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头娃娃奇案 别吓到了

讲述者要求匿名。

我再给你提供一个我爸爸经历过的奇案啊,这案子老诡异了,说出来没人信,但是这是有档案记录的,是正式收录进档案室的。
我爸爸由于是市局的*长,所以定期的要去偏远的那些山村啊乡下啊,进行普fa教育,顺便巡查当地地方的公an分支机构各种运行状况。
有一次,要去**省下面的一个几乎是国界上的小村子,那里可乱了,每年都si好多jing察,那里有那种土fei,而且是跨国的。他们的武器很先进,比警方武器还先进。他们主要是走si“度品”啊,贩卖小孩啊,偷挖矿产啊,反正干些很大的犯罪行当。
我爸要去这个地方,提前都是保密的,怕有仇人,会趁机谋害他。当然对我他也保密。对家人都是保密的。
但是他被我发现漏洞了。我爸几乎天天不回家,有一天突然回来了,我就知道,肯定要出远门了,别人是“小别胜新婚”,他跟我妈是“先胜新婚,后小别”。而且这次,他连续在家里呆了两天,然后我就知道,他肯定要去很远的地方了。
于是,我跟他说,我要一起去“旅游”。他当然把我骂了一顿,并说这次要去的地方,很危险,并且那地方,缺乏女人,我这么个女的去了,很危险,并且很不方便。
但是我执意要去,我说我要锻炼锻炼。我要到群众中去,为最基层的群众服务(这是我爸他们的行为准则,我故意这么说的)。我说,你不让自己女儿去,是不是有私心?身为****,怎么可以有私心?
后来,他居然真的同意带我去了。

那次他佩戴了两把qiang,我意识到了这次危险性真的很高。

到了那个村子后,条件特别差,那里根本没有分局,我们只能便衣,住在村民的家里。村民家里什么设施都没有,关键是不能洗澡。不是不能洗澡,是卫生间没有淋浴功能。他们的卫生间,连水都没有,只能方便用。
我问他们,平时怎么洗澡,他们说,去河里。他们男女不分,一起大白天的到河里洗澡,我可习惯不了那样,虽然穿着衣服,我也觉得太别扭了。
可是那边闷热,出很多汗,身上黏糊糊的,我又实在难受,于是决定,晚上的时候,去洗澡。
晚上那边没有路灯,各家各户也都早早关灯睡觉了,没有人声汽车声那些噪音,只能听到一些虫子叫,青蛙叫,还有一些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。
到了河边,月光挺好,虽然晚上,也挺亮,天空看上去很透。我看看四周,确定没有人,于是脱了衣服,开始洗澡,河水很凉,我没想到用河水洗会这么冷,适应了半天,才下水的。习惯了河水的凉爽后,我变得很惬意,漂浮在水面上,看着月亮。
我感觉,自己要睡着了。突然,河岸边,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婴儿,一齐跪在那里,像是给我磕头,但是,他们全都没有头,是一个个的没头的娃娃,身体什么衣服也没穿,白刷刷的,加上月光一照,特别刺眼。
我心想这什么情况啊?吓得当时就niao了,连滚带爬上了岸,拿起衣服,边穿边往回跑。
跑回村民家里,我去我爸房子敲门,他开了门,问我怎么了,我说有gui,没头的娃娃gui!
他让我别瞎说,我说真的有gui,一群没头的娃娃,就在河边呢。
我爸不相信,我说你跟我去看。
我们一起到了河边,看到远远的一群娃娃,正往一片树林里跑呢。但是离得太远,看不清有没有头。
我们就追,但是进了那片树林后,光线很差,根本看不见了,我们又没带照明设备,只得先回去,打算明天白天来看个究竟。

