琳要回来吧。在她那里。考核期间,你如果过多的玩游戏,游戏画面会对考核造成干扰。”
我说:“什么游戏机?我那个索ni游戏机?那天叫那个女骗子偷了。我跟你说,那天那个女的流浪汉,就是带两个小女孩那个,是个骗子,那两个小女孩,也是小偷,偷了我游戏机……”
他说:“行了,你闭嘴吧。”
我说:“你跟琳琳,真的是双胞胎?听说双胞胎,两个人公用一个灵魂,是那样吗?你们有心灵感应吗?”
他说:“行了,以后再聊这些吧,啊,先挂吧。”

临近春节的时候,我们公司组织了年底聚餐。本来元旦前,已经组织过年终聚会了,但不知为何,春节前又组织了一次。不过组织这种活动,都是行政部门的事情,我只要负责统计好人数就行,别的都不用管。我报的人数,还是按元旦那次聚会报的,所以很轻松。
全公司员工,基本都参加了,租了一个很大的宴会厅(比元旦那次大很多),摆了很多桌。那天有个很奇怪的环节,琳琳居然穿了婚纱,然后站在那里,好像要举行婚礼。但是公司提前根本没有通知我们,有员工要举行婚礼。我猜想,新郎官一定是孙经理,因为我已经提前通过“目门”,看到过这一幕了。
果然,不久后,孙经理拿了一张类似讲稿的纸,站到了琳琳旁边,然后宣布:“今天,琳琳年满十八岁,今天正好是她生日。大家祝贺她。”大家虽然有点觉得突兀,但还是集体鼓掌。
孙经理看着那个稿子,犹豫了很久,应该是在组织语言,然后说:“今天呢,琳琳穿了婚纱,这是因为,她,要嫁给刘总!”
这句话一出,全场鸦雀无声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刘总是已婚,而且刘总的夫人,经常来公司。
这时刘总从台下,走上了台,笑着说:“我跟大家解释吧。今天呢,琳琳是代表她的妈妈,嫁给我。大家不要误会啊。今天只是完成这个婚礼的仪式。琳琳代表的是她的妈妈。”
刘总又解释说,其实琳琳是他的女儿。但是他对不起琳琳的妈妈。让这个女儿,一直身份不“正规”。刘总说到后来,动情的哭了。琳琳也哭了。然后两个人拥抱在一起。
我心想,这刘总,跟这个琳琳,到底什么关系?不过像刘总这种有钱人,娶几个媳妇,娶年轻的,也算正常。可是,这个琳琳,刚才孙经理说她十八岁,还没到法定年龄啊。(在我管理的HR档案里,有些人的档案表,是没有的,琳琳就没有。所以我查不了她的底细。)这刘总是要乱来啊……
我突然发现,背后的布景墙,也跟我那天通过“目门”,看到的一模一样,也有一个卡通房子,房子有一扇门。我盯着那扇门,出神:“这么巧?这个门也一样啊……”
由于我要协助行政人员,协调布置会场,所以我坐的位子,离舞台很近,方便随时离席处理各种杂务。所以我离琳琳站的位置也很近。
我正在那里出神,盯着那扇布景上的门,突然,琳琳冷不防冲我来了一句:“你看什么呢?si变tai!”然后从头上拔下一把簪子,冲我就扔过来了。我吓得赶紧躲闪……(连这个簪子的样式,也跟我通过目门看到的,完全一样……)
当时,刘经理恶狠狠的盯着我,孙经理也很不高兴的盯着我。几乎全公司的人,都盯着我看。我尴尬到了极点,又没法解释。
他们一定觉得,我在偷kui琳琳的xiong部!因为,那天,琳琳穿的婚纱,是那种低xiong版……
经过这件事后,我在这个公司没法混了,离职了。

大约一年后,那时我已经在一个其他公司做招聘主管了。有次,有个女生来面试,我见了她,吓了一跳。这不是琳琳吗?
但是一看她填的简历表,名字根本不叫琳琳。是完全不同的一个名字,连姓氏都不同。
我问了她几个问题,她说话的声音,也跟琳琳很像。我查看她工作履历,根本没有在那家电缆厂的经历。又看她父母栏,没填。
我说:“你把这个父母栏填一下好不好?”
她说:“那是我隐私,我不想填。”
我说:“好吧,那你……结婚了吗?”
她说:“你怎么这么喜欢问别人隐私?你这叫lan用职权,知道吗?”
我说:“那你年龄多少啊?总要填上年龄吧?出生年月日,说一下,我帮你填上吧。”其实我是想打探她的出生日期,好跟琳琳的比对。
她却说:“问女人年龄很不礼貌,知道吗?”
我说:“好吧,好吧,那我不问了。面试先到这里吧。啊,你回去等通知吧。”
她说:“你是不打算录用我,对不对?就因为我顶撞了你!你这叫利用手中的quan力,打击报fu,知道吗?”
我说:“用不用你,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,我得跟经理反映,然后最终才能下决定。你先回去吧,一周内会给你通知的。如果一周没有通知,那就是不用再等了。今天到这里吧。”
我站起身,打算离开。她一指窗外,说:“你看。”
我一愣:“什么?”
我到窗前往楼下一看,顿时傻眼了。
我们公司旁边,好像是一个汽车厂,从这扇窗户看出去,正好可以看到下面有个停车场。那停车场里,停的是那种新车,全新没开过的。没有牌照那种。很整齐的排列着,居然跟当初,那个流浪汉给我的卡片上,车子排列完全一致!我之前,从没从这个窗户往外面看过,因为这个办公室很小,只有在面试一些不是很重要的岗位人员时,临时会用。
看着下面的那个停车场中的车子,我愣了很久,突然发现,出问题了,我一闭眼,眼前又会出现很多的汽车!(看来我的眼疾复发了。)我记起了当初那个流浪汉教给我的方法,试着找那辆可以控制的车,然后想把它移走,但是移不动!
那个面试的女孩,在那里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我知道,这个女孩,我必须录用。
我跟HR经理,极力推荐这个女孩,但这个女孩,连专科学历都不到,经理说学历太差(她隐瞒学历没填,后来经理给她面试时,询问才得知,她只有高中学历)。但是我坚持要录用她。经理问是不是我亲戚。我说这个人,综合素质可以,希望可以录用她。经理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,并且这个女孩应聘的岗位,只是文员,因此他勉强同意了。
……
我的这个经历,只能讲到这里了,因为后面牵涉自己太多个人隐私了。而且那谁也跟我说了,以后通过“目门”看到的事物,不可以随便说出来。因为只有百万分之一的人(也就是一个人管理两百万人,或者说一个主控和一个备用,管理两百万人——此为编者猜测,并不是讲述者所说),可以打开目门。如果这些有这种能力的人,把看到的事务乱说,那是违规的。

【《目门》全篇结束】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