转天的时候,我爸要到附近镇里的学校讲课,白天没时间去调查那件事。我想自己去,我爸不同意。等他讲完课后,已经是下午了,然后他跟镇里的警局说了这件事,当然没提无头的事,只是说看到很多小孩子跑进树林不见了,大晚上的觉得奇怪。警局立即决定,派两个人一起跟我爸去调查这件事。
到了那片树林,当时就发现了问题。很多地面,有明显被挖过的痕迹,土翻动过,新土露在外面了。
我们都没带挖掘工具,只能找了一些树枝来挖,但没挖多久,就挖出了一个编织袋,拿出编织袋,打开一看,你猜里面是什么?你猜!
……
不对,里面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,不过有xie迹。
陆续挖出了很多的空的编织袋,都是空的,但都有xue迹。当地的检测设备根本没有,是无法检测这些xue迹是什么xue的。
但是大家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空的编织袋,埋起来呢?如果不要了,丢弃不就可以了?
我们在一个编织袋上,发现了快递信息,看来这个编织袋,最初是包装快件的。快递信息显示,这快递里,原先包装的,是一些婴儿用品,因此不可能有xue迹。我们按照上面留下的联系人信息,找到了快递包装的原主人。
他是镇里的一个农民,年轻人。他的名字叫阿瓜。
我们询问了他,这快递包装,是不是他的,他神情很紧张,解释着什么。我跟我爸听不懂他的方言,一旁的当地警员,给我们翻译的。阿瓜开始说,自己快递丢了,不知这包装哪儿去了,后来又说,是老婆把快递包装丢掉了,总之前后说的是矛盾的。快递也是他老婆买的,他根本不知情。
我们找到了他老婆,想听听她怎么说。但是他老婆,是个聋哑人,根本无法交谈。而且他老婆,看上去年龄挺大的,至少比阿瓜大很多。
我爸私下问当地警员,这阿瓜身体有什么残疾吗?
警员说没有。
我爸问:“那他为什么找一个这么大年纪的聋哑人做老婆?这不太合常规啊。”
警员解释说,当地女人奇缺,男女bi例严重shi调,很多男的,到了结婚年龄,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女人。有的去外地找老婆,没钱的,只能找那种有问题的嫁不出去的女人。阿瓜就属于后者,他一个农民,几乎没有存款,只能找这种有残疾的女人结婚了。
我爸凭直觉,觉得这个阿瓜肯定有问题。于是问他,为什么买婴儿用品。
阿瓜很紧张,不肯说。
警员一再催问,他才说,自己老婆怀孕了,才买这些东西的。但是我们看他老婆的身材,并不像怀孕的样子。
我爸决定,先退一步。从阿瓜家中离开了,然后走访周围的邻居,询问阿瓜老婆是不是怀孕了。
邻居说,是怀孕了,不过那是去年的事情了。
这就奇怪了,怀孕这么久,他老婆身材却一点没变样。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。

但是这个案件,没法立案,因为不存在什么“案件”,只是发现了一些被埋的编织袋。如果非要说报案人的话,那只能是我自己。我看到了好多无头的小孩,然后跟我爸“报案”。
我们去分局查了,附近村镇,没有任何小孩走失的案件。这里的村民,有个习惯,就是有事一般不会报案,他们好像习惯自己解决问题。即使出现纠纷啊,打架啊,也是找族长(我也不知当地具体叫什么,就是找那种村里有威望的人,主持公道)。
但我爸在学校讲课时,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,这里的学生,都是男孩子,一个女孩子也没有。难道大人们都不让女孩子上学?这可不行。
我爸把校长找了来,问为什么一个女孩子都没有。校长说,因为附近的村镇,生出来的小孩,都是男孩,从来没有女孩出生。
我爸奇怪了,说没女孩,哪儿来的成年的女人?
校长说,都是外地嫁过来的,当地没有年轻女人。
我爸特意打电话回市局,让他们找相关专家问问,有没有可能,一个地区,出生的小孩,都是男孩。得到回复说,基本不可能有这种现象,除非是人为控制的。
我跟我爸都知道,这件事肯定有问题,但是毫无头绪。不知从何查起。我们由于语言不通,也没法跟当地的村民聊天了解情况。
我跟我爸都觉得,那些出现在河边的小孩,是一个关键点。但是后来我们去过好多次河边,白天去过,晚上也去过,再也没发现过那些小孩。
我觉得,那些小孩,有可能是gui,怕我爸爸,所以他去了,那些gui不敢出现了。于是我决定,冒险自己去一次,而且又是选在了晚上。
这次我带了手机,准备拍照。我是这么想的:如果他们是gui,应该拍不到,如果是真的人,那应该可以拍到。
在那里等了很久,没动静,蚊子和各种虫子却特别多。当地村民给了我们一种驱蚊的药膏,我抹在了身上。那些蚊虫果然都不敢靠近我了。
我觉得那些娃娃可能不会来了,闲得无聊,于是在河边洗脚。洗了一会儿,发现河对岸,有个娃娃,没穿衣服,而且没有头,在那里站着。我忙用手机拍照。然后看照片,可以拍到!这个是人,不是gui。但是为什么没有头啊?他(她)好像在跟我招手,示意我跟他走。
但是他在河对岸,情急之下,我游了过去,他则在前面跑着。我跟在他后面。由于他是小孩子,像婴孩,所以跑不快。我很轻松的跟上了他。然后他走进了树林,我一直跟着,原来,树林的后面,有一个院子,还有间房子。那个小孩,进了院子。我也跟了进去。
到了院子里,我被那景象吓坏了:院子里,满是无头的小孩,都没穿衣服。那场面,真的让我终生难忘。

我扭头要从院门逃跑,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,也站满了无头的小孩。恐慌中,我居然神智变得清醒,我意识到,人没有头,怎么可能活着,因此这一定是假的,是梦!
然后我就努力摇晃自己脑袋,抓自己头发,想让自己赶紧从这恐怖的梦境中醒过来。但是折腾了半天,也没用。
这时,那扇屋门开了,出来一个老太太,那老太太,是小孩的身子,老人的头。那头显得特别大,比例严重不对。
那老太太冲着我阴森的笑着,说:“哇,总算有个年轻的女孩的头了。这个头好,这个头好。”她说话时,根本没有张嘴,却能发出声音,而且她说的,不是当地的方言,说的一种不知哪里的方言,但我能听懂。
我想跑,那些无头的ying儿,抓住我的腿和脚,我根本跑不了,因为他们数量实在太多了。
老太太拿出一个像是骨头片一样的长长的东西,那东西很锋利,在月光下,都泛着光泽。
她离我很近了,由于她个子太矮,够不到我,于是骑在了一个无头的ying儿身上,然后用那骨头片,要来切我的脖子。我心里明白,她应该是想把我的头切下来,然后安在自己身上。
我大叫救命。很希望这时候,能出来一个大侠或者神仙来救我。
那个老太太,用骨头片的尖一点我的咽喉,我一下子发不出声音了。那一刻,我以为我被她sha了呢。总之是僵在了那里,只是无助的哭着。
然后,这个老太太,把她自己的头先切下来了,扔到了一边,然后作势要来切我的头。
但是,那些无头的小孩,发觉扔下来一个头,都去抢她的头了,这下,就把我的腿脚松开了。而且她骑的那个小孩,也去抢了,所以她从空中摔了下去。
我趁乱,赶紧跑回住处,找到了我爸爸,说明了这件事。那是我平生跑得最快的一次,估计破了百米世界记录了。
我爸爸看到我咽喉处,确实有被ge伤的xue迹,连夜调集了镇里所有的警li,去搜捕那个老太太。
到了那里一看,地上到处是没有头的娃娃的shi体,但是并没有那个老太太的。房前屋后,搜了半天,也没发现那个老太太,倒是搜出很多奇奇怪怪的骨头做成的东西。
经过后续一系列的调查,终于真相大白了。
原来,这附近的村镇,有一个陋习,就是,生了女ying后,会把女ying的头打烂,这样,女ying的ling就不全了,就无法再次投tai了,他们用这种方法,阻止女ying投tai,当然是为了生男孩。而这些头被打烂的女ying的shi体,就被用编织袋简单装起来,然后埋了。这些女ying,由于没有头,因此无法正常的入轮回。
那个老太太,当地村民都知道,那是一个活了据说有将近一百年的会巫术的婆婆。她使用巫术,控制了那些没有头的女ying,让她们从编织袋里爬了出来,成为了自己的手下。她由于经常使用巫术,所以对rou身的损伤很大,过一段时间,就要换一个健康的rou身。而她为了练巫术,是不能破身的(不能有男nv之事),换身体的话,也只能找未婚的女子。但是当地,没有未婚女子,因为女ying生出来都被敲si了。所以她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肉身,只能用死去的女婴身体,可是这些女婴,没有头。
正好我来到这个村子,其实她早盯上我了,然后用那些无头的小孩,引诱我去了她的住处,想要盗取我的头。
这件事,真的好惊险啊,我差点被她切掉了脑袋,我差点变成老太太!想想就可怕。可惜,最后,我们也没有抓住那个老婆婆,不知她跑到哪里去了。

《无头娃娃》全篇结束

标签

发表评论